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李响的奋斗

更新时间:2019-06-12 10:20:54

李响的奋斗 连载中

李响的奋斗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中跃 分类:都市 主角:王赵虾娣 人气:

主角叫王赵虾娣的小说是《李响的奋斗》,它的作者是中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是一种往上爬的高级动物。人人希望自己升迁,即便是高层人士,谁能说他就不想继续往上爬呢? 君子爬高,攀登有道,那就是——奋斗。蓝斯登告诉人们:“在你往上爬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梯子的整洁,否则你下来的时可能会滑倒”。这句出自美国管理学家蓝斯登名言,被业界称为“蓝斯登原则”。 社会,像一架无形的巨大梯子,每个人都处于梯子的某一级。在攀爬中,急速爬高的人,往往会踏在别人的肩膀上,不顾别人是否被踩痛、踩死。 任何一个人,哪怕爬得再高,最后都是要“下来”的。倘若在爬高中没有“保持梯子的整洁”,下来时就可能滑倒,且爬得越高,可能摔得越惨。 本书通过男女主人公李响、高加佳的一步步向上爬的奋斗史,揭示了做男人(女人)的艰难,对人生,人性,终于有了更深刻的觉悟。他们终于从空中落到了地面,一步步回归到平凡和庸常,也是回归到生活的美好。由此凸现了作品积极的社会意义和极高的审美价值。 小说表面上是写人一步步奋斗“向上爬”过程,骨子里是写人的“异化”过程,即被扭曲、丧失自我的过程。给人们提供了一个观察人性和社会的新颖而独特的角度。凸现了作品深刻的社会意义和极高的认识价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生如琴 小李响的临场状态很让他的妈妈为之担心。她知道在此之前的36小时里,小李响只睡了2个小时。《循环音阶》还是弹得十分勉强。很不稳定。有时碰巧能一口气弹下来,有时却要连续错上好几处。此刻像他这样疲劳、萎靡的临场状态能发挥出正常水平吗。 …… 这时江枫江老师急急地来了。说她已经抢先在一个练习教室挂了号,是第1号。她要小李响立刻进去弹一遍让她看看。谁想小李响无论如何不肯去。嘟着嘴赖在一棵树底下,就是不动。可琪拖了半天也拖不走。江枫在一旁急得直跺脚,说快一点快一点,好多考生在后面排队等着呢,让你第一个练多不容易! 可琪还是头一回看见江枫发脾气。江老师一急,就影响了可琪,她忍不住伸手在儿子头上拍了一下。江枫又急忙劝道不练就算了别打他影响他的情绪那就考场上见吧你不要紧张你一定能通过的,记住:万一弹错了不要停下来你只管继续往下弹千万记住,好了我先走了还有好几个学生在那边教室等着练琴呢…… …… 第二段,乐句连接中的和弦位置不容易找到。克服的关键仍在明确各和弦之间的关系。如1~8小节是C大调一级和五级和弦连接,9~10小节在a小调上,11小节后又转入G大调。 …… 8点多钟,夏天的太阳升得很高了,光焰很烈,照在脸上很有些烤人。小李响仍然抱住那棵树不肯移动。是不是怯场了?可琪有点六神无主地瞪着他,她忽然间发现儿子那张苍白的脸在强烈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很憔悴,萎头耷脑的像个小老头儿,心里不由得涌起了万般怜惜。 她走过去,轻轻抚着他的肩膀,她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但话没出口泪先下来了,说儿啊,听妈妈的话,呵?这是最后一次了,妈妈保证,只要你考上6级,妈妈就永远不要你考了,我知道你很累……我也很累,也很想睡觉。