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错妃诱情

更新时间:2020-01-21 16:57:26

错妃诱情 已完结

错妃诱情

来源:落初 作者:月出云 分类:都市 主角:帕华丽 人气:

《错妃诱情》为月出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她是御医之女,兰心蕙质,妙手仁心。他是天朝贵胄,惊才绝世,冷酷无情。七年前一场邂逅,她用自己的救命药草,救了他一命。七年后一场错缘,她做了他的王妃。当她失了心动了情,他却找到了最初倾心挚爱的佳人。她饮下他亲手端来的毒茶,为他的意中人试药,汹涌的疼痛涌来,这一刻,折磨她的不仅是那杯毒,还有情殇的狂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今,“相思泪”终于采到,她身上寒毒可解,爹爹和娘亲再不用为她担忧,流霜心中怎能不喜?

满目青翠,流霜随口吟道:“春雨足,染就一溪新绿。柳外飞来双羽玉,弄晴相对浴。楼外翠帘高轴,倚遍阑干几曲。云淡水平烟树簇,寸心千里目。”

流霜清灵而略带稚气的声音在青山绿水间回荡,尾随在身后的红藕扑哧一声调笑道:“小姐,你才十岁,却吟什么双羽玉,相对浴,羞也不羞?”

流霜小脸微红,她不过是从师兄段轻痕那里看到了这么一首诗,此刻觉得应景便随口吟了出来,孰料却被自己的丫鬟调笑了。

“双羽玉,相对浴怎么了?我吟的是鸟儿,又不是人,有什么好羞的!倒是你,红藕,动不动就想到那里去,我看你这丫头是思春了,回头让我娘亲给你找户人家,早早把你嫁出去。”白流霜故意嗔怒道。

“哎呀,小姐,你……你真是……”红藕娇羞地跺脚,双手握拳便要去打流霜,她总是说不过她家小姐。

流霜背着篓子急速闪开,快步向前跑去,两人边调笑边追逐着。拐过一段弯路,忽有刀剑交鸣之声遥遥传来,打破了山林特有的静谧。

流霜和红藕忙收住了脚步,向前方望去。

残阳如血,将前方一处断崖映得血红。

断崖之上,数个黑衣蒙面人正在围攻一个白衫少年,看架势不是一般的游戏过招,倒似是生死搏击。刀剑在日光下,反射出道道耀目的白光。

流霜暗暗心惊,隔着遥远的距离,似乎也能感受到肃杀的气氛和血腥的惨烈。她紧紧抓住红藕的手,两人飞快躲到道旁幽密的灌木丛中。

白衫少年年龄不大,武功似是不弱,但在数人围攻下,已现败局。

忽听铿然一声,白光暴起,一把利剑卷着森森杀意直刺白衫少年。少年避无可避,一声呐喊,便如断线风筝般,向断崖下直直坠去。

断崖下是湍急的水流,是另一个崖上的瀑布汇集而成。少年在将要到水面时,急速展开身体,笔直地插入到水中,溅起了细微的水花,便消失不见。水面上点点血花浮现,很快便被水流冲散。

这一幕是如此惊险,流霜差点惊骇出声,慌忙用手捂住嘴,浑身颤抖不已。若是此刻出声,定会被那帮黑衣人听到,必会招来杀身之祸。身边的红藕也惊吓不已,握着流霜的手也在剧烈颤抖。

夕阳落山,暮色越来越重,山风越来越凛冽。流霜和红藕躲在灌木丛里一动不动,两人皆不敢出声,就连呼吸也吓得屏住了。

四周是一片肃杀的寂静,只闻水声潺潺。

那些黑衣人从崖上下来,四散开来,在溪流四周搜索了一遍,良久,为首的黑衣人冷声道:“走吧,不淹死也早已毒发身亡了,尸体肯定冲到下游去了。”

几个黑影飞跃着离去,不一会便消失在暮色之中。

直到确定那些黑衣人不再回转,流霜和红藕才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

流霜的心依然在颤抖,她还从不曾见过杀人,今日见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和悲哀抓住了她,揪紧了她的心。

那不知名的少年就这样死去了吗?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消失了吗?

流霜提了提身后的竹篓,“红藕,我们到水边看看去!”

“小姐,还是快走吧,若是那些杀人恶魔再回来,我们便性命不保了!”

流霜不答,固执地背着竹篓穿过山道,穿越草丛,向着溪水而去。溪流并不宽,崖上的瀑布轰鸣着冲来,溪流边的岩石极其嶙峋,犬牙般参差不齐。

流霜沿着水边走了几步,忽然,水面泛起了一圈涟漪,哗啦一声,一只手臂出现在水面上,紧接着水面破裂,从湍急的水流中冒出了少年黑发披散的头。

流霜惊骇地捂住了嘴,瞪大眼睛,望着水中忽然冒出来的少年,就像望着山林中的精怪妖魅。

少年仰着头,长长细细地呼吸着,然后似乎拼尽了全身力道,想要游到岸边,但是水流湍急,他又受了伤,游得很困难。

流霜愣了一瞬,随即身手敏捷地从身后树丛里扯下一段藤蔓,向少年抛了过去。

少年的黑发滴着水,凌乱地披散在额前,只露出少年幽寒的双眸。他直直盯视着流霜,眼眸晶亮如寒夜星辰,幽寒似冰泉冷雪。

或者是不相信流霜,他迟迟没有去接那段藤蔓,但流霜却始终没有放弃,她仍然将藤蔓抛向他。

终于,生的渴望战胜了猜疑,少年最终抓住了藤蔓,被流霜和红藕合力拉到了岸边。少年似乎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抱住岸边嶙峋的一块巨石一动不动。

湿漉漉的长睫扇动,最终垂落而下,少年已然昏迷过去。

面对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少年,流霜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救活他。当下,流霜和红藕轮流负着少年,向着山腰而去。

及至到了半山腰的“回凤谷”,夜色渐浓,新月初生,繁星闪烁。

“回凤谷”中耸立着几间结实的木屋,这木屋所在之处极其隐蔽,很是安全,是流霜的爷爷早年在山中采药所建。后来流霜的爹爹到山中采药,天晚了便会宿在屋中,如今换作流霜居住。木屋一共有四间,一间是流霜的,一间是红藕的,另外两间分别是厨房和草药房。

流霜将白衫少年放在了自己屋内的床榻上。

昏黄的烛火摇曳,映出少年青黑的脸和青紫的唇,那是中毒的迹象。流霜探了探少年的鼻息,竟是呼吸微弱,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流霜虽说自小跟爹爹研习岐黄医理,但毕竟年龄尚幼,从未医过重病患者,此刻面对伤势凶险的少年,竟是心中慌乱。然而此刻下山去请郎中却是不能了,少年已命在旦夕,延误不得,况且,寻常郎中怕是也医治不了。

少年身中数剑,虽说伤口皆不重,但是在水中浸泡多时,伤口失血过多。更糟糕的是,少年身中奇毒,若不是少年内力浑厚且意志力坚强,抑制住毒气上涌,恐怕此刻早已毒气攻心,就是神仙也难救了。

流霜想起少年那双亮如星辰的双眸中燃烧着的生的渴望,心神微颤,她定要救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