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冥界快递员

更新时间:2021-08-02 16:45:08

冥界快递员 已完结

冥界快递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人走茶凉 分类:都市 主角:老白干青绿 人气:

火爆新书《冥界快递员》是人走茶凉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老白干青绿,书中主要讲述了:李小飞被女友甩了的苦瓜IT人士,因为伤心失魂落魄的他选择了借酒消愁,结果阴差阳错的误入了鬼打墙,搅和了厉鬼娶亲不说,还惹上了一个叫李白娘炮,结果在对方救了他之后,威逼之下,跟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签了一份合约,可没想到当自己不小心被手里的笔刺破手指,血液滴落在合同书上的一瞬间,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份摆脱不掉的契约,一个前世身份神秘的家伙,看他怎样纵横都市,玩转阴阳两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生人,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抢我的女人。”随着那红光收敛,只见一个骑着高头大马,身披红袍,豹头环眼,满脸虬须,带着个一字帽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尼玛,这人长得怎么跟李逵似得,看着他瞪着牛眼,一脸的焦黑的样子,我心里恐惧感剧增,本能的握住那红衣女子的手,看向那似李逵的家伙。

“喂……喂……鬼大哥,有事,好商量,好商量。”我只觉得自己冷汗直流,头皮发麻,毕竟我现在面对的是鬼,这要是人的话哥们早就上去扁他了。

“商量?你也配跟我说商量,受死吧!”

随着这黑鬼一声大吼,我只觉得周围刮起一阵阴风,周围温度快速的下降,只见他那张焦黑的鬼脸变得狰狞异常。

一只漆黑的鬼爪奔着我的胸口就抓了过来,我本能的想向后退,哪里知道自己那腿就跟灌了铅似得,根本就不能挪动半分,眼见那漆黑的鬼爪离我胸口已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就在这关键时刻,我看到一双白皙的手,死死的抓住了已经贴在我胸口上的那只鬼爪,紧接着就听到身旁的林诗诗大喊道:“小官人,你快走,蒋仁杰心狠手辣,你再不走他会吃了你的。”

随着红衣女子的话音落下,就见蒋仁杰另一只手一把抓住红衣女子的脖子,怒吼道:“林诗诗,你这个贱人,居然帮着一个生人反抗我,我看你是不把你哥哥的死活放在眼里。”

“求你放过他,我愿意……我愿意跟你成亲。”林诗诗身体颤抖,苦苦哀求道。

“哼,一个小小的怨魂居然敢违背我的意思,今天别说是你,就是这小子也别想活着离开。”蒋仁杰厉声喊道。

特么的,今天自己算是完了,就算现在自己打车跑也跑不过这鬼啊,我只觉得脊背冷飕飕的,额头满是冷汗,既然都活不成了,哥们也跟你拼了,就算死我也不能做案板上的鱼。

我转过头,狠狠得盯着那个长得跟李奎似得王八蛋大喊道:“妈的,有本事你就来吃了我,我特么还不信了,哥们算死,我也不怕你。”

说完这句话,我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湿透了,人家是鬼啊,我是人,这就跟鸡蛋碰石头似得,我哪里能弄过这个满脸焦黑的王八蛋。

可是大话已经说出去了,现在犯怂那不是死了都没面子,索性死就死吧!都这地步了还怕个鸟,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哼,够有种,今天要是不拿你开荤,还真对不起我这大婚的日子。”蒋仁杰眉头倒竖,语气中满是杀意,似乎我对于他来说就是案板上的肉。

“你大爷的!”死就死了哥们跟你拼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学着电视上的套路,一口咬破舌头,冲向蒋仁杰,一口老血就喷了过去。

“啊……”只听一声闷哼,蒋仁杰捂着自己漆黑的鬼爪,怒视着我哇哇大叫道:“生人,你……你怎么能伤了我?你难道是……”

“我是你大爷!”我现在已经不要命了,哪里还顾得上他说什么。见第一口舌尖血管用,我一狠心又咬了一口,只觉得舌头发麻,满嘴血腥味,特么的没想到咬重了。

可是生死关头,我哪里还能顾得上这些,一口老血再次喷出,没想到这王八蛋早有了预防,身体一下消失在原地,紧接着一阵阴风刮过,我只觉得身后有些不对劲,我一转头发现,蒋仁杰的锋利的鬼爪已经离我胸口不到十公分了。

