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枕上私宠:前妻,你好甜

更新时间:2020-10-18 05:46:41

枕上私宠:前妻,你好甜 连载中

枕上私宠:前妻,你好甜

来源:微小宝 作者:点石成喵 分类:都市 主角:纪希然陆子邵 人气:

主角叫纪希然陆子邵的小说是《枕上私宠:前妻,你好甜》,它的作者是点石成喵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辈子,你主动一次就够了,这样的事情,还是要男人主动才行。” 他暧昧的气息吐在她的脖子上,双眼之中尽是沉沉的光。 “陆子邵,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放开我!”她拼命挣扎,可是他却将她双手扣住抵在头顶。 他看着满面羞怒的她,三年前,她不顾一切成为他的女人和他结婚,而三年后,她却签下离婚协议毅然离开,这个该死的女人似乎没有意识到,她对他有多重要。 “纪希然,我已经掉入你的陷阱,你怎么可以一走了之?”他邪笑看着她,言语之中全然得意:“我陆子邵是你呼之即来挥之不去的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子邵不知道现在充斥在他胸膛当中的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绪,他只明白自己就要被气炸了。   他快速走到沙发前,一把将纪希然的脚给打下去,听到她嘶的一声吸气声,他却有一种诡异的痛快感。   他转身看向那个男人,然后皱起眉头,说:“许戚北,你不好好地待在你的公司,来我家干什么!”   许戚北微微挑起一边眉毛,看着陆子邵,温润一笑:“我来看看希然,听说她最近受伤了。”   陆子邵转身看先纪希然,暴躁地说:“你怎么什么事情都往外面说,你就不能消停一阵吗!”   “我没有。”她平静地回答。   许戚北将纪希然护在身后,皱眉看着陆子邵:“子邵,希然和我们一起长大,她从小就喜欢你,现在你们结婚了,最应该关心她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所以你现在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陆子邵气急败坏,伸手指向门的方向,让许戚北离开。   纪希然看着这两人有越吵越凶的趋势,就站起来,对着许戚北说:“阿北,子邵喝醉了,还没醒,你不要和他计较……”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子邵就把她往沙发上一甩,看着她跌坐在沙发上,受伤的脚碰到地面,痛苦地皱眉的样子,他的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怜惜。   他别扭地转过身来看着许戚北,用咆哮掩盖刚才自己别样的情绪:“我没醉!”   他扯着许戚北的领口,在靠近他,语气之中沾染了浓重的暴戾:“许戚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她是什么心思,我劝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再来管别人的事!”   许戚北温和一笑,然后将自己的领口从陆子邵的手中解放出来,他拍拍陆子邵的肩膀,然后转身对着纪希然说:“希然,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他深深地看了陆子邵一眼,转身离开。   别墅的门被关上,陆子邵来到纪希然的身边,看着她红肿的脚背,他皱皱眉,别扭地蹲下来,然后将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伸手碰碰被烫的红肿的地方,抬头问:“疼不疼?”   这一瞬间,她在他的眼里看到她求之而不得的怜惜,她为他这一瞬间的温柔而迷惑,她微微一笑,摇摇头:“不疼。”   他好像没有察觉出来她的异样,从一边的医药箱里重新拿出药膏,握住她的脚,也不嫌弃,他用手轻轻揉着她的脚背,让药膏能够被吸收。   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里投射下来,打在他们的身上,他的侧脸在这一瞬间泛着几乎能够溺死人的温柔。   纪希然凝视着他,自从结婚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对她这样。   她的眼前泛起那一天他和她衣衫不整地从房间里面出来的场景,他的脸色泛黑,不敢看她。   刚开始的时候,他以为一切都是一场意外,所以耐着心和她说对不起,她说没事。   那个时候,他看她的神色,也是如同现在一样的温柔。   可是只是下一瞬,无数的人就从旁边围上来,里面有双方的爸妈,还有奶奶,那一瞬间,他知道他中计了。   在之后的三年里,他再也未曾对她笑过,他对她说的,都是李安安怎么好,她怎么让李安安受委屈,还有,这一切,都是她欠他们的。   她的脚将之前的药膏给吸收了,他又拿来棉签,从另外一个瓶子当中蘸了红彤彤的药水,细心地给她擦拭着。   她觉得有些疼,不小心抽动了脚,可是他也没有埋怨,而是轻轻凑近,帮她吹吹,说:“还疼吗?”   她摇摇头,眼眶红红的。   他取来纱布,帮她包扎好,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她。   “子邵,谢谢你。”她的眼里全是感动,他伸出手刚刚擦拭过的手,捏捏她的脸蛋。   他的脸上依旧洋溢着能够溺死人的温柔,他微微翘起一边嘴角,张开薄唇:“你就被这样的温柔所俘虏?”   周遭的所有似乎在这一瞬间停滞,在纪希然的世界里,空气停止了流动,风停止了吹动,一切的一切,全都停下了运转。   她的笑凝结在脸上,大约停顿了1秒,她说:“什么?”   陆子邵脸上的笑缓缓消失,恢复他以往那一副冷酷的模样,他邪邪地看着她,他说:“你就是因为这些,所以才会对许戚北与众不同。”   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个陈述句。   像是一盆冷水泼下来,刚才有多感动,现在就有多痛苦。   她眼眶的温度在一瞬间沸腾,可是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忍住,她死死地咬住下唇,不吭声。   她害怕自己一说话,就泄露自己已然崩溃的情绪。   陆子邵将她已经包扎好脚给扔在沙发上,然后一脚踢飞脚边的医药箱,里面还没有盖上盖子的红色药水流淌而出,红彤彤的,像是鲜血一样,染红了大理石地面。   她就这样看着他得意地离开,听着门嘭地一声被关上,她的泪水似乎在瞬间被镇落,她怔怔地坐着,三秒之后,她将脸埋在双手之中……   怎么会这样?怎么能够这样?   陆子邵坐在车子里,他的脑海里一遍遍地浮现出纪希然和许戚北在一起的画面,他觉得自己的胸膛就要炸开了,曾经自己和纪希然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最终定格在刚才她那个感动的表情上。   “嘶——”他急刹车,抬眼,这是许戚北的公司。   他不顾保安的阻拦,直接来到许戚北的办公室,对方刚刚站起来,他就一拳揍在对方的脸上。   “这位先生你要干什么!你再不停下来,我们就要报警了!”保安奋力阻拦陆子邵。   许戚北却对着保安摆摆手:“没事,是认识的人。”   保安这才放开陆子邵,离开这里。   办公室的门被关上,许戚北看着依旧在叫嚣的陆子邵,然后反手给了他一拳。   陆子邵一把就抓住许戚北的肩膀,咆哮着说:“许戚北,不要以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就不敢对你怎样!”   许戚北甩开他,抹掉自己嘴角的血,又给了陆子邵一拳:“希然是我们一起保护长大的,现在你却这样对她!”   陆子邵起身,一拳打在许戚北的肚子上:“我怎么对她的你管不着,她现在是我老婆!”   “她很快就不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