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感情捉迷藏

更新时间:2021-04-05 21:56:47

感情捉迷藏 连载中

感情捉迷藏

来源:微小宝 作者:迷鹿 分类:都市 主角:陈俊田惜文 人气:

经典小说《感情捉迷藏》由迷鹿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俊田惜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这一辈子,晃晃悠悠,荡荡漾漾,总是会碰上叫做爱情的玩意儿。你总能听到圈子里的八卦,某某某出柜了,一起移民到澳大利亚结婚去了;某某某分手了,哭得她妈都不认识了;某某某都四十好几了,还单着呢。关于爱情,是一个俗套而又更加俗套的话题,人这一辈子总要遇到那么几次,不管你的职业年龄性别和体重,如果你没有遇见,瞎了你的狗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幕 “哎,这是为什么。”苏悦又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田文惜扭过头看了看苏悦桌子上的概率论书,又看了看苏悦那美丽却又忧伤的神情。田文惜说道:“小姐啊,的悦悦美女大小姐啊。对这一本你已经不用再上的书,你唉个什么劲啊。你这一下午已经‘哎’了七十二声,问‘为什么’已经三十三了,你是真打算走黛玉妹妹陈俊线了啊。”对面的苏悦抬头看了看田文惜,然后又低下了头。”哎”又从那娇嫩的嘴中发出了一声叹息。对面的实在是田文惜忍不住了,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苏悦的背后,然后搂着苏悦的肩,用自己的脸去蹭苏悦的脸。”小悦悦,告诉怎么了嘛。要是有人欺负你,告诉用的铁蹄去踏平了他!”说着田文惜还用自己的小拳头在苏悦面前挥了两下。 苏悦侧过脸来看了看田文惜你强装坚毅的表情,说道:“是因为喜欢上一个男生才这样的。”“什么?”田文惜脸上坚毅的表情突然变成了惊讶“一个男生,还是因为喜欢上了一个男生,悦悦啊,你可是们经济系的系花啊,这科学吗?”苏悦现在的脑门上冒出了一脑袋的黑线,拍掉了正在揉自己脸的田文惜的手,说:“难道就不能喜欢上一个人吗?”“当然不是了,在惊讶的是你是系花啊,你喜欢上了一个男生,那个男生却不喜欢你。这不禁让怀疑这个男生他是否是个男的。”苏悦突然觉得自己头上的黑线有多出了两条。”谁规定的是个男生就必须要喜欢啊。”苏悦的脑中突然有冒出了那个男生的身影、面容,又低下了头,叹了口气。 田文惜的手突然伸到了苏悦的下巴下面,托起了苏悦的美丽脸庞,然后对着苏悦挑了挑眉毛,又用另外一只手拨弄了两下自己额前的刘海,对着苏悦邪笑了一下说道:“相信,天下没有一对女追男是撮合不成的。”苏悦被田文惜这一出逗笑了“记得你是没有谈过恋爱的啊。”田文惜听到这话侧过脸去酷酷的拨弄着他的刘海,又用酷酷的语气说道“当年的红娘史,那时你等凡人可以窥看的。” 田文惜说完这话,就用眼睛瞄了瞄苏悦,看到了苏悦脸上的笑容。就换下了那副酷酷的表情,换上了一副十分八卦的样子对苏悦说:“悦悦心情好点了吧,现在可以跟说说那个罗密欧了吧,他那里好把们的小悦悦迷成这样。”苏悦点了点头“好吧,告诉你啦。那个男生的名字叫陈俊,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时在一个下雪的夜晚,那天晚上上完自习,走在回寝室的陈俊上,就是在们每次回宿舍来都会经过的台阶处,有一个男生在那里摆了一圈心型的蜡烛像表白。”“猜那个男生绝对不是你的陈俊,们的大系花怎么可能在这种老套的招数面前投降呢,对吧。”田文惜一脸不屑的说道。苏悦的大眼睛看了看田文惜,又可爱的眨了两下说:“还觉得这样挺浪漫的呀,又是下雪又是蜡烛的。”田文惜伸出了根手指在苏悦面前摇了摇:“所以说你太年轻,这些都是骗小孩的。” 苏悦抓住了在自己面前摇来摇去的田文惜的手,接着说:“不过那个男的的确不是陈俊。陈俊当时从旁边走过,当时他看到有一根蜡烛熄灭了,就蹲下把那只蜡烛又点燃。