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

更新时间:2019-06-04 19:04:13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 连载中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

来源:微小宝 作者:风中飘絮 分类:都市 主角:白梅韩雄 人气: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由网络作家风中飘絮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梅韩雄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为了上大学,她去富豪舅舅家做女佣 王子对女佣说:你是我的梦中情人,女佣心说他有病吧,吓的直跑。 她奇怪怎么所有的女孩都对他倾心,他却只来追自己呢?不要,就算好玩也不玩.。 再说他又是流氓,怕怕的,做所有的女孩的情敌,也是怕怕,阴谋诡计,朝不保夕,保命要紧。 他一定要追到她,一定要把她用心绑住,就算她逃跑到天涯海角也要追到并绑住。 就算她有别的男人又怎么样呢?谁让自己是流氓兼王子呢?自然会有不同寻常的手段让人家哭天喊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梅想推开韩雄却推不开,就挣扎着打他。 玉珍和周玉过来,看到这种情形,心中的醋如浪潮一般淹没了这两个女生。 立刻,两女就要过去打情敌,方冬拉住了玉珍,周玉过去要打白梅,抱着白梅的韩雄见了,就把身体一转,周玉的手掌就打在韩雄的后背。 周玉见打中了韩雄,正在后悔,就被韩雄恼怒地推得站立不住,跌倒在地。 白梅趁韩雄推周玉时,松了一下自己,连忙挣脱了韩雄的拥抱跑开了,韩雄回神过来,赶紧追去,白梅已经躲得他找不见了。 在饭店里,方冬等小弟为老大接风洗尘。 当饭吃到一半时,韩雄边吃边向方冬说:“哎,这人啊,真的是一天一个变化啊,别的我就不说了,就光说我被楚奇那小子绑架了的这一天以来吧,方冬啊,你的变化可是很大的哦。”说着,拍了拍方冬的肩膀。 方冬笑了笑说:“没错,我交了个普通的女性好朋友啦。” 韩雄问:“是白梅吗?” 方冬笑说:“对,就是她,老大,她真的很不错呀。” 韩雄也笑说:“不然,我怎么会要她做我的女朋友呢?” 方冬点头笑说:“对,老大有眼光,能找那么好的女生来做女朋友,真是有福气呀!” 韩雄叹气地说:“唉,还是你有福气吧,因为你是她想要的好朋友,而我却不是她想要的男朋友,所以我好羡慕你呀。”说着,猛喝了一杯酒。 方冬看着韩雄说:“老大,你别泄气,白梅这么好的女生迟早会是你的,我看得出来,她是很爱你的。” 韩雄丧气地说:“对,她是很爱我的,但她却要躲着我,不肯面对我,方冬,我是鬼吗?为什么她要躲着我呢?”说着,又猛喝一杯酒,然后干脆拿起酒瓶往嘴里倒。 方冬抢过酒瓶,说:“老大,你不能再喝了,待会你还要去找白梅的大人沟通呢。” 韩雄像是在睡梦中猛然惊醒似的站起来,定了定神说:“对了,我得去找周叔叔说明白呢,听周玉说她表姐已经向家里的大人表示把我让出去了,这白梅怎么可以这样的自作主张呢,把我当成什么了,真是可恶,哼,你最好别让我碰见你,否则我会把你生吞活剥了,试试看吧,白梅,好了,我也吃得差不多了,就先走了,你们慢慢吃吧。”说着,韩雄就绕过众人,走出了饭店。 韩雄来到周大山家的豪宅,周大山叫佣人把韩雄带到自己所在的书房,请他坐下。 周大山沉重地问:“你到是说说看,是要白梅呢,还是周玉呀?” 韩雄说:“是白梅。” 周大山说:“我就知道,只是可怜了那丫头啦,偏偏只对你一片痴心,可是白梅对你是唯恐避之不及,你要怎么办呢?要我帮你吗?” 韩雄说:“先谢谢周叔叔了,不过现在还是不用你帮我了,以后有需要的时候我再说吧。” 周大山说:“一定要说哦,我可是能随时待命的。” 这韩雄不想思考周大山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热心,在他的心中,此时白梅就是一切。 