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傍上大佬带我飞

更新时间:2020-04-20 05:24:58

傍上大佬带我飞 连载中

傍上大佬带我飞

来源:落初 作者:一朵不开的花 分类:耽美 主角:林宛郝羽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傍上大佬带我飞》的小说,是作者一朵不开的花创作的耽美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郝羽烁被拉进该死的系统,只有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他才能活下去,于是一场关于爱与正义的战争打开了。所幸的是郝羽烁傍上了大佬的腿,一路顺风顺歌,激流勇进,通关了新手副本,郝羽烁获得技能,但是大佬他离开了!!!郝羽烁:“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大佬:“我有自己的队伍。”郝羽烁:“我不厉害吗?”大佬:“天生你材必有用。”郝羽烁:“我感觉受到了侮辱。”无奈之下,郝羽烁零时找了个队伍开副本,结果大佬竟然对在对面,当了敌人。郝羽烁指天指地,指着大佬鼻孔:“你这个叛徒。”大佬:“……”郝羽烁:“我知道你厉害,但是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吧!”大佬:“……”————————————————根据MOBA游戏类型来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收拾完战场,正准备出发。

轰隆隆。

雷声炸耳,打断了他们的行动。在这种类似热带雨林的地方,天气说变就变,前一秒晴空万里,后一秒暴风雨来袭。

好在刚才杀了一波怪物,山洞窝空出来,两人赶紧进去躲雨。

哗啦啦。

雨势很足,不消一会,山洞前开始积水。

随后倾盆暴雨逐渐变小,淅淅沥沥的雨声,持续到天色黯淡。入夜,萤火虫划燃灯火,一处一处的光团子,照亮整片森林。

郝羽烁坐在山洞前,红衣林宛背依石壁,彼此间气氛沉默,形同陌生人。

郝羽烁尝试过和红衣林宛说话,无论是站着讲话,还是坐着讲话,甚至是倒立讲话。对方至始至终一声轻嗯。

郝羽烁果断放弃了,还不如一个人看雨景有趣。

一小时后,雨停了。快成石雕的红衣林宛终于动了,郝羽烁跟着起身。

“出发吧。”红衣林宛声音沙哑,听着有些闷闷不乐。

郝羽烁瞄了对方一眼,小心提议:“要不就在这里休息一晚上,等天亮了再出发?”

“不行。在这个世界一分一秒的时间,都非常重要。”红衣林宛神情冰冷,用审视的目光盯着郝羽烁。

郝羽烁后背一阵发凉,连忙赔笑:“听你的,全听你的。我是新手,别鸟我,谁鸟我谁傻。”

红衣林宛:“……”

山洞前积水成潭,月色冷淡撒下,波光粼粼。

红衣林宛身轻如燕,几番蜻蜓点水,轻松渡过。

郝羽烁朝对边的红衣林宛瞪眼,一双漂亮的眼睛充满渴求。

大哥,我没你这么厉害地身手,麻烦带我一起过去好嘛?

可惜光线太暗,红衣林宛未能成功解读。

郝羽烁只得深一脚浅一脚,佝偻着腰踩过去,鞋子和裤子全部湿透。

红衣林宛目光在郝羽烁脚边略微停留,嘴唇轻抿,两人一前一后出发。

夜路上,红衣林宛又当起了闷葫芦。郝羽烁开始想念蓝衣林宛了,虽然不够厉害,但是能一起唠唠嗑。

人最怕的就是寂寞,一寂寞事就多,多起来,没完没了。

郝羽烁走在森林中,萤火虫齐齐朝他飞来,丝毫不惧怕地停在他身上。只小会儿,郝羽烁就成了一发亮人灯。

萤火虫聚集越多,身子温度越高,郝羽烁被热的头晕,停下脚步求助:“喂,我说......那个林宛,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萤火虫全跑到我身上来了?”

红衣林宛朝这边走来,伸手在郝羽烁身上一碰,萤火虫顿时散开,等他收回手指,又纷纷扑回来。

红衣林宛皱了皱眉:“你叫它们......萤火虫?”