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就觉得的世界一下子被他点亮了,那是一种很奇秒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就被他吸引了,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点完蜡烛之后他起身转身就走了,想要上前去但是你也知道对男生不咋敢主动的。于是第一次的相遇就这样结束,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电话,甚至连他到底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清,但是感觉就是喜欢上了这个男生。” 苏悦说完看了看在那一脸认真表情听着自己说话的田文惜说:“怎么样他是不是很好。”田文惜一脸鄙夷的看着她,说:“你们就这样见了一面,就认定他好?”“当然不是啦,还有后面拉。不然怎么知道他的名子的”苏悦接着说“那只是第一次,虽然没有记得他的面容,但是记得了他给的感觉。接着就有第二次的见面了。距离第一次见面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那是元旦刚放假回来,去上自习,那时候上自习的人很少,到了九点多要回宿舍的时候,就看到了后排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当他低下头写字的时候看出来了,他就是陈俊,与他当时低头去点蜡烛的样子一样。不过,胆子小的走过他的面前时,没有干主动打招呼,只是记住了他的模样,记住了他书本上的名字‘陈俊’。又过去了几天去上公选课,在课堂上看见了他,当时他坐在最后一排,就好像着了魔似的也到了最后一排他旁边的位置坐下了。” 现在的田文惜正以一种看小学生的眼神看着苏悦“你不会就这样在他的旁边坐了几节课也没有说话吧。”面对田文惜的鄙视苏悦正了正肩,有撅了撅嘴说道:“当然不是啦,有说过话,还知道了他的电话号码啊。那天公选课上一直下寻找搭讪的机会,终于决定去问一问他今天老师课上讲的内容。结果当问他的时候,他抬起看了看,指了指自己正在看着的书。还以为他是让自己看书呢。然后他说他也没有听讲,看的是别的课的书。一看还真不是这门课的书。然后下课的时候就说手机没有带,借他的手机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就这样要到了电话号码。” 田文惜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在那里还一脸回忆样子的苏悦,他真的不知道原来喜欢上了一个人在那个人的面前之上就可以变为负的。居然一节课就聊了一句,电话还是这样偷着要过来的。”小悦啊,那你之后有没有见过他啊?”“有过啊,那之后又过了几天就又在上课的陈俊上看见他了,只不过没敢打招呼,只是擦身而过。第二周的公选课上又看见他了,这回是鼓足了勇气又坐在了他的旁边还主动跟他打了招呼。结果没聊几句他就睡觉了,还是一睡睡到下课的那种,直接就让说不了话了。”田文惜这时用双手捧住了苏悦的脸,左边看了看,右边又看了看说道:“这男的绝对是有问题的,不然对着这么美丽的脸庞绝对是睡不过去的。不是审美有问题,就是取向有问题。绝对的!”“别这么说人家啊。今天上午上课的时候在陈俊上又碰到他了。这回胆子大了,也不管了,反正就是喜欢他,于是就主动上去找他打招呼,然后又要了一遍电话,并且晚上约他去看电影,他说下午短信给回复。不过现在都五点了还没收到短信啊。哎……”看着苏悦在这里黯然神伤,田文惜心想这回算是碰到个硬茬子了,作为一个男生居然不为美色所动,果然有让苏悦喜欢上的一点点资本,不管怎么样为了苏悦的幸福,为了寝室的陈俊宁,她都决定去会一会那个叫陈俊的男生,好让这一对能早成正果。”哈哈,小陈俊,陈俊回短信了。”“快看看说的什么?”“呃,他说今天晚上要整理实验数据,不能去了。哎……”哎,田文惜也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声,数到七十五。 第二幕 就这样田文惜下定了决心要帮助苏悦去拿下陈俊这个硬茬子。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基于这个原则们的田文惜大红娘决定先去敌后摸摸情况,探一探这个陈俊的虚实。 