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最毒男人心

更新时间:2020-10-24 20:30:58

最毒男人心 已完结

最毒男人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戈戈 分类:都市 主角:张路陈静 人气:

《最毒男人心》作者:戈戈,都市类型小说,主角:张路陈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直到现在,梦梦依然无法相信,追了她三年的老公,居然会背着她和一个老女人出轨了,这个女人还是她家的保姆! 更没有想到,她在电梯里竟被堂堂总裁齐正给吃了豆腐,还说让她做他女朋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以张路的智商、情商,明摆着他不属于前者。

“张路,换个方式说吧。你说你是出自心善才和王琳上床的,而不是想搞外遇,对吧。”

“那是当然!”张路急急地说,并做出一脸被人质疑而受伤的表情。

“我是真心同情那孩子,既然这样,那我就拿出二十万全国撒网寻找与那孩子可匹配的骨髓,如果二十万不够,就五十万,咱家钱没有了,我就去向我小姨借,我相信只要肯花钱,寻找的时候肯定比怀胎十月短,张路你看这样如何?”

“那可是我的孩子,你怎么那么残忍要打掉他。”张路忍不住大吼了起来。

“是的,那是你的孩子。可是就如王琳自己说的,这个孩子的存在的意思在于他的骨髓,而不是作为你张家的子嗣。既然这样,那么只要让他生下来就好,对不对。”

“这……”张路进入两难选择,对与不对都无法让他回答。

“张路,我不断在强调我爱你,不是因为我在祈求你的爱,而是在用我的行动告诉你,我对你的爱。以前我不想提,现在我是如何对待王琳、对待你家的,你清楚。”爱情是平等的,因为爱对方可以多付出却不能是卑微的祈求。

“梦梦,我也是爱你的,这点你应该清楚才是的。”张路身上再也看不到任何火气,他深情满满得对我说,他的表情、语气就连说话的肢体动作都变回了我最开始认识的样子。

“以前我很清楚,现在我却有了质疑。我的质疑问题在哪儿,你清楚,我也不想与你争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你爱这个前提之上的,你若不爱,我便休。”

张路的手握拳松开,握拳再松开。

我知道这是他用来控制情绪的习惯动作,我也知道我今天的言语很重,让张路不喜。

当爱情不在了,我宁愿坚强站着也决不卑微跪着。

风吹动窗帘,同时也吹起我的长发,我任由长发飞舞,不去管它。我在仔细观察着张路,倔强在等待张路的回答。

而此时,我的心在哭泣,它在害怕,怕张路说出不再爱它的话,可它又不愿让张路知道,只能自己独自哭泣。

时间在静悄悄流淌,我在默默等待,唯有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走着。

张路松开手掌不再握拳,而是拥紧着我,头埋在我颈间,说:“梦梦,是我贪心糊涂了。”

此时此刻话语变得多余,我回搂着张路的腰。

我暗暗松了口气,整颗心这才放回原位。

风缓缓地吹,柔和得让人身心舒畅。

我和张路手牵手回到床上。

张路的吻落在我的额头,他说:“等我,我去关门。”

他走到门边,突然大喊道:“谁?”随手打开灯,我起身来到张路身边。“妈?你不是睡觉去了吗?”

婆婆站在离我们房门不远的地方,看见我们看她,脸上闪过尴尬结结巴巴地说:“我……呃……我尿急,对我要上厕所。”说完随手一指。

婆婆手指的是厨房方向,我无语看了下张路,显然婆婆刚才是在房门偷听我们说话。

“咳。”张路把手放在嘴边轻咳一下,说:“妈,是不是你太久没来我家,找不到卫生间在哪儿了。”

“谁说不是,你们家那么多房间和厕所,哦,是卫生间,让我上哪去记。”给杆就爬,给梯子就上,婆婆借着张路的话开始埋怨道:“再说,我和你爸上次来住得可不是这个小房间,你们也真大方把好房间给保姆住。”

