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蚀骨婚情

更新时间:2019-06-19 11:25:53

蚀骨婚情 连载中

蚀骨婚情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雪宝 分类:都市 主角:刘明远老公 人气:

新书《蚀骨婚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雪宝,主角刘明远老公,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对于一个为了爱情放弃事业的女人来说,一切都觉得值得。可是当宋子珊发现老公不是她预期的那样之时,各种女人的出现,一切都变了…… 婆婆的刁难,老公的怯弱,小三的出现,她到底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我认识宁筱起,她的父母就是人人羡慕的恩爱夫妻,而且现在宁筱都已经二十五岁了,那个小女孩看起来也就四五岁左右,怎么可能是她的亲妹妹? “你在给我开玩笑吧!” “没开玩笑,那是我爸的孩子,但是却不是我妈的孩子......” “怎么回事?” “子姗,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知道......” 她伏在方向盘上抽泣,我就那样坐在她旁边,看着她哭,但是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帮不了。 我低头垂眸,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她的后背,然后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别哭了,起来和我换位置,让我来开车,先回去再说。” 回去的的时候,宁筱一直在抽泣,我突然想到,该不会她母亲卷款逃跑,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情吧?但是既然那个小女孩是她父亲的女儿,那为什么会双眼失明,还被送到了那么偏远的福利院。 我能看出来,那个福利院的环境并不好,她父亲怎么会把孩子送到那里,还有那孩子的母亲呢?不可能不闹啊! 我甩了甩头,想要把这混成一团的思绪给理清,我自己本身就很多糟心事情了,怎的宁筱这边又出了事情,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宁筱现在这个样子,我根本不敢将她带回家,要是我爸妈刨根问底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所以我直接把她带到了酒店开了个房。 但是在酒店的时候,我却看到了小雅。 出于对她的敌意和好奇心,我拉着宁筱快速登记要了个房,然后快速跟了上去。 小雅穿的很暴露,蓝色的低胸短裙,之前长长的直发也被电成了大波浪,她走的很快,还时不时往前后左右瞄几下,俨然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我心想,该不会是来这里幽会情郎的吧? 宁筱原本郁闷的心情瞬间被八卦给充斥,一脸兴奋地拉着我一步步跟了上去。 如果可以,我宁愿我没有跟上去,至少我对刘明远的感觉,依旧停留在他在忏悔,他不是故意背叛我上面,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好似破灭了。 我们跟着小雅来到四楼,而在四楼的一个房间里等着她的,就是前几天还在向我保证悔过自新的老公刘明远。 他就那样随意地穿了一件浴袍,然后看到小雅过来后,很是自然地搂过她的肩,一起进了房间。 我们都是成年人,一男一女晚上在酒店开房,能干的事情就那么丁点。 我犹如被雷劈了一样呆在原地,在脑袋当机了几分钟后,像发疯似的冲向那个房间,死命地拍打着房门。 “刘明远你给我出来!开门!开门!” “冷静点,子姗,这里是酒店,你冷静点!” 宁筱一把抱住发疯的我,但是她知道她根本无法制止我,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我可能会疯掉,即便我现在的样子,就很像一个疯子。 我敲了很多下,然后四楼的电梯突然开了,几个保安人员走了出来帮着宁筱控制着我,并劝我冷静点,这里是公众场合,注意点。 但是我现在的理智却好似喂了狗了全部消失不见,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弄死里面的这对狗男女! 许是我闹的动静太大,里面的刘明远不耐烦地开了门想要开骂,但是在看到是我的时候,瞬间石化。 我该怎么形容他的表情呢?真的是太精彩了,先是愣住,然后是惊恐,最后是哀求。 就像一个情绪调色盘一样,在一瞬间变换出几个颜色。 而我在他开门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冲了进去,而小雅却刚刚从浴室出来。 她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房间会有其他人,所以她什么也没穿就出来了,在见到这么多陌生人闯进来后,吓得马上躲进了厕所。 那几个保安还认为我是闹事的人,在一旁一个劲地把我往外拉,在宁筱三番解释然后又看向刘明远那张比调色盘还有精彩的脸的时候,嘟囔了一句自己的家事就不要打扰到别人,关上门自己解决就好然后关门离去。 我稍微冷静了一点问道:“说吧!刘明远,这又是小雅勾引你的?还是这又是妈安排的,然后你是被迫的?” 刘明远低着头不敢看我,手指一直绞着衣角,我看着他的动作就来气,直接拿起床上的枕头向他扔过去,大声咆哮着:“你倒是说啊!你前几天不还求着我不离婚吗?怎么,我就回娘家住了几天,你就迫不及待地跟她开房上床了?!” “子姗......我......”他支支吾吾地什么也说不出来。 而这时小雅也穿好衣服出来了,显然她还没从自己被几个大男人看光的事情缓过神来,但是在对上我阴狠杀人般的目光的时候,吓得直接软瘫在地上。 我想她做梦都没有料到,第一次出去和刘明远偷情就被我这个依旧还是正室的妻子抓到吧! 她看起来很惊恐,如果我是男人的话,看到一个如此娇弱的美女软瘫在地,心中的保护欲肯定会被激起,然后不忍责备她。 但是可惜,我不是! 我猛地站起来,一个箭步来到她面前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直视我的眼睛,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问道:“小雅,你之前说你在书房那次和明远并不是故意的,那么这次呢?你又能想出什么理由,来给你肮脏的身体洗白!” “子姗姐姐,我没有......”她嘤嘤嘤地抽泣着,但是就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当场气得直接甩了她一巴掌。 我能感觉到,我并没有用十足的力气,但是小雅却好似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被我扇飞了出去。 旁边本来还一脸愧疚的刘明远见此,直接一把将我推开,然后心疼地将小雅抱在怀里,并且大声呵斥道:“宋子姗你疯了!她不过一个小女孩,你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 “刘明远!你是不是傻呀!如果我是子姗的话,我直接将她踹飞了,哪还有那么多时间听她废话?!” 就连旁边的宁筱都看不过眼了,但是身在其中的刘明远却依旧说我狠心,说小雅是他的远房表亲,现在不但被我赶出家门,甚至还要被我毒打,俨然把我当成了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我有些绝望地仰起头,不让泪水流下来:“刘明远,你既然那么心疼你的远房表亲,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以为你会悔过,我甚至偷偷想过要不要原谅你,毕竟我爱你爱得那么深,但是现在,我觉得没有必要了。 “你不值得!我的爱还没有廉价到如此将就!” 我说完后直接拉着宁筱走了出去。 刘明远的心被我说得瞬间一痛,他起身想要追上去,但是倒在地上的小雅却一直拽着她的手,然后一个劲地喊疼,他于心不忍,看了我的背影几眼后,果断地抱着小雅上了床。 我的心再次一痛,他还是没有追过来,就像当初婆婆带我去鉴定性别的时候,他的不作为和隐忍一样,只是这次,却比上次,更令我心寒,更令我心碎! 回到房间后,我不可抑制地哭了,宁筱显然比我还愤怒,在房间里叉着腰一个劲地骂着,就连自己的烦心事,都好似被刘明远的事情给冲淡。 这一晚我和宁筱都哭了,我们两个抱在一起,哭得昏天暗地,哭得肝肠寸断,就像在沙漠里迷失方向的旅行者一样,只能相互依偎,互相安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