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浮云尽

更新时间:2019-02-09 08:04:37

浮云尽 已完结

浮云尽

来源:落初 作者:会飞的木乃伊 分类:短篇 主角:老僧老和尚 人气:

《浮云尽》由网络作家会飞的木乃伊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老僧老和尚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僧一人一猿,夺山门、种烟草、搞发明,“听风雨”楼一席话惹了乔小姐,一场大火烧出女保镖,鸿蒙教尊、武林盟主、当今圣上,还有一只电光闪闪的猪,一切,期待着你来探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山中无日月,林间无甲子,时光如梭,日月飞逝,也不知吃罢多少年山桃,饮罢多少溪水,成了精的人猿在一通棍棒之下加入了两人西行的行列,可谓是苦尽甘来。

这人猿初尝这烤肉滋味,忙前忙后不亦乐乎,两人走它也走,两人停它也停,不时消失一阵抓些山鸡野兔回来,倒是让江流生大饱口福,那和尚自从尝过肉味后,爱不释手,任江流生如何挤兑,吃的不亦乐乎,口中还道:“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佛祖自不会怪罪,阿弥陀佛!”

不单江流生鄙视他,连那通灵的人猿也对他鄙视有加,好好的野菜不吃非要抢人家抓回来的野味,这贼秃当真可恶,不时对他龇牙咧嘴,但见江流生没什么太大意见,它也不敢对那和尚动手,不然这和尚便是再大的本事,也要被这会使棍的人猿打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忽一日,江流生将那人猿唤至近前,相处日久,人猿也渐失警惕之心,可见在相处之上,动物比起人的那些花花肠子还是要单纯太多,那人猿恭敬立在他身前,用一双血红的眼看着他,咧开嘴露出尖利的獠牙,诡异一笑,似是讨好。

江流生摸了摸那两米来高的人猿脑袋,那人猿很是温顺,任他抚摸,江流生悠悠地道:“以后,我便与你取个诨名,唤作行者如何?”

人猿好奇的看着他,那和尚腆着老脸凑过来道:“不可不可,贫僧当真做不得那三藏法师,还请菩萨另请高明!”

被他这一打岔,江流生怎不知这和尚把他当做何人,暗骂他没眼力价,有见过这般清新脱俗,貌赛潘安的菩萨么?咱虽不是什么白马王子,但比起那骑白马的唐僧却是不差,说不得以后要进趟女儿国。

江流生骂道:“一边去,你顶多是白龙马!”人猿极有灵性,见老大发飙,也是瞪了一双可怖的眼睛瞪着那和尚,和尚哪还敢造次,一溜烟躲得老远。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夕阳余晖洒下,这片静谧的山谷染上一层妖艳儿鲜艳的红,透过树荫可以看到天边那美丽的晚霞随风变换。

半个月的山野生活,江流生脸上全是青青的硬茬子,配上他那半长不短的头发,颇为威严,衣服被树枝灌木挂得七七八八,有些衣不蔽体,晚风一吹,露出他还算能看得过去的肌肉,他掏出皮夹子,呆呆的看着那张照片,眼中含泪,心里的痛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自己什么,他不敢再去深思,或许在某个世界的某个时空里,她也一样,与自己一般凝望着一张照片,默默出神。

人猿在他身边,无法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只见他傻傻流泪,每当这时江流生便会看到人猿在自己面前跳起一段诡异而搞笑的舞蹈,动物的善良是人类无法想象的,一旦它将你当做朋友,那便是一生。

忽然一声虎啸,一片飞鸟忽然窜起,叽叽喳喳逃难而去。

啸声由远及近。

“吼!吼吼!”声震山林,人猿躁动不安,急忙拉扯江流生衣袖,江流生站在小土坡上极目远眺,丛林阻隔下,目力不能及远,但他却似乎能听到老和尚惊慌失措的声音断断续续道:“老虎……来啦!要吃人啦!快跑啊……”

自从来到这个新的时空后,一切都是从这个和尚开始,若要自私地将这命运比自己亦好不到哪里的和尚独自逃命,或许这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大丈夫立于世有所为有所不为,昔有武松景阳冈打虎,今日便有江流生野人谷收服人猿,力毙猛虎。

下定决心,拎起那木棍便朝声源处冲去,那人猿见老大单枪匹马杀出,哪还会犹豫,抓起那根趁手的木棍紧随其后,却是后发而先至冲到那和尚后方,张口怒啸。

啸声在谷中回荡,一根大木棍抡圆了朝那扑至的猛虎当头砸去,使的招式,正是当日江流生所用的力劈华山,由它使来,气势千钧。

那猛虎也是了得,听得啸声,见那棍来,急忙侧身闪避,堪堪避过,江流生收势不住冲了上来,正对上那老虎的血盆大口,当下手中大棒急忙递出,却是无意间使了一招《追星赶月》中的剑法,虽然笨拙,却是巧妙无比,一棍恰好抵在那虎一只鼻孔之上,被那棍上传来的大力一推,倒飞而出,江流生只觉得整条膀子几乎脱臼,这力量便如同将整个人全速奔跑直直撞在墙上的力量两倍返还在一只手臂之上。