对婆婆的话我无言以对,她和公公住的房间从未换过,让我怎么回答,我只能硬笑着推了把张路说:“你还快去帮妈的忙。”

婆婆刚才在说房间被换的时候,她向张路眨了好几次眼。她只要想单独跟张路说话,她就会先挤眼,这个套路我懂。

我洗完澡回到卧室仍不见张路,无奈得只好翻出家中另一张存折放到包包里。关了穿打开空调,留下一盏床头灯,独自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被子被人掀开了,而我落入到别人的怀里,熟悉的温度和味道我知道是张路,往他身上靠了靠,头蹭了蹭他的胳膊,迷糊道:“回来了。”

“嗯,睡吧。”张路关了床头灯,我完全陷入黑暗,睡着了。

王琳挻着肚子,哭泣抹着眼泪,幽幽怨怨看着张路。

我站在王琳对面,手指着王琳,哭着哀求张路道:“张路把王琳撵走吧,好不好。”

“呜……呜……,张路我,我是真得爱你的。为了你我可以忍受梦梦所做的一切,哦,不,是我和孩子将来都会听梦梦的话,求你不要赶我走。”王琳哭着泪流满面,很是伤心却奇迹得没有流鼻涕,而是哭得很美。

她那张老脸上的皱纹不知是擦了多少层粉底才遮盖住,可是,居然一点也没花,眼泪还可以挂在睫毛上。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为了能留在我家,当初她把自己说得那么惨,让我们同情她。

留下她后,最开始她表现的非常好,尤其是我在家的时候,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原来真实面目就暴露出来了。

她居然开始两面三刀,挑拨我和张路的关系,后面更过分她居然勾引着张路上了她,就在她怀孕七八月的时候,上了她。

她和张路发生关系几次后,就有意无意在我面前透露,引起我的怀疑,而这次更是故意让我抓个现形。

我没有骨气不想离开张路,只能选择让她离开。

“张路,让她离开好不好,离开你、离开咱们家。”

张路站在那里,任由我们两个女人哭泣,当我们都说了各自的话后,张路动了。

就在我以为,他会选择我时,他却径直走向王琳。

最后,张路搂着王琳的腰说:“梦梦,王琳比你温柔、懂事,她更心疼我。”他停顿一下,摸上王琳的肚子,温柔而慈爱地说:“最主要的是,我王琳恳为我生孩子。”

“砰、砰、砰砰……”

我被梦中的情景气得不知如何是好,现实的嘈杂声音吵得我更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

是谁家那么没有功德心,大清早就装修房子也太缺德了。

我完全被嘈杂声从梦中拉回现实,梦中的情景已经堵在我的胸口,杂音更是把心吵得烦躁,我扯过被子盖在脸上,双手捂住耳朵,“砰砰、砰砰……”声音不仅没变小反而越来越大,直往我耳朵里冲。

我掀开被子这才看到,窗外的天才蒙蒙亮,时钟才显示5点。太过分了,这么早就开工,根本就是扰民。

“砰、砰……”声音还在继续,我再也忍受不了,准备去找人家理论理论。

“别去。”我的手被拽住了,张路闭着眼拽着我,说:“别管,那是妈在叫王琳起床呢。”

我有些不敢相信,婆婆叫王琳起床?我走到卫生间往外看,还真是婆婆在拍王琳的房间。

我家房子是标准的三室二卫,当初公婆住进来,为了方便我们就把主卧室和其中一个卫生间打通安了个门,站这个卫生间另一个出口完全可以把三个卧室门口和客厅看得一清二楚。

5点多钟,外面的天才刚刚亮,再加上客厅拉着窗帘,整个客并没有多少光亮。

婆婆的表情我看不清楚,但是婆婆拍打王琳的房间却是十分卖力,这让我想起网上流传雪姨拍打门的表情图来。

“噗!”我连忙捂住嘴回到卧室,见张路已经醒了,正靠在床头上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手里的烟一直点着,烟灰挂在上面,烟火马上就要烧到他的手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