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都市最强软饭王

更新时间:2021-02-22 22:18:49

都市最强软饭王 已完结

都市最强软饭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冰冻的虫子 分类:都市 主角:丁有朋小姐 人气:

主角是丁有朋小姐的小说《都市最强软饭王》此文是冰冻的虫子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丁有朋是末世的强者,杀场上的战神,突然间穿越到了车水马龙的都市,穿越到了这个靠吃软饭为生的人身上。游走于女人之间,少了杀场上的血腥,却多了一份勾心斗角,保留了末世里的武功,能否助他成为真正的王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丁有朋冷笑着,他不需要看到,就能感觉到一切。他知道展户在外面偷窥,可是丁有朋一直都当不知道。

春儿惊吓得双目失神,展户道:“丫头,你的死期到了。”

他的手掌就要打下,但是丁有朋像鬼魅般出现,并且握住了他的那一手掌,展户想动都不能动。“别这样好不好?”丁有朋开口。

丁有朋的出现是展户始料未及的。现在可不是在展户的房间里,也不是在丁有朋的房间里。而是在旅店的过道里。

丁有朋不满意自己的这具身体,要是过去的那个他,只要一伸手间,展户还不完蛋吗?

现在的这具身体力气太小了。

他把展户拎小鸡般拎到展户的房间里,然后把门上了锁。他对着春儿道:“他不能在欺负你。一次都不能。你赶紧离开,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绝对安全。”

“是是是。”

春儿根本也无法选择,她赶紧逃走了。

丁有朋这才放心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睡觉了。一切,明天才会开始。丁有朋觉得自己天生就是战斗的,真是到了这平安的都市里,没有了征战,他也是不行的那种人。

第二天,旭日东升。丁有朋的钱尽数给了春儿,他余下的钱已经不多。不行,得尽快找份工作,不然连这种廉价小旅店都租不上了。

展户灰头土脸的出来,他跟旅店老板结了帐,旅店老板娘问他:“大少爷,你昨天还兴致勃勃,像您这样的大人物,能够光临我们贵店就是难得的事情。今天怎么似乎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娘的,遇到鬼了。”展户骂骂咧咧,宣泄心中的怒气。

丁有朋不管展户那一套。展户骂骂就骂骂,丁有朋充耳不闻。他愿意骂骂咧咧就让他骂骂咧咧吧。丁有朋沉得住气。

展户离开旅店,丁有朋知道展户很快会展开自己的报复。展户是当下没有实力,他不干没有把握的事情。

丁有朋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到了这个世界能够预测到好多事情呢?

古真爱还没有出事的时刻,他就已经预料到了。春儿遭受展户的又一次骚扰,他也能预料到。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有没有这种能力呢?

绝对不可能有。自己从末世来,才会有这种功能。

现下赶紧找到一份能够让他糊口的工作是要紧事,其他的都是白搭。

这座城市的天空淡淡的飘着那么几片云,云也不白。汽车喷放着尾气,四处是喧嚣的声音。这个世界是被污染和垃圾包围着的世界。丁有朋似乎觉得这虽然不是末世,也是一座走向末世的城市一般。

他游逛着,四处的人水马龙,高楼大厦,只是给了他新鲜感,安宁感。

哪个地方要工作人员呢?

他得赶紧找到一份工作,他口袋里的钱不够他连续住旅店一个月的了。

走着走着,他已经被一堆男人团团围住。

“你们挡住了我的去路,让我很不开心。”丁有朋打量着面前的彪形大汉,他们个个身高马大,目露凶光。丁有朋才不在乎他们这些人,只是淡淡地说着。

丁有朋一米七刚到的矮个头,跟这些男人一站到一块儿,他觉得自己微小不堪。他希望得到的是他们的力量的身躯,那样的身躯在前世和自己的差不多相符。

“小子,你连展少爷也敢惹,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些人冷笑着,领头的已经说出了是展少爷的事情导致了丁有朋遇到这群人。

丁有朋知道,自己原本就有这样的预感。他发现这具身体多了一种末世的自己没有的功能。

那些人做了攻击准备,他们中有一个已经双手向丁有朋扑去。他想抓住丁有朋,给他一阵痛揍。丁有朋眼疾手快,先是拦截住他,然后轻声冷笑:“兄弟,你也太性急了吧。想要抓捕我,去向展户表功,也得沉住气才行。”

反手,揍。

丁有朋把他扔到水泥土地上。他哎呀地发出惊叫。另外几名大汉也冲向了丁有朋,统统被丁有朋三下五除二的摔倒在地上。

“小子,你泡妞挣钱的本事大,没有料到你还会功夫呀。”领头的大汉身穿着青一色的衣衫,脸上露出惊讶。

“你想试试,咱们也来比试比试。”丁有朋有恃无恐地说。

领头的大汉看到丁有朋刚才的身手,他一直是呆在旁边看,唯一没有上阵的就是他。他知道丁有朋的身手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之外。自己还是不惹为妙。

领头大汉抱拳道:“没有想到你还这般有身手。李威刚见过了。今天你算躲过一劫了。”

领头大汗说完扭身带着那些慢腾腾爬起来的手下离开。

“下一次还会在找你切磋。”李威刚临走抛出一句话。

“随时奉陪。”丁有朋平静的回答,对付他们这些小喽啰过于简单,他觉得自己都懒得出手。

这些大汉们仓皇而逃。丁有朋独自游逛着。

这座城市的太阳真是火辣,一出来就燥得让人受不了。丁有朋打架没有冒汗,连眼睛都没有眨动,但是盯着日头逛了一圈物化区,他的衣衫上黏了好些汗水。

他暗中提了一口真气,身体里的一股气息回旋。他偷偷坐到一棵大槐树底下,暗自运功,调理自己的身体。

那个世界的武艺招数之类的他都还记得,这倒是好事。如果忘了那些,他心中一定不会很开心。还好,一切都还记得。这是这具身体不遂自己的愿望。

那也没有关系,很快就能适应的。这具身体的主人长得外貌像女孩子,白净脸皮,一副柔和的样子。怪不得要去做软饭王了,吃那些富婆的软饭的男人。哼哼,这虽然是我丁有朋鄙夷的。前世的自己名字也叫做丁有朋,现今的这具身体也叫做丁有朋。是因为名字相同才穿越到了一起的吗?

