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药香情深:痴傻小姐嫡王妃

更新时间:2019-07-03 20:12:34

药香情深:痴傻小姐嫡王妃 已完结

药香情深:痴傻小姐嫡王妃

来源:落初 作者:舞倾翎 分类:都市 主角:小姐白静姝 人气:

主角叫小姐白静姝的小说是《药香情深:痴傻小姐嫡王妃》,它的作者是舞倾翎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现代医药圣手,却穿越成痴傻小姐。姨娘逼害,庶姐夺夫,嫁个相公还体弱克妻。一朝破茧成蝶,稳坐王妃交椅,姨娘?拍死,庶姐?踩死,恶父?踢死。。。欠我的,都给我等着,我必加倍奉还,且看白静姝,如何斗智斗勇,成为人生赢家舞倾翎新作《药香情深:痴傻小姐嫡王妃》,已有完本作品《重生为后》,坑品有保证,欢迎来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静姝听了老夫人的话,脸上霎时间就染上了一抹大大的笑容来。迈开她那短短的腿,就朝着老夫人所在的大拔步床走了过去。

“祖母,小七也好想祖母,祖母抱。”因着个头矮小,虽然这拔步床也并不高,可是白静姝却还是只能看着那床,伸出了小小的手。

老夫人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融化了一般,连忙让身后的墨菊将她抱了上来。

白静姝任由墨菊脱了她的鞋,便径直的滚进了老夫人的怀中,十分的亲昵的瞧着老夫人,好像之前一直都是这样一般。

“七姐儿快让祖母瞧瞧。”老夫人心情大好,抱着白静姝左右的看了,见她真的是彻底的好了,不由得念了声佛。“老二媳妇,找个日子咱们去宝云寺里还愿去。七姐儿能够大好,可真真是菩萨保佑啊!”

老夫人口中的老二媳妇,正是白静姝嫡亲的母亲。

白家到了白静姝父亲这一辈儿,只得两个男孩,一个女孩,长子是庶出的,如今已经分了家出去,并不在这里。儿子便是白静姝的父亲,是老夫人嫡亲的儿子,他的下面还有一个亲妹妹,嫁到了京城里,倒是多年未归了。

“老夫人说的是,小七如今能够大好,全赖于菩萨保佑。媳妇儿改日一定亲自去宝云寺里,多捐些香火钱。”白静姝的母亲是典型的大家闺秀,穿着宝蓝彩绣牡丹织金锦对襟袄,下配蜜合色弹墨云纹百褶裙,不温不火,打扮也是端庄娴熟。

或许,正是因为她这样的中规中矩,才不得白家的二老爷,白允文的喜欢吧。

白静姝不由得在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却是还未等开口说话就感觉到一阵带着恨意的目光朝着自己看来。

心下一凛,透过老夫人衣摆朝着那边瞧去。

只见三姨娘银牙咬碎,正是恶狠狠的盯着她看,脸上的模样竟是有些狰狞。

白静姝不由得心中暗讽,如今还未做什么,就是这般的作态了,那等到日后,只怕是要不中用的吧?

这样想着,白静姝慢慢的从老夫人的怀中钻了出来,拉着老夫人的衣摆,小声的说道。

“祖母祖母,小七之前得了三姨娘的荷包,喜欢的不行,小七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那么好看的荷包。”白静姝怯怯的说着,一边说,还一边偷看着老夫人的脸色。“可是那荷包被烧了,祖母可不可以让三姨娘再给小七一个?”

白静姝说的十分的可怜,大大眼睛仿佛能够挤出水来。不过随着她的话音,老夫人的脸色却是越发的不好了起来,竟是有些难看。

她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露,只小心翼翼的看着老夫人。

“祖母,是不是小七做错了什么事?祖母别生小七的气,小七听话,小七不要那荷包了好不好?”白静姝吓得不行,连忙凑到老夫人的身边,紧紧的挨着她。

却是没有注意到,旁边站着的三姨娘,脸色是愈发的难看了起来。

她自己做下的事情,自己心中清楚。

原本以为那染了天花病毒的荷包,足以让这个小丫头丧命了,等到她那该死的娘亲因为她“久病缠身,终究不治”了之后,自己才好是坐上那正室的位置。

只是却不曾想到,这傻丫头竟然是这样的福大命大,染上了天花都能够活下来,真是让人惊愕。

而且,当她提到那荷包的时候,三姨娘清楚的感觉到老夫人的身上散发出了阵阵的寒气,眼神好像刀子一样,朝着自己看了过来。

想着老夫人原本就不喜欢自己,若是她知道了什么,只怕自己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这样想着,三姨娘越发的坐不住了,脸上带着几分的错愕。

“七小姐说的是什么荷包,怕是记错了吧,妾身可并未送予七小姐什么荷包的。”三姨娘一边说着,一边拿帕子掩了掩唇瓣。“想来七小姐之前一直久病缠身,哪里能够记得清楚呢。”

