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近身记者

更新时间:2021-03-06 00:59:58

近身记者 已完结

近身记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人世难逢开口笑 分类:都市 主角:索索谢谢 人气:

经典小说《近身记者》由人世难逢开口笑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索索谢谢,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黑幕层层,我自横刀问正义何在? 危机四伏,披荆斩棘开创苍天大道! 美女连连,贴身护美,舍我其谁? 天下时势就我辈,美人如玉风云催; 几番霸业弹指间,百年不过一场醉。 纵横捭阖挥龙泉,一将功成万骨灰; 白发空垂三千丈,只今余几少人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的文亘之肚子已经咕噜噜叫了起来,唉,这都是什么事,从上火车到现在就没有消停过,文亘之看见旁边有个面馆,想着去吃碗面解决算了。

文亘之走到面馆里,点了一个三两的,他动了几次手,都觉得需要补充能量了,面一上来,他就囫囵吞枣起来,三下五去二,一大碗面已经见了底,他才抬起头。却发现他的桌子前面站了三个人。

有一个人他认识,就是在火车站遇到的眼镜男,此时正畏畏缩缩地站在后面,前面的这个人大约五十来岁,眼睛有点小,瘦削的身材,一看就是玩心计的那种人,脑袋前方已经没有了头发,从左边分过来的几根头发耷拉额头前,看着文亘之抬起头,这人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姓江,江家化,我江南天马公司副总经理,我此次来是想和文记者谈谈的。”

文亘之抬头看了看江家化,“你们就不能让我歇歇吗?我刚到沙城,你们的接待是一波接一波,让人应接不暇的!”

“这不更加凸显我们的诚意吗?再说兵贵神速,早谈早解决问题,这样也不会耽误文记者和我们的时间。”江家化好像面瘫了一般,说这么久,居然就一点都没变一下。

“看样子我就是想不同意也不大可能了!”文亘之看着江家化身后那个和眼镜男站在一起那名太阳穴凸起的精壮男子说道。

“那怎么会?我们梁总一再指示我们要耐心地和文记者把有关事情解释清楚,我们是来交朋友的!”江家化依然故我。

“好,我就看看江总是怎么交朋友的,请江总带路吧!”文亘之想反正是祸躲不过,好在吃了碗面,至少肚子饱了,不如大方点。

“请!”江家化说了声请,却自己带头走在了前面,显然他并没有将文亘之放在眼里。

江家化带着文亘之也来到了沙城春茶楼,迎宾小姐上来的时候,江家化说了声武侯包厢,文亘之这才发现,这里的包厢居然都是用的历史人物命名的,开始的时候他都没有发现。

这个包厢远不是开始那个包厢可以比拟,里面有着泡茶的地方与喝茶聊天的地方完全分开,里面是一大根整木的茶几,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泡茶所需要的工具,还有一个靓丽的旗袍女郎在里面等候,看见江家化等进来,旗袍女郎就开始在茶具前忙活起来。

江家化示意文亘之坐下,自己则在文亘之对面坐了下来。眼镜男和精壮男子依然站在他的身后。

文亘之对眼镜男道:“我们也算是故人,一起坐下吧!”眼镜男却一动不动。江家化接话道:“凡事总要讲规矩,该站着就站着,该做下就坐下,没有规矩一切就都乱套了,文记者以为然否?”看来这个江家化还有些文化底子,动不动还说点文言文。但这个话似乎在向文亘之暗示什么。

“江总说得不错,的确应该是讲规矩,守规矩,否则一切都会乱套的!”文亘之不轻不重把话还了回去。

“看来文记者是一个讲规矩的人,这好办了!”他突然扇了眼镜男一个耳光,“像他这样办事不力,不守规矩的人,我们公司是坚决不要的,我们梁总要他去请文记者,他居然还和文记者动起手来,这就是没有规矩,没有规矩就没有方圆!”江家化说道这里,那么精壮男子突然抓起眼镜男的一条胳膊,用头一磕,只听咔嚓一声,那条胳膊断了,那眼镜男咬牙竟然一声不吭,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掉了下来。江家化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扔在桌上,“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你知道规矩!去医院看看吧!”

眼镜男连忙拿起桌上的钱,躬身对着江家化施礼,“谢谢江总,谢谢江总!”拿着钱就出去了。

这个时候,江家化干笑几声,“让文记者见笑了,都是公司几个不懂规矩的人,这次特意带他过来向记者赔礼道歉的。”

文亘之拍了拍手掌,“好,好,江总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啊,以前不知道杀鸡骇猴是什么意思,今天算是彻底明白了,我这是做了一回猴子啊!”

“岂敢、岂敢,只是想向文记者表明我们的诚意才是!”江家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然后又对正在泡茶的旗袍女郎说道:“泡好这一壶,你就出去吧!”

这个旗袍女郎还真是淡定,看了刚才眼镜男手笔被硬生生折断,居然没有半点的害怕,十分沉着地泡好茶,又深施一礼后,才慢慢地退了出去,显示出极好的素养。

江家化娴熟地倒了一小杯茶给文亘之,“这里茶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算得上是最新鲜的,文记者不妨试试!也许是适合你的味道。”

“文某初来乍到,平时不大好茶,只怕是辜负了江总的一片好意!”文亘之端起杯一饮而尽,“黑茶,这个怕是有些年份了,味道醇和,茶香四溢,茶中上品啊!”文亘之砸了砸嘴巴。

“想不到文记者年纪轻轻,还是个茶道高手,看来我们有了共同点,便于沟通啊!”江家化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

“听江总的高见!”

“黑茶是发酵茶,和普洱是同一个类型,关键在于发酵的过程要掌握好,否则要不然就糊了,要不然就没熟,关键在于把握好火候。这个与做人也差不多,过犹不及,所以华夏人讲究的中庸之道啊!”江家化将茶杯在鼻子前面嗅了嗅,然后一饮而尽。

“想不到江总还是儒家文化的高手!文某自问学识浅薄,不如请江总说个明白!”文亘之自己倒满了茶。

“既然如此,江某就说说自己的看法!文记者来了解的这个事情,也许我们说了不算,但是仅仅只有对方说了也不算,那就只有找权威部门来要一个说法了,但是目前各级法院都没有一个结果,所以说在法律上没有什么可循,是以这个事情注定没有一个结果,在做一个明知没有结果的事情,何不去做一个结果会很好的事情呢?”江家化似乎信心百倍可以说服文亘之。

“不知道江总说的明知结果会很好的事情是什么?”文亘之盯着江家化的小眼睛,紧追不舍。

“要么回去,等有了结果再来!要么我们交个朋友!”江家化看着文刀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可是我是带着任务而来,必须要有一个结果,而且,”文亘之加重了语气,“你们这个朋友我高攀不起!谢谢江总的茶,让我开了很多眼见!”文亘之喝完了杯中的茶,准备离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