可是儿啊,你睡在床上没有人把6级证书送给你啊……小李响你不要担心,那些主考老师都是你外公音乐学院的,有的还是外公的学生,你没看见今天外公亲自来了,和他们在一起?他会给那些老师打招呼的,你别怕,他们会照顾你的。你千万别紧张,呵。刚才江老师也说了,你今天一定能通过的,一定能通过的听见没有──记住,万一你弹错了,不要停下来,就按原来的节奏继续往下弹,听见了?…… 好了我的好儿子,听话呵,前面30几个钟头都挺下来了, 最后再坚持十分钟好吗?再过十分钟,一切就结束了,就像做梦一样,永远就结束了,你想想,这有多好?妈妈答应你,一考完,就让你睡觉,妈妈陪你一起睡,睡它个一天一夜好不好?对了对了,笑一笑,这才是我的好儿子!好,我们走吧,这里太晒人了,我们坐到考试教室里去吧…… …… 第三段中新的难题是三十二分音符同步反向运动。尤其是第二句,由于指法不像第一句是对称的,更不容易对齐。强调手指的独立性,同时在每一组的第一个音上稍加一点重音,会有助于弹好这一段。 …… 小李响这天的应考情况比可琪预想的还要糟得多。可琪坐在听众席上,坐在一大堆琴童、家长、教头们中间,脸上烧得像一块红布,然后渐渐白得像块僵馒头。用她自己的话说: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小李响刚上去的时候,她还敢抬起头朝教室四周看一圈,他看见老爸面色严峻地站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可琪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反正等她想起来抬头去找他时,他已经从教室里消失了。 这是可琪平时跟学生上课的教室。小李响正坐在她平时坐的那张琴凳上,弹着她平时弹的那架“珠江牌”三角钢琴。今天稍有不同的是琴身侧面朝着观众,这样大家都能清楚地看见弹琴者的姿势、手型、脚踏板情况和面部表情。 评委们就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评委只抽了一条bD大调的音阶《基本练习》就让他弹曲目了。 这短短的只有四小节的《基本练习》小李响竟然错了两处,还停了一次。一双手僵硬得简直像两根枯树枝。小指更加直直地翘着,像树枝上的小树杈。小李响的脸本来就发灰白色,这开头一错更像抹了一层泥石灰。坐在最边上的一个五十多岁的女评委(听说是带队教授)很亲切地对他说:是吴小李响吧?吴小李响小朋友不要紧张,呵,就像平时在家里练习一样,呵。教授故意给了他两分钟时间,然后说,吴小李响,你先弹巴赫的《二部创意》吧。 《二部创意》还好,弹得还算顺利。但连可琪也听得出来:小李响没有表现力。尤其没有将乐曲要求的几处左手dimimuendo(音量逐渐减弱)和 cresc(音量逐渐加强)弹出来。接下去一首是车尔尼的《作品299 No.11》。听上去没有pp(非常弱)和ff(非常强)的对比,而且中间还明显停顿了两次。可琪忍不住朝他直喊:别停!别停下来!惹得全场的人都伸直脖子朝她张望。 小李响闻声一愣,又停了一次。下面是门德尔松的《无词歌102No.3》。虽没有停,但弹得明显拖泥带水,与乐曲Presto(急板,迅速、灵活)的要求相差甚远。 而当弹到最后一个附加曲目《循环音阶》时,最难堪的场面出现了:刚一开始就卡住了。反复了几次。仍过不去。像公路上堵车。像鱼刺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又吐不出。 慈祥的女教授再次对小李响发出了亲切的微笑,说你太紧张了,其实不用这么紧张,呵,这是一首附加曲,仅供参考,你弹不好也不要紧,只要把你平时练习的水平发挥出来就行了,吴小李响小朋友,你听懂了吗?讲台上的吴小李响面色惨白,呆呆地望着教授,连点头的勇气都没有了。 教授又故意拖延了两分钟,然后让他重新开始。于是小李响又开始吃力地朝下弹。