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如花美妻

更新时间:2021-09-16 07:01:48

如花美妻 已完结

如花美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唐百虎 分类:都市 主角:唐飞沈梦寒 人气:

《如花美妻》是唐百虎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如花美妻》精彩章节节选:被迫退伍的唐飞的龙隐于都市,以开黑车为生打发日子,在一次银行劫案中,认识了沈梦寒,自此人生发生了改变,形形色色的MM,纷至沓来,环顾左右,暧昧YY,一样不可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怀里抱着沈梦寒,意识到要出事的唐飞,飞身没入小巷之中,将整个人藏身黑暗里,此时的他很虚弱,如果黑熊那一帮人赶上来,只要轻轻一刀就能杀掉他。 那痛苦又来了,实在太过厉害,看来酒精的效果也越来越差了,以至像唐飞这样意志坚韧的人,也忍不住低声的呻吟,前后反复的抽搐了十多分钟,才渐渐平复下来。 唐飞并不想杀人,否则也不会忍的那般的辛苦,刚才刀抵在黑熊颈部时,他很有割破黑熊颈部大动脉的冲动。 哆哆嗦嗦的抽了一根烟,如浆涌出的汗也渐渐止住了,大病一场的唐飞脸色苍白的扶着墙站了起来,渐渐地平息着粗重的呼吸。 好不容易才恢复了正常的唐飞,喘着粗气,望着怀中的沈梦寒,此刻,她仰躺在他的怀里全然失去了知觉,一头乌黑的秀发恍如瀑布般垂下,细腻冰洁的脸蛋妩媚而潮红,媚眼半阖,娇小的檀口就象熟透的樱桃般红润诱人,不断发出醉人的呢喃和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呻吟。 “真是个麻烦!”唐飞一看沈梦寒,就想到红颜祸水这个词。 绝色佳人躺在怀里,撩得唐飞也是满身是火,怀中的美人外表虽说冷艳如万古不化的冰山,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位女神。 本来他与这位女神毫无交集,但短短的一天之间,竟然遇见了两回,也出手救了她两回,难道是命运的安排? 抱着昏睡中的尤物在大街上走,唐飞开始头痛到底该如何是好,举目四望,看到不远处的亮着君再来旅馆招牌,顿时有了主意。 刚得罪了青帮,身体还没恢复,说什么也得找一家不被人注意的,而且还能上点档次的小旅馆住下。 折腾了一晚上,罗薇薇送了那十几个饺子早就消化光了,要是旅馆里能买吃的,那怕是一桶泡面那就再好不过了。 摸了摸口袋,只有一百元的大钞,这可是这几天伙食费,唐飞不禁苦笑的摇了摇头,虽说他看到了沈梦寒拎着LV包,也晓得这女人有钱,但花女人的钱,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走近这家小旅馆,唐飞才发现这家小旅馆就是专门为民工开设的,价格便宜又公道,一晚上才三十块。 而且,青帮咋也想不到,他会抱着沈梦寒在这个破旅馆里留宿,打定主意,刚要上前。 就见小旅馆的老板,已经迎了出来:“哎,这位大哥,开房吗?本店价格公道又实惠,24小时都有热水,不管你是洗澡还是喝茶,方便又快捷,是情侣幽会,聊天打炮的理想圣地,更难得的是,价格也是很便宜的。” 这家老板显然很会做生意,硬是能把稻草说成了金条,让唐飞压根无法拒绝,再说了,反正他不打算住这里,只是把沈梦寒安顿好了就离开。 “我与你非亲非故,肯花三十块替你定间房,就已经算是天大的面子了,所以,醒来可别怪我!”唐飞喃喃自语道。 抱着沈梦寒就随旅馆的小老板走了进去,走进这家君再来旅馆,唐飞才发现这家旅馆三十块钱都不值,装潢惨淡不说,而且卫生条件也不怎么地。 不过,就是这样一家别人看一眼扭头就走的小旅馆,却是唐飞心中的圣地,首先价格不贵,设施简陋但也能用,不会被人注意。 抱着沈梦寒,往旅馆里走,打前面带路的旅馆老板帮着拉开那扇具有上世纪九十年代特色的折页门走了进去。 老板露出殷情的笑脸,但心里却对唐飞很是鄙夷,试想他怀里躺着可是一位高贵冷艳的女人,与这样女人开房,竟只开三十块的小旅馆。 小老板自问要不是自己肾虚时间短,少说也得开个三百块的。 腹诽归腹诽,脸上还是露着殷勤的笑容,丝毫看不出内心真实的想法,拿出一张登记表:“住店的人都要先登记。” 