郝羽烁愣了一下,奇怪道:“它们不是萤火虫吗?”

虽然以前的记忆没了,但是一看到这种生物,脑子情不自禁蹦出了“萤火虫”三个字。

红衣林宛一边动手拍打郝羽烁帮忙驱散萤火虫,一边解释:“它们是光精灵,不仅仅是存活在森林之地里,每一张地图中,都有它们的身影。”

“光精灵是希望的象征,它们为黑夜中的迷路人指引方向。它们没有杀伤力,除了照明,毫无作用。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见。或许是好事。”

“是吗?”郝羽烁嘟囔着,又赶紧阻止红衣林宛,“要不别拍了,就让它们留在我身上,看着喜庆。”

“……”

一人一灯,走在夜晚的森林里。郝羽烁全身密密麻麻一层光精灵,导致他行动不便,每走两步就摔地上。

这一群光精灵着实令人无语,郝羽烁要摔下时,一瞬间全部散开,等人从地上爬起来时,又纷纷落在他身上。

郝羽烁快被它们搞出自闭症了,隔一会痛叫一声,把入睡的小生灵们通通吵醒。树洞里、树枝上、地洞里、草丛里,探出一个个小脑袋,目光齐刷刷打量郝羽烁。

后方每传来一声喊叫,前面的人神情就会有一丝变化。在第一百声后,红衣林宛停下脚步。

郝羽烁没注意到,直接撞对方后背上。

郝羽烁揉揉鼻子,不满的抱怨:“我说,你走的好好的,干嘛停下来?”

红衣林宛深吸一口气,蹲下身:“上来,我背你。”

郝羽烁懵了,彻底懵了,大佬这是要玩什么情趣游戏?

红衣林宛见人未动,皱了皱眉头:“我背着你,速度加快,尽量在天亮前,赶到灵buff区。”

郝羽烁茫然道:“灵buff区是什么?”

红衣林宛余光瞥了郝羽烁一眼,开始解释:“对你我来说,是最有用的增益。”

郝羽烁心中一动,忽然看向某个地方:“那些灵buff长什么样?”

红衣林宛继续耐心解释:“传闻这世界有九种灵buff,又称为buff,它们以颜色区分,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紫黑白……”

郝羽烁突然打断红衣林宛的话:“那,蓝buff,你还记得长什么样子吗?”

红衣林宛不知他为何要这样问,可能是个人比较喜欢蓝色。于是将蓝buff的样子仔细描述了一番。

郝羽烁突然安静下来,红衣林宛疑惑的朝他看去,却见他目光炯炯盯着林深处某一方向。

红衣林宛顺着视线看过去,一只通体蓝色透亮的麋鹿,正遥遥望着他们。

时刻保持冷静的红衣林宛,神情一滞,开始恍惚。为何蓝buff会离开了灵buff区,跑到线上来闲逛?

待在家里不好吗?

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可控制。

郝羽烁早在木屋处,就见到了这只麋鹿,匆匆一眼,觉得非常帅气。现在又碰见了,当然要仔细看个够。

一旁的红衣林宛突然冲出去,长剑一挥握在手上,丢下一句“呆在这儿别动。”,奋力朝蓝buff追去。

看这架势,不用说又去打怪了。

长剑上一股杀气扑面而去,蓝buff瞬间跳跃,躲开了红衣林宛的一剑。看的郝羽烁一阵惊呼,白精灵又将他团团围住。

蓝buff没有正面对抗红衣林宛,而是撒开蹄子,身形化作一道蓝色闪电逃跑了。红衣林宛左右权衡一下,跟着追了出去。一蓝一人渐行渐远,消失不见。

此时此刻,这里只剩下郝羽烁一个人,这时候探头窥视的小生灵们,壮大胆子纷纷跑出洞穴向郝羽烁靠近。

一片“嗦嗦嗦”声起,郝羽烁眼睛受白精灵的干扰看不太清楚,耳朵却能感觉到这声音越来越嘈杂,越来越近。

越是未知的东西,越是令人恐惧害怕,郝羽烁的心快提到嗓子眼了,迷迷糊糊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脚上迅速跑过。

突然,白精灵纷纷散开,郝羽烁双眼视力恢复正常。数百来只小生灵将郝羽烁包围住,眨着一双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郝羽烁,差点把他给吓尿了。

这是什么情况?大家出来开晚会吗?

