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极品狂少霸都市

更新时间:2021-01-13 22:56:12

极品狂少霸都市 连载中

极品狂少霸都市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凤凰羽 分类:都市 主角:陈天羽天羽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极品狂少霸都市》是凤凰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天羽天羽,书中主要讲述了:无家可归的陈天羽,竟然发现他并非陈家子孙。在调查真相时,却与在他身边卧底的女杀手私定终身,殊不料,造化弄人,女杀手的母亲却说他们是亲兄妹…… 他本是一穷屌丝,却被富豪千金倒追,他能否把持得住他最初的情感操守? 一把玲珑刀的背后,到底有多少阴谋?玲珑刀与市长之女于玲珑到底有什么关系? 真相扑朔迷离,故事曲折离奇。 欲知详情如何,请听凤凰羽为你一一道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已暮,天空繁星点点,夜已经深了。

陈家老宅里,院子里仍然亮着灯。院子里有一棵枣树,枣树枝繁叶茂,上面结满了枣子。

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和两个中年人正在说着话。

老人正是陈天羽的爷爷陈道远,老个中年人分别是陈天羽的父亲陈逸飞和七叔陈逸兴。

陈逸兴从枣树上摘下来一颗熟好的枣子递给他的父亲,然后说道:“爸,你放心好了,我安排的人给我发来了微信,天羽已经坐上了回滨海的公交车了,两个小时后就能到滨海了。”

“嗯,这我就放心了,但愿天羽能躲过这一劫,我们陈家的事,我不想牵扯到他。”老人心事重重地说道。然后,他把陈逸兴递来的枣子放进嘴里:“天羽最爱吃枣子了,要是天羽在,今天一定会爬到树上去摘。这颗枣树,本来是我在天羽九岁那年是送给天羽的,天羽天天都在盼上吃到自己家枣树结的枣子,可是等到这棵枣树结枣子那一年,天羽却离家去滨海了。”陈道远遗憾地说道。

“爸,你又想天羽了?”陈逸飞扶着父亲的手说:“刚才在电话里天羽什么态度?他没有恨老七吧。”

“恨?恨也正常。不过欣慰的是,天羽在电话中的语气很平静,就像今天的事没发生一样。我想不通,一个才十八岁的孩子,怎么会如此沉着冷静?不过话说回来,一个人能否逐渐成熟、能否走向成功,最重要的是控制情绪。在这些方面,天羽做的还不错。”老人说。

“可是爸,这样是不是会破坏咱们的家庭关系?天羽会不会记恨七弟?”陈逸飞小心地问。

“不会,我已经在电话里给他说了,天羽是个聪明的孩子,他会想通的。现在天丰镇流言四起,天羽是陈家的长子长孙,也是我定下的陈家下任家族掌门人,这在陈家庄甚至天丰镇已经不是秘密,如果他仍在天丰镇,只会成为众矢之的,只有到他师父那儿,他才最安全。”老人说:“只是苦了天羽这孩子,一个人在外,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老大,你不会心疼吧。”

“不会的,爸。天羽需要去磨练,作为陈家的长子长孙,他必须挑起这个担子,也必须给他的那些弟弟妹妹带个好头。”老大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老七:“七弟啊,咱爸设的这个局,最委屈的是你啊,天羽是安全了,可是你今后的麻烦就多了。你一定要挺住,有时候流言蜚语也是可以杀人的。”

“哈哈哈,大哥,你和爸不用为我担心。为了陈家为了天羽,这点委屈不算啥!何况,天羽是我从小看大的,也是我最待见的孩子,我又怎能看着他受到伤害。”老七爽朗地笑道。

话虽这么说,可是当时陈逸兴用手指着天羽让他滚的时候,他的心在挣扎在刺痛。叔侄俩五年没见,天羽刚一进家门,做叔叔的就这么无情,天羽能受的了吗?

还记得天羽那看他的眼神,就像刀子一样,看得他浑身不自在。那种怨恨,那种怒气,就像烈火一样,简直要将他融化。

在那一刻,他想退缩,想说出实情,可是他不能,他只有把天羽逼走,天羽才是安全的。他只有按照父亲和大哥的计划去做,才能做的逼真,才能让全镇人相信,陈天羽身上没有那把陈家祖传的菜刀。

于是,他陈逸兴成了全镇人心中的恶人,他逼走了哥嫂和侄子,霸占了陈家祖宅。甚至,他的镇长的名誉也受到了牵连,他的镇长位子能否坐得住都是个问题。

可是,他不后悔!为了陈家,为了天羽,他心甘情愿这么做。在他答应父亲这事的时候,他没有丝毫犹豫,他心里始终把陈家放在第一位。他永远忘不了父亲的教悔,忘不了陈家的祖训: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

看着七弟失神的样子,陈逸飞感到十分过意不去,为了天羽,七弟这委屈受大了!

