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豪门甜宠:老婆不要跑!

更新时间:2020-11-26 18:14:38

豪门甜宠:老婆不要跑! 已完结

豪门甜宠:老婆不要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沐暖 分类:都市 主角:韩丛笙田慕峪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沐暖原创的都市小说《豪门甜宠:老婆不要跑!》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韩丛笙田慕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场权势的争夺,让她家破人亡,贞操尽失,六年后的归来,为了报复,她甘愿付出一切,哪怕是肉体,却没想到,会再遇到曾经喜欢到骨髓的男人,他设计让两人步入婚姻的殿堂,一场你追我躲,你来我赶的爱情计划就此拉开序幕,一切的真相也逐渐浮出水面,真凶是谁,夺走她第一次的又是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田慕峪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看到那苍白的小脸,最终选择了听她的话,将人给轻轻的抱到身侧。

“我知道自己错了。”

聪明人就是这样,认错飞快,犯错更快。

明明就不应该纠缠,为何不放开,他们之间不会有结果,不会有结果。

韩丛笙闭上眼睛,压下眼角的酸涩,平稳了心绪,偏头靠在田慕峪的肩膀上,“就这样当朋友,不好吗?”

不好,我的朋友从来不差你一个,于你,谁甘心只是止步于朋友。

“你抗拒我我可以接受,但我对你的追求,你不能够让我放弃。”等待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得到了机会,怎么甘愿舍弃。

明明离得那么近,丛笙,为什么你就不愿意靠近呢?六年前,他们到底对你做了些什么?

“以后,别随意碰我,我们只是假夫妻。”韩丛笙现在能够管住的,就是自己的心,还有自己的身体。

心已经不那么受控制了,身体不可以再沦陷。

“好。”田慕峪答应的干脆,只要能够把人给捆在身边,碰不碰这个问题,总是能够解决的,就是要跟着你,黏着你,让你离不开我。

他心里的小九九还没有成形,被韩丛笙接下来的话给无情的碾碎,“我们什么时候去办理财产划分,把你给我的那些,都收回去吧。”

看来,这只小野猫存了心想要和他划清界限了,人都已经是他的了,想要分割,下辈子吧。

田慕峪沉默了一会儿,脸上挂着受伤的表情,“丛笙,非要和我这么生分吗?”

说的我们以前多么靠近似的,当初的喜欢多么纯粹,现在就多么的不想要破坏那一份简单,所以不要过多的牵扯,是对美好事物最大的保护。

“罢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

韩丛笙猛然抬起头,正欲反驳,以后再说,说不定就打了水漂,再也说不清楚了。

“你知道想要害你的人是谁吗?”

面对那双坦荡荡的眼睛,她张合的唇闭上,思绪被带走了,想要这么害她的,除了韩家的人,似乎找不出来第二个了。

“我自己知道处理,你别插手。”韩丛笙知道他的势力庞大,想要和韩家拼个输赢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这是属于她的事情,报仇是她的职责。

而且,要是田慕峪和韩家的人接触多了,以前的事情,就瞒不住了,一切都暴露了,她的秘密统统都会被看穿,这样的感觉实在太糟糕。

“去飞吧,我永远是你坚实的后盾。”这辈子,站在你身后,守护着你,丛笙,以后你不会孤单了。

真动听的话,他越是温柔,给的温暖越多,韩丛笙越是难过,心里的煎熬越痛苦。

她已经被另一个男人给玷污了,怎么配得上这种温柔。

“不要说那些言不由衷,伤害自己又伤害我的话,不然我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失控吻你。”田慕峪搂着她的手臂再紧了紧。

要知道,他在韩丛笙面前的抵抗力,是负数。

两人再次沉默下来,夜已经来临,树林里面的动物们争相出动,静谧的夜色中,增添了一份热闹的味道。

“你冷吗?”韩丛笙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变得冰凉,凉意阵阵袭来。

那个搂着她的男人,上半身不着寸缕,还受着伤,心疼浮上心尖。

“不冷,心暖。”田慕峪笑的爽朗,这一个夜晚,令人留恋,即使身体多处在散发着疼痛的讯息,可是有她在,这点儿痛又算的了什么。

她伸出手臂,费力的从那宽厚的怀抱里坐直,“我们去把衣服捡回来好不好?”

虽然被虫子给侵袭过,可是披在身上,至少可以抵抗一下寒气。

“你心疼我了吗?”田慕峪歪着头,眼睛里面淬满了星光,就那么直勾勾的望着她,眼里只有她。

韩丛笙被这句话给堵的失去了语言功能,是心疼,但是她不可以承认,既然决定了要不纠缠,就不应该留下丝毫的遐想。

“不,我只是冷。”

他唇角的弧度肆意的放大,口是心非,“你冷就躲进我怀里,不需要衣服。”

“喂!”韩丛笙抿紧唇,皱着双眉,瞪着他。

“除非你承认你心疼我了,不然我不去捡衣服。”他那模样,像极了一个无赖。

这个人,明知道她不敢去!