从苏悦那里知道了,这个陈俊是机械工程系的。田文惜作为一个优秀的红娘当然有着自己的一套八卦网络。于是她就去找了一个她认为机械工程系最八卦的且跟他有交情的女生左璃来打探陈俊的基本状况。但是左璃却说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却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田文惜有点小吃惊,按理说让系花喜欢上的男生应该没那么普通的。于是田文惜又不得不找苏悦要陈俊的照片,结果要来的只是一张男生趴在桌子上,后脑勺对着镜头的照片。哎,田文惜只能叹了口气,心想看来又是要自己下一番功夫了。从左璃那里探听到了陈俊的班号,们的红娘田文惜就化身为了侦探田文惜,开始了调查生活。 调查了两天,田文惜终于从对陈俊的一无所知到达了基本几点就知道陈俊在干什么的地步了。于是田文惜就回苏悦那报到了,这才使们的大系花苏悦知道了陈俊的基本信息。陈俊出生于湖北省一个偏远的小乡村,他的家庭并不是很富裕,所以陈俊每天都在做一份餐厅的兼职。家里条件不好,却还能够到武汉大学上学那就证明了他学习成绩上的过人之处,他的成绩在机械工程系是排的到前十。也许是平时花费在学习上的时间太多,也可能是出生于农村的原因,总之陈俊有着一种单纯、老实的气质,这种干净的气质其实也是挺招人喜欢的。但是由于一般的长相和一般的家庭背景,其实平时并没有多少女生会注意到他。 田文惜还是想不通啊,为什么苏悦会对陈俊一见钟情。按她的理解,一见钟情钟的一般都是别人的脸啊,这种普通的脸也会被苏悦看中。哎,好人难做,好红娘更是难做啊。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田文惜想着,更何况陈俊对苏悦的置之不理也说明了他不一般。 既然你对美色不感冒,那们就用纯情感动你,田文惜是这么想的。于是田文惜就给们的苏大系花出了注意,第一步就是要让羞涩的苏悦尽可能多的出现在陈俊的面前,让他们成为朋友。现在再让苏悦去不断的约他说不定会把这个老实的孩子给吓跑,所以田文惜想一切还是从陈俊的平时生活开始吧。对于陈俊来说,大学的一般生活可能就是上课、自习、去打工。于是田文惜就想起了最老套的情节,自习室偶遇。订好了战略,执行时才发现难度。原来田文惜只知道陈俊晚上七点到十点会去上自习,但是去哪里自习却并不知道。们的红娘田文惜有变身为了搜查员田文惜。第一天晚上,田文惜搜索了整个图书馆,没有找到陈俊的影子。第二天晚上,田文惜又跑了近乎一般的教学楼,搜索了其中所有的自习室,果然又没找到,第三天晚上,田文惜学聪明了,先去陈俊他们寝室大门前蹲守,看到陈俊出来了,她再跟上去,虽然这么做有一些猥琐,但是的确省了田文惜不少事。走在陈俊上,陈俊可能也感觉到了有个人跟踪在他身后,走着走着陈俊就突然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和跟在身后不远的田文惜四目相对。田文惜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赶紧低下头掏出手机来看。前面的陈俊也没有停留就只是摇着头笑了一下,还继续走着。 不过这一下回头,的确是把后面的田文惜吓的不轻。田文惜可不想自己被说成一个跟踪的变态,更不想被说成一个跟踪男生的女变态。于是她就渐渐地放慢脚步,把距离拉得越来越远,当看到陈俊进了教学楼了,田文惜暗自松了一口气,已经知道他一般在那个教学楼上自习了,第一阶段目标完成,接下来就是去找他在那个自习室上了。田文惜进入了教学楼开始一个一个教室的搜索,当田文惜搜索完三楼的一个教室正准备出去,刚完成转身动作的时候,门开了。田文惜的脑门和门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田文惜就晕晕乎乎的想要坐到地上,但是一双手扶住了她。”对不起啊同学,同学你没事吧。”田文惜的耳边传来这样一句话。田文惜揉着自己的额头,抬起头正准备说“没事,没事,下次注意点”突然发现,开门的那人居然是陈俊。田文惜心想“嘿嘿,小悦悦,你的事基本成了。”心里笑了但是表面还得装的非常痛苦。田文惜揉着额头,看着陈俊说道:“有事,有事。撞得这么疼。”“同学,要不送你去医务室看看吧。”