结结巴巴,或快或慢。每一声音符都如耳光刷在可琪的脸上。在第三段“新的难题”面前,小李响再次溃不成军,将“三十二分音符同步反向运动”的左右手全都弹乱了。幸好他将错就错弹了下来,没有停顿。但听众席上已经嗡声一片。 后来琴声突然在第四段第5小节戛然而止──场上的嗡声也像受开关控制似的变成了一声惊呼──人们看到台上的弹琴者像只面口袋一样绵软而沉重地倒在了琴凳下…… …… 第四段对训练学生熟练地弹奏bE大调音阶是极有价值的。右手应表现得轻松、流畅,尤其第5,6小节要弹得活泼、富有弹性,左手的八分音符的跳音要清晰而短促。13~18 小节重点训练右手四五指交替,手的重心应放在保留音上,4指和5指都要放干净。左手和弦同时也要配合完美。 …… 这天上午可琪在考场再也没有见到老爸。是陌生人帮忙给她叫来了一辆出租车。在其他人继续比赛的时间里,可琪只能在医院里陪着儿子“挂水”。医生说孩子不要紧,是过度疲劳和紧张后的缺氧性休克。病床上的小李响紧闭着眼睛,紧眠着嘴,至始至终不说一句话。可琪也感到无话可说。今天的遭遇对她来说无异于一场大噩梦,让她对生活刚刚获得的那么一点美好的感觉丧失殆尽。 …… 《循环音阶》要求速度较快,同时又要求左右手错位配合,练习者容易出现思想负担。因此学会调节自己的情绪是十分重要的。当大段音阶跑动后出现那些手型较为固定、技术较为容易的片断时,应该充分利用时间来稳定自己的情绪,为下面较难的段落作好心理和技术上的准备。 …… 这天晚上9点多钟的时候,李门将沉睡在床的可琪用力摇醒,说是老头的电话。做了15年女婿,李门和教授丈人总是说不上两句话。教授有事也不愿对他说。吴老教授在电话里气呼呼地告诉女儿:经过他反复做工作,小李响的6级算勉强通过了,下个月来拿证书吧! 这个消息给可琪带来的不是激动而是耻辱。她觉得自己在小城彻底跌破了脸面,6级证书只会给她的伤痕雪上加霜。她冷冷地冲着电话说:你怎么不先问问你外孙身体怎么样了。没想到老爸语气更加冷:能怎么样?缺氧性休克吧。哪年考级没有,我见多了。上什么医院,喝点糖开水就行了。总之一句话,你们都是废物,废物!突然就挂了。 …… 过了大约五分钟,李门再次用力将妻子摇醒。这次是江枫打过来的,说刚才老头子发神经,没把话说完。她告诉可琪一个重要信息:因为今年钢琴考取5级6级的人数太多,明年艺术类院校的招生规定又作了修改,钢琴专业重新分为低、中、高三档,8~10级为高级,算艺术特长,中低级的不算。她说如果小李响准备考8级,还有一年时间作准备,这次时间长,可以准备得充分一点……可琪没听她说完就冲着电话大叫起来:什么什么啊──这算什么事啊?到底还有完没完啊?──我要告!我要告他们去!…… …… 倒是李门至始至终表现得像一个旁观者。他一点都不激动。悠悠地抽着烟,还笑。他说这事就像我们审案子一样,先让你交待一点点──撕一个小口,下面就容易了。像满满一袋沙子,开个小口下面还收得住? 李门还进一步发挥说:人是一种往上爬的高级动物。人人希望自己升迁,即便是企业高管,谁能说他就不想继续往上爬呢? 君子爬高,攀登有道。蓝斯登告诉人们:“在你往上爬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梯子的整洁,否则你下来的时可能会滑倒”。这句出自美国管理学家蓝斯登名言,被业界称为“蓝斯登原则”。 社会,像一架无形的巨大梯子,每个人都处于梯子的某一级。在攀爬中,急速爬高的人,往往会踏在别人的肩膀上,不顾别人是否被踩痛、踩死。 任何一个人,哪怕爬得再高,最后都是要“下来”的。倘若在爬高中没有“保持梯子的整洁”,下来时就可能滑倒,且爬得越高,可能摔得越惨。 …… 这时躺在床上的可琪已经睡意全无。她双眼通红,目光如炬,像刚刚用菜刀砍了一个人。她猛地一拍床沿喊道: 他妈的到顶不就是十级吗?我们让小李响一步到位,一步到顶,看他还怎么变戏法! 李门又笑,说大家都十级了,二十级就要出台了。 