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九界

更新时间:2020-12-01 18:39:11

九界 连载中

九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完整得刚好 分类:都市 主角:修仙苍生 人气:

《九界》是完整得刚好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九界》精彩章节节选:“云忧哥哥,三千年了,你每一天都要在这山峰上看日落,你是不是在等着谁?” “我不知道,因为我可能等不到了。” “那你为何不去寻?你法力那么高那么高,九界何处心念一动岂不是到了?” “可她已经消散在九界之中,我想去找,但我怕,怕再下一场人间雨,怕再落一滴轮回泪,更怕再渡一世那不该存有的断魂情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执念成痴的结果只会是走火入魔,爱并不是痴,痴的是相爱却无法触及。

夜云忧立于长生楼前,那索命的气息越来越浓,可天边却瞧不见一人的影子,他横眉冷对着远方的流云,他多希望前来的是师傅。

师傅不会杀他徒儿的爱人,或许师傅出现还会带来好消息,没准儿他准许小怜留在仙谷内,但要是师哥的话一切将会变了模样。

师哥是个深知对错的人,他的剑从来不会杀错一个坏人,更何况小怜不是坏人且还是他的爱人,但师哥却是个从来不悔的人,他要做的事更凌驾于对错之上,他要是决定做了,谁也阻止不了。

不知多久,似乎连夜空中的流云也开始担忧,它们蠢蠢欲动,它们甚至挣扎出柔和的月光露出那狰狞惨淡的弑杀气息。

有人要来了,是带着杀气而来。

夜云忧手中的刀在动,他出鞘抚刀细问:“斩魂,你可知杀气源于何处?”

斩魂刀猛泛红光,突然间它呼啸一声从夜云忧手中窜出——它的方向正是身后的长生楼。

长生楼?

夜云忧脸色一紧,他大叫一声:“不好!”随后身形一转化作青光随着斩魂刀疾驰于长生楼内。

……

长生楼中有人,白衣秀逸,但他无情,可他无情得实在是悲。

祈翎站在小怜床前,夜云忧设下的那道结界已经支离破碎,此刻他的流梭长剑已凌空泛光,而剑锋正指在小怜的咽喉。

小怜本是蜷缩着身子的,可不知为何祈翎的到来却让她舒坦松懈,她的脸开始泛起腮红,同时那幅被他捧在怀里的画卷也随之滚落出来。

祈翎心动,他隔空一抓取过画卷。

画卷自然垂落,画卷一剑仙,右手剑柄左手抚剑,他的仙微高傲得足以叱咤九界。

这是我?祈翎扪心自问,他哪儿有那般威风,此刻他就是个落魄的情囚。

而致使他堕落成这般模样的祸水正是眼前这个女人。

她是情劫,是成就仙尊的阻碍,是堕落成魔的祸源。

“爱我的女人都该死,我爱的女人也必须死!”

祈翎心中一怒他只手便将那幅画撕得粉碎,紧接着流梭泛起杀意,他就要杀了小怜!

可就刹那间一道红光袭来——斩魂刀先到!

刀剑相接,斩魂刀弹开了流梭并护在小怜刀身前,它红光更盛不让分毫。

“师哥,你要做什么?!”夜云忧随之显身而来,他取过刀同样将小怜护在身后。

祈翎沉着脸,他的流梭仅绕了一圈便直直地又回到了他手中,他冷声道:“你少管闲事。”

夜云忧邹眉:“闲事?长生楼是我的地盘,岂能容你随意杀人?小怜姑娘是你的爱人,你怎舍得杀她?”

祈翎的剑芒已泛起杀气,他举剑相向:“无论此刻在哪儿,无论她是谁,杀她则渡劫,万年来的仙途绝不可能毁在一个红颜祸水的身上!”

夜云忧也执刀拉开架势,他冷哼道:“哼,我不知你在外八百年经历了什么,但你却变了,以前的师哥内心有情,而现在的你却仿若无心。那前来索命的往生使者都取不走小怜姑娘的命,可我没想到最后索命的竟会是你!”

这话使得祈翎的眼神悲得就如缠绵的溪流一般永无尽头,此刻他就仿佛被抽空了力气,他手中的剑都快要拿不稳。

夜云忧见一番说辞有用,他赶忙又吼道:“若你真的要索命小怜,那你干脆将我也杀了,否则我绝不会让你靠近她半步!”

话音才落,祈翎的剑突然又起,那杀气更接踵而至——

夜云忧惊得不知所措,难道师哥真的要杀了自己?而在他惊讶之余,滔天的威压已扑面而来,他已来不及出刀,他只感觉浑身被压迫得万倍疼痛……

混沌之中他只看过见一道金光晃过,再后他便倒地晕死过去。

……

恍惚之间一股暖流自背后流入丹田,夜云忧悄然开眼,四下已被金光包裹且自身还在源源不断地流入仙力。

这道气息他很熟悉,是师傅玄机子的。

许久后玄机子收起架势并站了起来,他问:“云忧,你可敢无碍?”

夜云忧锤了锤肩,他咧嘴一笑:“好舒服。”

玄子苦笑摇头:“小祈下手未免也太重了些,也不知你怪不怪他。”

夜云忧一听祈翎,他这才四下打量,师哥早已不见了身形,甚至连气息也未留下。

“师哥呢?”他问。

玄机子远望一叹:“他已走远了。”

夜云忧再一瞧身后床上,小怜也不见了。

“小怜呢?”

“被他一并带走了。”

“那师哥可有杀她?”

“没有,”玄机子摇头,他此刻眼中出了无奈还是无奈,他悲哀道:“我没想到小祈出世八百年竟将这情惹了一身,他原以为他还未中毒太深,可如今一看原来他的情毒已深入骨髓……难了,难渡了……”

夜云忧眼睛一转,他心里还是乐滋的,想来师哥还是舍不得杀了小怜姑娘,走得好,远走高飞也不失是一件好事……

他又问:“师傅,八百年不过一念之间,世间的情怎酝酿得这么快?”

玄机子好笑地看着夜云忧,他语重心长道:“八百年不过是个期限,爱是永恒的,所以情劫最为难渡。若你有了爱人,也许那一刹那就能成为永恒。”

夜云忧挠了挠头,他不懂,至少现在他还不懂,他问:“那既然如此,师哥也无错,他也不过是个一万岁的年轻人,相比永恒要犯下的错也不过如此呀。”

玄机子还笑:“我不怪小祈,他难得糊涂便难得糊涂,既然做了错事就要一错到底,但这后果却要他自己去承担了。”

“能有什么后果?”

玄机子不语,他拂袖起风,呼吸间他与夜云忧已凌驾与夜空之上。

“师傅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夜云忧实在不解。

玄机子还是不语,他又拂袖,物换星移,日月交替,在恍惚间他们已来到了仙谷结界前。

肉眼看结界外的虚空并没有什么变化,但仙眼一开却能察觉到虚空中还未完全散去的死亡气息。

有人在这里死了,且死得尸骨无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