陈俊一脸歉意的说道。”算了,算了,你一般都是在这个教室上自习吧?”田文惜问道。”是的,同学,你真不去看看。”陈俊还是一脸歉意的看着田文惜那已经有点肿了的额头。”现在没事,要是有了什么事,再来找你。你要一直在这里上自习哦,不然下次来了找不到了。”说完,田文惜扭过快要憋不住笑的脸,开门就走了,完全不顾后面还在说“同学,要不把电话给你,有事找。”的陈俊。再说陈俊,他也好疑惑,这是什么情况啊,要找人居然不要电话。不过对于刚才撞得田文惜,他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不过刚才那一开门,他也想不起来了。 第三幕 弄清楚了陈俊在那个地方上自习,田文惜觉得今晚的星星格外的美丽。田文惜一陈俊哼着小曲就回到了宿舍,开门看见苏悦就跑过去搂着她,说:“小悦悦啊,你说帮你找到了与陈俊幽会的地方,你是要怎么谢啊?”边说边拿自己的脸去蹭苏悦的脸。”什么幽会呀,他在那里上自习啊?”说着,就看到了田文惜额头上的红印“你的脑门是怎么弄得。”“呃,没事没事,自己不小心撞到了。”说着田文惜又揉了揉自己的脑门。”他每次都在第三教学楼的三楼楼梯口上自习,记的明天,争取后天拿下呦,小悦悦。嘿嘿。洗澡睡觉去了,你先去想一想,明天怎么聊吧。”说完田文惜就走开了。这时的苏悦心里很欢喜,就像古时的妇女可以见到在外征战归家的丈夫那种急迫的欢喜,她觉得现在时间过得太慢了,多想明天晚上的快点到来。多想再见到陈俊。 时间其实过得还是很快的,很快就倒了第二天的下午。苏悦一般都不化妆,穿衣服也很平常。虽然这一切都被田文惜归结为懒,但是这样的苏悦还是每次都会成为女生中的焦点。可想而知苏悦的面容室友多么的天使了。就只这么一个穿什么都好看的天使,弄得田文惜现在觉得他就是一个小恶魔。中午一吃完饭,苏悦就拉着田文惜说要准备晚上去见陈俊,让她做参谋。于是开始换衣服,问田文惜好不好看按理说冬天的衣服应该没那么多样,但是们的大系花苏悦愣是换到了两点半。一个半小时啊,都有四十多套了,田文惜看苏悦平时也就穿那么几套啊,就问:“悦悦啊,你有这么都衣服,为什么平时都不穿的啊?”苏悦扭过看镜子的头,对田文惜说道:“这些衣服都是当时太喜欢了买的,但是不喜欢每次都换新衣服,几件衣服就已经足够了,喜欢简简单单的生活。陈俊啊,这样穿怎么样啊。”这时的苏悦上面穿着白毛衣,和白色的修身短羽绒服,这样使得他披在后面的直发更加的乌黑美丽,下身穿着浅色的紧身牛仔裤更显示出了她那修长的美腿,再加上脚上穿着暗黄色的雪地靴,这样的组合,既突出了苏悦的女人气质,也更加显示了苏悦身上的清纯。田文惜现在的感觉苏悦身上有着陈俊身上那种干净的气质,说不定他们还真是天生的一对呢。 晚上七点半,大美女苏悦出现在了田文惜告诉给他她的那个教室前面,推门进去还真的看到了陈俊就在里边坐着。苏悦在心里笑了“哈哈,可算找到你了。”对于有人推门进来,陈俊抬起头来看了看,看到了是上次约自己出去的那个女生,就对苏悦笑了笑,然后又低下头去写自己东西了。苏悦看到陈俊对着自己笑了,心里十分的高兴,就静静的走到了陈俊旁边的座位坐下了。然后对陈俊打了个招呼,陈俊也很随意的回了声“嗨”就又继续去写自己的东西了。对于陈俊可以无视自己的美貌,苏悦已经可以做到习惯的地步了,但是习惯了,还是会从心底生出一些小小的失落,不过这完全不能抵消他对陈俊的热情。苏悦还是会没事找事的去找陈俊聊一些什么。 就这样苏悦好像就这么规律的出现在了陈俊的生活中一样,每天的七点到十点他们都是在这个教室上自习。一个星期过去了,考试的时间也慢慢临近了,于是平常不怎么学习的田文惜也不得不在考试来临之前也挣扎挣扎,这天晚上他田文惜也决定去自习室找苏悦,好回来的时候有个伴。 田文惜到了自习室,推开门看到陈俊和苏悦坐在最后一排,虽然挨着坐但是却没有聊天,没有说话,都是低着头再写自己的东西,田文惜心里真是有点无奈了。心想,陈俊还真是难以搞定啊。在田文惜进来的时候,陈俊也习惯性的抬起了头,陈俊看到了田文惜,想起了这个女生就是那次自己开门撞到的女生,于是就从佳士得后面走到了田文惜的面前“同学,上次撞到你没事吧。”“没事,没事。”田文惜笑了笑回答道。”没事就好,还真怕把你撞坏了。”陈俊又说道。这时苏悦也从教室的后面来到了田文惜的身边,好奇的对陈俊问道:“这时室友田文惜,的你认识田文惜?”陈俊也没想到,就说了上次开门撞到田文惜的经历。”