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明王盗

更新时间:2019-02-05 09:35:29

明王盗 连载中

明王盗

来源:落初 作者:草友 分类:短篇 主角:阿龙唐装 人气:

完结小说《明王盗》是草友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龙唐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大佬到小二,从落魄太子到被土匪窝绑票的肥羊,从庙里出家的小僧到闯荡江湖的隐高手,最后又做回了龙门客栈的新店小二!  一个比张三丰更早懂得太极拳的家伙,一个知道枪械制作工艺的天才,和懂得特种作战的家伙,窝在那龙门一小小的客栈里,潜心发展着这风雨飘渺的大中华的未来!他被人称之为二哥,又叫小明王!  他的人生格言是:低调才是王道!不低调那是皇道!  喝醉酒时曾喊过:借哥三千加特林,哥助岳飞把天统;借哥三万三八步,吓得欧美尿裤裤。  没事整两杆Tac,去和成吉思汗比射击!  有事做只小八六,小妹妹,跟哥走吧!  这一辈子,咱不做皇上,只做土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龙无奈的看着这地下室门,心中狠狠的下了个决定,要是二哥在日落前还不出来的话,自己就一定冒死闯进去。虽然,这话在心里已经暗自说了三次了...

望着结实的盼盼防盗门无语。

正要转身回去,耳边却传来“咔嚓”两声轻响。阿龙顿时大喜,出来了,出来了!

门开了。胡一鸣一脸疲倦的站在门口,手里抱着把银亮亮新款SVD。虽然只是完成了八成,但阿龙却敢肯定的说,此狙绝对震古烁今,威力非凡。

“找人装个远距离红外瞄准器,拿去试试吧!”看着熟悉的人,听着熟悉的声音,差点让阿龙痛哭流涕一发不可收拾。一支真龙熟练的塞进了胡一鸣的嘴中,手中的ZPLO打火机适时的点着。

接过SVD后,再回过神来打量着胡一鸣的一身装头,顿时就笑出声来。

披肩的头发,凌乱的就像个鸟窝,一身意大利手工西装也被磨出了几个大洞来,铁屑灰尘满身皆是,看起来就像个刚刚从煤窑里出来的。

尽管阿龙笑的肆无忌惮,但胡一鸣却仿若未见,一脸淡然,不过当眼神转到阿龙手里的仿制SVD后便有着说不出的笑意。

看着有如丐帮帮主的二哥,阿龙这几天的郁闷一扫而空。看着二哥疲惫的眼神,知道二哥需要休息,心中想要吐露的一些事也又被咽了回去。“你去洗洗睡吧。”举了举手中的家伙,“这玩意我就找人去试。”

点点头,胡一鸣出了屋子,见到这久违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暖的,当真舒服。

胡一鸣确实累了,一觉睡的惊天动地泣鬼神。足足睡了十多个钟头。阿龙的新枪报告也一早便递到了二哥的床头。不过可惜的是,二哥无暇观看,因为此时胡一鸣正在与周公做着殊死博斗。

棋盘见意。梦中,胡一鸣只见与自己对弈的是一头发苍白的老头。棋盘中,普一出手便是当头炮,马二局进宫。逼得胡一鸣连招架之力都无。待到后头,胡一鸣趁着老头不注意时,连走两手,车吃马吃炮,一通滥杀,杀得老头丢盔弃甲。

一个马后炮炸的老头面无人色。眼瞅着就要将军抽车【此字读:ju】,老头却忽地变作一只恶狼,向自己猛地扑了过来...

胡一鸣顿时惊得‘嗖’的一下就坐了起来,看着正一脸痴迷的坐在床角边上看着笔记本里播放的武藤兰大战吉泽明步的阿龙,想也不想便一脚揣了过去。

一声惨叫,哀嚎的荡人心肠,凄厉的痛彻心扉。

“哎唷!...二哥!你干什么?...”阿龙躺倒在地毯上,一手正插在裤裆里,笔记本也摔出了老远,一脸悲愤的瞪着二哥...那神情就像经久的怨妇......

“哦,没什么,你继续。”胡一鸣一边说着,一边尽自穿起拖鞋便出去了...丝毫未理会阿龙的反应。心中不停的想着梦中的一切...

想起了梅花易数上所述,无事不卦,无异者不卦。或许自己真的该给自己算算了...

虽然妈祖的事情自己想的够开,可是有些事情又不得不让人为之顾忌啊!

看着日头正燶,心头不知怎的,却是有些慌乱,仿佛有什么事将要发生,又像末日来临。难道阿丽当年说的都是真的吗?

妈祖的五注头香,还有那什么捞子的下一世情缘...哈哈哈哈!有人信命,可二哥我不信,我命当由我不由天!

易经不是都说了吗: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我的命应当掌握在我自己的手里。仰望着天空,二哥眼中不时露着坚定的目光。

阿龙一脸幸殃的跟在后头,拿了张纸出来,将纸递与胡一鸣。便在一旁暗自幽怨的注视着胡一鸣...

接过纸来一看,却见上面只是一串串的数据。不过胡一鸣一看便知,这是自己做的那把狙的数值。仔细瞅了瞅,还不错,看来自己的手艺可是越来越好了...

“还有事?”仿佛被阿龙盯的烦了,胡一鸣扬声问道。

阿龙点点头,理了理思绪,道:“从欧洲那边过来的一批货前几天在南湾被截了。人也全部被扣押了,听说他们在船上搜出了超过三公斤的冰amp;毒。”

“关于那边的货,原本一直是小六处理的。不过前段时间小六正在陪着京里来的一群二世祖在玩,所以这次货就放给了四哥处理。不过出事后却没找到四哥的影子...”

