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暗战始于苏醒

更新时间:2019-02-05 09:23:37

暗战始于苏醒 连载中

暗战始于苏醒

来源:落初 作者:梅子巫 分类:短篇 主角:梅杨争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暗战始于苏醒》是梅子巫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梅杨争,书中主要讲述了:原本单纯,原本甜蜜,但新婚未超一年,鬼使神差地目睹爱人的背叛后失足摔下楼梯。蓝海珠在成为植物人的日子里,渐渐感知曾经背叛的丈夫的不离不弃。在悄然苏醒,在天知我知他人不知的情况下,又亲历了亲人、朋友在自己眼前赤裸裸的背叛而倍感凄凉和无助。在备受煎熬的封闭日子里,在回归父亲的帮助下,浴火的蓝海珠走上了励志、复仇、成长、回归的重生之路。这部作品在我的心中酝酿了一年多,侵润了我很多心血,我将用百分的努力来呵护这部作品的成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近年端,杨争天天走马灯似的赶酒局,好像更忙了,忙的时时显露出疲惫不堪的样子。

我的心情好像也受了传染,有如这烦闷的冬天,一蹶不振。

终于难得的一个相聚夜晚,晚饭后我们一起横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披着毛毯窝在沙发的一角津津有味地看《天天向上》里汪涵引领一群帅哥诙谐地互相调侃,杨争突然蹭了过来,把无处安放的大头枕进了我的腿窝里。

我低头用手指一一滑过杨争的脸,高高的鼻梁,厚厚的嘴唇,毛毛的眼睫毛,越看越觉得我的新郎是如此英俊,情不自禁地低头亲吻他的额头,然杨争却一反常态,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和往日的他是大不相同的。

我偷偷地打量,杨争看似在看电视,其实电视里现在正播着乏味的广告。我尴尬地收回手指,只觉室内一片冰凉,难不成暖气不热?

接近期末考试了,学校的孩子们每天一副睡不醒的可怜样,让我无比同情。

我的美术课不断地被数学啊英语啊那些主科所占用,叶子也一样,我们俩每天捧着大茶杯不是对着窗外的枯枝败叶空望,就是互相笑着彼此打量,努力找出昔日女驸马英姿飒爽的小摸样。

张老师年后就退休了,她已经一点一点地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了。我和叶子都没有刻意帮忙,因为我们都知道,张老师那双饱经苍霜的手抚摸过的每件物品,一张纸、一本书、一个茶杯,或是一个椅子垫,无不记录着或承载过她曾经有过的青葱岁月和美丽过往,我们怎忍心去打扰呢?

我和叶子曾经看过张老师的一些老照片,那时的张老师是多么年轻啊,白上衣、红领巾,蓓蕾般的脸庞和无限向上的朝气,就那么定格在一张发黄的老照片里,如今由白发苍苍的张老师捧着,让我第一次对时光如梭或岁月无情有了深深的感触。

一天上午,我正在初三年级的楼层画广告画,经过了校长的同意,我计划在过道的白墙壁上画上青青绿绿的树林和草地,画上恣意奔腾的牧人和马群,画上神清气爽的蓝天和白云,我想让打蔫的孩子们的心灵得到些许放松。

有电话打了进来,我放下刷子跑到无人的传达室接了电话,电话是一个陌生的男子打来的,很客气地问我:“请问你是蒲公英中学的蓝海珠老师吧!”

我回答是,并询问他是什么人,有什么事?

电话里的男人不紧不慢地说:“我是谁不要紧,我是替人办事的。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有位领导看上你了,可能是看元旦汇演的时候看上你的,托我来说和这件事......”

没等他说完话,我打断了他:“对不起,你好像弄错了,我已经结婚了!你即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就应该了解我已经结婚了......”

对方依然很从容地说:“我们知道你结婚了,不要紧的,对方也结婚了,只是做个婚外情人而已,这种事很平常的,如果成了,人家会承诺每个月给你一万元生活费,如果相处得好还给买车,还有对你的前程也会很有帮助的!你要知道,很多人想贴还贴不上呢!”