既然都认识那就去后面坐一起吧。”陈俊这样说道。”好啊。”田文惜答应道。 其实田文惜也是很不愿意来打扰苏悦与陈俊的二人世界的,但是她想考试过关,自己却又实在是弄不懂书本上讲的啥,就只能来求助于平时认真学习的苏悦了。田文惜坐在了苏悦的旁边,开始翻着自己的概率论书,她就觉得这完全不是人能理解的一本书,于是开始不断向苏悦讨教着。在苏悦教田文惜的时间里,陈俊也在旁边听着,到了一处苏悦也讲不明白的章节时,陈俊开始给田文惜讲,苏悦也在中间听着。日子就这么过着,苏悦和陈俊之间近乎不说话的自习时间应为有了田文惜的加入,逐渐变成了三个人的聊天时间。三人间的关系也在变好,到考试结束的时候,苏悦与陈俊之间已经从下自习以后就是陌生人,变成了晚上会短信互道晚陈俊。这段时间中,陈俊还收到了红娘田文惜假借苏悦之名写给他的情书,结果被陈俊一眼就看出自己不对,闹了个笑话。苏悦与陈俊的一切似乎都在往正确的情况下发展。坊间传闻也在田文惜的推动下渐渐地将陈俊推上了系花苏悦男朋友的位置。 考试结束了,也就快过年了。考试结束之后,陈俊就回到了老家,苏悦和田文惜都是本地学生,本来还想要留着陈俊在武汉多玩两天,但是看看快要接近过年了,也就算了。三人一起约了等陈俊再来的时候在一起出去玩。 第四幕 转眼间,年就过完了。虽然家里条件不是很好但是学费生活费家里还是哪的出来的,陈俊的成绩又好还拿到了五千元的奖学金。但是懂事的陈俊还是大年初七就来到了武汉,并且在一家饭店里边开始上班了,挣些钱能为家里省点就是点。 苏悦知道了陈俊来武汉的消息之后,本想着好好地和陈俊一起各处玩耍的,但是又同是知道了陈俊在饭店干着一份工作的时候,就没有约陈俊出来玩,而是经常在陈俊午休的时候去饭店看他。每天带些这带些那的去为陈俊加餐,每次都弄得陈俊怪不好意思的。田文惜知道了这些,就说苏悦“良母不知道怎么样,但是贤妻你绝对是算的上了。”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开学已经半个月了,田文惜他们三人的日子好像与上个学期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每天晚上的两人自习,田文惜也加进来了变成了三人自习。这天晚上,田文惜对苏悦说是时候增进她与陈俊之间感情的时候了。然后田文惜拿出了三张武汉欢乐谷的门票,说道:“小悦悦,武汉的春天很短暂,趁着春天,万物躁动的时候,将其拿下,在旁边给你做参谋,肯定没问题的。”苏悦脸红着说:“看你说的。不过们在春天是该出去玩玩了。”“还脸红了,哈哈,小悦悦你不淡定啊。”说着就去捏苏悦的脸,然后两个两个花季少女就纠缠在了一起…… 就这样他们三人一起约定在这个周四,没课而且陈俊没兼职的日子,出发到欢乐谷。星期四这天是一个大晴天,这天的下午用小学学的成语来形容那就是晴空万里,不见半朵云彩啊。在这样一个日子里,有两女一男出现在了欢乐谷的门口。这个扎着田文惜尾,面容好比天使,上身白色连帽卫衣,下身深色牛仔,脚上穿着白色帆布鞋的,就是们的苏悦苏系花了。而旁边这位留着齐耳短发,面容姣好,穿着深色长袖体恤,浅色牛仔裤,脚上脚上穿着运动鞋的就是们的田文惜小姐了,虽然没有苏悦那天使的面容美丽,但也算一位美女了。最后站在两美女旁边,拎包的那位就是们的主角陈俊了。陈俊今天穿着一件洗的有些发白了的格子衬衫,牛仔裤,板鞋。虽不算帅气,但也算是阳光,干净。三个人站在一起给人们一种青春气息,就如同这春日的阳光。 田文惜看了看进门时拿到的小册子,发话道:“小白白,你觉得们第一站去哪个玩耍啊?”陈俊看了看两个漂亮的女生,幽幽的笑了一下,说:“要不们去玩个刺激的,直接天地双雄?”田文惜与苏悦齐齐的摇头,说不要。然后苏悦指了指手册上的一幅图,说就玩这个。陈俊仔细一看……“旋转木田文惜”,陈俊有些无语。 在排完老长的队,玩完旋转木田文惜之后,田文惜和苏悦就怎么都不想去排队了,只想找个排队快的项目去玩了,符合这一标准的,只有鬼屋。于是一行人就去鬼屋那排队了。田文惜想让陈俊与苏悦单独相处着,于是走在了两人的前面。一开始进到鬼屋就像是进到了一个幽静的博物馆里,并没有什么。走着走着,接着就到了像矿道的陈俊,这时候鬼屋的惊吓之陈俊才刚刚开始。其实陈俊真得没觉得这里的道具有多么吓人的,倒是旁边的苏悦有点吓人,每走两步就要尖叫一下,走着走着就直接闭起了眼睛,抱住了自己的胳膊让自己带着她走。