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长生咒

更新时间:2020-05-22 19:57:20

长生咒 已完结

长生咒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黑烟 分类:都市 主角:秦默生柳卿 人气:

《长生咒》是黑烟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长生咒》精彩章节节选:林薇一行人一次曲折的考古,让埋藏千年的古墓重见天日。十六年后出现的婴儿头骨,引出诡异莫测的诅咒。 如影随形的冤魂厉鬼,暗中闪现的幕后黑手,步步紧逼的恶毒诅咒,难辨踪影的阴谋之网,空无一人的偏僻小镇,黑夜游荡的狂欢尸潮,骇人听闻的永生传说,不可思议的巫蛊秘术…… 到底是谁,在导演死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叶接着道:“不管怎样,我们都必须抓紧时间了!既然暂时没办法把头骨送回去,那索性从它本身开始调查好了。这个头骨作为滇王墓的陪葬品,在云南当地也许会有传说或相似的器皿,如果能找到,会有诅咒的线索也说不定!”

?“是啊!市图书馆里就有很多关于民俗墓葬之类的书,我以前因为兴趣的原因也看过不少,我们现在就去!”说完秦筱心就要起身向外走去,却被白叶一下拉住了。

?“现在都晚上十一二点了好不好?图书馆早关门了!”白叶把秦筱心拉到沙发上坐下,无奈的说:“先听我说完吧?我明天先把头骨带到刑侦科拜托同事化验一下,报告要等几天才会出来,到时我再和你一起去图书馆!”

?“恩,对了,我觉得我应该去考古研究所一趟,那是我爸爸以前的单位,爸爸当年考古时还是挂靠在研究所名下,里面也许会有当年考古详细的资料!”

秦筱心思路一被打开,顿时觉得事情还没有那么糟,可追查的线索还是很多的。这样一想悬着的心顿时轻松了些,精神一放松便觉得一阵困意袭来。

?白叶看秦筱心确实困了,也就起身告辞,顺便把头骨也带走了,他不放心这个东西待在秦筱心身边。

?秦筱心送走白叶,越发的疲倦,回到卧室,褪去鞋子,便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

与此同时,某处黑暗里。

?明灭不定的烛火轻轻摇曳着,承受着蚀骨消融的痛苦流下大滴大滴的眼泪,也不过照亮尺寸之间。

每当烛光稍亮一点时,光明努力的蔓延一点点空间,便可以看见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忽隐忽现,漆黑的瞳孔仿佛纯粹的黑暗,烛光竟是如同被吞噬了一般,无法在里面映出一点光明。

?忽然,一双惨白的手掌猛然伸出,捏碎仅有的一点点光明,整个空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寂静如同幽冥。过了良久,两点莹绿的光点闪了闪,黑暗中幽幽的弥漫出一股声音。

“……十六年了……”

?“长生……长生……”

?“……秦筱心……”

?“……十万冤魂啊……”

?幽幽的一声叹息过后,一切又重归于平静,好似纯粹的黑暗中只有黑暗一般。

――――――

?“筱心,这里好美啊!”身旁的孙一玲扭过头来,说:“真想住在这里。”

?秦筱心扶着栏杆,笑着说:“好啊!等以后我们老了,就在这岸边建个房子,你想住多久,我就陪你住多久。”

?“筱心,问你个问题。”

?“说啊!干嘛吞吞吐吐的。”

?“你说,我们是不是好姐妹?”

?“嗯?”秦筱心讶异的看了孙一玲一眼,奇怪的说:“当然了!我们是最好的姐妹,为什么这么问?”

?“那……”孙一玲也看着秦筱心,脸色渐渐变得惨白扭曲,“那你为什么不救我?”

?“为什么不救我!”

?孙一玲皮肤慢慢苍白起来,仿佛在水里浸泡了无数年一样浮肿溃烂,秦筱心吓呆了!惊在一边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孙一玲的嘴巴慢慢张开,越张越大,嘴角竟一直裂开到耳根,整个上颚掀开一般,一团黑乎乎的丝状物涌了出来,突然!一只苍白的手臂猛然从中伸出,几乎触碰到了秦筱心的鼻尖!

?“啊!”秦筱心猛然坐起,一身冷汗。恶……恶梦吗?

?“一玲……”秦筱心垂下头,心痛如绞,想起梦里的一些片段,自责不已。“如果……当时我在她身边的话,会不会……”

?过了好一会,秦筱心慢慢冷静下来,暗自坚定,“不管如何,我一定会找出真相!”抬头看看钟,凌晨一点五十。

?身上都是汗,粘糊糊的,秦筱心感觉极不舒服,于是起身打开卫生间,拧开阀门,等着热水流出,不过一会以后,料想中的热水一滴也没有,秦筱心不死心的又拧了拧开关,最后放弃了。

?一抬头就是一面大镜子,秦筱心不经心的一瞥,看见一抹白影。

?白影?自己穿的是蓝色衣服啊!

?缓慢的扭过头,看向镜子里,里面赫然是五官流血的孙一玲!

