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心理画像师

更新时间:2021-06-09 18:54:05

心理画像师 连载中

心理画像师

来源:掌中云 作者:走笔 分类:都市 主角:陈西张涵 人气:

主角是陈西张涵的小说《心理画像师》此文是走笔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神探陈西的父亲是吃人狂魔,是变态凶犯疯狂模仿的对象。 但是,她的父亲却也是个受害者。 那么,到底谁是幕后的真凶呢? 这是一个爱较真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连日来的暴雨,将南都冲刷得焕然一新。 沉闷的低气压中,使得每一个人都感到特别郁闷。 然而,这对于陈西来说,却是算不了什么。 因为,她在这近三年的时间里,不管是寒冬夏暑,对她来说都是反复而又单调。 三年前,她从市刑警支队队长的任上辞职之后,就开了一家私人侦探事务所。 一天到晚接的都是一些关于小三和失踪宠物的案子,从来不敢让自己有丝毫的闲暇时间。 因为只要她稍一静下来,就会陷入了无边无际的噩梦当中。 她怕见到自己的父亲,哪怕是在梦里。 已经是第101回梦见他了,这数字陈西记得非常清楚,那血淋淋的场面,让她在梦中呕吐了若干回。 下午三点不到,她拖着疲惫的身影,出现在这条长长的走廊的尽头。 如同钟摆一样,在老旧的大理石地板上面,响起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总算把小三给搞定了,这世界上怎么这么多小三?! 陈西觉得自己的疑问简直是很可笑,之所以有这么多小三,还不是那些臭男人有几个钱之后有需求么?! 在刑侦队时,她对于爱情还有一点点幻想。 可是,自从她碰到小三案件后,就有了强烈的排斥心理。 以至于正常的追求,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拒绝。 曾经的手下,南都现任刑侦队队长张涵就是其中一位。 尽管对方向自己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追求,可是她如同台风中的一块顽石,却始终不为所动,保持一种距之千里的心态。 之所以这样,除了陈西对所谓的爱情感到失望绝望,另外就是她父亲了。 她父亲现正在方城监狱服刑,而且被单独关押。 陈西内心觉得父亲绝对不是这种嗜血如狂魔的人,其中应该有什么隐情,可是自己一时半会儿却又找不到。 回到侦探事务所之后,陈西换上了一件简单得体的格子睡衣。 然后,从冰箱摸出一只卡通茶杯,用汤勺将冰镇咖啡搅了几搅。 屋子里阴暗潮湿,陈西连灯也懒得开,慢慢地走到明亮的落地窗边,望着远处灰蒙蒙的天空。 这时已经开始狂风大作,暴雨如注。 陈西暗自庆幸,稍微提早一点赶回自己的家里。 按照往年的习惯,她每天下午三点整准时出现在侦探事务所。 今天如果不是张涵有约,陈西应该不会这么早回来。 就在她正感到烦躁不安,门外响起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陈西知道张涵准时登门了。 她打开门一看,正是张涵。 “有事?!” 陈西的声音,并没有通常娇滴滴的女人专有的细腻,甚至还有几分沙哑。 穿着一身黑色T恤,已经被淋得像落汤鸡一般的张涵,已经注意到了陈西的不耐烦。 他诚惶诚恐的点了点头,然后将随身携带的雨具放好。 最后,坐在一张巨大的老旧灰色真皮沙发上,开始打量起这间小小的侦探事务所起来。 和一般女孩子的闺房不一样的是,他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发霉的味道。 正是这个暴雨天,使得房屋有一些潮湿。 而这种味道,正是他身后整个墙面放置的各类心理犯罪学书籍。 每到夜深人静,陈西就会查阅世界各地涉及心理犯罪的案例。 当张涵身子后仰,就很自然看到天花板的角落,有一些蜘蛛结网的现象。 顿时产生了一种自投罗网的感觉,这证明陈西忙于事业,并不精通干家务活。 “我在电话里不是说过了吗?!” 张涵努力地想使她回忆起之前的通话内容,女人有时真的是忘性很大。 陈西站在窗边背对着,张涵予感到今天的使命恐怕没戏了。 简单的喝了一口茶,放在桌面上时,张涵的视线立即被放在桌面上的档案给吸引住了。 当他看清楚档案封面上记载的内容时,脸色也随之涨成了猪肝色。 “头,搞了半天你就是为了这些案子?!” 原来他到交警队跑上跑下,原来就是为了方便陈西去抓小三,甚至寻找阿猫阿狗。 可是,当初陈西并没有对他说清楚,这让张涵产生了一丝被愚弄的感觉。 陈西还是一幅冷冰冰的面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承认。 “我的时间很宝贵,没那么多工夫和你闲扯!” 陈西甚至连解释的心情都没有,就直接进入正题。 从她的这一番话里,居然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 他低着头,语气中带着几分失落说道:“没办法,这件事看来一定要你出马才行,有新的案子了,而且还很棘手……” “跟我有关系吗?!” 