完了,这次必死无疑了,没想到自己倒霉透顶现在看来小命是保不住了,但愿下辈子别再这么倒霉了。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可是在大约十几秒后,我却发现自己身体忽然漂了起来,紧接着我就听到那个黑鬼蒋仁杰,一声厉呵道:“来者何人,敢扰我蒋仁杰娶妻。”

“诶哟,一只小厉鬼也敢这么大呼小叫。”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自己的身体漂浮在空中,随后我就看到一个身影对着我一指,原本悬浮在空中的我就如失去了翅膀的小鸟,一个狗吃屎就摔在了地上。

嘛的,疼死我了。

我挣扎着站起来,刚想坡口大骂,却发现我身旁突然多出来一名身穿白色西装,长相很人妖的青年男子。似乎察觉到我盯着他的眼神,白西装不满的瞪了我一眼,甩了甩头发看着我说:“诶哟,人家只是帮了你一把,你这么看着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我日,听到他这家伙这么恶心的话,我差点没把隔夜饭都吐出来,这长的人模狗样的人妖是谁啊?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救了我,难道也是……

我紧张的盯着他,谨慎的问道:“你,你是人是鬼?”

在我问出这句话后,我明显感觉这个死人妖的眼神中有股子杀气,可是到如今横竖是个死,再多一个索命鬼也无所谓。

反正今天是活不了了,盯着那人妖我大喊道:“你大爷的,是人是鬼说句话,要是想要我的命,就给我来个痛快的。”

“诶哟,还有点骨气,不过你的小命我可不敢要。”白西装男子嘴角露出抹欣赏的笑容,一甩头发道:“小子,擦亮你的眼睛看清楚,本人可是玉树临风的帅哥,活脱脱的人。”

“人?不是鬼?那太好了。”我低声嘀咕了一句,这才缓过神来,心里一放松差点没坐地上。

可算遇到人了,我现在就跟落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急忙跑到他身旁求助道:“这位玉树临风的帅哥,既然见到就是缘分,求你出手相助救俺一命,只要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我不管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

“诶哟,你这么说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听到我这么夸赞他,白西装人妖一甩头发,盯着我看了看,自言自语道:“七公主时间算的够精准的,看到这小子印堂发黑,运势低落的衰样,怪不得会惹上这些鬼怪。”

白西装见我很是决绝,转过头一指面前正冲过来的黑鬼蒋仁杰说:“你小子可别反悔,这种小角色我分分钟摆平,到时候你要是敢欺骗我,我可就让你好看哟。”

见到这人妖那得意的样子,我差点没吐血,可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啊!我现在哪里还能有反悔的余地,看着人妖望着我,我狠狠得点了点头说:“绝不反悔。”

“好”白西装应了一声,奔着蒋仁杰冲了过去。

见到有机会能逃命,我急忙绕到轿子旁,一把拉起瘫坐在地上的林诗诗,转身就想开溜,可是自己还没跑几步,就“咚”的一下,一头撞在坚硬的物体上,身体直接就反弹了回来。

看到我出了状况,林诗诗急忙扶住我的身体,提醒道:“小官人,我们是出不去了,这周围似乎被结界封住,看来今天我是无法逃脱了,只是害了你,如果有来世小女子林诗诗不管是做牛做马一定报答你。”

见到林诗诗要下跪,我急忙扶住她的手臂说:“算了,同是天涯沦落人,只不过自己倒霉而已。”

正当我满肚子牢骚,以为今天算是挂在这儿的时候,却见那白西装的人妖,一脚踹飞了蒋仁杰,左手一挥一本泛着金光的本子出现在手中。

“阴阳笔记,你,你,你居然是……”还没等蒋仁杰的话说完,就见白西装人妖手一挥,原本鬼叫连天四处奔跑的鬼魂,都如漂浮的鸿毛,被那泛着金光的本子吸了进去。

我见蒋仁杰等一群凶鬼,顷刻间消失无踪,刚才还哇凉哇凉的心,立马恢复了几分温度,看着白西装人妖慢悠悠的向我走来,我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做梦一样,完全被刚才的一幕弄傻了。

