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死亡手稿

更新时间:2020-11-26 18:23:15

死亡手稿 已完结

死亡手稿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机动巴人 分类:都市 主角:潘鹏张震 人气:

火爆新书《死亡手稿》是机动巴人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潘鹏张震,书中主要讲述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选择做法医。跟尸体打交道多了,人是会变的……五年前我进入重案组,大大小小的案件参与了百余起。可是这些年我心中形成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因为总有一些案件,藏着你永远解释不了的真相!“圆顶礼帽”、“猫脸色魔”、“食尸老太”……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陈述这些被列为绝密的案件,但是如果再不说出来,我要疯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皱了一下眉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看向高山队长,希望他能给我答案。

高山队长点了点头说:“不错,张震说的没有错。X市那么大,这么多警察如果真的连一点线索都找不到,那真的是猪都可以当警察了。但凡是找到线索接触真相的同事,无一例外的自杀了。自杀原因不明,自杀的警务同事,达十一人之多!”

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些东西是卷宗里没有的,而这些应该才是2005年红袍分尸案背后的秘密吧?因为调查红袍分尸案,十一个警察自杀身亡,这件事如果报道出去,会引起多么大的社会轰动?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高山队长平淡无奇的说着当年的事,我心跳的特别的厉害,就感觉身后有一双神秘的眼睛在盯着我,随时的要给我来致命一击!

高山队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当年的一批人,死的死,疯的疯,谁也不知道他们找到了什么线索。这件事在体系内的影响太恶劣,上头直接下来文件说,不准再查此案,红袍分尸案也被列为绝密案件,新来的警务人员,根本不知道这些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现在它又开始了……”

“它,是指什么?”我下意识的问。

而高山队长的双眼一瞬间就陷入了茫然,自言自语似的说:“我不知道……”

现在缘由我差不多清楚了,2005年红袍分尸案,案件本身就扑朔迷离,第一起是密室杀人,第二起是荒野弃尸,当时局里成立了专案组,但是依然困难重重。线索在收集,案件在推进,受害者却在增加。直到死了四名受害者的时候,专案组的成员一个个也进入了梦魇。死的死,疯的疯,为此上头暗地里命令禁止再查此案,专案组解散,才没有继续发生警务人员伤亡的现象。随后,一起无头红袍分尸案,把当年的案件给画上了句号。

四年前,公安干警选择了妥协。四年后,类似的案件再次发生,而且隐约间跟我有着切身的关系,而重案组里的决定,似乎还是妥协。那么,知道了真相且被动的深陷其中的我呢?我想起了突然抓住我小腿的胳膊,想起了象征着死亡的纸人,想起了在后视镜里看到的血淋淋的红袍尸体,我,低下了头……

办公室的氛围说不出的沉重,我把卷宗重新放在了桌子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震率先开口:“高队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快把这件事忘记了。而且当年咱也没有参与查案,我对细节并不是很清楚。所以今天进行尸检的时候我是真的没有多想,要是和这个案子能联系在一起,说什么我也不会碰尸体的!”

“那你查到了什么?”

张震愣了一下,还是说:“因为没有进行深度尸检,我感觉受害者是活着的时候被分尸的,不,准确来说是被肢解。”

高山队长点了点头。

“高队长,你不会是……”张震小心翼翼的看着高队长,“高队,这件事你可要想清楚,如果成立专案组的话,肯定从咱们重案组调人到时候……”

“我已经说过了,这个案子,不查了。”高山队长的话语里有着说不出的沉重,同时似乎还有种悲哀,“从四年前局里就约定成俗了,谁也不准再提这件事,就算上报,上头还是一样会给压下来,当年的潘鹏,又不是没试过……”

提到了潘鹏,我突然想起了今天高山队长和他之间的对话,就问高山队长:“队长,鹏哥和这个案子,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

高山叹了一口气说:“当年他未婚妻就是专案组的人,因为调查这件事,失踪了……潘子是队里少有的好警察,早应该提干的。可是他一直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无数次的上报,无数次的被驳回,甚至上头说不让他做警察了,潘子才作罢。我知道,潘子一直没有放下。”

听了这我突然明白潘鹏为什么跟我道歉了。他说他想抓住凶手,而凶手又很狡猾,全市的警力都没有用,何况是他自己呢?而偏偏是我这个愣头青把象征着凶手邪恶的纯净世界的装束给打破了,所以凶手极有可能会来找我算账。潘鹏是不是就准备利用这一点来赌博,赌他能抓到凶手,拿我的命去赌他失踪的女朋友……

按理说我应该恨潘鹏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有种心甘情愿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高山队长脸色一变,猛的一拍桌子,大叫一声“不好!”

“怎么了?”我被他吓的一激灵,也没时间感伤了,思绪一下子被拉了回来。

高山队长拿起电话就往外面冲,边跑的时候边说:“潘鹏有危险!”

我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但也紧紧的跟了出来,赶紧的拿出了手机给潘鹏打了电话,结果那边竟然提示关机!

作为一名警务人员,尤其是重案组的得力干警,手机是必须要保证在24小时开机!