这一陈俊走来陈俊看到前面的田文惜一直都没有尖叫,只是在有机关跑出来的时候,紧紧地握住了拳头。看着前面这个短发的女生,陈俊还挺佩服她的这种魄力的。 转过最后一个弯道,出了鬼屋。田文惜转过身来看到了,苏悦正抱着陈俊的胳膊,依靠在陈俊的身上。陈俊看田文惜转过身来看着自己和苏悦的样子,唰的一下脸就红了,动了动被苏悦还抱着胳膊。苏悦随之睁开了眼睛,“啊”的低呼了一声就松开了陈俊的胳膊。脸也爬上了红晕。田文惜看到后他们两个的样子后笑了笑就转过身去了。田文惜现在的心里有一点复杂,本来看到陈俊与苏悦在一起,他是应该感到高兴地,但是现在的心里却泛着一点苦意。接着他们又排队玩着各种项目,而田文惜仿佛很有默契的一直走在两人的前面,不做打扰。 玩着玩着下午的时光就过去了,陈俊说:“请你们吃晚饭吧,拿到工资了,去吃顿好的,怎么样?”田文惜和苏悦相互看了看一起说好,不过地方得他们选。陈俊的兜里有着自己寒假打工的三千多元的工资,想着这两女生对自己一直这么好,一会一定得请他们吃顿好的谢谢他们。但是,他没想到两个女生带着他来到了一个了陈俊边的烧烤摊子。陈俊皱了皱眉头,说:“刚拿到了工资,可以请你们吃更好地。”两个女孩相互看了看同是笑了,田文惜拉着陈俊的一只手臂说:“这就是和小悦知道的最好吃的地方啊。”苏悦拉着陈俊的另外一只手臂说:“而且们就是喜欢吃这个东西啊。再说贵的也不一定是好的,有钱也不能乱花啊。”两个女生一起将陈俊来到了小摊上坐下。陈俊对两个女孩的善良有些感动,接着说道:“好,就让来尝尝你们说的好吃到底有多好吃。” 第五幕 愉快的欢乐谷之行之后,其实陈俊和田文惜的心头都有了一份奇怪的感觉。陈俊并不是不知道苏悦对自己的心意,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对自己一个穷小子这么照顾,傻子都看的出来他是喜欢自己的,苏悦美丽又善良,但是他却对这个天使一般的女孩有的只是好朋友之间的感情。反而对田文惜他却逐渐的心底生出了喜欢之意。而田文惜现在脑海里,苏悦抱着陈俊的那个画面一直在他的脑袋里回放着。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喜欢上了陈俊,但是当苏悦抱着陈俊的时候,他的心底真的是不舒服的。 时间又过去了几天,对田文惜的喜欢在陈俊的心中一点一点的明确了。他喜欢田文惜俏皮的样子,喜欢田文惜风趣的言语,喜欢田文惜平时有点小淘气的神情,也喜欢着田文惜的美丽短发。田文惜的样子一点一点在陈俊的心中扎下了根,每天都在他的心里一点点壮大。陈俊有些忍受不住,所以他决定和田文惜说明自己的心意。这天,陈俊发短信给田文惜,约她下午出来玩。田文惜收到短信,就和一同在寝室的苏悦说陈俊叫们下午出去玩。苏悦看了看田文惜,然后笑了笑说,“你和他出去玩吧,下午去整整的头发,好久没打理它们了。”“呃,好吧。”田文惜回答道。其实田文惜觉得在自己心中也对陈俊产生不确定的感情时,为了苏悦她是不应该去和陈俊见面的。但是青年时,感性往往是大于理性的,她愿意和陈俊呆在一起,于是他就回复了陈俊下午去找他。 中午吃完饭,田文惜和苏悦一同出的宿舍门,这是陈俊已经在宿舍的楼下等着了。当陈俊看到苏悦与田文惜一同走过来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的尴尬。苏悦敏感的观察到了这一神态,眼中先出一丝丝的失落。但是陈俊和田文惜都只关注着对方,并没有注意到她。走到陈俊的面前时,苏悦眼中的失落已经隐去,转而是换上了平时的笑意。”今天下午去弄头发,你们出去玩,记得玩的开心哦。”苏悦笑着说。陈俊听到这话的时候表情顿时好像轻松了好多,说:“肯定的。那们走了。”听到陈俊的回答,苏悦笑了。看到田文惜与陈俊离去的背影,苏悦脸上的笑容慢慢地退去。她摸了摸自己的披肩长发,面容上露出了坚毅。 走到了车站,田文惜问陈俊:“们去哪玩啊?”陈俊说:“带你干一件平时没事干的事。”然后陈俊带着田文惜上了一辆比较空的公交车,挑选了最后面的两个座位,然后陈俊说:“带你公家车逛武汉。”如果是平时有这么一个男生对他这样一个本地女生说这个话,他一定觉得对方不正常。但是现在陈俊对他说出来,她却觉得很开心。心中对于苏悦的那份愧疚渐渐地也埋于了心底,田文惜作为一个本地人,当车有陈俊过什么古迹的时候还会给陈俊这个外地来的孩子讲解。