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你的爱我不懂

更新时间:2019-11-18 19:55:33

你的爱我不懂 已完结

你的爱我不懂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请客我来 分类:都市 主角:安天启安氏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请客我来原创的都市小说《你的爱我不懂》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安天启安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安天启觉得很倒霉,只是在外面吃个饭,结果好像碰到了花痴女,不会吧! 夏清婉在外面吃饭,似乎碰到了公司的总裁安天启,不过总裁应该不会到这种便宜的地方来吧!但确实长的很像,在仔细看下吧…… 缘分来临之时,想躲都躲不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天启看着有点失常的莫子琪,心里总是不放心离去。

莫子琪看他还在那里坐着注视着她,她知道安天启心里在为她刚刚说的话化为不放心,便催道:哎呦!我一个大家闺秀要休息不方便男人在啦!呵呵。

说不动安天启她只好开玩笑说动他不安的心。

安天启知道她在开玩笑,也看得出她的心很强,便不勉强留下,那我先走你好好休息!

莫子琪笑恰,恩。

安天启走出病房,莫子琪眼眶正打圈的泡泡,终于化为雨水落下滑过脸颊到嘴角。

人们都说眼泪都是咸的,可是她尝到的是带着寂寞且苦涩的泪水。

只是她第几次哭?读书时期被冤枉与混混同伙打伤夏清婉,爸爸选择放弃她,从那起是她发誓那眼泪是最后一次哭,从今以后再也不会为别人轻易而哭。

可是,人的心总是脆弱且心软的,一旦有个人住进你的心,就从此锁上无法解开。

莫子琪关上旁边的灯球,棉被包满整个人,强制自己不能哭,可雨水还是哗哗的落。

她只能禁闭着眼睛,从睡意中落下眼泪,这样就认为那是不真实的泪水,只是在梦里哭罢了。

窗外的风噼里啪啦的吹,窗帘整齐的舞动着。

正巧的是,连风儿也在配合着莫子琪,使这个伤心的夜晚更加的记心难忘。

安天启开着车到一栋复古的楼房,一进门便是两面四墙用板块建起的墙壁,周围除了几盆花草,再无别的装饰品。

安天启走进客厅,爸。

客厅里年迈的安老爷正神采奕奕的盘着腿喝着上等好茶,坐吧。

安天启脱下皮鞋,盘着腿坐下。

安老爷用开水洗漱着杯子,倒着茶水,把茶水放到安天启面前,喝喝看。

安天启拿起茶水闻了闻,品尝了一口,满意的点点头,恩,不错,能去除疲劳。

安老爷仰头大笑,不亏是我儿子,短时间内就能尝出它的用意。

安天启余笑,说吧,叫我来有什么事?

我不亏是您的儿子,一找我就知道有事!而且还不是好事!

安老爷腹笑,不亏是我儿子不亏是我儿子!

安老爷停止笑声,嬉闹的表情马上化为严肃,还记得潇老板的女儿吗?出国留学的时候常常跟她呆在一起。

记得。

刚回国,很久没有回来地不熟让你明天陪她逛逛。

呵!我就知道不是好事!

安天启吹了吹茶水,品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说,我看是您要我陪她的吧!

您那点心思我还看不透?

安老爷扑哧一笑,严肃道:总之明天陪她去逛逛!

安天启沉默,严厉看着安老爷,您应该是让我跟她在一起,甚至结婚,然后两家可以合并吧!

你知道就好!

安天启气愤站起身,你死了这条心吧!

从小到大,安老爷都对安天启不管不顾,可以说是严厉的家教或是工作忙,可就是这样令安天启和安老爷疏离了亲密的关系。

安老爷听闻安天启的说法后便怒气冲天的说道:你要去也去你不去也得去!

从没有儿子这样跟父亲说话的!

安天启身后正带火的飘着翅膀,要陪她逛街可以,但您无法插手我的婚姻大事!

安老爷重重的拍打桌子,愤怒道:什么叫无法?我是你父亲,父亲为儿子选媳妇天经地义!

安天启恼怒,讽刺道:父亲?呵,您从小就不管我你还算什么父亲?

安老爷咳嗽一声,皱着八眉毛。

安天启不顾安老爷的感受,继续说道:小时候我被人打,打雷的时候我需要你在我身边,开家长会希望你能到场,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到你算什么父亲?

安老爷抖着手气虚喘喘的指着安天启,你你这白养的话未说完,安老爷已昏倒在地。

安天启惊慌失措的蹲下扶着安老爷,摇晃着他,爸,爸你醒醒!

安天启有着不好的预感,立马背起安老爷,开着车到人民医院。

到医院时,医生和护士推着病床到安天启面前。

安天启急焦的把安老爷放躺在病床上,跟着医生和护士推着安老爷进医院。

进入手术室,护士提醒一句:家属在外面等!

安天启坐在蓝色铁椅上,不知所措的揪着头发,扶额深深的考虑着:如果刚刚先应付下来就不会出这种事!

安老爷患有心脏病,他知道!他知道心脏病一旦发作后果很严重,轻的观察几天,而重的是恐怕再也无法见到安老爷。

莫子琪困意迟迟未来,一个人溜达到手术楼。

从走廊里看到安天启双手没落的扶着额头,而往手术灯看是红色灯。

若不是出事安天启应该不在这里守着,何况看他样子那么伤痛,便心急快步上前,天启,你怎么在这发生什么事了吗?