小生灵们没有动,郝羽烁也不敢动。

一百双眼睛对着一双眼睛,郝羽烁忍不住想尿尿了,心里疯狂呼唤红衣蓝衣林宛,但是一个人正在树上睡觉,一个人正追着蓝buff不知所踪。

郝羽烁咕咚一声咽下倔强的口水,脚上却模模糊糊传来一阵奇怪的感觉。

郝羽烁看过去,只见一只青色通体透明发亮的青色小小鸟,正落在他鞋上觅食。

这只小小鸟似乎感受到了某人的目光,直接抬头斜视,郝羽烁忽然有一种被看贬的感觉。

你一只小小鸟,落在我鞋子上,表情还要这么屌?

郝羽烁越看越觉得这只小小鸟和刚才的蓝色麋鹿款式相同,该不会这就是青buff吧,郝羽烁赶紧低头仔细观察。

越是盯着青色小小鸟眼睛细看,越是令人入迷。

郝羽烁神智出现涣散,头越来越沉,眼皮像灌铅般抬不起,整个人软绵绵倒在地上,白精灵扑上去,又将他变成了人灯。

buff属于灵怪,比一般的小中大怪,整体实力高处太多。

红衣林宛追了蓝buff一小时,接着持续战斗十来分钟,自己废了一半的血条,才算是把蓝buff给击杀掉。

不做休息,原路返回。

红衣林宛比较担心郝羽烁会不听话,擅自走动,回去后找不到人,事情变得更复杂。

不过,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郝羽烁打着呼噜躺地上睡得正舒服。

红衣林宛无声凝视着地上的人,一脸黑线。

隔了片刻,红衣林宛缓缓坐下,身子往后一仰,躺旁边草地上跟着郝羽烁一起,开始浅睡。

……

郝羽烁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明媚灿烂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直射双眼,令郝羽烁视线中一片白黄色。景物变得模糊不清,头顶似亮着四盏明晃晃的大灯。眨眼时,又变成翠绿的枝叶在熏风中微微摇曳。

红衣林宛在不远处的树下盘坐,郝羽烁干瘪瘪的打招呼:“早啊!”

红衣林宛抬头直视郝羽烁,眸子冰冷刺骨,瞬间惊醒他全部睡意。

郝羽烁打了个哈哈,连忙支开话题:“昨晚你不是追蓝buff去了吗?结果怎么样?”

红衣林宛起身,拍拍草屑:“已经被我击杀了。”

郝羽烁觉得有点可惜,这么好看可爱的蓝色麋鹿竟然被杀了,突然又想到昨天那只青色小鸟。

“林宛,我昨天好像还看到青buff了。”

“不可能。”红衣林宛不假思索地一口否决。

郝羽烁一愣,为什么他反应会这么大?

红衣林宛解释道:“每张地图副本里,最常见的是红橙黄绿蓝这五种buff,青紫buff很少有人见过,即使通关一万次地图副本,也不一定会遇上一次青紫buff,你昨天看到的一定是别的生灵。”

“这么稀少?”郝羽烁揉揉额头:“你见过青紫buff吗?”

红衣林宛摇摇头。

后面郝羽烁又问起了蓝buff的作用,红衣林宛拿出一块蓝色透明晶石递给他看:“这是buff晶石,击杀buff后,他们就会化作一块buff晶石。蓝buff作用强大,可以快速恢复能量,能量是使用技能的关键。”

接下来的路,又开始朝中心偏去,越往前走,树木越少。

郝羽烁能够明显感觉到,四周景物在变化,地面越发开阔,视野逐渐变大。

本应该在边缘的石体,渐渐显露出来。石体以一个细微的弧度,向中间挤压靠拢。

脚下的枯枝败叶变得稀少,青色小草越发茂密。

也许,前面就是终点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