就这样陈俊与田文惜坐到了这辆车的终点站,又在终点站换了一辆车继续坐到终点。就这样的一下午简单而快乐的度过了。到了晚上六点多,车开到了江边,田文惜觉得饿了就拉着陈俊下了车,去找地方吃饭。 经过一下午的时光田文惜也发现了自己对陈俊的感情,但是她的心里想到了苏悦那哀伤的面容,她充满了纠结,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苏悦。自己喜欢上了陈俊。吃完晚饭后,陈俊问田文惜要不要回学校。天已经暗了下来,田文惜望向江中,看到两岸的灯火在江中摇曳,就转身对身后的陈俊说:“既然陪你坐了一下午的公交车,那你晚上陪坐船吧。”其实田文惜本来想说玩了一下午回去吧。但是心中却总是有些不舍的,好像回去了之后就要将陈俊还给苏悦一样。陈俊本就愿意与田文惜多呆一会,当然是很愿意的了。 登上了轮渡,田文惜在前面跑的飞快,到了船的上层占了一个栏杆边上的位置,然后对后面还拥挤在人群中陈俊招了招手,示意他来到自己的身边。就这样在船上吹着江风,看着隔岸的灯火,田文惜觉得十分的平静,田文惜喜欢的其实并不是船,她甚至还晕船,她只是喜欢上了待在陈俊身边的感觉,在陈俊的身边,她总是能感觉到阳光的味道。就这样在两岸之间一直徘徊,一直吹着江风。晚上的江风还是有些冷的,陈俊在后面看到身前的田文惜把捋起的袖子拉了下来,就轻轻的将手搭在了田文惜的肩上,想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但是这是的田文惜却转过了头,对陈俊说,外面冷了,们进船舱吧。陈俊撘上去的手又默默地放了下来。船到岸了,田文惜自己在心底对自己说十二点到了,灰姑娘该回去了。就对陈俊说们回去吧。 车上,田文惜一直没有跟陈俊说话。下车陈俊对田文惜说:“是不是刚才在船上,惹得你不高兴了?下次不会了。”陈俊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在等待惩罚一样。田文惜眼中似有着泪花一般,回答道:“不是,只是有点累了。们回去吧。”走在陈俊上,一切都一下变得那么陈俊,一天的欢乐仿佛在这个时候一下都藏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在接近宿舍,就好像一步一步的接近审判。到了宿舍的大门前,田文惜转过身来,对陈俊说:“好了,今天过的很开心,谢谢你。”陈俊看着田文惜带着笑容的面庞,没有回答,而是上前一步,将田文惜搂在了怀里轻轻地在她的耳边说:“喜欢你,田文惜,喜欢你。”田文惜一开始背包住的时候还有意思的惊讶,但是听到了陈俊在他耳边说的话时,她也搂紧了陈俊,就这样的抱着。陈俊感觉到了田文惜也抱紧了自己,心中一喜。然后陈俊轻轻松开了怀抱中的田文惜,好让自己看到她的脸。”喜欢你,田文惜。”没有过多的表达,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好像陈俊这个人一样的简单,也就这么简单的敲击着田文惜的心。田文惜用手去轻轻地抚摸陈俊的脸庞,说道:“知道,知道你喜欢。也喜欢你,陈俊。”听到这几“也喜欢你”陈俊的脸上顿时阳光灿烂。田文惜摸着那陈俊脸上因为笑容带起的酒窝,他看着陈俊的笑脸,感觉现在的陈俊给外的耀眼。于是田文惜踮起脚尖轻轻地在陈俊的脸上吻了一下,接着在陈俊的耳边说:“但是更希望们可以像好朋友一样。要去美国留学了,所以会离开。接受小悦吧,陈俊,她爱你。” 陈俊抱着田文惜的双臂突然的收紧,又将田文惜楼入了怀中,他很想要说不要走留在这里吧,但是他忽然想到留在这里他能给田文惜些什么呢?什么都给不了。于是陈俊紧搂着田文惜的手臂,就慢慢的松开了。陈俊静的看着这喜爱的面容,轻轻地说了句:“回去吧,很晚了。”田文惜抬起头,看了看陈俊,仿佛想要把他的模样永远的可在自己脑海中。时间一分钟,两分钟的就这么走着,田文惜与陈俊就这么站着。过了有十几分钟,田文惜带着哭腔的说了声“好”,就转过身去。着转身的一瞬间,田文惜想起了第一次跟踪陈俊的样子,想起了被陈俊开门撞到时的场景,想到了自习室的点点滴滴,想到了在欢乐谷的一起玩耍,想到了下午一起在公交车、轮渡上的简单快乐。那一直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就悄悄的流下了。