那白梅呢,此时真的是心乱如麻,就像是在十字路口,不知道该把自己丢到哪里。 白梅对韩雄不是不喜欢,而是她不想谈恋爱,虽然在她内心是想要一个男人来爱她,但是这种想对她来说是很淡薄的,轻微的,只是想而已的,并不是真的要男人,尤其是现在,她感觉,自己不该谈恋爱。 最起码呢,是不该跟韩雄恋爱,白梅有个预知,他们之间的恋爱是要被人利用的,所以,就算她再喜欢韩雄,她也要逃避的。 可是,事实上却不是她能控制得了的,包括她自己。 这白梅在街上乱逛了半天,回到家中,她就要后悔自己不该回来,因为家里的人变了,变得只有一个人了,而这个人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可是却偏偏看到他,真是老天爷的捉弄呀,连气都不让自己喘一口,这个人真的是个鬼呀,不,比鬼还要鬼。 当然,这个人就是韩雄。 韩雄一看到白梅就拉她入怀抱上。 白梅也由韩雄来抱自己,她挣扎的也累了,就放任自己去抱上这个男人,体味他对自己的那份温存。 白梅叹了一口气说:“你真的是阴魂不散呀,为什么呢?老天爷这样捉弄人。” 韩雄听了一笑,说:“啊,老天爷,你真是太好了,把她送给了我,这真的是最好的礼物,太好了,太感谢老天爷了。” 白梅泄气地说:“你觉得好呀?哦,对,你当然要觉得好了,好吧,就让你笑好了,反正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又干嘛要你陪我哭呢,你就笑你的吧,不过呢,我请你放开我,好吗?”她的胳膊伸直了。 韩雄拥紧白梅撒娇地说:“什么话呀,你不要我笑我就不笑了嘛,这还不好说吗?你想哭我就陪你哭不行吗?干嘛那样说呢?真是,这么见外的话你一定要对我说吗?我好伤心呀,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 白梅被韩雄这一撒娇,什么冰冷、坚硬都在瞬间瓦解了,伸直了的胳膊又回到韩雄的腰上,心疼地紧紧搂住了他,她哭了。 韩雄安抚地拍拍白梅的背,叹了口气。 两人拥抱着坐到沙发上,韩雄的双臂从白梅背后搂到腹前, 白梅想到父母,就问韩雄:“哎,我爸妈呢?” 韩雄说:“不知道呀,我刚来,他们就出去了,叫我在家等你回来,我呢,当然就听了老人家的话啦,在这里左等右等得好幸苦呀,总算把我的梦中情人等回来了,怎么样?我有耐心吧?” 白梅说:“早知道你在等我,我今天就不回来了,既然你是那么喜欢等人,那就叫你等个够好了,怎么?我这样对你不错吧?” 韩雄笑说:“对,是很不错,那么我呢,想要见到你怎么办呀,那就只好把你绑在我身边了,这样我就不怕见不上你了,怎么样?我聪明吧?不想看到我的女朋友,你以为能躲得过我吗?你就给我认命好了。” 白梅叹气地说:“哦,是呀,因为我遇上的是一个流氓,所以呢,我就只能是认命的了,不能抗命,所以我的命真的是非常的苦呀,非常的可怜呀,可是呢,却是谁也不会可怜我,这都是你带给我,你让我无处可诉,让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怎么?这样你就开心了?” 韩雄赌气地说:“对,我非常的开心,我把快乐建立在自己心爱的女人的痛苦之上了,我不是人,行了吧?” 白梅笑说:“对,你就不是人,多好呀。” 韩雄见白梅终于因为自己而笑了,不禁欣慰得发狂,他高兴地跳了一下说:“那我以后就不是人了。” 白梅说:“你不是人是什么?” 韩雄说:“你叫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吧。” 白梅说:“那我叫你消失呢?” 韩雄说:“你让我再陪你一会嘛。” 白梅说:“哼,我还以为你要听我的话呢,哎,想要证明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谁知道你这么快就暴露无遗了,由此可见啊,你根本就是在玩弄我而已呀。” 韩雄赌气地说:“好,我是在玩你,行了吧。” 白梅冷笑说:“本来就是嘛,你骗不了我的。” 韩雄一愣,继而反应过来说:“你就那么想让我马上在你面前消失吗?所以你才这样跟我说的?咳,本来呢,我是很想听你的话,可是现在你既然都那么说我了,我就想要报复你一下,给你来个死皮赖脸,怎么样?我的情人。” 