陈西依旧站在窗边,没有移动半分,似乎专注于窗外的瓢泼大雨。 张涵心里很清楚,这位曾经的师傅。 这几年来一直在逃避自己,不肯轻易的向自己表露心迹。 “这么说吧,这件案子跟三年之前,您父亲的那桩案子……” 张涵感到很是纠结,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强逼着自己慢慢开口。 不过,当他看到陈西的身子微微一晃时,又赶忙闭嘴。 是的,新案子肯定和陈西没有什么关系了。 如果硬是说有一点关系的话,那么这件案子从犯罪痕迹学上面来判断,很明显是属于模仿作案,尽管现在还并不清楚凶手的模仿动机究竟是什么,但是模仿的那个人正是陈西的父亲,现正关押在方城监狱里面的陈富祥。 “然后呢?!” 陈西仍然没有扭回头,还是冷冰冰的几个字。 张涵得出来的讯息,就是陈西并没有回绝他。 于是,他就立马急促而毕恭毕敬的说道:“头,现在整个队里乱成了一锅粥,上上下下一点办法都没有。局长已经发话了,一定要请您出山,因为这件棘手的案子,必须要您亲自来才行……” 听他这么一说,陈西这才转过身来,还是一幅表情木然,透过窗户边一点微弱的光亮,张涵这才看清楚她那疲惫而美丽的脸孔。 陈西的五官还算得上是精致,脸上的皮肤算得上光滑,但是却没有多少神采,因为她经常熬夜,导致有很重的黑眼袋。 这让张涵心痛不已,觉得该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做些什么。 “然后呢?!” 陈西挑着眉,语气仍旧是那样的冷漠。 张涵顿时感到哑口无言,自己对她的脾气很是了解,那就是……高冷,古怪,孤僻和神秘…… 哪怕是破获重案之后,她也通常会是一副水波不惊的状态。 陈西轻轻的离开了窗边,冷眼看了下张涵,拿起一份档案,直接下了逐客令,“我知道了,有事要忙,没空搭理你。” 她的话如同一瓢冷水,让张涵从头凉到脚。 他有些急了,连忙走到陈西的面前,对她说道:“头,您就出山吧。再说那事已经过去三年了,您这么憋着也不行呀。那件事情犯事的是您的父亲,又不是您本人……” 张涵的话还没有说完,正在翻看档案的陈西突然抬起头,冷冰冰的甚至带着一丝怒意的看了他一眼,就这一眼,张涵只能闭嘴。 借着窗口的亮光,陈西终于看清楚了张涵那张焦急的脸。 张涵的脸庞白净细腻,甚至比她的皮肤还要好上几分,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神,简直就是一枚不折不扣的帅哥。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即使是把张涵的这张脸放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也不会让人产生违和的感觉,顶多也算得上是一个伪娘。 陈西在凝视了他几秒钟之后,顺手打开桌面上的台灯,再度低下头,翻着档案并没有再说话。 见事已至此,张涵将带来的一叠档案轻轻地放在桌面上,无奈的说道:“头,有时间您就看看吧。不管是从作案的手法,还是在犯罪的模拟上面,都和你父亲的案子一模一样。我就先回去了。” 张涵离开了,尽管他来此之前,就已经预感到了结局。 不过,让张涵感到很是痛心的是,那个对犯罪心理有着天然嗅觉的队长,难道真的不在了?! 他已没有任何奢望,唯一就是希望她能翻开档案,哪怕只是看一眼也好。 一阵轻微的开门关门声响过之后,整个屋子里又显得极其安静。 除了窗外的暴雨声和墙上古老时钟的滴答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可以打断陈西的思绪了。 陈西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再也没有兴趣翻看那些小三档案了,就干脆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写上结案两个字之后,就放在身后书柜里。 一件寻找小三的无聊透顶的案件,就这样结束了。 当她转回身去面对书橱时,无意看向那书橱第一层满满的荣誉证书和奖杯奖状。 荣誉证书和奖杯奖状,写满了她骄傲和自豪…… 犯罪心理学博士,警校优秀毕业生,心理画像师,南都市最年轻的刑侦队长…… 这所有的荣誉,唯一指向的目标就是她陈西。 陈西是她的父亲陈福祥取的,如今却成了她的包袱和负担,也成了她的心理原罪。 在喝完冰镇咖啡后,陈西把目光移向了张涵留下来的那本厚厚的档案。 陈西如同看到了一只刺猬,数次想要伸手去拿,但最后却都慢慢的放下。 她的心里有个声音不住的提醒,“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那古老的充满恶魔的记忆也早已封印……就开启它吧。” 可是,自己为何一定要开启它呢?! 陈西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又是一桩陌生而又无聊透顶的案子。 她接起电话,数次点头之后,然后带上雨具离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