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魂行道

更新时间:2019-02-09 08:05:06

魂行道 已完结

魂行道

来源:落初 作者:零幕尘 分类:短篇 主角:麻木觉察到 人气:

零幕尘新书《魂行道》由零幕尘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麻木觉察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要么你爱他,要么他爱你,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是永远不会在一起的。不,不是这样的,她不相信,如果爱情的信念真的不可战胜,那她,愿意做他此生唯一的寄托和希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八娇娘三岁郎,半夜想起痛心肠,等郎长大妹已老,等花开了叶也黄......”

歌声显得凄凉而憔悴,又不失颓废和幽怨,在黑夜的渲染下,变得愈加渗人心脾。

好似一个独守空房的女人,日日夜夜盼望着自己丈夫的到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至白发落地,离人未归。

狂风撕扯着树木的枝干,卷起一阵阵宛如幽灵低吟的声音,融进了还未停歇的歌谣中。

压抑的夜空不时燃起一股股闪电,借着那转瞬即逝的雷光,一架花轿若隐若现地探出身来,血红色,红得呛眼,红得像是一头随时能吃人的恶魔。

近一点,再近一点,雷光再次炸响,四个轿夫的身躯显现出来,血红色劲装,花轿在他们的肩膀上,竟然没有半点颠簸的样子。

他们的脚步就像踩着脚踏车,很有节奏,但是,他们的脚都没有接触地面,而是悬在半空当中。

他们的脸苍白得很,没有一丝血色,本应木纳的表情,却被上扬的嘴角衬托得极不情愿,冥冥中似乎有条绳子锁住了他们的嘴角,使他们不得不做出开心的样子。

忽然间,豆大的雨点狂泻而下,瞬间打湿了花轿,年轻的新娘坐在花轿当中,默默无闻,静坐不动。

没有人说话,似乎只有那一首幽怨凄凉的歌谣还活着,轿夫们很有默契的加快了脚步。

没过多久,花轿就停了下来,前方是一座院子,轿帘被拉开,透过红盖头,新娘依稀可以看清大院的样子,深灰色的墙砖上映射着大红灯笼的色彩,院子很大,大得足足可以容纳数十家人。

“新娘来了......”

吆喝的声音苍老无力,紧接着,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牵着新娘子的手,缓缓迈进高窄的门槛。

各种欢呼和老式播音机的声音搅合在一起,奇怪的是这一阵阵音频当中,并没有透露着新婚该有的喜庆味道,而是败露出一种悲伤苍凉的气息。

大厅正中央坐着一对年老的夫妻,旁边还站着一个不足十五岁的男孩子,男孩身形偏瘦,婚服在他身上显得宽大邋遢,不难看出,这个男孩正处于生长发育阶段,连喉结都尚未冒出。

他伸手动了动新郎帽和胸口的大红花,想让它们保持着最庄严整齐的样子。

男孩脑海有些昏沉,倦意袭来,他有种想要睡觉的感觉,他小心地将手伸到自己后腿,生怕有人看到一样,然后用力扭了自己一下,想要赶走倦意。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狂风肆无忌惮地闯进屋子,将烛台全都打破,但是没人去整理,恐怖的气息更加浓重了。

屋门上挂着的两顶大红灯笼显得摇摇欲坠,一阵阵磨牙般难听的声音迫使男孩打了个激灵。

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新娘,足足高出自己一个头。

婚礼开始之前,爸爸对他说的话还在耳边萦绕:“乖儿子,这个新娘子已经二十五岁了,很漂亮。本来我客家规矩是不准“等郎妹”依靠婚礼进家的,但是我们家这一次破除了规矩,我找龙爷说了好多次他才同意的。所以这场婚礼办得有些奇怪,你记住爸爸的话,和新娘子洞房时不准睁开眼睛,千万不准!”

“还有,新娘子身体不太好,白天不敢出屋,如果白天的时候你找不到她也不用担心,只要到了晚上,她就能回来和你同房。”

“一拜天地......”

长长地吆喝声打断了男孩的思绪,仿佛有种难以抗拒的力量致使他走到新娘身旁,然后拉住了她的手掌。

冷!

极度冰寒的冷意!极度坚硬的冷意!新娘的手就像一块石头般坚硬的冰块!

冷意好似一条蜿蜒的毒蛇,在他皮肤底下的血液中来回穿梭,挤出他的一阵阵冷汗。

男孩好想看看这个新娘子到底长什么样子,但他不敢忤逆爸爸的话,爸爸说不准睁眼看她。

“二拜高堂......”

男孩和新娘都很有默契地转过身,对着中央那一对老夫妻行了一礼。

可就在刚刚的那一次转身,男孩隐约间看到了新娘露出的手腕,好白,毫无血色的白,苍白无力的白,苍白当中还隐约夹杂着一点点黑斑。

“夫妻对拜......”

“礼毕!”

仪式结束的很快,新娘子被丫鬟牵走,男孩只好来到了那对老夫妻面前。

“去吧,新娘子在等你呢,乖儿子,听话,记住爸爸的话。”

那个老男人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只不过本应开心的场景,他却在痛哭流涕。

男孩点了点头,缓缓走向新房,瘦弱的身影被大红灯笼映照出的灯光拉扯,随着他的远去,越来越长。

他小心地放轻着脚步,似乎怕会惊到新娘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走到了门口,屋里亮着灯光,隐约可以看见新娘的身影,她正一动不动地坐在婚床之上,等待着新郎的到来。

男孩咽了口吐沫,伸出手想要推开门,吱呀一声,在他的手还未接触到房门的时候,房门竟然自己打开了。

他再次咽了口吐沫,小心翼翼地走到新娘旁边坐下,他并没有掀起盖头,因为爸爸不准他看新娘子的容貌,所以他只好扶住了新娘子的肩膀,将她轻轻地放倒在床上。

奇怪,她的身躯好僵硬,不仅僵硬,还像她的手掌一样冰寒。

男孩打了个哆嗦,爬到床上拉住被子盖起了自己的头,为了避免接触到新娘那冰冷的躯体,他下意识地与她保持着一段距离。

新娘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深夜如此寂静,为何听不到她的呼吸声?

这时一只手掌探上了男孩的身体,将他的衣物一点点扯下。

噗通一声,一具冰冷的躯体撑开被子紧贴在男孩身上,直硌得男孩的骨头隐隐生疼。强烈的冰冷使他难以呼吸,紧接着,一阵刺痛感使他短暂的回过神来。

他能感觉新娘的身躯在上方蠕动着,但却没有任何呻吟之声。

男孩终于没能忍住强烈的刺痛和冰寒,猛地睁开眼睛。

新娘的脸,比她身上任何地方都苍白,显得浮肿无比,密密麻麻的黑点铺洒在她脸上,那是尸斑!

这......分明是张死人的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