白梅冷笑地说:“好呀,我总算把你的真面目揭开了,行啊,要报复我是吗?那就放马过来吧,我接招就是了。” 韩雄听得很生气,但他想想就乐了,笑着说:“我们俩真像在演武侠电视剧,只差舞剑弄刀了。” 白梅气鼓鼓地看着嬉皮笑脸的韩雄,无可奈何的她也笑了,用手当刀地架在他的脖子上,当脸靠近他时,看到他那深情帅气的面孔,禁不住心中的情动,过去吻上了他的唇。 白梅用力把自己的脸转开,喘着气。 韩雄看着白梅笑说:“我真不知道是该把你刚才的举动当成是什么呢?是喜欢呢?还是非礼呀?” 白梅一愣,说:“非礼?是我非礼你吗?哦,对,我非礼了你,那么,我就请问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呢?难道你还要我来非礼你吗?大男人。” 韩雄忍住笑,他邪恶地看着白梅说:“啊,你还知道我是大男人呀,你知道你刚才那个举动是要把我引的心里不安分了的,如果我不喜欢你的话呢,我就会在你身体里烧下一个让你痛苦一辈子烙印,因为你的身体是很容易让我当那种男人的,所以呢,你最好还是别让我不喜欢你,反正你是躲不开我的,你就别对我抗拒了,你惹不起我的,我的情人呀。” 白梅毛骨悚然地看着韩雄充满邪恶地靠近自己,用手推开他的脸大叫。 韩雄笑了,继而柔情蜜意地对着她说:“你别怕嘛,你不是说过不怕被我非礼的吗?现在你才知道怕了呀,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白梅瞪了韩雄一眼。 韩雄安抚地摸白梅的背,温柔地说:“对不起,我不该吓你的,我向你道歉,我想做你的男朋友,你就别拒绝我嘛,接受我吧,好吗?我的女朋友。” 白梅干脆不置可否,沉默不语。 这时,韩雄的手机响了,他去拿出来按显示屏的键,看到显示屏上是“周大山”的字样,就按通电话,拿到耳边:“啊,是周叔叔呀,白梅呀,哦,她在,嗯,好的,我带她过去。”他关了手机,看向白梅,说:“你大舅叫我带你去他家吃饭,走吧。”说着,就要拉她起来。 白梅害怕地乱摇着手说:“啊,不,我不要去见他们,看到他们让我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尤其是对着周玉,他们好可怕呀,韩雄,我现在是宁可跟你在一起,也不要对着他们,哦,对呀,我爸妈还要回来呢,家里我也不敢呆了,你来带我走吧,好吗?” 韩雄奇怪地看着白梅,也不说什么了,拿起手机,找出周大山的名字按通,拿到耳上说:“啊,周叔叔,白梅心情不好,就不过去了,我带她出去走走,晚上不回家了,请周叔叔跟伯父伯母说一下吧,啊,就这。” 韩雄拿下手机关掉电话,看向白梅说:“走吧,我的情人,我们找方冬去吧。” 白梅一听找方冬,之前的黯然一扫而光,立刻就兴高采烈起来,她笑着说:“找方冬呀,太好了呀,方冬真是好朋友呀,我喜欢。” 韩雄笑笑,拉着白梅站起,走出了房。 来到舞厅,正和小弟小妹们一起玩扑克的方冬看韩雄和白梅,就放下手中的牌,迎了过来,向俩人摊开手掌。 小弟小妹对韩雄点头叫:“老大好。” 韩雄点头,和白梅一同伸出手掌和方冬拍一下,方冬从俩人中间左拥右抱起来。 方冬看看俩人,笑着说:“你们俩个这时候应该在没有人的地方卿卿我我才对,怎么会来这人多眼杂的地方,多不方便呀,到处都是眼睛的,你们好意思呀。” 白梅笑着说:“因为想你这个好朋友呀,所以呢,就放弃了清静的好地方,来到这杂乱无章的地方找我的这个好朋友,怎么?不欢迎我来呀?不过呢,就算你不欢迎我也没关系,反正我没地方去,只好赖在你这里了。” 方冬笑着说:“啊,你还真的很有脸呀,不过呢,就算你没脸我也不会放你走了,既然来了就给我好好地呆一会,哎,我说老大呀,白梅是来找好朋友的,那你呢?应该不会是有什么吩咐吧?” 韩雄笑说:“当然啦,我是陪我女朋友来找她的好朋友的,本来呢,我看她对你这个好朋友这么的好,我吃醋地不想陪她来找你,可是,就像她说的,没地方去,就只好陪她来了,不知道我这样能不能讨好她呢?”说着,深情幽怨地看向白梅。 白梅低下头去,方冬看看俩人笑说:“哎呀,我的老大啊,你这样就能讨好她,那她不就太不是什么了吧,我这个好朋友可真的是无价之宝呀,并不是你用这种廉价的行为就能得到她的。” 