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最后的眷恋

更新时间:2019-12-15 22:43:41

最后的眷恋 已完结

最后的眷恋

来源:落初 作者:维他命C 分类:都市 主角:叶清叶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维他命C原创的都市小说《最后的眷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叶清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刚出生被偷,18岁被找回重回叶家。22岁因为一张叶父的股权分配单,被养女叶轻灵烧死在母亲的生日会上。若隐忍不能自保,那不忍也罢。重活一世,叶轻清发誓,曾经被夺走的一切,都要原样还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祁衍没有正面回答,他来就是为了见见叶清轻,但是肯定不能说出来,便冷声道:“你去忙你的吧,我还有事情。”

他想要带着叶清轻上楼,祁雅的眼珠子却忽然转了转,一把抱住了叶清轻的手臂:“哥哥!我想要跟她一起玩!”

祁衍顿了一下,看向了叶清轻。

祁雅的眼中闪过一丝嫉妒。祁衍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他只会遵从自己的原则,根本就不会询问别人的意见,现在居然问这个女孩子的意思!

叶清轻笑道:“我留下来吧,您要是有时间的话,我过会儿去找您。”

既然她已经这么说了,祁衍也不会再说什么,点点头,离开了。

祁衍的身影消失,在场的很多人的目光却有些不善。祁衍现在单身,年纪也不大,却已经成为了让她们父母都不得不仰望的人,自然有很多人希望能够跟祁家联姻,因此来讨好祁雅的人数不胜数。

而能够跟着祁衍进来的人,自然成为了她们的眼中钉。

祁雅的脸色带着不屑,直接甩脸走开了,叶清轻站在原地,没有觉得尴尬。她微微一笑,自己去取了一杯酒。她愿意留下来而不是直接跟着祁衍离开,只不过是因为不想回去没有办法交差——叶宁让她参加这个舞会而不是直接去向祁衍道谢,目的很明显。

他希望自己的亲生女儿,能够真正的融进这个圈子中,仅仅只是这么单纯的目的,因为,她受了太多的苦了,让人心疼……

然而其他人却并不想让她这么好过。

“这位就是……叶家刚刚回来的那个小姐吧?”

“谁?哦,叶清轻啊,就是那个被一个打杂工的夫妻养了这么多年的叶家亲生大小姐?啧啧,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也不想想她有没有跟我们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人家可不一定觉得有什么不对,你看她那个样子,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气质比起叶清灵差远了。不过听说叶清灵最近被赶出去了?不至于吧?”

“比不过人家心机婊有本事呗。”

议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叶清轻却并不觉得没有办法接受。或许是因为重生过一次的原因,她隐隐约约能感觉到……那些话中的嫉妒。

她低声笑了笑,正准备再过一会儿就离开的时候,不远处的祁雅忽然看见了她这个笑容,心头闪过一点恶心,竟然直接拿起一杯酒,对着叶清轻泼了过去!

叶清轻猝不及防,一身裙子沾满了污渍,她有些震惊的看向了祁雅,后者不屑一顾的笑了笑,对着身后的几个小姐说:“今天保洁阿姨把地面打扫的太干净了,脚滑了一下。”

虽然是个人就能看出来她是故意的,却全都附和着说:“换个保洁阿姨吧,这么好的酒居然就这么浪费了。”

叶清轻没有说话。

她衣服上还在淅淅沥沥的往下淌着酒水,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已,祁雅一脸恶心,说:“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往祁家靠?叶清灵我还能勉强接受,你一个连饭都吃不起的人,敢来我的舞会?”

这就跟背后议论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了。

叶清轻抿了一下嘴,下一刻猛地抄起一杯酒,当头给祁雅浇了下去!祁雅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尖叫了一声:“你有病么?!”

叶清轻面不改色,依然端庄的站着:“你尽管去找祁衍告状——”她压低了声音:“我倒是想要看看,是我这个亲自被祁衍带进来的贵客重要,还是你的无理取闹重要!”