安天启抬头呆滞的看着莫子琪,突然猛地抱着她的腰,万一他不在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安天启亲生母亲自打他三岁那年因癌症去世,童年没有母亲的爱护更没有父亲的关爱。

唯一的亲人剩下安老爷一个,此时他不能再失去父亲。

莫子琪没有多问,抚拍着他的后背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会没事的!

一个小时之后,手术灯从红灯闪到绿灯。

医生摘下口罩走出来,安天启马上上前问着安老爷的情况,医生,我爸怎么样了?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需要观察几天,记住以后不能再刺激病人,否则后果你知道的!医生说完转身离去。

谢谢医生!莫子琪道。

护士推着安老爷出手术室,安天启让莫子琪回房休息,跟着护士推着安老爷到普通病房。

莫子琪对着已离去的背影微微一笑,挺好的,就这样做你的男二号,默默的看着你。

而安天启并没有发现,此时的莫子琪已经为了他一次性的为花儿浇满了水,使花儿从爆满的水里死去。

将安老爷推到普通病房,刚好在莫子琪的隔壁房,安天启被护士叫去办住院手续。

一眨眼,天已经亮了。

风轻轻的吹,鸟儿尖足的声音唧唧喳喳的唱着歌。

夏清婉早早的拿着早餐来到医院,不注意一注意原来医院的消毒水如此刺鼻,医院楼道一阵冰凉凉的叫人退缩。

一进莫子琪病房,莫子琪正望着窗外的一对鸟儿。

夏清婉把早餐放在桌上,在看什么呢?盛了一碗清淡的粥给莫子琪,看向窗外,原来是在看鸟儿,鸟儿有什么好看的。

莫子琪接过粥,感触的说:那右边的鸟儿是刚刚飞来的,真的很想像那只鸟儿一样不用费心思就能无时无刻的待在它身边。

很有可能那是在一起很久的鸟儿呢!夏清婉话一说出口就知道事情的不对劲,便开口解释道:我是说那个想解释却无心。

莫子琪知道她不是有意说的,便笑着说:没事。

夏清婉松了一口气,转移话题,催着莫子琪赶快喝粥,粥快凉了赶紧吃吧。

莫子琪看着碗里清淡的粥,一勺一勺的上下捞。

夏清婉以为她习惯了吃鱼肉鲍鱼,便不好意思的说:病人适合吃清淡的。

恩。莫子琪尝了一口粥后把粥放在桌上。

怎么了?不喜欢吃吗?

没有,吃不下。

莫子琪心里记着安老爷的情况和安天启。

天启的爸爸住院了你知道吗?

夏清婉惊慌,什么?怎么会住院?

虽然没有和安老爷一面之交,但是作为哥们的父亲她还是急切的关心。

听说是心脏病发作。

我出去打个电话夏清婉拿起手机拨打安天启的号码走出病房。

刚走出病房就碰到安天启,他拿着手机打算接听,看到夏清婉按掉接听键,打给我干吗?

你爸怎么样了?夏清婉按掉正在拨打的电话,急切的说道。

已经脱离危险了安天启拿着保温瓶,你吃了吗?

夏清婉知道保温瓶盛着早餐,她也已经吃过了,我吃过了。

安天启走进安老爷的病房,病房内坐着一个女人正在切着苹果。

咦,原来叔叔住在子琪隔壁。

当夏清婉看到那个女人先是一惊后又觉着可能是姐姐或者妹妹。

可是,想了又想,记得安天启告诉过她没有兄弟姐妹的呀!难道是表姐妹?

在夏清婉可疑可信那个女人是安天启表姐妹时,安老爷的一句话让她确实了那个女人和安天启的关系。

安老爷躺在病床上,吃着苹果笑嘻嘻的说:你可真是孝顺,以后嫁给天启那他可就有福咯~

擦,原来是准媳妇。

那个女人——璇璇一脸娇羞的低头笑着摸着红烫烫的脸。

安老爷瞟到站在门边的夏清婉,看向安天启问道:那位小姐是谁啊?

璇璇转过头看向夏清婉,笑着的脸立马跨下脸来。

这该不会是天启的女朋友?不是不是,爸爸说天启还没有女朋友,况且有意为我们联姻的。

璇璇不安的心在安天启说出一句话后才松了口气。

我朋友。

安老爷笑呵呵的点点头,知道叔叔住院了来看叔叔的吗?

糟糕,没有水果早知道不进来了,算了不理。

夏清婉打量着璇璇走到安老爷面前,叔叔不好意思,来得急忘带水果来。

安老爷拍打着夏清婉的手,没事没事,人来就好。

呵呵。

夏清婉看向正在注视着她的璇璇,这位小姐是?

我同安天启被安老爷打断原本想说的话,天启未来的媳妇。

璇璇娇羞的低着头,八字还没一撇,叔叔你说什么呢!

安老爷摸着璇璇的头,呵呵,小丫头不用害羞,改明儿叔叔找人算去。

璇璇发烫的脸此时像个熟透的苹果,点了点头。

擦,装得真娇羞,,安天启真的喜欢这娇羞的女人吗?不对,很有可能是叔叔强迫的,可是真的要娶这娇羞的女人,那子琪怎么办?

而这些话,正好被站在门外的莫子琪听得一耳一实。

莫子琪落魄的靠着墙壁,两排牙齿咬着手强忍让眼泪不要落下。

可,就算在坚强她还是输给了脆弱的心。

走廊里,人来往去可疑的看着正在哭泣的莫子琪。

莫子琪走进病房,她不愿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在熟人面前,更何况是陌生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