到了外面高山队长已经把车提了出来,我顺势上了车,高山队长猛踩油门,急驰而去。

张震可能因为没反应过来,还在局里。车上我就问高山队长,他怎么知道潘鹏有危险?

高山队长一边神色紧张的开车一边给我说道:“潘鹏一直没有放下当年的事,我突然想明白了,他当时之所以不再上报,不是没有气节,而是害怕,他是怕上头脱掉他的警皮。因为一旦脱掉了这层皮,他就不方便再调查当年的案件!这些年,潘鹏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我不得不佩服高山队长的敏锐,但我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你怎么知道鹏哥发现了什么?”

高山队长说:“如果今天你不去他家,那看到尸体人会是谁?为什么圆顶礼帽会出现在他家那栋楼的楼顶上?据我所说,凡是调查到一定线索,接近真相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而潘鹏一定会发现了什么,所以这些象征着死亡的东西才会出现在他家里!”

我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发现自己真是笨啊!如果不是意外,这一切都应该发生在潘鹏身上。按照惯例,那么等待潘鹏的,就是死亡。虽然我不懂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自杀,但是我想起来了潘鹏还站在天台上,他不会跳下来吧?

我心中也紧张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能到潘鹏的家里。而高山队长更急,各种惊魂超车,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潘鹏家的楼下。

“你去他家,我去天台!”高山队长麻利的下车,一溜烟的就朝上面跑过去。我心中也不再害怕,只想着潘鹏别出什么意外才好。急忙的爬到了四楼,拿钥匙的手都在抖,好不容易把门打开了,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煤气味。

靠,这货不会真的自杀了吧?

我下意识的想开灯,但是想到这么高浓度的瓦斯,开灯极容易引起爆炸,所以我抬起的手就放下了,用衣服捂着脖子就朝里面冲了进去。

就在我刚进去房间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身边有一身风吹过,很冷很凉,我下意识的浑身汗毛就竖了起来,这间屋子里还有人?还是说,不是人?

又前进了几步,身后有人的感觉更加明显了,我急忙掏出手机,措不及防的猛的转身按亮手机朝后面看过去!

结果映在我眼前的,是一张惨白的脸,我差点就贴在了他脸上。

我吓得大叫一声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再仔细的朝那张白脸看过去,那不正是潘鹏么?吐着舌头,向上翻着眼皮……他这是挂在绳子上,在上吊!

妈的,还玩双重自杀啊!

我连忙站了起来,摸起身上的刀割断了他上面的绳子,然后伸出手就扶住了他。可是当我扶着潘鹏腰的时候,我突然摸到了一双凉冰冰的手。是手,但是潘鹏的两只手都在前面……

我拿起手机朝潘鹏身后照过去,结果什么也没有。这时候瓦斯的味道已经很浓了,我快憋不住了就没有再多想,而是拖着潘鹏就往外走。

妈的,你这货准备利用老子,现在老子还在拼了命救你这个玩双重自杀的人,真是欠了你的……

我身体本来就不好,加上今天一天信息量都太大,精神不好,没想到当我快到门口的时候,我也被晕了过去。在晕过去的时候我竟然傻了吧唧的在想,潘鹏的老婆长啥样呢?

晕过去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我到了一个肮脏的水泥厂,昏黄的灯光一闪一闪的,映着前面一个身形颀长,穿着红色长袍,头戴圆顶礼帽的背影。我想叫他,却怎么也开不了口,然后我看到他竟然离开了。他一离开我就急了,可偏偏无论我怎么张嘴就是不出声。而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他不是走的,而是飘着的……我跑的很快,好不容易追上他了。而他猛的一回头,却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我被这个噩梦直接给吓醒了,白色墙,白色的被罩,白色的窗帘,仔细看过去,才发现我是在医院。

原来我没死。

“你醒了?”旁边的护士问了我一声,然后拿起她的东西就开始给我检查身体了。

“那个,和我一起来的呢?”

“什么和你一起来的,你是自己来的啊!”

我一愣,不可能!既然我出现在了医院,那肯定是高山队长从天台下来发现我们俩,然后给送到医院的,那潘鹏呢?

“不是一个警察把我送过来的么?跟我一起的应该还有一个才对,他瓦斯中毒,加窒息。”

“哦哦,你说的那个是叫潘鹏是吧?他也在我们医院。我听说了,他好像是想要自杀,又开煤气又上吊的,结果上吊短暂的窒息让他没有吸到一点瓦斯,经过急救,缓缓就没事了,他就在隔壁病房。”

“难道,我不是和他们一起来的么?”我很诧异的问。

“值班护士发现你的时候你就自己躺在大厅里啊!他们好像是后来才到的。”

我心中犯嘀咕了,那是谁把我送过来的?

我得找潘鹏问问清楚去,我推开护士朝胳膊病房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他,这货悠哉悠哉的,老子差点把命都赔上了!

我踹开了房门冷哼一声,潘鹏转过头看到我,笑了一下,不过他笑的很丑,明显是那种硬生生挤出来的。

我到了他床边刚想问他怎么回事来着,这时候我看到了他手中握着的手机。手机是短信的界面,是高山队长发来的短信,只有四个字:张震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