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胭脂湖之梦

更新时间:2019-06-12 10:16:04

胭脂湖之梦 连载中

胭脂湖之梦

来源:微小宝 作者:蠡山老树 分类:都市 主角:紫红色白痴 人气:

《胭脂湖之梦》作者:蠡山老树,都市类型小说,主角:紫红色白痴,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著名青年作家海子在外流浪十六年后,为让家乡人民走上致富路,带上八万元积蓄回乡创业办养鸡场,因同时与几个女人纠缠不清,加上不切实际的空想,导致创业失败。接着又受另一女友之托,在全乡开展萝卜生产,也因卷入一场情事的漩涡,愤而离开出走,萝卜生产又接连遭遇失败,使农户遭受到重大损失,被人唾骂。后受一大师开导,终于幡然省悟,在报社工作之余,发奋写作,出版数部畅销小说,积累了大笔资产。因突发绝症,弥留之际,将千万资产捐给家乡胭脂湖,终于获得人们的理解和崇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铁哥们一个叫玉祥,一个叫少鹏。为了办好鸡场,或者是办好公司,他们把妻儿老小,家里的坛坛罐罐都搬来了,大有不干出一番事业决不收兵的雄心壮志。海子幸好有两个铁哥们帮他,不然他的鸡场不会那么顺利办起来。铁哥们与海子年纪相仿,是海子的铁杆粉丝。先前也喜欢舞文弄墨,写些诗呀,散文、小说什么的,也在海子办的县刊上发表过几篇作品,属于未成气候就急流引退的那一类。与出了多本集子,巳名扬大江南北的海子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算不得什么人物。先前海子在文化馆当文学专干时,他们很祟拜他,海子是他们心中的偶像,口口声声称他为老师。但海子后来就有了作风问题,经济上也不干净,最后落得个远走他乡,海子在他们心目中就少了些份量,对他渐渐就有些淡漠了。但海子好像并没忘记他们,这次回来,就先到了他们那里,在叙旧间,终于就探到了茶场要承包的消息,终于就下决心要养鸡,要大办公司了。这次回来,海子好像并不落魄,倒还有点财大气粗,这就不能不使他们要刮目相看了。因有了那一段不算光彩的历史,海子巳没当文学专干,他们也早弃文干了别的什么,海子巳跟他们平起平坐,就不再称他老师,而是以哥们相称了。海子并不计较,他要那个称呼干什么呢,今后鸡场,公司办起来后,他就是老总了,称董事长,总经理也蛮好嘛。现在他只要求他们使出浑身的解数来为办好鸡场出力,钱是不用他们操心的,他早表了态,他有这么大的脚,就敢穿这么大的靴,钱他拿得出。虽然暗地里有些气短,但冯乡长给他的那个县里有一笔扶助资金的信息无疑给他打了一针兴奋剂,他的胆子就愈加大了,就愈加敢海阔天空大谈他的发展前景了。海子仍然每天都来鸡场看看,作作指示,听听汇报,虽然自己不大动手,只拿个烟斗端在手里,这里走走,那里看看,对这个发号施令,对那个指手画脚,但很有大家风范,老总的派头就在一言一行中显现出来了。鸡场虽然刚在开办,但许多以后发展的事早就筹划好了,比方这企业的令名,是叫鸡场好呢,还是叫公司好,就哥儿几个商讨过好几个夜晚。海子一直还是坚持说,当然应叫公司的,因为以后不仅仅就办这一个鸡场,还会有与之相关的饲养、加工、销售等许多企业,眼光看远点,盘子越搞越大了,还会有羽绒厂、食品厂,商场等许多许多,说不定就成商业城了,怎么只能叫鸡场呢?鸡场太土气,显示不出一个大企业的气势。他是一个有名望的文人、诗人、作家,怎能屈就当一个鸡场的场长,那是一个大字不识的文盲也能当的。他为公司的令名颇费了一番心思,既要寓意深刻,又要显示出气派,使人要一听到这名字,就知道是个非同一般的大企业。他们哥们合计了许久,海子也冥思苦想了好几日,写几首诗,几篇小说怕也没这么难。最后还是冯乡长提醒,茶场这里曾流过大革命时期革命烈士赵盖世的鲜血,这烈士恰好不是别人,就是海子的亲爷爷。烈士墓就在茶场那块荒山野坪里。海子这次回来还特地为爷爷去扫了墓,还在那里当着他的哥们和冯乡长壮严地表示了自己的决心,一定要继承爷爷的遗志,下定决心把鸡场办好,不办好就愧对先人了。爷爷的血也白流了,那情景委实感人。冯乡长后来就说,这公司就以你爷爷的名字令名吧,叫盖世公司。海子一听,就拍案叫绝,连说,好!好!就这么定了。以前历朝历代出过不少盖世英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现在又出了一个盖世公司,听了这个名字,就要惊世骇俗,使人刮目相看的。这盖世是他爷爷的大名,他的后代就在他流过血的土地上来创业,含有继承先烈遗志,继续革命的深远意义。这名字好,今后公司发展了,还可以以这事为题材,以爷爷和自己为原型,写一部有轰动效应的长篇小说,冯乡长也早就有这个意向了。 