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君门

更新时间:2020-05-22 19:58:53

君门 已完结

君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丘琳 分类:都市 主角:小姐祁 人气:

丘琳新书《君门》由丘琳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姐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可否认君魁星具备所有令女人心动的优秀条件, 然而他玩世不恭、游戏人间的态度却教她望之却步, 他有过的女人不计其数,可她却是唯一撼动他的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久久,谢旻芊还是没有任何动作与语言的呆立在门口。

君魁星忍不住轻叹了口气,走过去主动将她拉了进来,并将她安置在自己的大腿上坐着。

当宋倩倩狼狈的站起身时,看到的正是君魁星十分体贴又温柔的圈抱着一个女人,两人还亲昵的偎在一起,再想到自己所受到的待遇,她顿时恼羞成怒地瞪着他们,全然忘了自己此刻的赤身裸体。

她恶狠狠的瞪视坐在君魁星大腿上的女人,论姿色是还可以,可是却比不上自己的美丽与曼妙的身材,她不懂,这君魁星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的眼睛有问题吗?她这么一个大美人投怀送抱他不要,却要抱着一个还不如她的女人?

君魁星对于她的瞪视完全不看在眼里,可是他却对谢旻芊从一开始就将眼光牢牢的放在宋倩倩身上感到十分不满。“芊芊,你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谢旻芊这才回过神来,对于自己坐在他的大腿上觉得惊讶不已,她是什么时候进门,又坐上他的腿,她怎么都不知道?不过,没心思多细想,她摇了摇君魁星的手臂,“魁,你看看,她的身材真不是盖的耶!”君魁星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老天!他刚才是白担心的吗?她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男人会不会被抢走,反而还赞美对方的身材好!

“芊芊,请你清醒一点好不好?”“我很清醒啊!”谢旻芊边说,眼睛还舍不得离开宋倩倩凹凸有致的身材。

看到这种情况,君魁星真的有一种很强烈的无力感。“别忘了,你是女人耶!怎么你表现得比我还要色?更何况,她是脱给你老公欣赏的,怎么你还呆呆的一直在看?”“她脱给你看?”这时,他的话才正式敲进谢旻芊的脑袋里,霎时她的脸色黑了一半,随即转头看着他,并用两手遮住他的眼睛,“她脱给你看你就看啊?你也不怕长针眼!何况,她的身材有我好吗?”“我又没看,看的人是你!”他提醒她,刚才看到快流口水的人是谁。

“噢!”听到他的话,她才发现其实从一开始,看的人好像一直是她。不过,她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眯起眼睛,“为什么她会跑到这里来脱给你看?”“是她自己要脱的,我可是不要的喔!何况,我连看她一眼都没有,还推开她,你怎么能怪我?”他马上抗议。

谢旻芊放下手,然后冷冷的笑着,“是喔,真是奇怪,为什么你才说要和我结婚,就马上有女人来自动献身呢?”看到她脸上那种极为不善的脸色,君魁星忙解释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你老公我这张帅帅的脸,总是会有女人巴上来的,你还不信?现在可……等等,你要做什么?”他连忙大喊。

只见谢旻芊突然从她的皮包里拿出一把万用刀,在他的脸上比画着。“老公,你觉不觉得你这张脸好像每次都给你惹来不少麻烦?要不要我好心一点,在你的脸上多划几个刀疤,我相信变丑的你应该不会再有女人敢找上门了吧?”宋倩倩尖叫出声,急忙上前,“喂!你这个丑女人想要对魁星做什么?”谢旻芊看向她,刀子也在她的脸上晃啊晃的,“啧啧!看你好像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的样子,没有穿衣服竟然还能这么自在。我看我就好心些,在你的身上划个几刀,这样看来……”她的话还没说完,宋倩倩就尖叫一声的频频往后退,捡起地上的大衣迅速穿上便夺门而出,临出门前还撂下一句狠话:“你给我记住!”她生气的离开,对于这个名叫芊芊的女子感到愤恨,她绝不会就此放弃的!

