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古榕情

更新时间:2019-02-05 09:24:14

古榕情 连载中

古榕情

来源:落初 作者:山里妃 分类:短篇 主角:仁官若莲 人气:

主角叫仁官若莲的小说是《古榕情》,它的作者是山里妃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为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县长女儿成为平民女,与其邻居男孩演绎一段平凡而浪漫的爱情故事。社会的现实、贫苦人的善良纯朴、男主角的伟大理想、女主角的痴情等等在这里都能得到诠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方的冬天是很少下雪的,而今年的冬天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阴沉沉的天空让人莫名的烦恼,鱼榕看了看一眼沉寂的天空还是决定出去一趟,已经是农历十二月二十五了,过两天就是他们家杀猪过年的日子,南方的农村一般都是农历二十七杀猪,把过年要用的东西都准备好,来年的那几天就好好享受一番,现在他要到田间去帮爸爸准备牛儿过年要吃的青草,等过完年就和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的表哥出去。

他穿着厚厚的粗布棉衣,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棉帽,肩上扛着一根套着两根棕索两端都削尖了的杠子,手上拿着一把口子发亮的镰刀,寒风刮在他脸上,他接连打了几个冷颤,行走在田间小路上。尽管是冬天,但到处都是一片绿油油的景象,田里有白菜、罗卜、波等等,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的菜都在寒冬自由生长着,鱼榕停了停不知是从谁家的田里随手拔了一个萝卜用枯草擦了擦便慢慢走着吃,在这里偶尔吃别人家的一两个萝卜是没人会说你的,农民们一般都种了很多农作物,吃不完的大多数都用来喂家畜,而且他们都很善良朴质,鱼榕想到来年他要跟着表哥到大城市去闯荡了,而且听说城里人很厉害,就连这里住在小县城里的人都不得了,更何况是外面的世界那些有钱人,想到这里他未免有些担心,不过他还是很期待出去闯一闯,现在正在数着要出去的日子,他也有些厌倦了整天埋首在农田干活的日子,他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特别是他正处于这样的年龄,多少有些好奇心,他也希望自己能有一番作为,尽管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但他相信他自己的能力,他一直都记那年许下的梦想。

来到自家的田家,田里种的是专用来喂牛的草,绿得发黑,草在寒风中翩翩起舞。此刻鱼良懿正在舞动的绿色海洋中割草。

“爸,天很冷,你先回家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割。”他弯下腰一边割草一边说道。

鱼良懿抬头看看天空,说道:“这天看起来像是要下雪了,还是尽快割好了挑回家去吧。”

“会下雪吗,从我记事以来我们这还从没下过雪,只是在电视上看过,那白茫茫的一片多漂亮,但愿今年也会下一场雪。”

“看样子像是要下的,古语说瑞雪兆丰年,那来年就会有好收成了。”鱼良懿是一脸期待的神情,期待大雪能给他们带来好收成。

鱼榕没说话,他在想着雪的世界,那晶莹剔透如棉花般柔软的白色小东西落在这个世界上,把一切浊物都遮住,那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要是这个世界也如雪般晶莹剔透那他们贫苦人也会很幸福。

不一会儿,天空便淅淅沥沥下着雪,一开始不是很大,鱼榕在绿色之中享受雪花落在身上的感觉,雪落本无声,可他却读出了雪花的很多心声,他渐渐忘了周围现实的世界,在他脑里呈现了一个白色柔软的世界,寂静得只听到他自己心跳的声音。

“小榕,草也割得差不多了,回家去吧,雪是下得越来越大了。”鱼良懿一边整理割好的草一边说道。

水榕没有反应,他几乎融化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了。

“小榕,小榕,别割了。”

“哦,好。”鱼良懿叫了他几声才反应过来。

他和爸爸各自挑着一大挑青草在风雪中走在回家的路上,两父子一路上只是喘着气在行走没有说过一句话。

儿子长大有心事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什么都跟自己说,特别是从今年夏天之后话变得越来越少,或许是因为姐姐能读书而自己却因为家里没钱在生气吧,鱼良懿心里想着。可是他也实在是没办法,他也希望儿子能好好读下去,这可是从小都让他骄傲的儿子,只是秀英的身体越来越差,自己也越来越老,在厂里的工作也有一天没一天的,实在承受不住两个孩子都上学,只能委屈他了。