“不然,你一个人去。”田慕峪眨了眨那双桃花眼,表情颇为得意。

气死人!她去捡衣服为了谁?这个没有良心的,知道她害怕黑夜,所以这么的猖狂。

被人捏着软肋,连说话的底气都减弱了八分。

“好,我承认,我是心疼你,所以田少爷,可以和我一起去拿衣服了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番话,韩丛笙现在只想要救他们的人快点儿到,真不想和他单独待在一起了,还是这么尴尬的处境。

“好勒,本少爷就屈尊和你一起去,看在你那么心疼我的份儿上。”田慕峪利落翻身站起来,顺手把气呼呼的人给拽着一起,两人大步的朝着那条小溪边走去。

我呵呵你的心疼,要脸吗?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那个田慕峪,才不会这么调戏她,占便宜,用强的,也不会这么直言不讳的表达自己的感情。

六年前,韩丛笙一直以为他不喜欢自己,直到他表白,可是那一场表白来的太晚,她已经不是那个冰清玉洁的姑娘了。

如果我不改变,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走到一起了,你现在这么抗拒感情这种东西,我要努力让你正视自己的内心。

两个人之中,总要有一个人主动啊,丛笙,这次换我来主动。

“对,变了,为了把你拐到手我也是不容易。”

韩丛笙再一次的无言以对,第一次见有人把骗人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两人来到了小溪边,那件衣服安静的躺在地上,上面没有了那些不明生物的踪迹,田慕峪嘴角含笑,不动声色的扫了眼自发的朝自己身后一躲的人。

还是这么胆小呐。

检查完毕了那件衣服,田慕峪不由分说就把身后的人捉住,衣服回到了她身上,“披上。”

“这……”是给你御寒的。

田慕峪鄙视的看了她一眼,“一米六的小个子,这个衣服给我裹胸都不够。”

竟然质疑她的身高,你一米八几了不起,欺负人!

“等你有胸了再说这句话。”前后都不分的身材,还好意思说自己裹胸。

田慕峪充满深意的‘哦’了一声,那尾音拖得格外的长。

他牵着旁边那个怕黑的人,醉人的笑没入夜色中,“你胸大你说了算。”

“田慕峪!”臭流氓。

被唤到的男人低低的应了声,那声音要多么苏就多么苏。

这个勾人的妖孽,从哪儿学到的这一招?说话这么犯规,简直是引人犯罪。

“田妖孽,从现在开始,你别和我说话了。”不然,我怕我自己控制不住的,给你两耳光。

“嗯……嗯?”某个故意的男人继续犯规。

“难道你觉得我说错了,你的胸不大。”这严肃认真的语气。

重点不在这里,韩丛笙被他说得脸蛋再次的红了,能不能不调戏人了,刚才的那一幕还没缓过去呢。

“你闭嘴!”

田慕峪煞有其事的把手给伸出来,十分形象的捏了捏。

韩丛笙连让他停手的勇气都没有了,那修长的手指游走在她的肌肤上,在身体深处勾起的阵阵涟漪,久久不能够平静,酥酥麻麻的感觉,令人燥热难安,啊啊啊啊,不能够再想了!

“尽在掌握之中,所以,你说了算,我闭嘴。”他那双桃花眼,发挥着它的魅力,勾人勾人,还是是勾人。

田慕峪你这个磨人的老妖孽!

“过来,地上凉。”田慕峪伸出手,试图去牵不远处那个和他在赌气的小野猫。

你让我过来就过来,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罢了,不过来就算了,田慕峪叹了口气。

“喂!”韩丛笙不满的叫了一声,伸出手拍打着他的手臂,这人又用强的。

总算是乖了,把怀里的人给禁锢着,胸口传来热源,他的心瞬间温暖起来,一直在寻找的就是这抹能够填满心头所有空隙的满足感。

“我一个人受凉就好,女孩子体虚,要爱护。”田慕峪说的理所应当,把她放在自己腿上,不让地上的寒气侵袭她的身体。

韩丛笙却因为这句话,湿了眼眶,在外漂泊的几年,谁人关心过她会不会受凉,更加也不会有人这么的爱护她。

心被暖了,却也更加的痛苦了,这样的一个人,她舍不得放弃,却必须要忘记。

“你冷吗?”过了良久,她压低了颤抖的声音,询问道。

冷吗?怎么会冷,心一直是热的,很暖。

“冷。”田慕峪邪魅的弯了弯嘴角,把整颗脑袋搁在她的颈窝。

正大光明的吃豆腐,一本正经的找理由,“让我暖暖。”

韩丛笙僵硬着身子,一动不敢动,两人就维持着这个姿势,在一颗树下面,相互依偎着,感受着这难得的平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