走近七弟身边,陈逸飞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老七啊,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事,做大哥的永远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去承担。”

“大哥,不用了,你照顾好爸就行了。在天丰镇,我陈逸兴还没怕过谁!好了,天不早了,咱爸也该歇息了。”陈逸兴道。

看着兄弟俩如此释然,老人心情也格外轻松。片刻,老人抽了一口旱烟,眯着眼看着兄弟俩,似乎有话要说。

“爸,您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和七弟一定照您说的办。”

“是啊爸,我听你和大哥的。”

“好,”老人放心地说:“现在我给你们俩一个任务,那就是守住老宅,守住陈家。这些年咱们陈家虽说人丁兴望,可在家的没有几个。他们有的在外打工,有的在外上学,家里只剩下妇女和小孩。明天我就走了,家中你们要多操点心。”

“您到哪儿去,爸?”两人问。

“去滨海,到老四和老五那儿看看。那儿离天羽也近,你们守着家,我守着天羽。”老人严肃地对他们说道。

…………

夜更深了,寒气也越来越重,父亲和大哥也该休息了,陈逸兴离开了大哥家,向自己家走去。

推开自家小院的门,陈逸兴来到卧室。

卧室里,儿子陈天龙已经睡着了,妻子洛依依还在看着韩剧。

“回来了?我听说你把天羽赶走了?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份了?天羽可是你最喜欢的孩子,你对他的疼爱甚至超过龙儿。你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让天羽怎么想,只怕他会恨你一辈子的。再说了,那老宅子本来就是天羽家的,你凭什么要争过来?难道真的像街坊邻居们所议论的那样,你是看中了咱们陈家祖传的那把菜刀?”洛依依言语中除了愤怒,还加杂着些许鄙视与不解。

想当初,洛依依之所以会嫁给陈逸兴,主要是看中了陈逸兴的人品。陈逸兴乐善好施,助人为乐,在陈家庄是出了名的。而且,他所交的朋友,也都是一些有侠义心肠的正直人士。

在天丰镇,有四个最有名气人,他们被当地人称做“天丰四君子”,他们是:欧阳山庄的欧阳阔,倪家庄的倪子丰,洛水庄园的洛宸轩,陈家庄的陈逸兴。

在天丰镇,如果有人遇到了困难或者遇到了麻烦,只要让他们四个人看到了,他们绝不会袖手旁观。

如今,做为“四君子”之一的陈逸兴,却公然冒天下之不讳,夺走自己大哥的宅子,赶走自己的侄子,觊觎祖上的宝刀,这还是什么君子所为?洛依依感觉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她的丈夫了。

看着妻子疑惑的眼神,陈逸兴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做任何解释,他答应过他的父亲,他许诺过他的大哥,这件事除了天羽,绝不会再让更多人知道,哪怕是自己最爱的妻子。

“你怎么不说话,不想为自己的行为说些什么吗?还是,你已经默认了自己就是这种贪婪的人?!”洛依依关上电视,用鄙视的语气质问道。

陈逸兴的心不由感到一阵阵刺痛。这是和自己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女人,是自己最爱的女人,现在居然怀疑起了他的为人。是他陈逸兴这场戏演得太逼真,还是妻子原本就不相信他的为人?

想到这儿,陈逸兴开口说道:“依依,这是陈家的事,你不掺合好吗?有些事,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你只需做好你份内的事就行,知道多了,只会自寻烦恼。”

“逸兴,你别忘了,我既然嫁给了你,就是你们陈家的人。陈家的事,当然也和我有关系,除非你不把我当成你们陈家的媳妇。再说了,你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你的镇长之位还没坐稳,你就不怕你的那些政敌利用这件事在與论上攻击你?逸兴,收手吧,现在向大哥道歉还来的急,我不想看到陈家会毁在一把从没见过面的破菜刀上,更不想看到你的前途毁在这把菜刀上。”洛依依苦口婆心地劝道。

自从来到陈家,她一直努力去做好陈家的媳妇。陈家的家风和陈家的祖训,她一直都放在心上,她为她是陈家的媳妇而觉得自豪。

可是,自己的丈夫最近却是撞了邪似的,起了贪念,这是她不愿接受的,也是她不愿忍受的。她宁愿自己跟着陈逸兴过着一贫如洗的苦日子,也不愿走出家门被左邻右舍指指点点。

“叮铃铃……”这时,洛依依的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是大哥洛宸轩。

“哥,这么晚了,有事吗?”洛依依问道。

“逸兴回家了吗?”大哥洛宸轩开门见山地问道。

“刚到家。哥,你和逸兴是最好的朋友,他的事你听说了吗?他怎么会做出这样卑鄙的事来?我劝不了他,你们整天在一块,帮我劝劝他吧,我不想看到陈家毁在他的手里。”

“依依,不要怀疑逸兴,逸兴有自己的苦衷,如果为了逸兴好,做好你份内的事就行。你要做的事就是,照顾好逸兴,照顾好龙儿,别的别管也别问。”洛宸轩沉声对洛依依说道。

“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哦,我不问了。”洛依依挂断了电话。

床上,陈逸兴已经睡着,轻微的打呼声还是像以前那样熟悉和亲切。难道,刚才她和哥哥打电话,他竟然都没听到?

陈逸兴真的已经睡着了吗?

当然没有。他只是用这种假睡着的方式在躲避妻子的问题而已。他不想和妻子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他怕他一不小心或者控制不住自己,把父亲的计划说出来。

他宁愿自己受委屈,也要陈家安全,让天羽安全。

有他陈逸兴在,陈家绝不会有事,他相信自己的能力。

可是,天羽呢,他现在怎么样了?陈逸兴虽然在假装睡着,可满脑子里都是天羽的影子。

天羽现在会在哪儿,他将要去哪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