鱼榕刚回到家把草放下来,水榕就急忙跑过来。

“榕哥哥,下雪了耶,好漂亮哦,等雪厚一点了我们就去堆雪人去,你看电视上的的雪人多漂亮啊。”水榕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一脸的陶醉。

鱼榕看了她一眼道,“我很忙,你找别人去玩吧。”说完便走进自己的那间小房间里去了。

“大婶婶,榕哥哥,是怎么了。”她看向坐在火盆边烤火的杨秀英说道。

“没什么,他刚刚去干活来,很冷的,你也快过来烤火,看你把脸都冻得通红了。”说着秀英便把水榕拉到火盆边上坐下。

“不是啊大婶婶,榕哥哥很久都没跟我玩了,每次找他他都说没空,他到底是怎么了嘛。”水榕撅着嘴委屈的看着秀英。

“可能是榕哥哥长大了不爱玩了吧,那你就去找其他的小伙伴玩啊。”秀英摸着水榕头上的两股辫子怜爱的说。

“别人不好玩,我喜欢和榕哥哥玩。”

“我不喜欢和你玩,你找别人玩吧。”鱼榕换了衣服从房间出来听到水榕说他便淡淡回了这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来是悲还是喜。

“为什么啊,榕哥哥?”水榕急了,那么喜欢她的榕哥哥怎么会这样说。

“没什么,你还是小孩子,我不是小孩子了。”鱼榕又淡淡看了水榕一眼说道,便坐到火盆边烤火。

“我跟榕哥哥说过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长大了。”她急得胀红了脸。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你懂什么。”鱼榕低头用棒子在拨弄着火盆的火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哥哥,你变坏了,你不再是我的榕哥哥了,你说过得要保护我的,你说话不算话。”水榕说完便哭着跑回家去了。

“小榕,你这是怎么了,你们两从小不是一直都很好的吗?”秀英看儿子这样便问道。

“没什么,她都长这么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得小女孩了,也用不着整天哥哥来哥哥去得叫吧,听着就烦。”鱼榕幽幽说道。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

“这样也好,有些事情早结束早好。”鱼良懿从外面进来说道。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快去做饭吧,我和小榕都饿了。”他看看鱼榕说道。他知道鱼榕的心事,不想就这样当着鱼榕的面和秀英讨论为什么,便叫秀英去做饭。

“小榕,爸爸对不起你,不能让你上学,这都怪爸爸没能力,希望你原谅爸爸,叫你少和水榕接触,也是怕你以后会受伤。”鱼良懿脸上带着内疚对鱼榕说道。

“没事了,爸,我去房间看姐看在做什么。”说完便起身上楼去姐姐鱼水的房间。

他是害怕,他不想谁再触动他内心深处的那点渴望,只是为了自己小男生的那点严尊,爸爸已经提醒过他一次了,当时的他那么难堪,现在他不想那点心事再被提起,就让之静静放在心里那最隐秘的地方吧。所以从秋天以来他都在逃避着,渐渐远离了水榕。

一夜醒来,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榕树被镶上了银壳,晶莹中透着点点绿色,美丽极了。几只小鸟在榕住下啄着厚厚的雪,这么大的雪把万物都遮住了,鸟儿没吃的东西只有在雪上面乱啄着,万一就来个好运吃到一点好的东西。在延伸到河边的路上留下了一连串深深浅浅的脚印,几个七八岁大的孩子正在一片开阔的雪地上堆雪人打雪仗,水榕也在其中。

她堆了一个与她差不多高的雪人,雪人的帽子是用一个红色小桶做的,眼睛、鼻子、嘴巴是用木炭拼的,双手是两把不要了的扫帚,水榕再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摘下来为雪人围上。看着自己的成果她满意的笑了,要是榕哥哥看到也会高兴的,虽然昨天榕哥哥这样对她,但是她原谅他了。便蹦蹦跳跳朝鱼榕家跑去,鞋子在雪地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小脚印。