白静姝不由得暗暗叫了一声好,三姨娘不过是寥寥数句,就将这事情归结成她记错了。

更何况,白家的人尽数知晓,白家的七小姐是个傻子,她说的话,可未必会有人相信的。

不过,白静姝本也就不曾让众人相信三姨娘要害她,不过是想要在老夫人的心中留下个疑影罢了。这疑影越大,日后对她却是越有好处的。

“难道是小七记错了?”白静姝伸出小手抓了抓头,满脸疑惑的看了看三姨娘。

“是啊,定是七小姐记错了,姨娘什么时候送给过七小姐荷包呢?”三姨娘见她这般,便是认定了白静姝什么都不知道,越发卖力的演了起来。

却是不知道,她这样的作态,落在有心人的眼中,究竟是何等的做作。

“行了,不过是些小事。”老夫人却是眼神凌厉的扫了三姨娘一眼,开口说道。“七姐儿你身子刚刚好,想吃什么就跟祖母说,今个祖母给你做好吃的。”

白静姝知道老夫人不过是碍于这里人多,并不方便说什么,不过刚刚她的神情都被白静姝看在了眼中,知晓了自己的计谋得逞,便也不再纠缠这些事情了。

听了老夫人的话,连忙是依偎在了她的怀中,满脸的儒慕之情。

“祖母做什么小七就吃什么,小七在庄子上养病,没有好吃的。”白静姝可怜巴巴的说到,更是不由自主的香了口唾沫,十分的可怜。

老夫人看着自己怀中的嫡亲孙女,不知道是因为大病初愈还是被人克扣了,竟是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想着之前的七姐儿,虽然痴傻顽劣,可还是肉嘟嘟的,如今的这副样子,便让老夫人不由得心里泛酸。

摸着白静姝瘦瘦小小的胳膊,搂着她的手臂,更是紧了紧几分。

“云妈妈,庄子上的那些奴才,吃里扒外,好好的一个小姐,竟是给饿成了这副样子,每个人罚一年的月钱了!我倒要瞧瞧,有我在,谁敢欺负我白家的嫡女!”老夫人是气的狠了,瞧着白静姝的样子,心疼的要命,恨不得是将她好好的揉在自己的怀里。

“是,老夫人。”云妈妈眼眉低垂,轻声说道。

她早就看不惯那些奴才了,只怕是早就被三姨娘收买了。一个个的不好好干活不说,还敢克扣小姐的东西,实在是罪该万死。不过是罚了些月钱,实在是算轻的了。

三姨娘的脸色却是越发的不好了。

庄子上的那些人都是听从她办事的,虽说一年的月钱并没有多少,可是老夫人这样,却是实实在在的在打她的脸。

更何况,老夫人话里话外的嫡女,摆明了就是说她的女儿不如人了,这样的话让三姨娘如何能够忍下来。

白静姝却是没有想到竟还会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庄子上的那些人,对待她实在是不好。每日里吃的都是些粗茶淡饭,有的时候甚至是连肉末都瞧不见,甚至是要让冰心亲自去给她煎药。

住的屋子,也是极其破旧的,连碳都是最最下等的。这样的日子,若是真正的白静姝,只怕也是过不下去的。

有了老夫人撑腰,众人却是不敢再多说些什么的。白静姝大病初愈,虽然有着成年人的灵魂,可毕竟还是个小孩子,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就连连的打了好几个哈欠。

老夫人看着她明明已经困得不行了,却还是强撑着精神跟自己说笑,更是心疼了几分。

“七姐儿累了,你们都散了吧。”老夫人挥了挥手,让这屋子里的一干人等都尽数出去。

二夫人夏婉仪却是留在了最后面,看着自己的女儿靠在老夫人的怀中,几次想要张口,却都是咽了回去。

“老夫人,不若媳妇儿带了七姐儿回去吧,她年纪小,免得饶了老夫人休息。”夏婉仪微微的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老夫人看着夏婉仪一副怯怯诺诺的模样,心中十分的不喜。当初高攀了江南总督,求娶了她们家的小女儿,便是想着能够是个立的起来的。

却不想这夏氏一副天真娇憨的模样,手段平常不说,更是闷的不行。好像大声说话,都会受惊的样子。

老夫人不由得摇了摇头,这样的母亲,如何能够守护自己的孩子。

“你先回去吧,晚上就让七姐儿在我这里用膳了,明个一早你再来接她吧。”其实,老夫人如何能够不知道夏婉仪思念女儿的心思,只是,瞧着她的这副模样,只怕七姐儿跟着回去了也是受苦。

也就狠了狠心,将白静姝留在了自己这里。

夏婉仪显然没有想到老夫人会有这样的一出,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唇瓣嗫嚅了半天,脸色是一片的难色。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老夫人看着她,目光中却是带着几分鼓励。

“啊?”夏婉仪好像被吓到了一般。“没有事情了,那儿媳告退了。”

说完,夏婉仪便是福了福身子。

老夫人见她这副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声,十分无奈的挥了挥手让她退下,没有言语。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