见状,谢旻芊毫不淑女的大笑起来。

趁着这个时候,君魁星轻易的从她手中取下刀子,“芊芊,以后你身上再带着这种东西,我就要打你的屁股。”“好嘛!以后不拿就是,干嘛说要打我的屁股,我又不是小孩。”她不悦的嘟囔着,然后又细细的打量着他的脸,好半晌才说:“魁,你真的长得好帅又好俊,难道你真的不愿接受我的建议,在你的脸上划上几刀吗?”她兴致勃勃的看着他。

君魁星整张脸都沉了下来,并举手在她的头上敲了下,不理会她的哇哇大叫,问道:“难道你真的希望在我的脸上操刀?”“也不是这样说啦!”她委屈的揉着自己的头,“只是,我刚才想起你真正的身分是君门的总主,在地下组织中占有极重要的领导地位,长得这么帅好像太没天理。而且,人家电视上都有在演啊,只要是混黑道的,总是长得很凶恶;你虽然看起来很冷漠没错,但如果让我在你脸上划上几刀,说不定看起来会更像。”一说完,她马上又张着一双充满期望的眼看他,“怎样?愿不愿意考虑一下?”“考虑什么?”真不知道她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会希望他毁容?

“就是……”她的话因嘴迅速被他的手掌捂住而打断,可是看着她一双灵动的眼似乎还想表达些什么,他忍不住摇了摇头。

“你还要再说下去?别忘了,要被你毁容的人是敝人在下我,也就是将陪你共度一生的老公,而你竟然狠得下心这么说,而且还兴致勃勃的样子!”他佯怒的抗议。

她推开他的手,急急地说:“谁教你自己要长得一副祸国殃民的样子!”这下君魁星终于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她,“不会吧?我的长相有帅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吗?”谁知她还一副煞有其事的郑重模样对他点了点头,“没错!要不然怎么解释会有女人主动要让你看免费的冰淇淋,而且还是上好的呢?这种好康的代志为什么我就遇不上?”闻言,君魁星邪佞的一笑,不怀好意的看着她,这个女人竟敢因为这个理由就想毁他的容?不好好的教训她怎么行?

他的目光炙热的梭巡着她的身体,反正被宋倩倩一闹,他也没有心情看公文,刚好她跑来自投罗网,就让他先好好的享受一番。

“既然你都这么说,我不好好的利用,好像很对不起自己似的。所以,我决定让你天天看着我这张俊帅的脸,然后让你主动脱掉自己的衣服,好把自己献给我,我保证我一定会照单全收,怎么样?”“哼!我才不要呢!”她酸溜溜的哼了一声,“我又没有人家的好身材,你怎么会看得上眼呢?”君魁星暗笑在心底,原来这小妮子还知道吃醋啊!算了,看在她还知道要吃醋的份上,要她一回就好;要不然,他可是准备狠狠的爱上她三大回的!

“怎么不会?”他的手来到她的脸颊,轻柔的捧着她的脸,“你看你,眼睛生得这么的灵动、迷人,都快把我的魂吸走;而这俏挺的鼻子更是让我想要咬上一口。”他说着就真的轻咬了一口,惹来她一阵轻颤。

“还有这张性感的红艳樱唇,不禁令我百尝不厌、留连忘返……嗯……”他伸出舌头先是舔着她的唇瓣一圈后,才又张口吞吻着她的两片唇瓣,并尽情的吸吮着,直到她的红唇肿胀,他才意犹未尽的松开。

接着,他的唇滑下她V字领间的细白颈项,“还有这芳香白嫩的胸部……”

待两人穿好衣服后,谢旻芊忍不住开口抱怨:“好讨厌,每次见面拉着人家就做,也不管是在什么地方,你是想累死我啊!”君魁星从她的身后搂住她,嘴角噙着满足的笑,“怎么会?我看你每次都挺享受的嘛!”谢旻芊的脸马上变得通红,“什么话?是你自己爱享受,干嘛把人家说成是一个千年大色女似的?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这样;何况,是你拉着我做的,又不是我硬巴着你做。”“是是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好不好?”他拉着她坐在沙发上,将一旁的杂志塞在她的手上,“你坐在这里看杂志,等我批阅完这些公文后,马上就带你去吃饭,下午再去逛百货公司买东西。”说罢,他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就快速的坐回办公椅上,认真而专注的批阅公文。