“这么说问题是出在老四这里的咯?”胡一鸣一脸冰冷的看着阿龙。一股骇人的压力让阿龙差点喘不过气来。

阿龙知道毒品一直是二哥的禁区,所以,整个东南的大小帮会里的兄弟们也都很少在二哥面前提起。而如今却突闻居然有自己的兄弟走毒生意,二哥还哪里不恼的?

生气归生气,可阿龙却着实没料到二哥居然对毒如此之恶。更何况,这次还居然碰到了缉私的拦截,还被抓了个现形。这次的事情好像有点大条了!

阿龙的心随着胡一鸣的呼吸扑哧扑哧的乱跳。就在阿龙正要为四哥解释的时候,胡一鸣那寒冷的脸却忽然绽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直看的阿龙目瞪口呆,张目结舌,一股阴冷的气息,自小腹处升起直冒鼻尖。

“是老三告诉你的吧?”胡一鸣再问,却有如沐浴的Chun风,诡异阴冷的气息霎时间全消...

“啊?哦..嗯!最早是三哥来报的信。”阿龙心中大感惊奇,自己还没来得及告诉二哥,二哥却能提前就知道了...还不等阿龙再多做想,胡一鸣又道:“让小六去京城里逛逛吧!顺带把阿虎阿豹都叫过来吧!”言语中带着无尽的寂寞与落寂,一抹沧桑,呈现在了胡一鸣那略带蜡黄的脸上。

阿龙知道,或许二哥早已明了事情的所有始末。

陷害与争斗,或许是每个上位者必经的道路。阴谋永远是最富有争论的话题...或许时间会证明一切...但那也只是或许。

被抓的货船,船的主人名叫陈小六。可惜船上最高长官只是船长...叫小七。

缉私组也在多方的举报和协作下才能抓获这艘名叫海洋号的走私船。带队的正是那位新调来的名叫秀的冷面女警官。没有枪战,一切水到渠成,正规的走海营业执照,正版的五颗星的本本‘良民证’。

可是随着一包藏在运送货物箱子里的粉红色颗粒被搜出来时,这些一切都变成了拥有最直接证物的刑侦走私案件。过去的一切都烟消云散。而那个叫秀的女警,却是风轻云淡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直到证物被搜出时,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审讯,证物提交,法院传唤...一连串的正规法律程序,也随之而来。

胡一鸣坐在摇椅上,看着房前的那片草坪上,两只白鹅正在嬉戏。红缨萤的嘴唇,互相的搔耳摩斯,搔首弄姿的。待到累了,便‘哦,哦,’的叫上两声。

手中的那本梅花易数却始终放不下去。不知觉间,一阵清风吹过,书便随着风翻到了某叶,抬手一看,却是坟占。下言曰:

占坟墓,以体为主,用为坟墓。体克用,葬之吉;用克体,葬之凶。体生用,葬之主运退;用生体,葬之主兴隆,有荫益后嗣。体用比和,乃为吉地。大宜安葬,葬之吉昌。

“占坟墓。呵呵,看了上天都要我选个好地方去过下辈子了?!”胡一鸣自嘲的一笑,随手将易数扔了老远,吓得两只白鹅四散的跑开。

胡一鸣看的有趣,又随之呼唤了两声,白鹅便已朴茨朴茨的跑了过来,丢下一把鹅粮,看着鹅欢快的抢食,胡一鸣心中不觉得便舒心了许多。

小六躲去了京城,调查自然落空。一纸传单便自然而然的落在了胡一鸣的桌前。不过阿龙的事先安排,至此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北京城里,真理国际律师事务所,一个组团的律师团齐齐来到了南湾的南岩市。就船毒事件展开了水深火热的探讨和争论中。

尽管二哥的人已经在各处塞了不少RMB,可是现下收到的效果却微乎其微。三公斤重的东西,不是说有很多,但这却过了上头的某些底线。平时你打打闹闹,只要不出底线,上头也就放任你去闹闹,可是若出了底线,那么你就需要找个地方去进行深刻体悟了。上校下行,既然上面都做出了表决,那下面的些个小猴子谁还敢去殷其须?

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丢车保帅。丢老七,保老六。可是就算如此,那个冷面的女人秀,还是不打算放过胡一鸣。一连串的打击走私行动,便又抓了二哥势力的三四艘货船。有高级车,有名烟酒,还有一摞摞的高科技产物,什么克雷斯丁套啊,什么振动棒啊等等,反正被收缴的货物种类繁多,范围之广,可谓是通古烁今。虽然都有正规的执照,可是你没有正规的登陆方式,那都属于走私的范畴。

虽然没有涉及到胡一鸣的分毫名分,可这些既然作为胡一鸣手下兄弟的生钱之道,又如何能够不被波及呢?

然而胡一鸣却稳如泰山,不做回应,大有不动如山的架势。

一时间天地间风云变幻,山雨欲来风满楼。也因此,整个东南地下都在疯传,东南的大佬二哥不知何时得罪了京里的某些高官,要受到了查处。……

不管外间如何,二哥却始终是二哥。在一翻交涉中,老六老七都被躲了过去,一个船管自首。不过涉及走私,罚款两千万。...船货皆没收。...

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此不过是个风雨欲来的前奏...大风将起,萧萧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