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西行历险记

更新时间:2020-02-27 02:54:28

西行历险记 已完结

西行历险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沙一沙 分类:都市 主角:武梦侠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沙一沙原创的都市小说《西行历险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武梦侠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凡是年轻人,凡是心中有热血的年轻人,莫不有过一个差一点就实现的英雄之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武梦侠和陈家兴又踏上旅途,这一次比较风光,陈家兴的衣服换了新的,脚上的鞋子是旅游鞋,他穿得舒服,一直笑得合不拢嘴,武梦侠看到他没心没肺的笑容就想到了漏斗,心里有点难受。

他只跟曾佛雯通了一次电话,互相说了思念的辛苦,还说到酒泉政府的赞助,曾佛雯小小惊讶了一次,说道:“我们做错了,应该让张掖的政府也赞助一次,你凡是经过的城市,都要找政府赞助,这样,你的名头就响亮起来了,手里也有了资源,将来,不愁没工作,也不愁女孩子崇拜你,把你当成偶像的。”

说起女孩子,武梦侠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表白说道:“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你,其他的花花草草我全部看不见。”

曾佛雯咯咯笑道:“你应该学会博爱,爱所有值得爱的人,这样,才符合英雄的身份,好了,你注意安全,等你回来,做全国巡回演说吧,让你出尽风头。”

“这个,真的要演说,也得叫上你,是你全力支持我这次旅行的。”

想到曾佛雯甜甜的笑容,武梦侠一阵惆怅,看来,真的要跟她分开一年才能再见面了,不知道,再见面的时候,他们俩会不会抱头痛哭一场。

出了酒泉市,前面依旧是漫无边际的黄沙黄土地,酒泉政府给他的装备不少,起码有了一个相机,这是他当前最需要的,那两匹骆驼上面带了草料,是五匹骆驼的十天草料。骆驼的耐力是所有动物里面极少见的家畜,一头骆驼可以四五天不吃不喝依旧能够行走,不怕因为饥渴而死,非常适合在沙漠里面驮运物资,它走得却并不快,只有在期,追赶异骆驼的时候才能跑上80公里每小时,比骏马跑得还快,武梦侠不由得拿自己跟骆驼相比较,觉得自己跟骆驼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起码都在为了爱情发挥出极大潜力方面十分接近。

武梦侠对陈家兴说道:“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准格尔沙漠了,这个沙漠东西长1200公里,南北宽890公里,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穿越过去,你要做好准备啊。”

陈家兴木讷地说道:“没问题,我见惯了沙漠,现在有那么多吃的,准保没事。”

武梦侠见他这么说,心里稍稍安定下来,沙漠里的风沙少了山脉的阻挡,越发大了起来,当晚他们来到沙漠的边缘,看到一片片枯燥的植物在沙漠里随风摇曳,武梦侠不由得心里一紧,看了看后面隐约可见的山脉,对陈家兴说道:“我们今晚就在这里驻扎下来吧,明天正式进入沙漠,不准用淡水洗澡洗脸了。”他这话是对自己说的,陈家兴一贯不用淡水洗脸洗澡,武梦侠不习惯不洗澡身上酸臭哄哄的味道。看来,时间久了的话,就会跟陈家兴一样,让人闻不得身上的那股子味道。

在沙漠边缘休息一晚之后,两个人正式进入沙漠,西行之路的艰险也拉开了序幕,沙漠是最难过的一段路。

武梦侠矫正了gps设定的路线,对陈家兴说道:“沿着这边直走,距离最短。”

陈家兴很听话,根据武梦侠提供的路线领着骆驼在前面走,武梦侠殿后,三匹骆驼走在中间的位置,用一根绳索串起来,只要前面的骆驼走,后面的就会自动跟上,没有太大的风沙,骆驼决不能走散了。

进入沙漠之后,武梦侠才真正领教沙漠的严酷,从上午七点到下午五点这段时间热得人恨不得死去,沙漠里的温度达到了五十度以上,加上沙子翻上来的热浪足足有六十度,严重超过人的体温,无论穿棉袄还是单衣,都能让人不停地流汗,他虽然知道水的珍贵,还是不停地把兑了食盐的水拿在手里,不停地喝,身上不停地流汗,他的身体成了一台水质过滤器。

陈家兴对沙漠适应度很强,他只需要在吃饭的时候喝点水,剩下的时间用毛巾把头脸包裹起来,减少头部水分的流失,至于身上,他的解释是,只要身上的多余水分散尽了,就不会流汗了,流汗喝水太浪费水了。

