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神医嫡女:腹黑将军,治一治

更新时间:2019-03-14 10:57:07

神医嫡女:腹黑将军,治一治 已完结

神医嫡女:腹黑将军,治一治

来源:落初 作者:柏丞贤 分类:都市 主角:小姐萧元凤 人气:

柏丞贤新书《神医嫡女:腹黑将军,治一治》由柏丞贤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姐萧元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员外嫡女,重生之后拜医圣为师,惩治继母,治疗瘟疫,得百姓爱戴。京城第一才女?!她不稀罕!去当皇妃?!她才不要被关在那高墙大院的牢笼里!前夫纠缠?!滚滚滚!她才不要再上当!倒是这腹黑痴情的将军挺入眼,那又如何?她要独自去闯荡江湖!将军:惹了我,偷了我的心,你以为你能跑?!苏沉香:不跑难道等你追?将军:天涯海角,你敢跑,我就敢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祖母……”

她声音颤抖叫了一声,维夏却是大喜过望:“小姐醒了!想来还是老夫人的福气大,一来小姐就醒了!”

老夫人闻言也是一喜,心里虽觉这丫鬟嘴皮子利索,却更是一阵心酸。方才在屋外,严氏说丫头已无大碍,可瞧见这般模样,哪里是没有大碍!

到底不是亲生的……老夫人眸子湿润,望着床上小人,一时神色恍惚:“丫头……丫头……”她欲去瞧瞧床上人儿神色,却不料床上小人又是一阵猛咳。好不容易停下了,却又是要赶她走:“祖母……待沉香好了,再去给祖母……磕头问安……祖母呆在这里,沉香心里……实在难受……”

“你有什么可难受的!祖母瞧见你这般模样,心里才是难受的紧!”老夫人正说着,便准备拿着绢子拭泪。

“沉香……没有办法服侍祖母……反倒……要让祖母担忧沉香……”沉香冷哼一声,听在老夫人耳里,也不过是一声隐忍疼痛的轻吟。

“你这孩子……”老夫人又是一阵抹泪。旁边维夏立即道:“小姐可是又是哪里不舒服了?”

“并未……”沉香有气无力道:“只觉全身酸痛,毫无力气,胸腔又是疼痛……”

“小姐许久未进食了……”维夏眉头紧锁,紧张道:“小姐,老夫人好不容易来一次,小姐你也好歹用一点……”

老夫人一听,也是一叹。又恢复平日威严模样:“快来伺候小姐用餐,还愣着干什么!”

维夏与槐夏连忙端出之前食剩的米粥,小心翼翼伺候着沉香吃饭。

严氏与一众小姐姨娘立在外屋,坐也不是,立也不是。老夫人进了里屋这般久,却还是没有出来。外屋两个丫头又将人拦着,不肯回个话,叫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好一个尴尬境地。

“我看啊,就是这个丫头故意的!”苏妙香冷哼,自小仗着娘亲是当家主母,她嚣张跋扈惯了,此次苏沉香溺水,她自然觉得没有什么,但是母亲却像是出了天大的事情一般。这个苏沉香平日里跟个哑巴似的,又不讨爹爹喜欢,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吗!?

“小姐,这人还在里面躺着呢,说话可得小声点。”随从嬷嬷好言相劝,却招来一个白眼。苏妙香瞪她一眼:“嬷嬷,你是个什么东西,现在竟然敢这般对我说话?!”

“妙儿!”严氏强压怒气,叫住苏妙香,却并未训斥她,而是转身对着方才那个嬷嬷道:“身为二小姐的教养嬷嬷,竟然这般不知礼数,传出去了还得了?!”

教养嬷嬷立在身后,卑躬屈膝,再也不敢说话。苏妙香得意一笑,还欲开口,却被严氏一个白眼瞪了回去。

她向来是无拘无束惯了,只要当着爹爹祖母的面乖巧可人便是了,其他人,她还懒得伪装呢。

身后姨娘也退到了庭院,严氏身后跟着几位庶女,均是一言不发,静静等候。严氏一瞧这般模样,也没有再等下去的必要,可是老夫人还在里面,不等下去更不像话。她只得吩咐:“各位姑娘们都散了吧,回院子里去,闲时有空再来瞧瞧大丫头,今儿我看,大家是难以瞧见了。”

话音刚落,只听一阵碗筷摔地声音。接着就是丫鬟跪地求饶之声,就在严氏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想看看热闹之时,一个青瓷官窑的碗砸了出来,一行人慌张一躲,差点砸在了她的脚边。老夫人一脸怒气从屋子里出来,严氏心中一喜,以为是沉香惹了老夫人不快。连忙上前:“老祖宗,这可是出了什么事了,惹老祖宗这般不痛快?!”

老夫人瞧了一眼外屋的人与院子里的姨娘们,沉吟片刻,却也没有回她的话:“今晚老爷回府,让他来元阳居问安。”

“母亲,可是沉香惹了母亲不痛快?”

严氏一阵赔不是,却是不敢揣测:“若是沉香惹得母亲不快,也请母亲莫要生气……这孩子溺水一场……”

“各位都散了吧。”

老夫人不愿听她多说,对她几番殷勤均未曾回应,严氏也有所警觉,当下便住了口。而老夫人对自己丫鬟长叹一声,回头望了季Chun院一眼,方才道:“元Chun,我们回去!”

元Chun诺了一声,跟在老夫人后面,也不敢抬头看各位夫人小姐的脸色。从小服侍老夫人,她知道,此时的老夫人,是千万都不能惹的。

严氏欲进去瞧瞧沉香,却被槐夏拦住:“夫人,老夫人吩咐过,除了她和老爷,任何人都不能看望小姐。”

严氏心中一紧,突然意识到,这件事情,有哪里不对……

“这个小贱人!”

外屋灯火已灭,严氏怒掷手镯,灯烛与手镯在地上发出刺耳声响。再一瞧,她鬓发散乱,丝毫不见白日那般高贵。桂秋见着了,连忙递上一碗热茶:“夫人若是真与那人置了气,可不平添的让人找了把柄!”

她瞅着地上摔碎的玉镯子,一阵心疼,却是眨眼就换了脸色。瞧着严氏仍旧一脸阴霾,眉宇见一片灰暗,不由叹气,将手伸到严氏肩头,替她捏起肩来:“不过是看着她院子里没个像样的人儿照管,老夫人觉得面子上过意不去罢了,哪能真的因为她与夫人您置气?无非是让老爷每日去看她一眼,又非别的,待她好些了,老爷公务繁忙,又有二小姐这等伶俐的女儿,哪里还顾管的了那没娘管教的野丫头?”

桂秋这番话,倒是让严氏松了口气,桂秋是她的陪嫁丫头,一直以来对她忠心耿耿。当初她欲将桂秋收为通房,桂秋竟以死相逼。这种时候,除了桂秋和她的Nai嬷嬷,谁还会真正为她着想?

“倒也不是因为那个丫头……”严氏瘫坐在软榻上,指尖揉着娥眉:“自她溺水后,我便觉得此事蹊跷,分明是见着她掉入池中,又没有人搭救……怎么就……”

“夫人!”桂秋打住她的话:“隔墙有耳,这屋子里有谁是夫人信得过的?虽然夫人笼络了人心,难免不了有的人吃里扒外。依婢子看,又能让老爷不往那位那儿去,又能让老夫人安心,又能让夫人满意的办法,倒是有那么一个……”

严氏闻言,眼珠子一转,耳朵贴了上去:“哦……?”

桂秋附在她耳边,一番耳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