他微微冷笑。他必须把那个世界的武器统统在捡拾回来。现在这具身体真是太弱了,武艺也只有不到原来那具身体的万分之一。对付这个世界的那些凡人当然手到擒拿,可是遇到更强的敌手呢?随便出来的意想不到的敌手可能就存在于周围。

居安思危,经历了末世那一场杀戮,他感觉四周围的不安全因素多得是。

只有先一步步让自己的功力恢复到原来的水准再说。他蹲在槐树底下,整整两个时辰之后,额头上的汗水涔涔而落。他发现自己的后背痒痒的不得了。

他的手急于去抓痒痒,抓着抓着,一把剑竟然从他的后背上抓了出来。

他的眼睛一亮,这是木舞宝剑。是那个世界里的宝物剑。

奇怪了,怎么又像是木舞宝剑,又感觉有点异样呢。他的手去碰这把剑,竟然是软的,像是一块破布条,用力的贴近都流不出血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呢?那个世界的木舞宝剑是杀人的利器。曾经用这把宝剑,自己杀过无数敌人。但是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不行呢?

他感觉到很奇怪。他的手拿着这把剑,任由剑砍着自己的身躯,自己就像是被树枝瘙痒一般。根本没有一点生命威胁的味道。

他自语:“你是和我一起来的,但是为什么没有原来的嗜血光芒了呢?是不是从那个世界里过来,多少不适应,或者你生了病呢?”

他站起身,把宝剑放到自己的背后。怎么说也是一块儿来的,多少心里面对这把宝剑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自己和它是老朋友了。对待老朋友,自己是不能太差的。

先在这个世界里找到一份工作是大事。别的都不重要了。

走街串巷,他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先回旅馆再说了。

他看到街头卖苹果的大叔大婶们,心中一动:“实在不行,我也推着小拉车卖水果。”

反正得先养活自己才是。他一推开旅馆的房间,自己走的时候连被子也没有叠好,四处一片凌乱。现今,被子被跌得整整齐齐,暖壶,还有自己的行李包之类的都被整理得整整齐齐。

他讶然,正在想这是谁为自己做好事呢!这次他没有了预感。

直到那位清秀的女孩子走进他房间,她微笑着看着他,说话的声音温柔而又娇羞,像是空气中的一朵小花盛开。“我是小春的朋友,我的名字叫做苏秀。小春把您救他的经过都跟我说了,他说您是好人,给了他钱,又让他离开了展户。”

“嗯。是的。”

这是事实,但是算不上什么。丁有朋觉得能够看到这么多的人,这些人全是活生生的自己的同胞,是人类呀。然后连续几天里,自己又饱尝了许多美女的艳容,他已经很是知足了。不守着绝望和杀戮,不看着那些外星异族人侵入自己的星球,他心中只有一份说不出的庆幸。

能够摆脱那些外星异族人是他过去内心中的一种深层渴望。那时候,他几乎认为这是徒劳的。不可能的。可是,现今,似乎一切都是可能的了。

是活生生的。现实的。

苏秀的美丽是那种小女孩的美丽,不像古真爱,一眼看过去,就有一种逼迫人的高雅感。苏秀的美很天然,像是普通大道上秀丽的野花。

她道:“小春已经安全离开了这座城市,回到她的乡下老家了。她让我告诉您一声,呵呵。”

“哦。”

是这样吗?他微微一笑,想到那个女孩子不用再被展户那种色魔侵犯,他能够为小女孩做点事是值得的。

苏秀的眼睫毛浓黑,她道:“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跟我说好了。我是这座旅馆里的服务员,也是小春的朋友。”

哦哦哦。他感激地说道:“是你把我的房间打扫的这么干净的了?”

“这是我分内之事。想到是您,我当然更会上心的打扫。”

丁有朋浑身说不出的舒服。从那个世界过来,看到这么多人,短短几天,自己跟那么多人干过架了。他想,这都是内部战争,和外部的异族人比较起来,真的不值一提。

他和那些大汉们打架的时刻,事实上心里面也存着温柔,不然他们早就被他杀死了。

毕竟是自己人,只要是这座星球上的人类,都是自己人。

那些大汉们未必有他这么深刻的认识。不过,他们总是有一天会明白的。

末世来临的时刻,那种感受才会越来越深刻。末世不来的时刻,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安详可爱。

只有从末世杀戮而来的丁有朋才会有这么深刻地感悟。

苏秀离开丁有朋的房间。丁有朋有点不舍的让女孩子离开,他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

“什么女总裁?古真爱?都见鬼去吧。我才没有必要鸟她。只要能够又一次看到这么多人,这么多美女,我的心情就好了。”

他这些日子里还是吃着古真爱给自己的钱买来的烧饼,面条之类,然后就是偷偷溜到槐树下打坐练功。

“不然,去卖艺吧。”他的脑海里升起这样的念头,像街头卖艺人那样,去卖艺。他前些日子还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卖艺的武术师在那里捧场叫好。武术师的小面盆里明明堆满了人们投掷的硬币。这也是一条出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