水榕来到鱼榕家此刻鱼榕正在火盆边烤火,秀英和鱼良懿也在。

“水榕你怎么来了,路上好厚的雪呢。”秀英还是很关心这个小女孩。

“婶婶,我是来叫榕哥哥去玩的,我堆了好大一个雪人哦。榕哥哥你快跟我走,我们玩雪去。”还没等鱼榕反应过来便拉着鱼榕往门外走。

“水榕,你要带我去哪,这么大的雪。”鱼榕感到有些无奈冷冷的说道。

“你跟着我走就是了,快!”水榕兴奋说道。

“你放手,我自己走就是了。”水榕马上放开了鱼榕的手,她开始感觉到哥哥好像离她越来越远了,以前榕哥哥从来不会这样的,从秋季以来就开始慢慢变了。水榕低着头独自走去,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心里莫名的难过。鱼榕看到水榕失落走去,心里忽闪过一丝内疚,还是慢慢跟了上去。

“喂,你们在干什么,这是我堆得雪人,你们凭什么把它弄坏,呜呜......这是我的雪人,是我做给榕哥哥看的。”水榕回来看到两个小男孩正在捣她刚才堆好的那个雪人,立刻哭了起来。

“这是你的吗,真是羞羞哦,哈哈。”边笑边用木棒在捣着。

“不可以,我去叫榕哥哥来,叫他打你们。”说完便跑上前去推到了其中一个小男孩。

“你敢推我,找死啊。”那男孩十分生气便立刻从地上爬起来使劲推了水榕一把,水榕连在地上滚了两圈,脸上衣服上全是雪。

“哈哈哈。”两个小男孩在一边笑开了花。

鱼榕跟在后面正好见到了这一幕,心里极其愤怒。

“你们在干什么,怎么随便欺负人。”鱼榕把水榕从地上拉了起来,帮她拍干净身上的雪。

“是她先把我推倒的。”那被推倒得男孩说道,声音有些颤抖,毕竟水榕比他们两高大。

“男生欺负女生就是不对。”鱼榕用可怕的眼神看着那两个男孩。

“我就是欺负她怎么了,一个路边捡回来的野孩子。”两个小男孩一脸的轻蔑。

“你们真找打啊!”鱼榕害怕水榕受到伤害。

“她就是野孩子,敢打我嘛,哈哈,野孩子野孩子。”

“你们......”鱼榕实在是气不过来,水榕是捡回来的,但是她不是野孩子,大家都不想告诉她实情,就是害怕她多想。

“说不出来了吧,她就是野孩子。”说完便快速跑开了。

水榕听到这样的话,心里不是滋味,已经满八岁上九岁的她还是懂得了很多事情。

“榕哥哥,刚才他说的是真的吗,我不是爸爸妈***孩子,我是捡来的是吗。”

“水榕别乱想了,怎么会呢,你这么漂亮聪明怎么会是捡来的,你是你爸爸妈***小宝贝。”鱼榕认真说道,可是内心的煎熬在跟思想打架。

“可是他们为什么这样说呢?”鱼榕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脑子顿了几秒才回答。

“他们捣毁了你的雪人,不好意思了,所以就用谎话来掩盖的。”

“我不信,他们说的那么认真,你告诉我,我是不是捡回来的?”

“没有的事,难道的不相信哥哥的话了吗?”

“这么久你都不理我,我还以为哥哥讨厌我了呢?”水榕委屈的说道。

“哥哥怎么会讨厌妹妹呢,好了,别想太多了,这么冷,我们赶快回家去吧。”

“好,我相信哥哥,我这就跟哥哥回家。”

此刻鱼榕的心里可真是不好过,他拉着水榕的手走朝家的方向慢慢走去,雪上留下了两人深深浅浅的脚印。这事总有一天会被发现的,只是早晚的问题,如果她知道了又该情何以堪,自己心里的那种朦胧的感觉也在折磨着自己,他是越想越烦。

“哎......”他轻轻叹了口气。该怎样就怎样吧,要发生的就算阻止也得发生,顺其自然吧,他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