谢旻芊看到君魁星如此专心且严肃的批阅公文的样子,忍不住被他深深的吸引,这个俊帅出色的男人,不但是自己的亲密爱人,而且还将成为她的丈夫。只要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好幸福、好满足。

她干脆支起下巴,细细的看着他,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对他的眷恋和爱意。从她一开始对他的印象和现在的感觉,简直有天壤之别。她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冷血无情的男人,可是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才真正发现,其实他是一个优秀而令人眩惑的人。

从他的温柔、体贴以及对她的眷宠,容忍她冲动行事与被她惹恼时的反应来看,全都显示出他对自己的在乎及关心。

想想,不论她如何惹恼他、刺激他,他从来不会对她做出任何言语上或是行动上的伤害,这一点就令她深感讶异与倾慕。他身为君门总主,还是全国地下组织的头头,惩凶罚恶毫不留情,待她却是如此的温柔,不禁勾起她的心一阵悸动。

她表面上虽仍在抵抗他,心底早已被他的出色外表与一身散发出的领袖气质所深深的吸引住;而且,到现在她还是不敢相信,一个如此优质的男人竟然会看上她,并要娶她为妻。虽然他并不是什么上流社会出身,可是他的内涵与气势,却足以让每个人都不得不屈服在他的强势领导之下!

或许爱情早在不知不觉中已在她心里暗暗滋生,而在她顿悟时,更转换成一种刻骨铭心的眷恋,再也无法拔除、无法置之不理,因为它已深深的根植在她的心中。

“魁。”她忍不住轻轻呼唤着他的名字。

“嗯?”君魁星只是应了一声,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

“你真的要娶我吗?”她的话让君魁星终于放下手边的工作,他抬起头来看着她,对上了她专注凝视着他的目光,眼中充满柔情与……若他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闪亮的爱意,霎时,他的心为之飞扬起舞。

于是,他柔声的回答她:“当然是真的,我们不是都谈过了吗?你又何必再问呢?”“魁,我问你,你……真的不在意我的出身吗?”君魁星闻言,哈哈大笑。

谢旻芊十分不满的瞪着他,“奇怪,我说话有那么好笑吗?”他停止了笑,严肃的看着她,“你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好歹你是一个大学毕业生,我都没有问你会不会嫌弃我的出身呢。”谢旻芊迷惑的看着他,“你的出身有什么好嫌弃的?是我才要担心。我是一个私生女,又是一个酒家女,如果是聪明的男人都不会娶我的,他们只会把我定位在情妇或是妓女而已,我不懂,你为什么会想娶我?”她的语气到最后竟隐隐有着一抹伤痛与孤寂。

君魁星来到她的身边,将她紧紧的拥在怀中,“芊芊,我不准你再这样贬低自己!在我的心中,你是一个纯真又可爱的女人,何况,你别忘了,你的第一次可是给了我的,你不要把自己看得如此低贱。”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的第一次不是给你的话,我就会是那种低贱的女人是吗?”

君魁星蹙着眉看她,“你不要曲解我的话。就算你的第一次不是给我,我也不会这样看你的;再说,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我更了解你是个怎样的女人。就拿刚才那宋倩倩来说,虽然她是远扬企业的千金小姐,出身上流社会,但她的行为却无耻到像个下贱的妓女;但你不同,你是出淤泥而不染,这样不是更显得你的纯洁与美好吗?”

听到他这么说,谢旻芊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原来自己在他的眼中是那么的好,那么她之前面对他时的自卑全都可以踢到太平洋去了。其实,她本来对自己所身处的环境并没有任何的怨言,是因为遇上了他,她才开始顾虑到这一点;既然他现在都这么说,那她还有什么好烦恼的!

看到她露出甜甜的笑容,君魁星知道自己已经说服了她,只是……

他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说:“其实你比我还要单纯得多,我的出身是没得选择的,一旦身为君门人,就必须负担起君门的重责大任。芊芊,你不会看不起我的黑社会背景吧?”

谢旻芊笑着摇摇头,“当然不会。我只在意你对我好不好、在不在乎我,其他的我不在意。只是我不懂,为什么你们兄弟年纪轻轻的就担此重责大任,你们的父母呢?”

