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假面娇妻:夜少的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0-12-01 18:52:20

假面娇妻:夜少的心尖宠 连载中

假面娇妻:夜少的心尖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甜梨 分类:都市 主角:苏芷雅马克 人气:

主角叫苏芷雅马克的小说是《假面娇妻:夜少的心尖宠》,它的作者是甜梨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接近他,她满心仇恨一心只想手刃仇敌却意外失身又失心,当所有的阴谋诡计如约而来,她一次次退缩,换来的却是他的步步紧逼。 “夜沧溟,我这辈子最后后悔的事情就是招惹你。” 她应该一开始就死在那场阴谋里,也好过沦落到被他欺辱的连尊严都不剩。 他却道:“招惹我是你这辈子唯一做对的事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为什么要搬到少爷的主楼去?”席一唯魂不守舍。

“啊,我们都以为你被马克大人看上了呢,不过马克大人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是保养的真的挺好的,看上去一点都不想四十多岁的大叔,和二十多岁的人差不多呢。”小女佣偷偷的窃笑。

席一唯皱着眉头,全身上下痛的她几乎想要尖叫,把小女佣赶了出去,她兀自躺在床上陷入深思……

耳边忽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她身体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谁?”

“少爷对你的做法很不高兴。”来人一手按在她的肩膀制止了她回头的动作。

他的声音偏中性,一时间听不出来男女。

席一唯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的戒备,森冷的目光看着墙上折射出来的人影:“我的事我自会处理,不用他插手。”

来人叹了一口气轻轻的道:“你明知道少爷对你十分看重,今日的行为太得不偿失,少爷若是知道你失身,怕是……”

“呵,回去告诉他,少假惺惺的装好人,我和他合作仅仅只是目标一致。”

身后传来一阵悠长的叹息,片刻之后房间里又恢复了寂静……

“夜哥哥,你为什么不让我处置那个小佣人。”苏芷雅一手掉着绷带,脸上涂了厚厚的一层粉仍旧红肿的像个猪头一样难看。

她本来以为干脆淹死那个小佣人多解气,但是没想到夜沧溟半路冲出来把人救走了。

餐桌旁,男人英俊的下颚缓缓蠕动,他优雅的切割着盘子里的牛排,绯红的薄唇咬住吞下,动作妖邪的充满神秘。

苏芷雅看的痴了,早就知道夜沧溟不知有强悍的政治手腕,最让人熟知的还是他那张英俊隽邪到人神共愤的脸,犹如恶魔撒旦一般拥有让人痴迷的魅力,明知前方会是深渊,也义无反顾。

他抬眸看了一眼花痴中的苏芷雅,语气不容置喙:“她只不过是个佣人,做错了什么事自然会有人管教。”

苏芷雅下意识的想跟着他的话点头,但是反应过来才发觉夜沧溟究竟说了些什么。

“可是夜哥哥,那个小女佣把我打成这个样子?不亲自处置她,我好不甘心啊。”苏芷雅嘟着嘴撒娇,眼神却在不动神色的观察夜沧溟的反应。

夜沧溟向来都不是一个轻易会动恻隐之心的男人,与他没有利益关系的人,都不会在夜沧溟的关注范围之内。

但是苏芷雅还是有些担心,万一夜沧溟因为和那个贱佣人有了肌肤之亲就格外宽待她该怎么办。

男人放下手中的餐刀,冷然的视线渐渐变窄:“你想怎么处置她?”

她委屈的抽了抽鼻子,哭的矫揉造作:“夜哥哥,你看我的胳膊都被她给弄折了,还有脸,你看看嘛,至少也要让她跟我一样,然后三天不给她饭吃!哼。”

苏芷雅将被打肿的脸凑到夜沧溟的跟前。

男人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黑湛湛的眸低让人看不清他的想法,薄情的唇说道:“是吗?马克,按照苏小姐说的做。”

马克虽然表面恭敬,但是心里已经把苏芷雅吐槽了个遍,席一唯浑身上下除了那些欢爱的痕迹之外,整整七十八条新伤,光狗咬的就有四处分散在小腿大腿上。

马克看了一眼讳莫如深的夜沧溟,死一个席一唯是小事,但是对于夜沧溟来说,就少了一颗最有利的棋子。

“少爷,席一唯一共断了三条肋骨,挨了二十多马鞭,踹了无数脚又掉进河里,怕是不能在经受这些了。”

苏芷雅倏的一下变了脸色,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识相的马克,她就是想要席一唯永远的消失,但是被马克一说会显得她非常恶毒,绝对不能让夜沧溟觉得她是个坏女人。

她僵硬的脸上扯出不甘心的微笑:“那,等她好了再罚也是一样的,总之,我也是为了夜哥哥考虑啊,要是以后的女佣都这样,岂不是要反了天了,你说对吧夜哥哥。”

餐盘往前一推,夜沧溟拿起洁白的餐布轻抹嘴角,刀刻一般的脸上没有半点波澜。

苏芷雅心里不安,刚想张口,男人修长的身影已经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看向苏芷雅,森冷的目光不夹杂任何感情,“的确不能任由一个女佣胡作非为,去,将那女人关进夜室,禁食三天!”

苏芷雅闻言心中狂喜,夜室那种地方可是夜家专门用来惩治犯了大错的女佣的,位置偏僻,不见天日!

席一唯受伤那么重,在里面能活多久还真是个未知数,要发生点意外什么的,谁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倒霉还是……

苏芷雅愉悦的勾起嘴角,想到那个女人即将的下场,眼里尽是得意。

冷冷的瞥了一眼苏芷雅,男人眼底划过一抹厌恶,转身离开餐厅的时候目光掠过马克,或者轻微点头。

看到夜沧溟离开,苏芷雅下意识的就要追,马克提前一步挡在她面前,“苏小姐留步!”

虽然不爽马克的行为,单是苏芷雅是很清楚这个男人在夜沧溟心中的地位,只能忍着脾气娇声说道:“马克大人,我只是看看夜哥哥,保证不会打扰到他的。”

马克面上带着恭敬的笑,语气不卑不亢,“少爷不喜欢工作的时候有旁人在,苏小姐要是一意孤行惹恼了少爷,那么您此次的行程恐怕要提前结束了。”

苏芷雅狠狠的咬牙,知道马克的话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夜沧溟,这么赤裸裸的威胁,她十分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夜沧溟的背影消失在楼道尽头。

马克的视线落在餐盘里剩下的半块牛扒上眉头微皱,跟在夜沧溟身边这么久,他自然了解他的习惯,若不是碍于苏家对夜家还有用处……

低等用人房内,小女佣不太出众的小脸紧紧皱起,小心翼翼的捧着水杯,扶稳吸管让席一唯喝得舒服一点。

席一唯微眯着眼,小女佣的担心尽收眼底,席一唯忍着疼痛连吸了几口水,借以缓解喉部的干痒刺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