“诶哟,只是一群游魂,再加上一只快成为冤灵的厉鬼就把你吓成这样,真是怂货。”白西装不屑的瞟了我一眼,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哎,没想到当年就连阎王都礼让三分的他,这一世居然是个怂货,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救了。”

“怂你妹啊!”特么的,我这已经够坚强了,要是换做旁人说不定已经晕死多少回了。

看着白西装人妖在那嘟嘟囔囔说了半天,我恨不得上去扁他一顿,可一想到自己完全不是对手,只能把这股子冲动忍住。

“多谢这位大哥,既然这鬼已经被你干掉,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没想到这白西装却毫不理会我,而是走到林诗诗身边,掏出他那会发光的本子道:“尘归尘,土归土,既然你都死了,就应该入阴曹,受轮回,这人间之地已经不是你在待的地方了。”

“不,我不想入阴曹,我还有未完成的心愿,求大师放小女子一码,待小女子了却心愿之后,不管是入地府,进轮回小女子都无怨言。”

“诶哟,这世间的痴男怨女太多了,如果都是你这样,那还不乱套了。”

我见白西装完全没有退让的意思,知道林诗诗求他是无用了,想到林诗诗刚才救了我一命,我这心里也不忍她心愿未了的离开,现在就算豁出去也要帮她。

大不了自己拼了老命,也不能忘恩负义,我打定了注意,猛然窜了起来,一把抱住白西装人妖,对着身后的林诗诗喊道:“你快走,我帮你拦住他。”

特么的,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我只觉得小腹一阵剧痛传来,紧接着我就看那人妖嫌弃的看了我一眼,身体已经退到了两米之外,正不住的拍打我刚才触碰过的地方。

“哼,最讨厌你这样的臭男人抱我了。”白西装人妖嘟囔了一句,捏着兰花指走到了我的面前问道:“你想救她?”

“想。”我毫不犹豫道。

“那好,不过要我放了她可是有条件的哟。”

听到白西装这娘们唧唧的声音,我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落满地,恨不得上去踢死他丫的。

“什么条件,你说吧!”我可不想在多跟这人妖墨迹了,看着他嘴角露出的笑容,我急忙退到一旁挡在林诗诗面前道:“别打她的注意,还有我可不搞基,其余的咱们谈什么都行。”

“诶哟,爽快。”白西装左手一挥,周围原本阴森诡异的环境,忽然又变回来了那个安静祥和街道。

紧接着,我就见着家伙也不知道从哪拿出个计算器走到我面前,捏起兰花指说道:“自从我出现,救了你一命,还替你收拾了一只厉鬼了却后患,在加上放过你这个相好的,这三件事统算下来差不多三百万吧!如果你能一次性付清的话,我现在就放了你和你相好的。”

“我靠,三百万,三百你要不要。”我听到这白西装人妖的话,差点没吐血,特么的我主动找你救我了吗?这完全就是讹诈,完全是勒索,这要不是因为是大半夜的,我真想打电话报警。

“切,三百万我都给你打八折了。现在你要么给钱,要么我在找个厉鬼跟你玩玩,你觉得如何?”

见到白西装那欠揍的表情,我只觉得哥们现在是生不如死啊!

“要钱没有,要命就这一条,要不然你就直接弄死我算了。”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我还怕个鸟。

“诶哟,你还硬气了,行,既然要钱没有,那就跟我签合同,卖身给我们公司,干活还债,直到还完为止。”白西装随手就从衣服里扯出一份合同递到我的面前道:“签吧,如果不同意那我只能再给你找个厉鬼玩玩了。”

特么的,这不是逼迫嘛!我此刻感觉自己比白毛女都怨,看着手里那份合同,我刚接过死人妖递过来的笔,只觉得手指一阵刺痛,一滴鲜血顺着指尖就滴落在了合同书,紧接着,我就发现这合同书开始慢慢消失,而且每消失一块,那一块都会泛起一片光芒,随着光芒越来越盛,那合同居然化作一缕金光射入到我的身体之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