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豪门溺爱:我的乖乖老公

更新时间:2019-10-08 18:43:16

豪门溺爱:我的乖乖老公 已完结

豪门溺爱:我的乖乖老公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若存 分类:都市 主角:程锦年冉筠雅 人气:

主角叫程锦年冉筠雅的小说是《豪门溺爱:我的乖乖老公》,它的作者是若存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俊逸清朗,高不可攀,唯独对那个她倾心不已。 她桀骜不驯却自有心底的明月清泉。 十年的义无反顾到头来却换来熨烫的喜帖,跌倒中他恍若天神一般的抓紧她,带她脱离屈辱与不堪。 简安宁从未想过,像严席这样的天之骄子有一天会站在自己的面前说爱。 她用十年的时间执念程锦年,却不知他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来守候她的执念。 他一步步编织网罗,她一寸寸被缠绕,人生得一严席,“夫”复何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严席无奈的摇摇头,关上的士车门,目送着坐在的士上的秦子苗,不放心的又给秦子成打了电话。这才扭头看着还攀附在自己身上的简安宁。

“席席……席席,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安宁?安宁?”

听着简安宁的疯言疯语,严席摇了摇正在梦语呓呓的简安宁,可惜怎么摇都摇不醒,又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严席又伸手招了的士过来。喝了酒开不了车,只得将车先停在这里了。

“安宁,我们回家。”

“回家?”简安宁惺忪着睡眼,朦胧的摇头,嘟着嘴,那模样别提有多可爱了。

“不回家,席席,我不要回家,不回家。”她不要回家,回去那个不属于她的家。

家这个词对于简安宁来说,并不是温暖的港湾,她宁可不要回去。

“乖,不是那个家,我们去自己的家。”

似乎感受到了简安宁的不安跟心伤,严席安抚的拍了拍简安宁的背,舒缓她紧张的心情。也似感到了严席的安抚,简安宁渐渐的缓解过来,可眉头还是狠狠的皱起来。

“我也不要回那个家,冷冰冰的,不要。”

无数个夜晚,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全都是程锦年的身影,他温柔的,他冷漠的,无论她怎么不去想,可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

程锦年好的,坏的,怎样都忘不了。他无情的拒绝她之时,她倒在他的脚下,他却连正眼也不看自己一眼。

她陶冶夜深人静一个人,讨厌孤独,宁愿待在夜店也不愿意回去。

“那个家冷冰冰的,不要,席席,不要。”

“好好好,不要,那我们去哪里?”

严席无奈,将简安宁好好的放置在了座位上,又绑好了安全带,却有些为难了。

“先生,去哪里?”司机看了两人许久,等着严席报出地址。

“景名园。”

想想,严席还是报出了自己在外面的一处别墅,这个时候简安宁又不肯回家去,带到严家也不好,这么晚了,简安宁又醉成这样,到时候母亲会不喜欢。

当简安宁醒来的时候,一阵竹香传来,微微睁开眼睛,简安宁有些诧异的打量四周的景物。

这是一间极其简单的房间,一张白色的,两米长的床,整个房间都给人一种雅致的感觉。精致的白加上这房间里全都是简单的布局,可每一个格局却又都透露出主人的品味。

简安宁就是这么一眼便喜欢上了这样的雅致,掀开被单,简安宁路出精致的脚踝,她光裸着脚下床。

一件宽大的衬衫遮盖住了她娇软的身子,衬衫下那一双修长的玉腿轻轻迈着步子,简安宁微微扬起唇角,拿起了床边的相框,里面的男人也是身着白色衬衫,得体的包裹着他那英挺健硕的身子。

简安宁放下相框,移动脚步,伸手摸了摸那细嫩的竹叶,这才会心一笑,揽起一小撮不安分的发往门外走去。

一开门,蛋香飘飘传来,简安宁深深的吸了口气,整个人都精神了。

“起来了?”

纯白色的运动衣,纯白色的运动裤,严席自厨房走出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两个盘子,在看到简安宁的那一刻微微扬起笑容,扬了扬手里的盘子。

“洗漱了吗?吃早餐了。”

恍惚,简安宁眨眨眼,有些迷蒙的看着距离自己五米不到的男人。他腰间系了一条围裙,整个一居家的好男人形象,简安宁甚至有那么一刻产生了错觉,以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终生。

“是什么?”

甩掉自己那不堪的想法,简安宁带着惺忪的模样问道。

“荷包蛋,还有瘦肉粥,你早上喜欢吃热的东西。”简安宁的表现极大的满足了严席的内心,他温柔的说道,将盘子放置在餐桌上。

“洗漱用品在浴室,快去洗漱吧,我去看看粥好了没有。”

“好。”

简安宁盯着厨房门口,幸福的点点头。看来昨晚是严席照顾了自己一夜,那么昨晚的模糊的身影和不明不暗的事情应该就是梦了,对,就是做梦。

这样想着,简安宁转身又走进了卧室。而严席则是站在厨房里,沉默迟疑。

“对了,你的衣服都脏了。”

沉默了许久,严席抬起头来就撞进了简安宁略显痴呆的眼神。

“安宁?”

