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对山河

更新时间:2019-02-05 09:35:15

对山河 连载中

对山河

来源:落初 作者:秉旗 分类:短篇 主角:李雯凌风 人气:

新书《对山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秉旗,主角李雯凌风,是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这是一部用“武侠”串起的历史小说。  小说从唐睿宗年间草根侠客凌风为追查一个贩买婴儿做“长生汤引”的歹人为线索,带您一步步进入光怪陆离的大唐,为您展示一幅大唐由盛转衰的壮丽画卷。书中有缠绵悱恻、惊心动魄的爱情,有人鬼同途的诡异、宫廷斗争的凶险以及恢宏的战争场面……河山壮美、天下兴亡以及英雄豪情尽在其中。  真个是:大唐兴亡泪,凭谁说?对山河百二,泪盈襟血!  求收藏,求推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景云元年是睿宗即位的第一年,韦皇后、安乐公主被除,这一年,高祖李渊旧宅那棵枯死的柿树这一年又重新吐出了嫩芽,冒出了新绿。枯树逢Chun,大唐怕是要再逢盛世了。

可睿宗还是烦得很。

皇帝这位置,谁都想坐,可你一旦坐上了,便一天到晚处于惊惧中。一朝皇帝一朝臣,睿宗即位后,朝中各派势力立刻重新洗牌、分化、组合,妹妹太平公主的野心也开始暴露。牝鸡司晨,国之不祥,如果太平公主和太子李隆基斗,其中一个便免不了要人头落地。“皇室就这样你杀我我杀你,到底什么时候是头啊。”睿宗心如乱麻,想放松一下自己了。

睿宗就想看一场歌舞,看《破阵乐舞》,而皇太子李隆基精通音律,准备这场歌舞,非他莫属。

仪范伟丽,有非常之表的李隆基,时年二十六岁。自从铲除韦氏一脉后,名声日隆,被立为皇太子后更是英姿勃发,雄心勃勃,李隆基要像高祖太宗一样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所以李隆基认为目前最要紧的不是什么歌舞,而是斩草除根。

但圣旨还是很快就到了东宫,李隆基只得暂时放下手头的事务,排练《破阵乐舞》了。

刺客便是在晚上排练的时候出现的。

那一晚没有月光,诺大的梨园内虽灯火通明但还是让人感到鬼影踵踵。而且由于《破阵乐舞》久不演出,曲调雄浑的气势始终表达不出来,李隆基面有愠色。

“当年太宗征战天下,以赫赫武功开创我大唐万世基业,故其言,《破阵乐舞》就要大气磅礴,有声震百里﹐气壮山河之势。人有血气生知之Xing,有喜怒哀乐之情;情感物而动于中,声成文而应于外!你等没有经历过战争,但可以感受,可以感受!”李隆基谆谆诱导,但诱导中自有一种慑人的气势,“你等想想战场上万马奔腾、枪戟如林、杀声震天、动荡山谷的场面,是何等的壮观?所以曲要气壮山河,发扬蹈厉,声韵慷慨;舞要有浓厚的战阵气息,还要有一种威慑力,令观者凛然震竦!”

李隆基讲着讲着,干脆要所有的舞者及乐工闭眼感受。此时,李隆基激Qing澎湃,革时弊,安邦国、定边疆,舍我其谁?

于是继续排练。一百二十人的舞者出场了。他们披银甲,持画戟,左圆右方、交错屈伸、首尾回互,竟如战阵一般。闭眼感受后的效果果然非同一般,乐工再次排练时抑扬蹈厉、凛然震竦的效果立现,加上玉磬、大小箜篌、大小琵琶、长短笛、楷鼓、连鼓、鼗鼓、桴鼓等几十件乐器和奏齐鸣,《破阵乐舞》果然声振百里,动荡山谷。

这时,一曲低沉幽怨的调子刺破《破阵乐舞》的雄浑,不合时宜地从宜Chun北院传了过来。

李隆基的心不由得一沉。

传过来的调子是一种叫埙的乐器吹出,名叫《九张机》,是一种凄凉怨慕的民间曲子。

李隆基听到那曲子的时候感觉吹奏的人较远,可忽然间那人就象一条轻烟一样飘到了眼前。宜Chun院至梨园大概也有几百步吧,可来人倏忽而至,自然轻功极高。李隆基反应也快,人急急后退。

一剑器已破空而至。

破空而至的剑器划得李隆基脸颊生痛,出于本能忙向一棵大梨树后躲避。堪堪躲过,几声清脆的声响,“二郎担山”钟然已和来人交上了手。

作为“二郎门”的好手,钟然绝非浪得虚名。他的铁扁担抡起,力大沉雄,而刺客却是身材婀娜,身姿曼妙至极。

刺客是位女子。

女子一击不得,便剑走轻灵,从侧边游走,欲接近李隆基,可钟然铁扁担一横,就像一扇门一样挡在前面,女子一下子也奈何不得。

“小娘子吹的好埙。”李隆基赞道。他不赞女子的剑法和轻功,却赞她的音乐,却恼了女子,剑锋一变,钟然突然压力大增。突然女子手中剑粘住了铁扁担,变刺为削,这一招势如破竹,直弄得钟然手忙脚乱,忙撒下扁担,狼狈避过。

这时“四平八稳”唐突、“七上八下”党凌也加入了战团。“八常侍”只有这两人在家了。李隆基有点后悔。其它人都撒出去搜罗韦逆余党了,想不到刺客竟敢直入梨园内行刺。

虽说“八常侍”不全在,可梨园依然是禁卫森严,但女子竟然能混进来,这说明了其武功高强之外,还说明了护卫方面存在漏洞。

这时唐突倏忽而至,空空一掌拍向女子。女子只得中途变剑,放开钟然,向左边一滑,再然出手。这时,顶盔贯甲的羽林军踏踏声至,已把李隆基紧紧护住。

明知刺杀无望,女子便取出鹅蛋一样的埙吹奏起来。那辽远的悲伤从埙中吹出,李隆基听到的依然是幽怨。女子着绯绫袍、丝布袴,碧轻纱衣。虽然轻纱掩面,但李隆基还是从女子眼里看到了泪水。

“小娘子吹的可是《九张机》?”李隆基问,“此调凄凉怨慕,当是从《小雅》、《离骚》中变出,孤臣孽子劳人思妇听了,皆当泪下。小娘子吹奏至此,已臻绝顶,虽昔日伯氏亦不过如此吧?小娘子有何冤情,小王或者能解?”

女子一言不发,泪珠已然滑下。李隆基竟也有心酸的感觉。这时他依稀记得两个月前一个月圆之夜,自己临幸过这女子。这女子当时唱的就是《九张机》。可自己临幸过的女子多了,在开放的大唐,也不至于冒着死潜入**杀人吧?

女子吹着《九张机》,也不答话,望着李隆基,眼里满是复杂的泪水。女子缓缓向门口退去。“二郎担山”钟然气聚印堂,刚要施展“打魂魄”的功夫,被李隆基制止住了。“打魂魄”是“二郎门”的独门武功,用时气聚印堂,以印堂Xue所聚之气,于十步之内打人魂魄,使其人魂飞魄散束手就擒。李隆基怜香惜玉,他不想为难一个满是幽怨的女子。

女子走到门口,再望了一眼李隆基,展开身形,须臾之间已在百步外。

埙声弱了,那遥远的悲伤随之慢慢逝去。

女子前脚一走,朝散大夫、内给事高力士便立马布置人手彻查女子的来历。第三天答复来了。那女子名叫韦芷,属韦氏一脉,曾是宜Chun院的“内人”①。

注:①即宫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