她这么一问,君魁星的脸色马上变得十分难看,“他们都死了。”

“啊?”谢旻芊微愣住,“对不起,魁,我……”

“没关系,反正事情已经过去很久。”

“魁,你告诉我好不好?”

“你想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魅星曾经说过,你这个做大哥的为他们付出许多,也牺牲很多,所以他们对你都非常敬重。”“这是我应该做的,毕竟我的年纪最大,和他们相差的岁数也不小,我理当要负起这个责任。而且,当年我已经二十岁,算是一个大人,所有的事情我当然要一肩挑起,幸好君门所留下来的产业足够让我们生存下去。”他永远都忘不了,父母的死是因为被人暗杀,当时,他一心一意的想要报仇,可是为了弟弟们,他决定先巩固自己的势力。毕竟父亲一死,有野心的人就想藉机夺占君门总主这个位置,而他一个刚出社会的年轻人,怎样也得不到人心;所以他逼自己狠绝起来,并以他的血赢回君门总主的位置!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有自己也没有了青春,有的只是君门的重责大任与复仇的念头。在三年内,他不但将所有君门名下的产业全掌控在手中,并且毁了那个暗杀父母的帮派,让他们在一夕之间消失;并且在二年后,成为傲视全国地下组织的年轻总主。

没有朋友、只有敌人的生活,没有情、只有血的日子,只有比狠斗智的黑暗时光,没有一丝阳光生活的期待,他曾经也很满足于那样的生活。

现在,他碰上了她,他生命中的阳光!他轻柔的抚着她的脸颊,他绝不会放走照亮他生活与心底的这道阳光,因为,他再也不愿意回到暗无天日的生活。

谢旻芊可以从他阴郁的眼神看出,其实一个年轻人要带着三个弟弟和统领一个赫赫有名的君门,在那人吃人的黑暗世界中是一件多么艰辛又寂寞的事,可是他却硬挺过来了。这样的他令她心疼,不假思索地,她紧紧的回抱着他,并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热吻。

“为什么这么做?”“我只是在抱着一个二十岁的君魁星而已,因为那样的他令我心疼,也令我怜爱!”她的话震撼了君魁星,一股暖流似乎因为她的话而流过他孤寂已久的心,让他有了温暖!

“芊芊……”他激动得无法言语。

谢旻芊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开始有了不一样的微妙变化,她虽然形容不出那种感觉,却可以感受得到,他只是还没有开口说爱她而已,这让她的心情极为平静满足,有一种淡淡的快乐、满满的喜悦,不时的在她的心底流窜着。

喜悦不时流露在她的脸上,让每个人都可以轻易地看出,一个沉浸在恋爱里的女人所散发出来的自信与美丽。

在婚纱公司选礼服时,君魁星十分有耐心的陪伴着她。

当她笑着转头想要询问他的意见时,脸上的笑容倏地冻结。

她反常的表现,教君魁星的眼光也随之看向她眼睛所凝视之处。

霎时,他的脸色愀变,“你又来做什么?”只见谢旻柔正以充满愤恨的眼光看着他们,然后又露出一个十分难看的笑脸。“芊芊,你这次一定要救我。”她突然冲到谢旻芊面前拉着她的手。

谢旻芊吃惊她眼前所看到的,母亲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得极为狼狈;而且她的手竟然断了一指,更可怕的是她脸上再也没有往日的高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芊芊,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这一次你一定要再帮我。”谢旻柔心急的拉着她,好像她是她唯一的救星。

“你要多少钱?”谢旻芊的语气不禁冷淡下来。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帮我一个忙就好。”“不要钱?”谢旻芊讶异万分的看着她,彷佛会从母亲口中听到这种话是她的幻听。

“是啊!这次我没有欠钱,因为没有人敢再让我赌钱!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拿了那张五十万的支票后,就没有一个地方肯让我进去赌,就连之前欠下的赌债也不收,所以那五十万现在还在我的皮包里。”她一说完,连忙把支票拿了出来,“你看,支票还在这里,我可以还给你。”谢旻芊没有接过母亲手上的支票,仍然是很惊愕的看着她,这怎么可能?这些年来一直向她拿钱的母亲会不要钱?天要下红雨了吗?