“啊?什么?”简安宁从呆愣中清醒过来,一脸茫然。

“我说,等会吃完饭我让喵喵送套衣服来,你昨天的衣服脏了。”擦干净嘴角,严席顿了一下,有些不自在的看向简安宁,似乎是想从简安宁的脸上扑捉到什么,不过可惜的是,他注定要失望了,简安宁似乎没有任何的异常。

“哦,好。”简安宁点点头,喝了一口粥之后才迟疑的抬头,“我的衣服……你给换的?”

虽然说两人很熟悉了,虽然说她的身上貌似哪点儿都被严席给碰过,不对,是她跟严席接触过,但是脱衣服这种事情,哥儿们给自己做,还是有些尴尬。

简安宁问话的时候脸就跟火烧了似的,有些尴尬的气氛。而这么一问,严席也显得僵硬不已,难得的,简安宁在严席那千年不换,万年不化的脸上竟然看到了一丝红晕。

闭眼再睁眼,简安宁生怕自己错过了这样的好戏似的,直勾勾的盯着严席看。严席被简安宁盯得全身发毛,只得尴尬的拿起刀叉在盘子里做抗争。

“嗯,你昨天吐了一身,又不愿意回家,安宁,我……”

“呵呵,席席,你不会真的是处男吧,那我不是你第一个看到的女生咯?是吗席席?”

“安宁……”

严席皱眉,欲言又止。他不喜欢简安宁这么轻浮的语气,而且……

“别,席席啊,你别说了,放心吧,我不会怪你的。”

简安宁伸手制止了严席的话,她哈哈的笑着,刀叉在盘子里胡乱的切割着发出尖锐的响声。

“我们是哥儿们嘛,身子给你看看没事,呵呵,吃东西吧。今天幸好不用上班,不然啊我这个样子准又出错。”

“安宁……”

“席席,你说你都二十八了吧,怎么样?要不我让喵喵给你介绍两个?她家老佛爷那里名门淑媛的名单可是一大堆哟。”

“安宁,我不急。”听到简安宁要给他介绍,严席深深的皱起眉头,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那略带冷冽的语气让两人之间的关系起了微妙的变化。

简安宁尴尬着脸,举起的刀叉是落也不是,起也不是。严席着还是第一次这样拒绝她。

“对不起,安宁,我现在还不想放心思在儿女私情上。”如果那个人不是你。

严席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将放在简安宁身上的目光收回。

“嗯,我知道,事业重要。”

简安宁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一时冲动的问严席昨晚的事情,既然他不想谈感情的话。

秦子苗并没有来,后来简安宁才知道,原来是那天晚上秦子苗是躺着回去的,秦子成亲自去接,她家老佛爷可不是吃素的,知道秦子苗昨晚的事情直接给门禁了。除了上班,就是立刻回家。

因为这样,简安宁被迫在严席的别墅待了大半天,直到严席回来。

严席的眼光自然是不错的,简安宁看着镜子里那个知性的女人,唇角微微上扬。

还是严席了解她,知道什么东西适合自己,有的时候就连简安宁自己都怀疑严席是否比自己更了解自己。

深深的吸了口气,简安宁双手放置在颈间,那里,一条不算昂贵可却十分精致的项链配衬着,唇角淡淡苦笑。

“对了严席,听说你们公司最近跟凯渥在合作?”

简安宁双手交握在一起,显得有些局促。从她换衣服出来之后严席就一直怪异的看着她,看的她怪不舒服的。

简安宁几次暗示,可严席似乎都没听到似的,这让简安宁有些尴尬。

“嗯,怎么了?什么时候对凯渥感兴趣了?”他记得简安宁跟凯渥可是有恩怨。

“呵呵,没什么。”简安宁摇头,还是算了,她想要凭借自己的本事,就算是难以搞定。

“真的?安宁,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告诉我的。”

三年前因为简安宁的决定让凯渥与威海结下了一些梁子,这几年来两家基本上是没有往来的。简安宁现在提起,应该是有什么麻烦事了。

“还是你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呵呵,你也说是我公司了,有事公司会解决的。对了,等会我还有事,你呢?”

思量许久,简安宁还是决定不告诉严席。若是依靠严席,她的确可以从凯渥那里很快得到想要的东西,可是她想凭借自己的能力,而不是严席。

“嗯,我还要去公司,我送你吧。”严席说道,在简安宁回去房间整理衣服的时候拿出了电话。

“喂,许褚,帮我查一下威海,嗯,尽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