海子在铁哥们的伴同下,察看了鸡舍的建设及准备大批量引进鸡崽的安排措施。一切都已安排得妥妥贴贴了,万事齐备,只欠东风,只等鸡崽一来,就可大张旗鼓开始运作了。鸡崽也与湘西一个小城的孵化场取得了联系,不几日就可去提货,房子更不成问题,茶场有一长溜大大小小二、三十间土砖房,和一大间曾做过会议室的大礼堂。这是早年特地为下乡知青们修建的知青点,早年他们豪情满怀从城里下乡来这里时,也曾做过在广阔天地大展宏图的梦,每日在这里挥锄流汗,也曾热闹过一阵子。后来他们就人去楼空,空下来的房子就办了茶场。谁料这茶场也成了短命鬼,这排房子就长期空在了这里。海子承包茶场后,就下大力气先整修房子,有的改成了办公室,宿舍,有的改成了鸡舍、饲料仓库,连厕所也进行了翻修。经过整修后的房子旧貌换新颜,里里外外焕然一新。光修整房子一下就投入了四、五万。海子觉得这几万修补费没白丢,人要衣装,神要金装,房屋设施也是一个企业的脸面。虽然以后引进鸡崽、购买饲料还需要钱花,但海子早有预算,并不在乎。他拍着胸部向哥们表了态,钱不成问题,没钱了,只要跟他说一声,不会为难的。果真,只要哥们说要钱作用了,海子就二话不说,立即就从袋子里掏出一叠,对他们一丢,连数都不数。说,该花的一定要花,别吝惜这几个,我们哥们是要办大事,办大事就要有办大事的样子。哥们见海子如此豪爽,就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也更加卖力了。先前他们三天两头往家里跑,生怕顾此失彼,把家里责任地里那一头丢了。现在海子给他们吃了定心丸,鸡场就是他们的家,有什么困难,海子一百单八,全替他们解决,没有了后顾之忧,还怕什么呢。海子还说了,今后公司发展壮大了,你们就是开国元帅,是他的左右手,都要委以重任的,当个副总,办个分公司什么的,就全靠他们了。还要什么可顾虑的,那就一心都扑在这个上面吧。就干脆全家老小都搬到鸡场来了。 海子就对铁哥们之一的玉祥说:“今后你就是鸡场场长,场里里里外外的事你都要负责管起来,我定期来检查一次。你暂时是鸡场场长,以后发展了,就成立养殖分公司,加工分公司,营销分公司,以后你就是经理、总经理了。”又对另一铁哥少鹏说:“你就搞财务管理,掌握经济大权,今后进进去去的财务帐目就归你负责。以后公司发展了,你就是总经理,副总经理。” 二人听了,都呵呵大笑。玉祥就问:“我们都当了总经理,副总经理,那你干什么呢?” “我看你有点宝气,公司不是还有个总裁,董事长么?除了我,你们还能坐这把交椅?”对于这种肤浅的提问,海子很不满。这其实是不要问的,是明摆着的事,他还会闲着?到那时,他也许也会像国内外那些知名的老总、大亨们一样,就只需坐在幕后,作一些画龙点睛的指示,下面有一群知囊团为他出谋画策,还有一大批技术精英为他出力,何必大事小事都要他来操心。他只从蜂涌而来的美女中挑选一个陪伴他或搞创作,或出外旅游。 铁哥们不禁就相视一笑,说:“人还没画出来,先把鸡巴画出来了。” 海子就严言厉声批评起来:“你们这态度就不行,没个办大事的样子,打江山上井冈山时,不就几杆破枪么?贺龙起家也只有三把菜刀,结果怎么样,还不硬把有八百万军队,武装到牙齿的蒋介石赶到台湾去了。不讲远了,就只讲我爷爷……好,好,那段古你们都晓得,我也不翻了。人嘛,就得有点精神,没点精神,没点雄心壮志,你能干得成大事?” 海子说得头头是道,铁哥们只好洗耳恭听,他走南撞北,世面见得多,懂的当然也多,他是干大事的,铁哥们哪能跟他比,不说别的,这钱总得他拿吧。有一个腰杆这么硬的主儿顶着,还多说什么呢,他说能干就一定能干,他说白的就决计黑不了。就只埋头跟着他干就是了。赚了,公司办起来了,他们也跟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乐得也赚个盆满钵满。办砸了,就拍走人。怎么会办砸呢?那是绝对不会的,海子和铁哥们都有充足的信心。这一向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鸡舍早建成好了,天气也在渐渐暖和起来,就只等进鸡崽了,湘西那个小城的孵化场巳打来电话,催他们马上就去进货。如不赶紧快去,别人就会抢走了。现在鸡崽是俏货,有好几家正坐在那里等着要货呢。冯乡长也来催了他们好几次,要他们赶快去进货,一定要赶在县里的现场会召开之前,把这些工作都要做好,这是关系到今后企业发展的大事,大意不得。海子这几日就有点心急火燎了。来鸡场也来得勤了些,任芸芸有几次又在阳台上向他招手,要他进屋里坐坐,他向她摆了摆手,这一向忙得很,没工夫,以后还怕没机会,就毫不犹豫埋头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