看她没有动,谢旻柔连忙将支票塞到她手中,并用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柔神情看着她。

“芊芊,我知道你对我的想法,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也从没有让你感受到母爱,可是我是有苦衷的。”她的声音显得有些哽咽。

始终静静观察着她的君魁星,觉得她的神情和语气似乎不像是作假,他不由得感到奇怪,更想弄明白她到底想做什么。

“我们到对面的咖啡厅去,坐在那里比较好说话。”他的提议让谢旻芊有些惊讶,但谢旻柔却十分感激的点着头。

没有理会她的反应,他只是拉着谢旻芊便往前走,谢旻柔无语的跟在他们的身后。

当咖啡送上来后,君魁星率先打破沉默:“你现在可以说出你的目的。”“芊芊,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一直缠着我问有关你父亲的事,我现在就告诉你。”谢旻柔平静的说着,眼底有一丝爱恋闪过。

谢旻芊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彷佛她眼前的女人是一个陌生人。她的母亲何时变成一个这样和善、能和她坐在一起谈话的女人?以前只要她问起父亲,她就二话不说的赏她巴掌,还严重的警告她不得再提起,不然就要活活打死她。

怎么现在全都变了?

看到女儿的表情,谢旻柔只是苦笑一声,“因为我在前几天碰上了他。已经那么多年,久到我都认为自己不会再碰到他了呢!”“他……还活着?”“嗯。其实当年我们是相爱的,可是他却为了家世、财富而抛弃我,另娶一位名门千金。没多久,他的老婆就病死了,只留下一个女儿,年纪比你小了一些。他的出现让我想起当年坚决要生下你的决心,那时候的我每天都跟在肚子里的你说话,也决定要好好的爱你、疼你,和你相依为命。

可是,就在我要生产的那一天,我却从电视上看到他和那位名门千金的盛大婚事,当时我好恨,恨自己为什么是一个人孤伶伶的躺在病床上,而他却大肆的庆祝结婚;我脸上流下的是泪水,他脸上却是得意的笑。”“所以你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没有疼爱芊芊的心,有的只是恨意对不对?”君魁星语气里隐含着怒气,她怎么可以把恨意全都转移到芊芊的身上呢?她只是一个婴孩啊!

似乎感受到他的怒意,谢旻柔畏缩了一下,“我知道我这样是不对的,可是每次我都无法控制自己。芊芊,你能原谅我吗?”谢旻芊只是苦涩的笑了,原来母亲会这样对她是因为父亲的关系,真的好讽刺,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父母呢?

“我……已经没有什么恨不恨的情绪,我现在有我自己的生活,那些我全都可以遗忘,所以也没有什么原不原谅的问题。我只是想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和我说这些?”她不再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也不再作梦,自从母亲亲自迫她下海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死心了,对她所有的感情也全都死了。所以,她不敢奢望她这次的改变,是因为突然发现她自己原来还是有母爱的。

“这就是我希望你帮我的原因!”“为了父亲?”“是的。他的公司现在出现危机,想要请魁星帮帮忙,所以希望我能和你说说。”君魁星开口道:“他是什么人?”他的心底隐约有一丝的不安升起。

“他是远扬企业的老板宋之时,也就是芊芊的亲生父亲。”君魁星眯起了眼睛,危险的光芒在闪耀着,这里面一定有问题,那个小人一定在耍什么阴谋!

看到谢旻柔脸上一闪而逝的幸福表情,他又问:“如果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考虑和他再谈一次。”谢旻柔的视线马上转向他,“好,你问,我所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你们是在哪里碰到面的?”“在我家附近的巷子口遇上的,他说他是到附近找朋友,没想到刚好碰上我,让他觉得很开心。我们聊了好久,然后他提出要求,希望我能回到他的身边;他告诉我,他爱的人依然是我,对他的前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情。

当时他是为了生意才答应联姻,现在他的父母都已逝世,他可以和我在一起了;所以,当他知道芊芊和你在交往后,就告诉我他的困境。我想帮他,才会来这里找你们。”“你很爱他。”君魁星只是点出事实。