这时一直睡在旁边的小李响突然很清晰地说道:妈,你说过不考的,你说过我考上6级就不弹琴的。可琪一下子火了,她又骂了句粗话,说你他妈的还有脸说!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脸!你那个6级也叫6级,人家考生不写信到《焦点访谈》去告你就算你运气了!我的脸都给你丢尽了,你叫我今后怎么在麻将城混?你这个死没出息的废物!叫你弹琴比什么都痛苦,居然弹昏过去──你怎么不死呢?你这种没出息的废物养你也是白养,死了倒干净。平时叫你弹琴,说千句万句听不进一句,叫你小指别翘,别侧面触键,讲了千遍万遍,讲了整整三年,你就是不听,就是不改;刚才只说了一句让你弹琴,你就听见了,就说不弹了…… 可琪越说越来火,她光着腿跳下床,把小李响像拎死狗一样硬拎起来,往门外客厅推──直推到琴凳上坐下,吼道:我让你装死!我让你不弹!现在就跟我弹,不准停,一直跟我弹到12点!我们在房间里听着,停一下我要你的好看。我要是看见你小指再翘,就用刀把它剁下来!…… 可琪发了一通火,觉得心里好受些了。又觉得心里更难受了。回到房间,她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她关上房门,把生硬刺耳的钢琴声关在了门外。她拿过摇控器,将电视机的声音一级级调大,再调大,直到能和门外的钢琴声相抗衡。屏幕上是她平时最不喜欢看的拳击:泰森──霍利菲尔德。两个肌肉发达的巨人正打得难解难分。李门刚才一直看得全神贯注。可琪也觉得此刻的画面看上去很过瘾。她有点不明白自己。她觉得胸腔里似有头怪兽在琴声的伴奏下乱冲乱撞,只有泰森的拳头才能把它制服。可泰森嫌拳头不够,又用上了牙齿。他又一次用牙齿咬了霍利菲尔德的耳朵。全场大哗。李门也大哗。泰森一直是他心目中崇拜的偶像。几个星期前就听他悲痛地嚷过,说泰森完了,泰森咬了霍利菲尔德。现在是比赛场面的重播。在可琪印象里,这个节目不知重播了多少次,每次李门都当成现场直播来看。电视上正用慢速无声地反复播放泰森咬老霍耳朵、老霍痛得直跳脚的镜头。李门也反复悲痛地喃喃自语:完了,泰森这下完了,彻底完了…… …… 门外的琴声不知是什么时候停的。当可琪意识到这一点时,感到四周静得有些奇怪。她打开房门冲出去。见小李响面色煞白,正蜷缩着蹲在钢琴下面,双手交叠深深地捂在肚子上,浑身颤抖,用力却无声地哭着。 ──你又怎么啦?可琪冲过去,皱着眉说,叫你弹琴你花样就来了,每次都是这样,懒牛上场尿屎多──又怎么啦?肚子疼还是怎么的? 可琪不耐烦地用力拉开小李响的手,她先是看见了一大团血,然后看见了他脚下的一把切菜刀和一只手指。那团血飞溅出来,洒在她裸 露的身上和内 衣上,雪白的琴键上同时也溅了鲜红的一串,可琪立刻恐怖地大叫起来…… …… 《循环音阶》也叫《音乐迷宫》,是车尔尼最有代表性的钢琴流畅练习曲之一。这是首较难的音阶、琶音循环复合技术练习。全曲按不同的技术要求分成四段。练习者首先要把琶音的和声结构搞清楚,各种琶音位置的指法转换要准确灵活。双手错位反复递进的音阶和琶音,无止境的美妙循环,将乐曲带入了一个令人惊奇、迷恋的境界…… …… 在医院,可琪通宵偎在李门怀里,浑身瑟瑟发抖,不停地自言自语:这是天意,是天意呵……也许我家小李响命中无琴,他命中无琴呵……她面颊滚烫,双眼赤红,像个高烧不退的病人。 天色微亮的时候,她突然跳起来用力拉住一个从手术室走出来的大夫,缠着他问:我儿子的手指接好没有?要不要紧?他还能弹琴吗?告诉我他不能弹琴吗? 中年大夫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摇摇头,鼻孔里哼了一声,什么也没有告诉她。他用力挣脱她如钩的手指,逃似地走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