若不是那剑招精妙,巧妙卸力,此刻江流生一条膀子估计早已被扯了个七零八落。

那猛虎亦是如此,虽然未像江流生一般狼狈,但却结结实实挨了一棍,半边鼻子鲜血淋漓,异常狰狞,一声大吼,狂性打发,便要再次扑来。

那人猿拧过身来一棒子砸在猛虎腰间,只听咔嗒一声,想来那虎脊椎骨已是断做两截,瞬间软趴趴躺在地上,眼中满是痛楚与不甘,夹杂着无尽的恐惧。

和尚回过神来,拍拍胸脯,口中道:“得饶虎处且饶虎,莫要赶尽杀绝,阿弥陀佛!”

那人猿哪会理他,加之也听不懂他那语言,又是一棒打在那虎头顶,又是一声脆响,鲜血混着脑浆溅了奔近的和尚一脸,和尚满脸骇然,口中道:“好你个泼猴,如此草菅虎命,如何去得了西天,取得了真经,你走吧,我没有你这个徒弟!”

江流生目瞪口呆,这和尚也太入戏了吧,也不怕那人猿凶性上来连你也拍死,却见那人猿将棍子丢在地上,双手拍胸,呜呜呜呜叫唤不已,显然好不容易搞定宿敌,让它兴奋不已,望向江流生的眼神中充满了敬畏,那是一种对强者的仰望。

见那行者对自己爱搭不理,本尘也失去了教训这泼猴的兴趣,将那虎躯翻了个个,让它四脚朝天,在它腹部摸了摸,握住虎鞭拽了半晌,脑海中还在脑补如何取虎鞭,江流生看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想不到这老和尚有这癖好,喜欢给野兽玩五个打一个,这和尚才是爱死爱慕的鼻祖啊。

他弱弱问道:“大师,你口味够独特啊?”

和尚道:“唉,如此强盗行径本非我所愿,但这虎鞭应该能换几两银子,既然这虎已被打死,与其任其腐朽山林,不如为我这等苦修之人做些贡献,也算是积些阴德嘛。”

江流生对这强盗逻辑当真无语,这和尚所作所为与从被人砍死的强盗身上掏银子没多大区别,看来要论起无耻来还是这出家人居首啊,想来前世的小说中写到道士无一不充斥着道貌岸然之辈,写到和尚尽是迂腐愚昧的典范,看来那些小说家早便将和尚道士的本质看了个通透。

不过话说回来,这虎鞭的药用价值可圈可点,在前世中还未听说谁服用了虎鞭威风凛凛的说法,当然亦不排除那些人买到假的可能,但从虎鞭的药用成分来说,对那方面的作用确实不大,这也是古代那些搞出形补之说的老中医遗留的祸根,搞得这虎都被吓成了阳痿,到后世成了濒危物种。

老和尚折腾了半晌,终于发现没有刀具一切都是徒劳,只得悻悻住手,带着一手的骚气,寻了个枝桠美美睡下。

如此又在山野间行了二十余日,终于走出野人谷,能望见远处的房屋烟火,江流生长出了一口气,为了省下这小半年的路程,差点将性命留在了野人谷,想想都觉得后怕,要不是自己精通各种野外求生的法门,或许当真交代了,和尚却是大言不惭的说他领导有方。

两人一猿辨明方向,由和尚领路,朝那万空山走去,因为人猿长相太过惊世骇俗,所以三个家伙只得绕小路,避开人烟,好在在山野间徘徊了一个多月,也早已习惯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倒也算不上辛苦。

又行了三日光景,终于见到那传闻中的万空山,隐在青山绿水间,万山连横,如巨龙坚实的脊梁,山清水秀,一片怏然春意,此时已是暖春,满山的映山红,杜鹃声声啼血,诉说着那凄美的爱情故事,让想到这个故事的江流生心中悲痛。

行在那山间小道上,闻着遍地芬芳,连心情都愉悦起来,那鲜艳的山桃花,那雪白的梨花,还有那一株株高大的古茶树上绽放的茶花,淡淡幽香扑面而来。

人猿一直呆在野人谷哪见过此等美景,一时上蹿下跳,好不快活,和尚在这山里生活了四十多年,早已看遍这繁华,只是这心却早已飞到那山上的枯叶寺中,也不知,过了这一年时光,枯叶寺是否还健在。

行至寺外,见那寺白墙灰瓦,墙上被岁月留下一片斑驳痕迹,残破的寺门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剑痕,可以想见当年一群武人气势汹汹而来的场面。

寺门虚掩,和尚推门而入,江流生好整以暇地跟在身后,那人猿低了头钻了进来,进了寺内,寺中场面让两人目瞪口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