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熊出没之唐朝之旅

更新时间:2021-02-22 22:15:08

熊出没之唐朝之旅 已完结

熊出没之唐朝之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黑白照片 分类:都市 主角:薛福子路人甲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黑白照片原创的都市小说《熊出没之唐朝之旅》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薛福子路人甲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薛福子一次意外打开两个世界,当再次醒来……什么情况,一边是熊出没世界,一边是唐朝,“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来找我,只要你付费我就给你解决,什么你竟然怀疑我,那好你看着!看我怎么把事情给你解决了。这个事还真不能解决,没法子呀!你给多少也是解决不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子一旨昭,满城披挂士。

长安城门未开,就有无数或明或暗的甲士奔向四门。城内也有最多双眼睛盯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有体胖腰圆佛爷、有破破烂烂的道长、爆发户的商贾、杂耍班子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不管城内有没有布好天罗地网,城门还是要开。

城门开了,等待的人们在官兵的治理下有条不紊的缓慢前行,行人靠左,车马靠右,这也是一种智慧的体现。

薛福子所在的是南门,这里的人基本都是些士子或小康类型的商贾,车多、行人少,官兵不多只有二十来人的样子,检查稍微松懈些。

西门、是进入小商小贩、大型货物的主要集散地方,都是一些下人打扮的人,那里很是混乱,官兵也比较多。

东门、是官员出入京城、或流放、或复职、亦或是出差的地方,路宽人少,官兵也松散些,是守门差驿最喜欢的地方。

北门、城门却不开门,不仅如此,城门楼子上还建了瞭望塔、烽火台、鸣金鼓、大型守城机械,是由一些明凯卫士看守的地方,就连一些江洋大盗、绿林好手也轻易不敢靠近。

“终于到我们了”薛福子感慨道。

经过半夜的相处,薛福子也融入了郭家这个没落家庭里了,随然没见到郭小姐,但是翠儿和赵老已经把他当做哥哥和子侄了。

“车里的人下车”官兵喊了一声。

马车里先是下了个小孩,老气横秋的装大人,老赵急忙上前搀扶的下了马车。随后郭凝霜戴着斗笠由翠儿搀扶着就下了马车。

“摘下斗笠”守门的士兵见郭凝霜带着斗笠于是命令道。

“官大哥!这是怎么了?平时没这么严呀!我家小姐还没……”老赵急忙维护自家小姐说道。

不等赵老说完,官兵就打断了他的话,向皇宫方向拱了拱手道:“天子有昭,即日起,严查来往人员”

“唉!小姐这可怎么是好”老赵着急的道。

“赵老不必为难,我这就去了这斗笠。”郭凝霜说这话就摘下了斗笠。

周围一片唏嘘声传来。

“这是哪家的小姐”

“这模样!贼靓!”

“难道是陛下要选妃了”

薛福子也看的呆了呆,他也是阅女无数(电视上)像郭凝霜这样有一股子书香和知性气质的,还头一次见到(活的)肤色如雪,眼如泉,面若桃花,身似柳。人群也不自觉的向这边靠了靠。

“大哥,车里没什么”一小兵对检查的官兵道。

看起来有点地位的检查兵看着人群要挤过来,赶紧道:“走吧!走吧!”

郭凝霜赶紧上了马车,老赵麻利的牵着缰绳就走,没走出百米外,就听有人喊:“站住!你还没检查呢!那个怪包里是什么?”

只见喊话的是个十七八的青年,手里拿着个盒子,腰间别这把剑,上面有玛瑙镶在剑鞘中间,一看就知不凡。剑是好剑,只是青年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颇为怪异,他走路像是在极力的克制自己,想让自己走起路来像个正常人。他走过那名检查兵时还撇了那兵一眼,吓的那兵后退了数步,然后来到薛福子跟前指着他的登山包道:“就是这个”

薛福子愣了下,就施施然放下包,拉开拉链倒出里面的物件,物件的出现使得周围又是一片唏嘘。

“好大的琉璃”

“好精致”

“那图案绝了”

“巧夺天工呀!”

人群想挤进去看看,被兵士们拦在外面不得寸进。

“这是什么?你又是什么人?”青年指着手机、酒瓶、还有半条红塔山道。

“我乃海外异人,流落至此,这些个物件是家师留给在下的,分别是多宝镜(手机)琼浆液(杏花村酒)迷仙雾(红塔山),公子可想试试?”薛福子对着这青年道。

“大胆!”跟这青年的随从道。

“退下”青年摆摆手道。

“这么神奇之物你师傅怎么得到的?不会是哄骗孤……人的吧!”青年略有不信的道。

“这货是个大人物,能让兵士们害怕,又是自称是孤的家伙,瘸腿,你妹的这货是那个造自家反的太子!李承乾!”薛福子心中大叫,嘴上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说着打开酒盖晃了晃,又抽出根烟递了过去,青年嗅了嗅空气里的酒香,迷茫的接过烟,薛福子还想靠近,却被一个穿青色服饰的中年撞了下,立马倒退几步扑通一下坐在地上。酒瓶也被抛上了天,要不是那中年人身手了得,估摸着着酒与酒瓶就毁了。只见他原地一个起跳,接住酒瓶,落地时,一个转身,拿酒瓶的手左右前后来回伸了几下,洒在半空的酒滴就被他全部接入了酒瓶。

“只是想给他点个火,没什么其他意思”薛福子坐在地上有些无语道。

青衣中年从怀中抽出根银针,极速的在烟上刺了下,见没异样,便退到一边,去检查酒、和手机去了。行事极为隐秘,又不显做作,外人只能看到一老奴保护自家公子推了那异人一把,后又是赔了罪在帮异人收拾宝物一般。

“抽一口、小心、会呛呦!”薛福子起身上前,拿出打火机先给自己点了根,然后朝青年人晃了下说道。

“你会纵火术”青年人看着薛福子的火机惊讶的道。

“没什么、给你、这样用、当点心,这些东西都给你了,宝镜我自己留着,帮我个忙落个户在长安,谢了!”说着一边收起手机和背包,一边招呼赵老赶车走人。

不是薛福子故意这么高调,而是形势如此。从醒来后,初到异地,失去家人、爱人神情迷茫,把不该出现的秘密暴露,后来想弥补却也为时已晚,总不能为此杀了郭家一家吧!如果没有李承乾叫住他,他也准备去官府献宝,主要就是要这户籍,既然秘密无法保留,还不如直接送给李承乾,这样自己少些麻烦也能弄个户口。

李承乾抽着烟(呛了几次学会了)对青云中年道:“如何?可是……?”

“不知,这人没有武艺,跟随的是洛阳郭家这样的小商贾,应是昨天夜里遇见的。查过了,郭家也是清白人家,这人出来的诡异,口音像是山西那边的”青衣人道。

“一会带着明桩和户部去那人落脚的地方再查一遍,与郭家人分开问,都是好东西呀!多带些礼物和钱薄去”李承乾想了会对着青衣中年道。

待青衣中年走后,他又在喃喃说道“有意思、你怎么知道我能给你弄个户呀!哈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