用自己的身份登记后,抱着沈梦寒上了二楼。 用钥匙打开房间门,将沈梦寒放在床上,将床头灯扭开,倒了杯水放在她的床头,以防她醒来口渴。 刚准备离开的唐飞,突然发现好不容易被压下去的戾气又在体内成倍的袭来,痛苦的唐飞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容狞狰。 汗珠大滴大滴从额头上噼里啪啦往地上落,很快就把地板湿了一大片,双眸渐渐的变得血红,意识也变得模糊。 已经渐渐地控制不住,青筋暴涨,血不断往头上涌,意识到要出事的唐飞,强打起精神,加快脚步往饭店房间的门外走。 “你不要走!”沈梦寒媚眼半阖,檀口微张轻声唤道。 她的呼唤是无意识的,娇喘声越来越剧烈,呻吟越来越急促迷人,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不断朝着唐飞招手。 身为一个正常男人看到尤物在向他招手都会动心,更何况,唐飞此刻也是深受戾气之苦,血管好似要爆裂开来。 唐飞犹如一只野兽,鼻腔里喷着粗气,两眼泛着红光,沈梦寒安静的躺在床上,双目含春,脸颊绯红,不停朝着唐飞朝着手,充满着致命的诱惑。 “白天高冷的就像一只白天鹅,这会儿又像个发了情的鸡……”双目赤红的唐飞嘴里冒着脏话,人也不由自主朝着沈梦寒走了过去。 对于已经失去的理智的唐飞,半梦半醒的沈梦寒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危险,伸出如雪的玉臂,不断的向唐飞招手。 仰起雪白的秀项,舒展着欣长的身体,将自己更完美地展现在他面前,白天和夜晚有如此大的反差,很明显,沈梦寒被人偷偷地下了药,显然,黑熊说了谎。 他曾经说过,只是用了乙醚,但实际上,这家伙还给沈梦寒灌服下了春药。 沈梦寒的挑逗让唐飞身体里那股子狂躁的气息越发的狂暴,呼吸越发粗重,双眸染着血色。 浑然不觉的沈梦寒毫无意识的朝着他挥手,似在挑逗,眸中春意无边,樱桃小口香气冉冉,胡乱地啄着他厚重的嘴唇,零乱而没有章法,发出一声声渴望的呢喃。 面对这种极品的诱惑,唐飞再也难以克制,一把将丽人恍如无骨的娇躯紧紧拥住,低下头,狠狠地吻上了那火热娇艳的樱桃小口。 …… 清晨,阳光明媚,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房间。 沈梦寒从浑浑噩噩中醒来,向两边望了望,陌生的房间,墙壁和家俱格外的破坏,看了一圈,这里除了干净一些,可以说一无是处。 身旁的唐飞正光着上身,睡得很香,伸手刚要将沈梦寒搂入怀中,再回忆一下昨晚的温存,就被沈梦寒一巴掌打开。 睡眼惺忪的唐飞睁开眼,吓了一跳,沈梦寒正炯炯有神的盯着他,眼神透着寒气吓得他浑身一激灵。 “臭流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沈梦寒情绪失控的爆发了,唐飞就觉得眼前一花,一道白光随着娇喝声,忽地一下对着他面目就扫了过来! “大事不好,这女人疯了!”唐飞可不想被她刮得满脸花,下意识的抬手,啪的一声就抓住了那道白光! 这道白光就是沈梦寒的纤纤的玉手,冰肌玉骨的皓腕被唐飞抓在手里,任沈梦寒如何挣扎,也休想挪动分毫。 “放开我,臭流氓,放开我!”沈梦寒一张美到极点的俏脸,带着羞怒,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美眸中却喷射着熊熊燃烧的火焰。 唐飞也晓得无缘无故的就把人家给睡了,连招呼也不打,确实不像话,松手之前还不忘提醒道:“昨天要不是我救你,你差点就被迷奸了。” 这一说,沈梦寒有了印象,昨晚在酒吧喝了点酒,走出酒吧后,就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嘴,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唐飞见她不再吵闹也就松开了手,小心翼翼的穿好衣服,准备走人,生怕再刺激这女人的情绪大爆发,不好收场。 沈梦寒发了一会儿呆,便看到了床单上点点殷红的血迹,如同一朵朵桃花般镶嵌在洁白的床单上,是那样的刺眼,突然有了欲哭无泪的无力感觉。 刚要起身一股剧烈的疼痛从下面传来,要不是唐飞眼疾手快一把抚住,她差点从床上栽落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