我很奇怪我有足够的耐心听完他讲的话,然后很坚定地告诉他:“对不起,这种福利我不想享受,我即不缺钱也不缺爱,把你们的爱心赏赐给那些很多人吧,以后我不会再接你们的电话的,我也会当今天从没发生过这些事的,再见!”说完不等他回答就撂了电话,然后迅速删掉了来电信息。

我没有心情画画了,怕玷污了洁白的墙壁,索Xing回到办公室休息。

办公室里很安静,张老师带着老花镜在整理着一打厚厚的奖状,她慈祥、专注的神情是多么圣洁啊,我想她的过往应该没有经历过这样龌龊的事情吧?这世界怎么了?难道我也和张老师一样落伍了吗?之后我又联想到省城培训时的室友许静,心情愈发沉闷起来。

亚冬最近好像也很忙,神龙不见尾的,我心里存了好些不易排放的垃圾,不找亚冬倾倾、倒倒会闷死我的。亚冬是我倾诉心灵垃圾的不二人选,即真诚又听话,尽管单纯的她很多时候并没有读读懂我的心思。

所以周末下班后我立刻电联亚冬,让她务必于今晚六点准时出现在老爹干锅辣鸭头饭店,否则多年的好朋友会没的做了。

又联系了杨争,人家晚上会同张总要宴请省城来的领导,也好,乐不得单独我和亚冬能独享私密空间,说话更能透彻些。

不知是男女有别还是亲情和友情的不同,相比较而言,我内心的距离仿佛与亚冬更亲近些,对于深沉的杨争,很多时候我还得装矜持。

六点整,我刚点好了菜,亚冬便推门姗姗而来。一照面我就很惊讶于亚东的变化,不再风风火火,不再不修边幅,着一款驼色的风衣,搭一条黑色长围巾,蹬一双中跟高帮软靴,很韩版的混搭风格,很是拉风唉!而且亚冬看上去气色很好,脸上蒙着一层淡淡的红晕,整个人看上去很漂亮,难不成......?

我掩住内心的高兴死死地盯着对面的亚冬看,即嗔怒又疑虑,单纯的亚冬终于被看毛了,低声抢白我:“看什么看,看鬼一样,我怎么得罪你了?”

我咬牙切齿地回击她:“得罪我?快老实说实话,是谁?是哪个臭小子把我们亚冬的心给偷走了,你还是我的好朋友吗?打算永远也不告诉我吗?是不是结婚也不打算通知我啊!”

亚冬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我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们也就是在一起玩儿的高兴而已,还说不定怎么样呢,所以我没敢和人说。哎,憋死我了,海珠你快告诉我,你和杨争开始谈恋爱时是不是也就是爱在一起玩儿,这就是谈恋爱吧!”

我望着天真的亚冬心想,现在的世道还存在着比我还单纯的亚冬,看来生活还是有希望的。

我连忙让她给我仔细说说她的那位,想给她把把关。

亚冬说,他很酷,特别有才,是网络写手。

亚冬说,他人很纯粹,也很聪明,不出门就知天下事。

亚冬说,我们也算有缘,我有天早晨跑步时,看见他出来买早点,可能是一夜未眠吧,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迷迷糊糊地横穿马路差点被车撞着,我一把拉开了他然后就走了。谁成想第二天他在同一个地方等着我呢,手里还抱着一大盒巧克力,看见我就喊住了我,很真诚地说要和我交朋友,说我像他小说里未来空间的持枪女战士,就这样我们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

亚冬红着脸还说,我很喜欢他,从来没有过的喜欢。

我许久没说话,即为入情动心的亚冬高兴,又为她的那位不清身世的男友担心。我仔细想了想后对亚冬说:“好好享受你的恋爱时光吧,我来负责打听他的家世和人品,傻丫头,你现在真的很漂亮,这一定是爱情的力量,以后就这么打扮吧!”

我和亚冬的这顿饭吃得非常开心,麻辣的鸭头就着俩丫头麻辣的语言,惹得我们开心地笑个不停,一扫我近日的烦闷心情,朋友吗,就是这样,一个眼神,一句笑语就可解忧,不是吗?

接近尾声时,有电话打来,一看是妈妈打来的。她在电话里急急地问:“海珠你怎么没在家呢?妈给你捎点东西,你给我的钥匙我又没带,进不去门,我在你们小区门口等着呢,你快回来吧!”

我一听着急了,忙结了账,因为和亚冬不同路,和她打个招呼就忙出门打车回家,路上我还打电话埋怨妈妈:“冰天雪地的,你捎什么东西啊,多冷啊,我坐上车了,五分钟后到小区门口。”

因为小区正门不让泊车,我在小区马路对面下了车,拎着包四处打量找妈妈。天有些黑,终于在小区门房角落里发现了老***身影,连忙拔腿向妈妈跑了过去,刚跑过马路,突然路边的一辆面包车拉开了车门,两个男子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就往车里塞,吓得我一边蹬住车门拼了命地抵抗,一边高喊救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