?这……这……不可能!退靠到墙壁的秦筱心突然发现全身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身白衣,五官流血的孙一玲一步步接近镜子,然后竟然从镜子里爬了出来,双眼死死盯着秦筱心,全白的眼眶里是无尽的冰冷森寒。

?“嘭。”一边的阀门传出爆裂一般的声音,随即浓稠鲜红的液体瞬间注满浴缸,竟是满满一缸的血水!

?渐渐的,爬行的孙一玲接近了秦筱心,慢慢抬起惨白浮肿的手臂。

?这是……报应吗?我也要死了吗?一玲……爸爸……最后定格在白叶的面容上。我如果死了,他应该会很伤心吧?

?冰凉的手指触碰到秦筱心的脖子,那种带着死亡气息的触觉让脖子上的肌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突然响起的钟声惊醒了秦筱心,凌晨两点了。秦筱心微微起身,身上的冷汗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刚才……好像做恶梦了?秦筱心努力的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多少内容,隐隐约约好像记得在梦里惊醒过一次。梦中梦?真有这么离奇的事情?可我到底做了什么梦来着?感觉好像很重要的……

?孙一玲翻了个身,把被子拉了拉,嘟囔道:“筱心,这么晚了不睡觉发什么疯啊?”

?“你睡你的,我做了个恶梦,却忘了是什么了,是什么梦呢?”

?“管他什么梦,我有点冷,抱抱……”

?秦筱心笑骂道:“自己有宿舍还老往我家跑,太赖了你!”把身体缩了缩,躺在孙一玲身边,可心中不对劲的感觉越发强烈了,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危险的气息浓郁到令人窒息。

?……不对……好像真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就在秦筱心冥思苦想的时候,孙一玲的手臂已经悄然环住了她,秦筱心打了一个机灵,这双手怎么这么凉?像冰一样!手臂渐渐箍紧,秦筱心完全陷入孙一玲怀里。

?“滴答。”一滴液体滴落在秦筱心脸上,秦筱心略带迷茫的抬头看去,突然瞪大了眼睛!整个天花板竟然渐渐渗出鲜红粘稠的血液!刚刚正是一滴血滴在秦筱心脸颊上,怎么回事……?

?孙一玲手臂越收越紧,离开远一点便可以看见,孙一玲的身体慢慢变形展开,披头散发,面目阴森,血肉模糊。秦筱心竟是被一点点挤入孙一玲的身体中!

?秦筱心只感觉浑身冰凉,意识渐渐模糊。

?“筱心……我的好姐妹……我们永远在一起……”

?“一玲……”

秦筱心不知道自己孤独了多久,只能感觉到一片黑暗,永恒沉沦。

?冥冥中听见白叶呼唤着自己的名字,骤然的一阵头痛如潮水般触痛了神经,却总算是令意识苏醒了过来。入眼的是一片片的白色,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告诉秦筱心,这里是医院。

?“我怎么在这……医院?”秦筱心努力的睁开眼睛,却仅此而已,身体麻木僵硬的如同一根木头。

?白叶托着秦筱心后背把她扶起,保持一个令她比较舒服的姿势。然后坐在床边,皱起了眉头。

?“我今天早上去找你,看见你昏倒在卫生间里,怎么这么不小心?”

?“卫生间?”秦筱心惊讶的叫出声,感到不可思议,她所做的梦都记得,那三个令人惊悚的恶梦。可如果是做梦,自己又怎么会昏倒在卫生间里?如果不是做梦的话……想到第二个梦,秦筱心感到不寒而栗。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白叶也立即想到那个恶毒的诅咒,吓了一跳。

?“我昨天……”秦筱心把做的噩梦大概的说了一边。白叶听见秦筱心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也放下心来,不过却感觉到一种紧迫感,如果再不能做点什么,恐怕秦筱心有危险了!

?“看来我们得尽快了,我连夜催我一个朋友做化验,这个是头骨的化验单。”白叶说着从床边桌案上拿起一张纸,递给秦筱心,一边说:“要不要我来说?”

?秦筱心看着报告单上一串串凌乱的数字,字母和令人头晕的专业名词,不禁苦笑,递还给白叶,“还是你了解我,你来说,我听着就行,简单点,太专业我听不懂。”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做碳十四和放射性检验,只做了简单的骨骼鉴定,物质解析等,结果真是令我大吃一惊。”

?“根据骨骼的分析,这个头骨的确是属于人类头骨,嗯,这个也在我意料之中,不过令我吃惊的是,这是个年龄在十四到十八之间的,发育成熟的少年头骨!”

?“比同龄人的头骨整整小了四五倍!”

?“这已经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比例了,这种情况只表明这是一个畸形儿,医学上很少有这种情况,极少数的个例也没有活过周岁的。不过我朋友在后来的检测报告里得到了大概的答案。”

“答案是,药物!头骨生前的主人应该并非先天畸形,而是一出生就被使用药物,特殊物质大量沉积在大脑骨骼里,加速固化了骨骼的生成,所造成的后果就是头骨不仅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长大,反而越变越小!

最后当骨骼密度达到一定值时,就形成了这个玉石一般的质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