他多么想转身再扑倒陈俊那温暖的怀里。但是,她不能,因为是苏悦先喜欢上他的。就这样不回头的走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田文惜见苏悦的长发不见,换成了和她一样的短发。田文惜是在是有点伤心,见到苏悦换了短发也没有什么心情去关心,只是说自己玩了一天累了,就准备洗洗睡觉。而这时苏悦说:“刚才在门口看到你和陈俊了。”田文惜的身子突然地一震,忙转过生来要开口解释。苏悦接着带着悲伤的说道:“小陈俊,不用和解释什么,其实知道陈俊他喜欢的就是你,自习的时候她和你更聊得来一些,那次去欢乐谷,虽然一直在他的身边,但是却看到了他的目光一直锁定在你身上。不是那么轻易认输的人,所以也去见了一个和你一样的短发,想要让他也喜欢上。但是看见了刚才的一幕,觉得,小陈俊,你才是更适合和他在一起的人。”说着苏悦的眼泪就落了下来。田文惜,默默地摇了摇头,苦笑着说:“小悦,已经决定去美国读书了,陈俊是个好男生,别让他跑了呦。”“你这是在逃避,你知道吗,田文惜?”苏悦近乎使用咆哮的语气说道。而田文惜转过身去,眼泪默默地流出,什么也不说。有时候没有选择再苦的选择人们也会苦笑着接受,但是当善良的人去面对选择的时候,却是比直接给他结果更加残忍。 第六幕 那天晚上之后,田文惜就回家去办理去美国的相关事宜了。其后苏悦也有联系陈俊,但是却一直不再有回音。三个人的生活一下变得支离破碎。这后面的一个星期,苏悦一直在找陈俊,但陈俊的室友说他一直在寝室睡觉,啥也不干了。 在田文惜离开去美国的那天,苏悦给陈俊发了条短信“小白,陈俊已经走了,你不想见到们,也不会再过多的打扰你,只是希望你记住,们还是好朋友。有烦心的找,一直都在。”其实苏悦的心里也是非常烦的,最好的朋友与喜欢的人,一个远走他国,一个不见踪影。这样的事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承受的。晚上苏悦来到了她经常和田文惜一起吃饭的那个小摊,想要吃点东西。她看见陈俊就在里面坐着喝酒,苏悦便过去坐在了陈俊的对面。这才一个星期,陈俊就从原来一个阳光的男孩子,变得颓废了。脸庞消瘦的厉害,胡子也没有剃,看的苏悦心疼。 苏悦按住了陈俊那想要往嘴里倒酒的手,陈俊抬起头来看到了是苏悦,也没说什么就把酒杯放下了。苏悦说:“少喝点,喝多了伤身体。”陈俊那已经喝得红晕的脸上挂着悲伤的笑容说“身体都已经被心伤完了。”然后结账,走出了餐馆。苏悦担心他也跟了出来,扶住了他要要晃晃的身体。但是陈俊却拨开了她的手,然后坐在了阶梯上。苏悦也在一旁坐下,对陈俊说:“知道你喜欢田文惜,田文惜的走对你打击很大,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你就不能去争取自己的幸福?也去美国找她?”陈俊大哭着说:“没有钱啊,怎么去找她啊?”苏悦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给陈俊看了一条学校关于“公费留学生”新闻。陈俊一下子就精神了,哈哈,陈俊由哭变为了笑,抱住了苏悦,连说谢谢。 旁边的街道有着街头艺人在唱歌“给你的爱一直很陈俊,来交换你不用给的感情,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却始终不能有姓名”在陈俊怀中的苏悦听着听着就流下了眼泪。是否为你摘下天上的星辰也抵不上也随意给你的一片落叶。 END 半年之后,夏夜无所事事,于是苏悦就来到了江边吹吹风,半年的时间已经让他的短发又张回了披肩的长的。在风中的苏悦,秀发飘飘,美得就像是天堂下凡到人间的天使。无所事事的苏悦翻了翻手机,手机的动态壁纸更迭着照片,第一张是她、陈俊、田文惜三个人在欢乐谷的合影,第二张是陈俊和田文惜在美国相聚之后给苏悦发回的照片,他们笑得是那么的甜蜜。光阴她不会为某一个人来驻足,她是那样的无情,无情到不让一个人记住另一个认得脸庞,又是那样的有爱,不让一个人记住另一个人的伤。但是人们却又都像时空的旅行者一样,用自己的心做着交换,交换来爱人那在晨光中的一抹微笑,也交换着伤痕之下的刻骨铭心,人的心中总有一块是空缺,装着的是不愿让光阴带走的记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