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

更新时间:2020-10-24 20:17:37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 连载中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

来源:微小宝 作者:弱水 分类:都市 主角:杨浩叶清若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的小说,是作者弱水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那是我跟杨浩的儿子、或者女儿,尽管我知道杨浩对我冷漠无情,尽管我知道杨浩他并不爱我,但我依旧憧憬着他的诞生。因为,那是我对杨浩的爱,或者,是他给我唯一的礼物。   但——   就在三天前……   那段手机通话,让我心中构设的美好,如精美花瓶坠地,支离破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会是晚上九点,而现在已经六点了,我就是怕继母,不敢去。 我们僵持了大概二十分钟,我肚子饿的咕咕叫了起来。 “叶清若,你到底在怕什么?” 我抬头,看了一眼许以穆。 “许总,你不是我,不知道我经历的,之前我很谢谢你的帮助,可是我不想连累你。那天你也看到了继母如何对待我,我和杨浩还没有离婚,现在又成了你的女伴,到时候肯定有流言蜚语,我不想连累你。” 因为你是除了陆露以外对我好的人…… 许以穆看着我,走到我面前,浓重的阴影笼罩着我。 “叶清若,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那天你继母有事,不一定会来。” “什么事?” “不知道,我的人只是查到了你继母急急忙忙的往市医院去了。” 医院……那肯定是我那位同父异母的妹妹了,继母很溺爱她,她出事了继母肯定着急,那么说……继母是不会去的了。 “我……” “没时间了,别想了,大不了她来了你悄悄跑路就是了。” 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同意了许以穆的要求,她带我去了商场,挑选礼服,可我只想吃点东西,好饿啊! 许以穆把一件礼服递到我怀里,我眨了眨眼睛。 “去试试。” “哦。” 礼服是露背的,米白色镶钻,很闪,但不刺目,侧边开叉,布料柔顺,穿起来很舒服。可我有点别扭,我已经很久没有穿这样礼服了,而且我,,身,,上,还有疤…… 看着镜子里自己脖子上狰狞的疤痕,我有种把这衣服扒了的冲动,伤口愈合,可是疤痕还在。 想了半天,我还是走了出去,许以穆帮了我那么多,我不能拖他后腿。 “再试试。” 许以穆看了看我又把一件红色礼服递给我,我看了看,抹胸式的。 又去换了,这件礼服很合,身,,像是专门定制一般,还有一双长手套,正好可以遮住我手臂的伤疤。 确定礼服,我被带去化妆,抓住许以穆的衣袖,我有点为难。 “怎么了?” “能不能……先吃点东西?” 我总不能饿着去晚会吧! 许以穆失笑,眸子灿烂,我竟觉得好看极了。 我在弄头发的时候,许以穆让人买来了吃的,可以边做边吃。 到了八点半,总算是弄好了,许以穆也在我弄头发的时候去换了一,身,贴和的西装,将修长的,身,形勾勒出来。许以穆手里拿着一个精美的盒子,打开盒子,一天精致的项链出现在我眼前。 他拿起项链,亲手为我带上,项链上缀着一只只蝴蝶,好看极了。 来到晚会上,我挽住许以穆的手臂,一起进入了会场。 金碧辉煌的会场中,聚集了无数名流,侍者奉上红酒,我笑着回了句谢谢。 很多人上来和许以穆寒暄,我轻轻点头示意,心里有点紧张。 “我离开会儿,你自己注意点。” “嗯。” 看着许以穆离开,我更紧张了,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形形色色的人。 一个女人走到我面前,一,身,宝蓝色的晚礼服,画着精美的妆容,踩着高跟鞋来到我面前。 “你是许总裁的女伴?” 我站起来,女人语气里带着高高在上的味道,很看不起人的感觉。 看来是一个对许以穆有意思的女人。 “警告你,离他远点,他是我的。” 女人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我敷衍的点了点头,越过女人走了。来这里都是名流,我可不想被当成假想情敌,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会场里很是喧闹,觥筹交错,百无聊赖的走了出去。会场外面有一个小花园,开着各色的花朵,煞是好看。我走走停停,观赏着这一处处,心情不自觉的好了许多。 走到拐角处,我看到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女孩,跪在一个穿着燕尾服的男人面前,女孩低声啜泣,肩膀耸动,看起来可怜极了。 男人一脚提在女孩肚子上,女孩被踢倒在地,伏在地上哭泣。男人恶声恶气的叫骂道:“你个贱女人,居然敢怀上我的种,你有资格怀上我的种吗,一个,下,贱,坯子。” “那是你的孩子啊……” 女孩泣不成声,紧紧的捂着肚子。 我看不下去了,直接走了出去,扶起女孩。 “你谁啊,你听到了什么?” 男人一脸凶狠的看着我,很明显不希望我听到什么。 “别哭了,这样的男人不值得。” 轻轻抚了抚女孩的背,我没搭理那个男人。女孩看起来也就十八左右,小小的瓜子脸,眼睛都哭肿了。 “你谁啊,你是她什么人!” 男人伸手指着我,不知道我的,身,份,男人还有些许忌惮,而且今天能来这里的非富即贵,男人自然不敢轻易得罪。 我抬头,看着男人,呵,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了,居然还有脸让十,八,九,岁的姑娘怀孕。 “我是她姐姐,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是谁?” 男人明显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我再赌男人不熟悉女孩的家庭背景。 果然,男人听到我的话之后,明显愣了一下,看女孩的眼神都不对劲儿了。 “你……你个,贱,人,,原来一直不肯告诉我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是因为这个,你说,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男人恶狠狠的看着女孩,一脸的阴狠。 “我……” 女孩靠在我怀里,看了一眼男人,眼泪唰唰唰往下掉。 “你是谁?” 我脸色一板,抱紧女孩,颇为护犊子的意思。 “哼!” 男人冷哼一声,转,身,拂袖而去。 待看不见男人的,身,影,我才松开女孩,“别哭了,他走了。” 女孩低着头,伸手擦了眼泪,肩膀一耸一耸的,看起来无助极了。 我无奈,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哄人,我根本没有哄人的天赋。 只能扶着女孩到一旁坐下,坐在女孩,身,边,默默的看着女孩哭。 那个男人,一,身,燕尾服,像极了那个给我递酒的侍者穿的衣服,而且,,身,,上,充满了酒味,看起来并不是参加晚会的名流。而女孩也是一,身,的女仆装,可是这里的女佣穿的并不是这类衣服,颜色也不是黑白。 看着女孩暴露的女仆装,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已经不要你了,你哭也不能挽回什么,倒不如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是生下来,还是……打掉。” 孩子,宝宝…… 女孩颤颤巍巍的抬头,泪眼濛濛的看着我,我一阵心疼,抬手摸了摸女孩的头,“会过去的,那种男人,不值得,知道吗?” 一个三十好几的老男人,一个二八年华的小姑娘,怎么想,我也不知道为何他们会走在一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