谢旻柔热切的点点头,“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过,虽然我曾经恨他弃我于不顾;可是,现在从他的口中听到他还爱着我,我……我当然欣然接受。你们一定要帮帮我,为了我的幸福……”“妈,你……你既然那么爱他,他也那么爱你,为什么你还是这副狼狈的样子?是他打你吗?”谢旻芊虽然对她死了心,可是,毕竟她还是她的母亲,她忍不住要替她担心。

谢旻柔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很不自在,“不是的。因为你爸爸怕我又去赌博,我为了要取信于他,为了要回到他的身边,就自己剁下一只小指,希望能表明我的决心!”她一说完,谢旻芊整个人都愣住了。“你……真的很爱他!”“是啊!当时我很气却又无处发泄,为了忘记那种痛苦,所以我才会沉迷于赌博。这些天我想了想,才发现我竟然是那么糟糕的妈妈,而现在又为了自己的幸福要再次的来麻烦你。或许这一生我都误了你,不过看到你现在有一个好的归宿,我真的替你感到很高兴。因此,我希望你能帮妈妈这个忙,我也是一个女人,也想得到自己所爱的男人的疼爱,芊芊,你能体谅我吗?”“我……”她当然能明白,只是,生意上的事她又不懂,于是她将求救的目光看向君魁星。

君魁星意会的开口:“看在你今天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愿意喊你一声伯母。不过,要我帮忙,我有一个条件。”“什么条件?”他语带玄机地说:“如果我帮了你这个忙,不论后果如何,你都要接受,而且我希望你能站在芊芊的立场为她着想。”没有听出他话中的涵义,谢旻柔热切的点点头,“当然,这没问题。只要芊芊还要我这个妈妈,我愿意为我这些年来对她的疏忽与过分,对她做补偿,不再伤害她,并且站在她的立场为她设想。”“是吗?我希望你说到做到,不要再伤害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一定!”谢旻柔站了起来,想要去告诉宋之时这件事,“魁星,你什么时候要和他谈?”“明天早上九点,叫他到办公室来找我。”“好,那我先走了。芊芊,对不起,我……”她这时才突然想到了女儿,为难的看着她。

“你去吧!如果你能得到幸福的话,我也会很开心的。”谢旻芊衷心的给予母亲祝福。

这时,谢旻柔的眼中蓦地闪现泪光,冲动之下,她第一次主动的抱住女儿,“芊芊,谢谢你,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永远都会做一个好母亲的,我保证,我绝不会再伤你的心。”说完,她才放开她匆匆的离去。

谢旻芊的眼里也浮现出泪光。

“你知道吗?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抱我,还对我说了那么动听的话,我没想到,爱情竟然能将一个人改变得如此彻底。”君魁星温柔的握住她的手,安慰的拍着她,“芊芊,先别太开心,她还有一个考验要过呢!如果她真的如自己所说的不会再伤害你,并且要开始做一个好母亲,那她必须要通过这个考验,才算是真正的改变。”谢旻芊讶异的看着他,“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怕宋之时只是在利用她而已。”“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呢?”“当然是为了你!而且我也想要知道,我所想的到底对不对!”他一脸的深不可测,似乎在策划着什么似的。

忍不住好奇心,谢旻芊又问:“什么对不对?”君魁星静静看了她好一会儿,决定先告诉她一部分,毕竟这件事受伤最深的人或许会是她,也或许不会,端看她母亲怎么做。不过,他还是决定先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芊芊,你还记得上次来我办公室的宋倩倩吗?”“知道啊!是个身材很好的女人嘛!”“我不是告诉你,她是远扬企业的千金小姐,同时也是宋之时的女儿,现在看来,她应该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而从她的表现来看,她好像势必要得到我,你想,你妈妈会站在哪一边呢?”谢旻芊的脸色骤然刷白,“我……我不知道。”她的心狠狠的揪痛起来,因为她对自己的母亲没有信心,她真的不知道她会怎么做。

君魁星紧紧的抱着她,“芊芊,我只是不希望你抱着太大的期望,而且我要你记住一点,我要娶的人只有你,务必要记得,我是站在你这边的。”谢旻芊也紧紧回抱着他,没有多说一句话。虽然她的父亲已经出现,但是她已没有想要相认的渴望;相反的,虽然母亲不曾善待过她,在她心底的一个小小角落里,她仍然希望母亲是真的开始在乎她、爱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