祁雅眼中闪过一丝惊恐。

没人比她更清楚祁衍的冷酷。这个男人虽然是她的哥哥,但是像是块冰冷的石头,绝对不会徇私枉法,所以一直以来,她就算在外人面前再任性,也不敢当着祁衍的面多说一个字……

叶清轻微微一笑,后退一步,笑着说:“祁小姐,可以借用一下您这边的试衣间么?我想我们都需要换一件衣服。”

祁雅狠狠地看了她一眼,扭头走了。

虽然她态度依然傲慢,但是被泼了酒都没有去找人麻烦,对祁雅来说就已经非常不可思议了。叶清轻手心出了一点汗,说实话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底气,在其他人看来,是祁衍亲自将她带进来的,但是她自己也很清楚,她跟祁衍这一次遇见,纯属是意外。

她呼出一口气,有人忽然怯生生的凑了过来:“你好,我叫祖小羽……”

叶清轻挑了挑眉,站在她面前的是个略微有些显胖的女孩子,虽然皮肤雪白,但是却不够骨感,露出来的手臂有些肉乎乎的。她咽了一口唾沫,小声说:“你刚才好厉害啊。”

叶清轻笑着摇了摇头,她的视线从身边一圈人的身上扫了过去,锐利的眼神让几个人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叶清轻身上还有些污渍,祖小羽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块小手帕,然后半蹲下来给她擦了几下,虽然说痕迹还是很明显,但是比起刚才已经好了很多了。叶清轻叹了一口气,过会儿还要去见祁衍,这……

旁边有人嗤笑了一声:“马屁精。”

祖小羽咬紧了嘴唇。叶清轻似笑非笑,对着那个嗤笑的人说:“你猜我现在敢不敢当头浇你一杯酒?”

那个人害怕的后退了一步:“你!”

叶清轻毫不迟疑,又抄起了一杯酒,那个人赶紧走了。叶清轻顺手将酒塞进了祖小羽手中,她肯定不可能真的给她泼上去,刚才是以牙还牙,顺便告诉她们她并不好惹,但是事情如果真的闹大了,对她也是不利的。

叶清轻冲祖小羽笑了笑:“看我的。”

她随手将披肩拿了下来,然后从裙子上取下了一个别针——她上辈子就有这种习惯,因为那时候的‘叶清轻’是个任人欺负的小可怜,舞会上经常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久而久之她就养成了在身上带别针的习惯。

她将披肩换了一个方式披在了身上,单肩绕过,下半截,在腰腹出打了一个轻松的扣,然后用别针固定,刚好将胸前的那片污渍遮住,虽然下半身还是会隐隐约约露出来一些,但是比起刚才已经好了不少。

祖小羽真心夸奖道:“你真厉害。”

叶清轻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可能是因为体型的原因,她看上去也有些稍微的自卑,跟当年的叶清轻,实在是太像了……

她又跟祖小羽聊了一会儿,然后告了别,一个人问路,去了祁衍的书房。祖小羽呆呆的看着她优雅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艳羡。

然而下一刻,她后背忽然走过来了几个笑靥如花的小姐,其中有一个人故意撞在了祖小羽身上,不屑道:“马屁精!别看了!人家都走了。”

“就是,人家就算真的能勾搭上祁总,那也是人家长了张好脸,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羡慕?”

祖小羽瑟瑟发抖,但是一想到刚才叶清轻帅气的样子,她又多了一点勇气,小声反驳道:“清轻不是那样的人,她不会去……勾引祁总的……”

她这一句话一出,顿时引起了一阵哄笑,祖小羽一句话都不敢说了,被人围着,涨红了脸,但是她身边的人根本就不想放过她,情况逐渐失控了起来。

叶清轻对这边的场景浑然不觉,她在佣人的引领下一路去了祁衍的书房。男人似乎早就知道她要过来,根本就没有让人阻拦她,叶清轻有些拘谨的坐在他面前,二话不说先道歉:“刚才的事情……”

祁衍充满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摇头道:“祁雅什么德行我清楚,你没必要道歉。”他将手按在了叶清轻的后颈上,眼中充满了欲望。

叶清轻感觉到了点什么,但是上辈子她根本就没有接触过情爱,只是觉得祁衍的目光深沉的可怕,像是要将她吞吃入腹,心想她好像没有得罪过他吧?为什么他的眼神这么可怕?

祁衍深吸一口气,黑色的眼睛眨都不眨:“你是个很聪明的人,我希望你能够跟祁家联姻。”

叶清轻眨了眨眼睛,没反应过来,下一刻她有些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联姻?”

什么情况?她过来明明是想要跟祁衍道谢的,为什么话题会牵扯到了这种事情上。

祁衍双手交叉,叠放在一起,态度自然却强硬:“如果我没记错,你现在已经成年了,关于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一下,我很快就会向你的父母提起这件事情。”

她现在的确已经成年了,而且成年的时间还不短。当时叶丰收并不是很想花钱让她一个女孩子上学,是居委会千辛万苦才为叶清轻争取来了这个机会,所以她上学的时候,要比同龄人晚上不少。

重生于她来说,不止只是多了一点点阅历,整个人的领悟,看问题的眼光那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叶清轻还是有点晕晕乎乎,半晌后她忽然醒悟了过来,试探着问道:“您是不是……需要人陪您演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