武梦侠对这个解释嗤之以鼻,在他看来,陈家兴那样做是因为适应了沙漠这样的环境,他还是第一次进入沙漠,不太习惯这里的环境,短时间里培养不出不喝水的身体素质。

因为喝水太多,武梦侠开始变得脾气暴躁、坐立不安,心里憋闷到了极点,恨不得把这里的沙子统统扔进大海,再也不要看到这个放开眼睛全是沙子的不毛之地,人走在浩瀚无边的沙漠里,才知道自己很渺小很渺小,站在蓝天下就是一个蝼蚁一粒沙子一样,瞬间被吞没在漫天飞舞的沙尘里面,两个人五匹骆驼艰难地前进着,路上不时看到裸露的森森白骨,有人的骨骼,有动物的骨骼,有的能完整一点,有的散落各处,可见,动物死前曾经收到过袭击撕咬,让人的心里愈发增加了恐惧。

他不知道,这是典型的沙漠综合症,人体不适应沙漠环境就会患上这种疾病,严重的时候能够让一个人疯掉,就是病症轻微的时候,也能让人变得沉默寡言,他总算是知道了陈家兴的格为什么变得那么古怪了,他就是从小生活在沙漠地区,很少跟人交谈,才会变得连话也不会说了。

到了晚上,陈家兴说道:“还是继续走下去吧,快点走,不要遇到风暴才好。”

武梦侠却觉得夜晚走路极不安全,很容易迷路,说道:“不着急,我们带的给养足够在沙漠里吃用的了,还是休息以后再走吧。”

陈家兴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些柴禾放在附近,武梦侠问道:“你这是干嘛?”

“可能有狼,如果有狼,点着火,狼怕火。”

武梦侠笑了笑,他走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了,也没看见狼,可能现在狼都被人消灭得差不多了吧?

晚上,两个人紧挨着睡在一起,陈家兴的身上消除了那股子臭味,又换成一种酸酸的汗气味,武梦侠猜想,自己的身上也会是这种味道,毕竟,白天出了那么多的汗水,不可能没有意外的味道。现在是大哥二哥谁也别说谁了,都是半斤八两的区别。

这一晚,武梦侠躺在暖烘烘的骆驼身边,他开始适应了骆驼身体腥臊的味道,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瞪着眼睛看着天空里的点点繁星,分外想念曾佛雯,想念学校里的幸福时光,他现在才算明白,为什么在酒泉找不到志愿者进入沙漠了,当地人已经知道了沙漠的可怕,他们不会放弃手中现有的幸福生活,来到死一样寂静的沙漠里受罪。在古代,只有被流放的罪犯才会被送到这样的地方,那些商人,在沙漠里跋涉千万里,是被渴望发财的支配着,被强烈的求生支配着走进这样的地方,没有人为了信念,为了一个梦想来到这里。

想到这里。武梦侠不由得为自己感到自豪,他是为了一个梦想进入沙漠的,决定是冲动了一些,可是,只要沿着冲动的决定走下去,走出最艰难的地方,就会有收获,淬炼自己的意志,丰富自己的阅历,从生死挣扎的环境里面闯出去,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自己的呢?人生最大的距离是生和死的距离,只有看透了生死,蔑视生死,才能知道活着或死去的意义所在。

辗转躺到半夜猛然听到骆驼的嘶鸣声,他立刻跳了起来,看了看四周,寂静无声,过了一会儿,骆驼安静下来,这才迷迷糊糊地半睡半醒过去,陈家兴推醒了他,看到陈家兴惊慌失措的眼睛,武梦侠意识到发生了大事,问道:“怎么了?”

陈家兴不说话,进入沙漠,他就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恢复到哑巴的状态,指了指那些骆驼。

武梦侠看了看,没看出什么异状,骆驼们依旧安静地站立着,眼睛是迷茫的,死寂的,空洞的。陈家兴这才说道:“少了一个,少了一个。”

武梦侠吃了一惊,数了数骆驼,一共只有四匹骆驼,真的少了一匹,心脏急剧收缩,怎么可能?他和陈家兴一直在骆驼们的身边,不曾离开,就是去小便,也不离开视线范围内。

难道,骆驼真的长了翅膀自己飞掉了?他暗暗纳闷,拿起望远镜,向更远处四下里搜索,一点踪迹看不到,早晨的沙漠还是比较安静的,太阳还没升起,是一天里最寒冷的时刻,滴水成冰的温度,骆驼怎么可能自己无缘无故失踪了呢?他想到昨夜骆驼的嘶鸣声音,也许,骆驼就是在那个时候消失的,一定是被人牵走了,在沙漠里发生的事情简直太诡异了,扑朔迷离,让人猜想不透。

