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妃本贪情

更新时间:2019-09-10 00:52:04

妃本贪情 已完结

妃本贪情

来源:落初 作者:卓雪婴 分类:都市 主角:玉屏高僧 人气:

火爆新书《妃本贪情》是卓雪婴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玉屏高僧,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曾是一个无忧无虑、不知人情冷暖的白富美,却不曾想偷换了时空,沦落为奴,而一颗不甘屈于卑微的心,却注定为他步步牵绊;  他,贵为王爷,纵然心动,也只能许她侧妃的身份,因为在他的心里早有正妃人选;  朝夕相处,长途漫漫,她倾情所有,只为换得他尘封前情,一心相守;  可是当旧爱来临,她不知是该执手不放,抑或拱手相还……如果你喜欢雪的书,欢迎加群36685981,可随时交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与梦在院子里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

她想起刚刚那个人自称是大夫,想起自己是在赢王爷房里晕倒的,那么这个人渣就是赢王爷差人请来的了。

她顿时气恼万分,都是商赢那混蛋做的好事!

盛怒之下,她一路冲撞跑去商赢的起居室,只有染月在。

染月说王爷这会儿在书房。染月本想说王爷在书房时不喜欢有人打扰,可话还没来得说,唐与梦已经跑走不见。

书房门外,她也顾不得敲门,直接冲了进去。

商赢正在画一幅小像。他本是想搜寻着记忆画一幅故人的画像,可是画好之后,他却怔怔望着画上的那双眼睛出神。

这双眼睛似曾相识,却不似故人,在哪里见过呢?

唐与梦闯进去之前,商赢一直纠结于问题的答案,所以当她进来便喊“商赢,你个混蛋!”时,他根本没有表现出挨骂后应该有的暴怒的反应。

他一抬眼便撞见她那一双燃着火焰的眸子。是了,就是她的这双眼睛!

可没容他再想及其他,唐与梦抓住案头前的茶盏便向他扬来。里面的茶叶和水淋了他一脸,嘀嗒嘀嗒落在那幅刚画好的小像上。

商赢看到那瞬间被洇湿的画,最后的记忆竟然被这个臭丫鬟破坏掉!他的一只大手蓦地捏紧她的下巴,恨不得捏碎般,眼神仿佛要将她香噬。

唐与梦痛得眼泪不争气地滚落,两只手扳住他的手指,试图逃离他的扼制,却无济于事。刚刚被那个庸医撕烂的衣衿垂下来,Xing感的锁骨间坠着鲜艳的血珠、光滑的雪肤和粉红色肚兜就那样炫目地袒露在他的面前!

仅一秒,尴尬的气氛顿生。

商赢的眼神里分明有了慌乱,他急忙松开手,背转身子,抓起椅背上的金色斗篷扔给她,低声命令:“披上!”

唐与梦羞红满面,用手臂掩住衣衿,另一只手把商赢扔在她身上的斗篷打落在地。她说:“谁稀罕你现在来假好心了?”

商赢声音里已有了怒意:“唐与梦,对你,本王根本不需要施以仁慈,你不要再三地触怒本王!”

她气得要抓狂,受害者是她好不好?“不用你每次刻意强调你是王爷我是奴婢的身份!奴婢也有自尊,就算我这副身躯的傻瓜主人唐与梦喜欢过你,那也不代表你有权利随便找个村野莽夫假扮郎中来肆意侮辱这个身体!现在我就郑重通知你,从今以后,你——我根本不屑!”

他真搞不清楚她这个人为什么每次都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面前,说一些不着边际又理直气壮的话。

他欺身上前,逼视着她:“本王找人假扮肆意侮辱你?荒谬!你未免自视……”她的眼中有受伤的神色一闪而过,将他冲口而出的话生生地逼了回去。他心里竟然感觉到微微的疼。

她退后一步,脸上的落寞无法隐藏,喃喃道:“自视过高……纵然我是卑微如尘埃的奴,我也有权利爱惜自己;纵然你是尊贵无比的王爷,你也没有权利让一个大夫来损毁我的清白。”

他似乎明白为什么她这么恼他,她好象是对自己有所误解,他试着解释,声音却仍显强势:“本王现在清清楚楚地告诉你!本王还不至于无聊到费尽心机夺你清白!”

“不是你?那莽夫可亲口承认是府上请他过来的!我在你这里晕倒,这事若不是你插手还会有他人?”她逼视着他,心底有个弱弱的声音在拼命地喊着:不会是他!不会是他!

他却不想再解释,一番好心被她曲解成这般,想起他抱起她心内涌出的柔软,恨不得擂自己一拳:“本王就不该对你存有同情!”

她的心脏似乎被抽打一记闷棍——钝痛!可越是这样,她表现得越若无其事:“我永远都不会稀罕你施舍的同情,所以趁早收拾好你泛滥的好心!”

“滥用好心?哈哈哈……”他一阵狂放地冷笑,抓住她的双肩,双手不断收紧。

她忍着肩部传来的痛,咬着下唇,不肯示弱求饶。

两人正僵持着,门外传来染月的声音:“王爷,奴婢可以进来吗?”

他收起脸上的怒意,示意染月进来。

染月轻轻推门而入,并没有看向赢王爷,刚才在门外她也听得一二,她面朝唐与梦说道:“你误会王爷了,早上王爷看你晕倒,竟然不顾身份把你抱回房内,并差我去请大夫。要说大夫请错了,是我一时走不开吩咐秀芝的。若说有错,那也是染月的错。”

此刻真相大白,唐与梦不禁一脸羞愧,要这么说刚刚是她误会了赢王爷,还跑来振振有辞无理取闹,这会儿窘死她算了。

但是她的Xing子又是,有错又敢于承担的,纵是羞愧也要承认:“对不起,王爷,请原谅我刚才的莽撞。”

第一次,她不敢去正视他的眼睛,她害怕他会更加不肯饶恕她。

商赢的确在紧紧地盯着她,不过眼里的怒意因为她的认错而隐匿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奈的浅笑:这小丫头倒是有趣,刚刚还自尊得要命,这会儿倒能立刻低头道歉了。

他故意沉着嗓音:“恩,退下吧!本王这一次就不与你计较。”

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嘴巴微张,“呃?”她没听错吗?前一刻还盛怒的他这么轻易就原谅她了?

他望着她脸上傻傻的表情,突然萌生捉弄她的念头:“还不走?你不怕本王会随时改变主意?”

她果然中计:“别……别……我马上消失。”

她才要移开脚步,他突然喊道:“等等。”

她刚刚松弛的神经瞬间绷紧,瞪着大眼睛满是无辜地望着他。

商赢一时绷不住,嘴角微扬:“你跟染月去取些燕窝带走。”

“呃?”她再一次反应不过来。不仅是她,染月也是微诧的表情。

他只得补充道:“免得有人再无故晕倒,本王还要平白受尽牵连。”

她慌忙摆手:“不用,绝对不会再有类似事情发生。”他能毫不追究,她已经是无上感激了,怎还敢要他的东西?

染月在一旁声音温和地劝道:“与梦,王爷既然说了,你还是跟我走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