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南朝旧事

更新时间:2019-12-10 19:52:04

南朝旧事 已完结

南朝旧事

来源:落初 作者:不识非 分类:都市 主角:白禹褚铭 人气:

完结小说《南朝旧事》是不识非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禹褚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启灭、南朝出。一场惊世预言,两人半生羁绊。世人皆说她是荧惑守心、蝴蝶女婴,遇则杀之,方可无忧。但他偏偏不信,心已倾之,万劫不复又当何惧!历经几载,待到这预言揭开,重重阴谋浮出水面,而烽火狼烟天下再次陷入战乱。生若不逢时,命又怎由人,这场繁华落尽,最终两人是执手山河共,还是陌路泯恩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悠扬的琴声从倚楼阁传出,其中夹杂着七分无奈,三分幽怨,往常人来人往的地方,如今却少有人在。

二楼左侧的房间里,白蝶早早地醒来警惕的查看了自己的衣服,看到确实没有翻动过的痕迹才放心,算他是个君子。

“你去哪?”她刚一下床,坐在椅子上的连杪尘便睁开眼。

白蝶眼中带着微光“昨夜多谢你帮我逃过搜查,如今我要离开郢都。”

“离开郢都,”连杪尘呢喃着又忽然高声惊呼,“你要去哪里!”

“天高任鸟飞,自然是想去哪就去哪。”

昨夜听连杪尘讲了半晚上的四国风情,她感觉自己仿佛井底之蛙,这小半生都在皇宫犹困囚笼,现在有机会了,她好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连杪尘刚打算开口劝她,可话到了嘴边又忽然停下,想了好一阵子才道:“如果单凭你自己想要出郢都有些困难,不过我倒是可以帮忙。”

一边的羽风看自家公子鬼迷心窍的,慌乱的出声提醒,“公子不可以啊。”

这要是顺利带出去了还好,要是半路出什么差子,凭南楚皇帝那个脾气还不发四国通缉令。

“你这个人不要坏我好事,连杪尘你答应了的,不可以反悔。”她现在心中难掩的雀跃,一把扯住他,生怕人跑了。

昨晚还死活让他睡地下,现在就热情的拉拉扯扯,女人啊……

“羽风去把妆奁盒拿过来。”连杪尘仰天一叹,无奈的吩咐着。

也就一会羽风便从外面进来,手里还顺便拿了件妃红色的衣裙。

“到那边去闭上眼睛。”

白蝶乖乖的坐过去,脸上藏不住的笑。

他端详着白蝶的面容,面容皎洁、眉若小山,多是未出阁的素净女儿家的装扮,既然如此就让她艳丽一些。

连杪尘先拿起妆粉,轻轻的给她敷面涂抹均匀,然后用石黛在她眉型的基础上用粉遮盖住一点,添加几笔改成秋娘眉,接着就是胭脂、朱唇、花钿等面部改动。

又折腾了半个时辰左右,连杪尘把墨发往上拢结于顶,梳成双刀髻,至此也算大功告成。

“好了,挣开眼睛吧。”他累的喝了口水,不过当真是美极了。

白蝶挣开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有几分不信,媚眼如丝似青楼女子,气质高贵恍如宫中妃嫔;脸部也有较大的改动,就算离难在这里一时半会也认不出来。

“你怎么会画的如此好,难不成你也是女扮男装?”白蝶有些怀疑的问道。

连杪尘喝的水又吐出来一半,“我可是真真的老爷们,不像某人装男人还来青楼。”

她小脸一红,这一晚上经过连杪尘的解释她早就知道了倚楼阁是个什么地方,可笑她还要在这里找乐子,真是……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白蝶偷偷的岔开话题。

“等天黑,他们寻找了一天毫无收获,那个时候会是最疲惫的时候,我们就趁机溜出去。”

虽说封锁城池,可他也轻功了得,想必带白蝶出去不是什么难事。

夜幕渐渐降临,守城军一队又一队的穿梭在大街小巷,原先车水马龙的街道,如今也冷清不少,甚至很多地方都不见人影。

离难抱着鱼肠剑,守在东城门,从昨夜到今天挨家挨户的都搜过了,主子还没有找到,会不会是遭遇不测被坏人关起来了,如果是这样他万死难辞其咎。

“离难,你去休息会吧,”不知何时到来的南云城劝说道。

他摇摇头,南云城自知劝不动,也只好在这里陪他一起。

而此刻连杪尘一行三人慢悠悠的正走向东城门。这一路上也碰到不少守城军,可是一看到白蝶的脸后都摇摇头,他们顺利的来到了东城门附近。

白蝶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远处的离难,暗叫一身不好,扯扯连杪尘的衣服,“我们从西城门走,离难和云城功夫了得,会发现我们的。”

“好,”他低声答应着,悄悄转变了方向。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前面的人停下。”

遭了,不会被发现吧,白蝶他们暗叹一句倒霉。

南云城不解的看着离难,为何要叫住他们,中间的那位姑娘明显不是公主啊。

而离难却是越走越快,这背影好像主子。

“怎么办,人快过来了。”白蝶有些担心,离难太熟悉她了,若是仔细查看总会看出端倪的。

事到如今只有拼了,他扯下一块布条遮住面容,一把抱住白蝶运起轻功对着羽风说:“拦住他们。”

羽风带上面纱骤然发难,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不少飞镖,快速的扔向离难他们。

鱼肠出鞘、寒光乍现。

两人连忙挡住暗器,而连杪尘他们也趁乱越过了东城门。

“赤色精铁?”离难捡起地上散落的飞镖,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南云城好像想到了什么缓缓说道:“赤色精铁只有东宋才会生产,而且数量极少,能弄到这东西打造武器的人非富即贵。”

这么说公主一定是被东宋的人绑架了,那么此人到底意欲何为……

郢都城外几里外,有一处桃花林,相传是一书生为了等心爱的女子而种,可后来那女子没有回来,倒是留下了这一片桃林。

如今春意正浓,这桃花也开得极为艳丽,微风一过,桃树跟着轻颤摇动,几朵桃花迎风招展,片片芳菲,四下散落辗入泥土。

“你的那个侍卫倒是挺厉害的。”连杪尘和白蝶在桃花树下静坐着,他有意无意的提道。

她父皇亲自给她挑选的自然差不了,白蝶骄傲的扬起头。

“只不过可惜,”连杪尘一顿又继续说:“活不长了。”

白蝶愤怒的用桃花枝抽了他一下,“阿难活的好好的你干嘛咒人家。”

“不是我诅咒他,而是你可以肆无忌惮的跑出来,至于他会是什么后果,应该不需要我说。”

父皇驭下极严,若是她真的一声不吭的离开了,那么离难、云城他们肯定必死无疑,这可如何是好。

“我只是想出去见见世面,我不要他们出事啊。”如果因为她的一点私心而害死离难他们,白蝶会愧疚一辈子的。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丫头是没点公主的觉悟,就当给个教训也挺好。

“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出城找你,你在这里等着乖乖回去就好,这样离难就不用死了。”

“真的?”白蝶注视着他问道:“那你是要离开了吗?”

虽然她不知道连杪尘的身份,可也从未多嘴问过,此人也就一开始讨厌了些,现在看来也还不算。

他看到皎洁的月光倾洒在白蝶脸上,不禁内心一动,轻挑的捏着她的脸又恢复了从前三分痞气,“就此别过,有缘再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