武梦侠看到了陈家兴眼睛深处的恐惧,他正惶惶不安地看着西边的方向,那里是他们将要去的地方,却充满了未知的危险和难以预料的结果,远方,像一个魔鬼,张开大嘴,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武梦侠拍了拍陈家兴的肩膀,说道:“收拾一下上路吧,那匹骆驼一定被人偷走了,一个流浪在沙漠里的人,也需要骆驼代步的,独身一人是走不出沙漠的。”

陈家兴恐惧地摇摇头,他才不信是被人偷去了呢。沙漠里除了他和武梦侠,不可能有别的人存在,再说,谁能把骆驼在两个人的眼皮底下无声无息地偷走,而不惊动任何人?陈家兴不傻,他就是在沙漠里生活得太久了,没有见识罢了。

武梦侠安慰了陈家兴之后,重新把骆驼绑在一起,开始上路。当太阳出现之后,沙漠里的温度猛然上升起来,好像把人放在火炉里熏烤,昨晚未曾合眼,坐在骆驼背上只觉得脑袋发沉,昏昏欲睡,武梦侠打了几个哈欠之后,把头用毛巾蒙上,只露出两只眼睛,坐着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觉得骆驼停了下来,原本已经适应了骆驼一晃一晃的身体,当晃动停顿下来,他自然会醒转的,睁开眼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眼前只有他和胯下的骆驼,陈家兴和另外三匹骆驼失去了踪迹。

武梦侠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冰窟一样,浑身发冷,他拿出望远镜,四下里查看,只有一个个如波浪一般起伏的沙丘,看不到除了自己还有活物的踪迹。

陈家兴怎么能把自己扔下呢?难道,他意识到了危险,独自把骆驼拐跑了?还是跟昨夜的骆驼一样,被人劫持了呢?他想到了什么,拾起绳索,原本,四头骆驼用一根绳索绑缚在一起的,绝对不会失散,他这才能安心睡觉。

绳索的一头是被利器割断的,切割的十分整齐,一刀下去,绳索顿时变成两截。武梦侠想了想,遇到这样的意外,绝对不能惊慌失措,慌乱是改变不了事实的,只有尽快冷静下来,才能找出最佳解决问题的办法。

心想,如果陈家兴遭遇到人的袭击,自己不可能不知道,虽然他睡着了,却睡得并不沉,陈家兴更不是死人,哪怕看到有人存在,也会喝问的,哪怕停下骆驼,自己也会惊醒,而失踪是在无声中完成的,这说明,陈家兴没有遭遇到危险,他把自己扔下跑掉的可能最大。

武梦侠继续想到,就是陈家兴割断的绳索,那么自己胯下的骆驼也会遵循习惯,跟着前面的骆驼继续走下去,直到前面的骆驼消失了,这匹骆驼才茫然不知前路地停下来。

他站在骆驼背上,让自己更高一点看得更远一点,用望远镜观察着远方,还是没发现陈家兴的踪迹,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心里简直怒不可遏,这个陈家兴真是太靠不住了,自己怎么偏偏就没发现他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呢?还以为话语少的人一定是忠厚老实的人,想不到,最高明的骗子恰恰也属于少言寡语的人。

武梦侠的身边只剩下一匹骆驼了,牲口身上携带的干粮和水只够一天的食用,衣服也只有身上此时穿的一件,帐篷、草料、淡水、干粮还有其他的物资都被陈家兴拐走了。

武梦侠狠狠敲打了一下骆驼的屁股,催促它加快速度,他猜想陈家兴一定急急忙忙地奔逃的,这才能甩开自己。他需要抓紧时间,夺回驼队,没有水和粮食,早晚被渴死、累死在沙漠里。

武梦侠从来没有想到回头,如果他现在就沿着来时的路回去,说不定会险,也许,格决定了命运吧,他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压根就不会想到走上回头路,跟生存相比,这不是面子的问题,而是一个人需要坚持的底线,是成功与失败的问题,他绝对不会回去之后,在曾佛雯面前痛诉自己的遭遇,失败者就是失败者,没有理由可言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