白梅被方冬逗笑了,说:“什么呀,无价之宝的,我可没有那么高贵,你别把人家教坏了啊,我只是一株不想让任何人都踩踏的小草,如此而已,什么无价之宝的,我可不敢当呀,你就别给我戴这么高的帽子了。” 方冬笑着看向韩雄说:“哎呀,我的老大,怎么办呀,人家已经把自己从无价之宝变成了国宝中的国宝了,就要叫你拿到手里也觉得烫得不能拿的,叫你无论如何也别想的,你又是那么的想要人家,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是好。” 白梅笑着拍了一下方冬,说:“你的这张嘴呀,我现在真是恨不得要撕了。” 方冬把白梅推向韩雄,韩雄伸臂抱住白梅。 方冬笑着说:“你想打人呢,就打他好了,别打我,因为他特别想让你打的。” 韩雄放开白梅,白梅站开。 韩雄把白梅带到打牌的几个小弟小妹们跟前,对一个小妹指白梅说:“田婷,让她今晚跟你在一起睡吧。” 田婷点头,亲热地向白梅伸手说:“您好,我叫田婷。” 白梅伸手去握,笑说:“您好,我叫白梅,打扰你了,不好意思。” 田婷说:“怎么会呢,我还怕照顾不周。” 韩雄走开,方冬向他走近问:“哎,怎么?今天晚上她要跟我们在一起吗?” 韩雄苦着脸说:“对呀,因为我,让她现在不想面对自己的爸妈了,我就只好让田婷照顾一下了。” 方冬又诧异又有点生气地看韩雄:“什么?因为你,让她面对不了自己的父母,哎呀,老大,我真的很想给你一拳呢,如果有一天她要被你逼疯了怎么办?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我真的是难以想象,你竟然要狠心地把她逼疯。” 韩雄连连摇头说:“不,不会的,她不会疯的。”他隐约感觉到自己会逼疯心爱的女人,可是,他又不想面对这个问题,因为面对了就意味着不能跟白梅在一起了。 韩雄真的很想被打一拳。 方冬同情地看看韩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叹了口气,就向白梅走去,他是真的很担心自己这个普通女性朋友啊,他实在不想让那么好的人有什么不好的事。 方冬向田婷和白梅这边走去,他笑着拉上白梅走开,来到一张桌前坐下,心疼地看着白梅问:“你还好吧?” 白梅习惯性地回答:“嗯,还好呀,哦,怎么了?”她感觉到了方冬的不寻常。 方冬仍然是问:“真的好吗?” 白梅只好反问了:“你是指哪方面的?” 方冬说:“你今天为了韩雄不敢面对你的爸妈,你还说很好呢,都快被逼疯了。” 白梅消沉地说:“因为他们总是交代我要这样对待韩雄才好,不能那样对待他,我真的不要听他们的话,我要听我自己的,我不想要韩雄做我的男朋友呀,方冬。” 这方冬看着白梅实在是心疼,他握了握白梅的手,说:“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一定为你赴汤蹈火。” 白梅感激地笑说:“知道了,我的好朋友。” 田婷走过来,笑着向白梅说:“白小姐,可以走了吗?” 白梅定了定神,向田婷一笑站起,对方冬说:“好朋友,谢谢你为我着想,我走了。” 方冬沉着脸地看白梅,点了点头。 白梅跟着田婷走了。 方冬叹着气目送白梅消失,继而看看四周,想找一下韩雄,却看到韩雄坐在吧台处喝着饮料,就走了过去,坐在韩雄身边,看着对方喝饮料。 方冬调侃地说:“唉,真是的,现在某人应该借酒浇愁才对呀,怎么却喝起果汁来了呢?把自己心爱的女人逼成那样,他怎么看起来好都没什么似的?” 韩雄惨然痛笑地说:“借酒浇愁是吧,我也很想呀,可是待会呢,我还要去看看我的那个心爱的女人,所以,我总不能把自己灌得醉汹汹地去对着她,那样我就不能讨好她了,对吧?我的好兄弟。” 方冬说:“什么呀,你待会还要去打扰她呀,你真是会折腾人啊。” 韩雄说:“对,我就是要折腾她的,谁让她是我爱的女人呢,不管她爱不爱我,总之我就是爱她,我也不想那么的折腾她,看到她那么难过,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一样痛呀,她疯了我也疯了,她不想看到我,可我想看到她,我一分一秒的都想看到她,因为她,我竟然管不住自己了,只好往下深陷了,方冬,我不要管这样是对了还是错的,总之我就是喜欢她,就是爱她,不可救药的喜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