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夜半阴婚:我的相公是只鬼

更新时间:2019-10-23 05:06:28

夜半阴婚:我的相公是只鬼 已完结

夜半阴婚:我的相公是只鬼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流沙鬼二 分类:耽美 主角:雯晓敏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流沙鬼二原创的耽美小说《夜半阴婚:我的相公是只鬼》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雯晓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算命老儿说我印堂发黑中气不足,定是见了什么阴晦之物。 若是换做从前,我必是头也不回就走。 可就在前两天跟闺蜜去了趟古宅探险后,回来就怪事不断。 做梦老是梦见个古代男人也就算了,醒来床头还出现把金簪,桌上一行小字写着: 不要忘了乙未月,癸卯日履行你的诺言。 什么诺言?我打了个寒颤,这才知我是被男鬼缠上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12章 老马家

小七说:“我们是做阴阳先生的,什么不可思议的事都遇得到。那个孩子大约是一年前被一对夫妇抱来的,当时就剩一口气了,是一种很罕见的病,叫做卟啉病。”

晓敏惊呼道:“血卟啉”

小七疑惑的问晓敏:“怎么,你知道?”

晓敏说道:“卟啉症,又名血紫质病,是血红素合成途径当中,由于缺乏某种酶或酶活性降低,而引起的一组卟啉代谢障碍性疾病。是先天性的,也有后天形成的。”

小七补充道:“这种病害怕大蒜,因为大蒜刺激性非常大。也害怕阳光,只要晒到很毒的阳光就会皮肤溃烂。”

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说道:“无药可救了吗?”

晓敏说道:“卟啉症无药可医,得这种病的人寿命都不长。”

一直不吭声的雯雯对小七说:“那他的舌头是怎么回事?”

小七把烟在烟灰缸里摁灭,对我们说:“那个孩子的父母把孩子送过来以后当天晚上就搬走了。爷爷废寝忘食三天三夜,最后还是没能把孩子救过来。正当爷爷为他穿寿衣的时候,他突然回光返照跳起来就往家里跑。”

雯雯打断说:“回光返照,是白天还是晚上啊,会不会变成吸血鬼。”

小七说:“是晚上,我和爷爷立马去追赶,孩子跑到家里看见父母都走了,把他遗弃在这里,跪在地上哭了整整一夜。后来爷爷把他带回家发现他又活了过来,开始挺高兴的。可是后来却发现他经常会活吃鸡笼里的鸡。”

我说道:“怪不得用舌头卷我,把我当食物了。”

小七说:“也可以这么说,他现在的智商就好比一个婴儿一般,只知道吃。在村子里差点伤了人,所以只能锁在屋里,我每天喂他一只活鸡。”

晓敏问道:“小七哥,他这种情况属于变异吗?在医学上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情况。”

小七说:“爷爷说,他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过度悲伤而激起了生存的潜能,至于那条舌头爷爷也解释不清楚。”

雯雯叹了一口气说道:“世间竟有如此可怜的孩子,被病痛折磨还要被父母遗弃,或许变成这样也挺好,最起码忘了无情的父母。”

雯雯说完觉得不对,转头发现小七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急忙对小七说:“不好意思,戳到你痛处了。”

小七表情黯淡的说:“你们在这看会电视吧,不要乱跑了,一会我忙完了杀鸡宰鱼给你们做饭,吃完饭我们去老马家。”说完转身出去了。

刚才只顾着听故事了,还没来得急仔细打量。雯雯见小七走了低头玩起了手机,而晓敏则走到书架旁看起了书。

我无聊的在屋里打量着四处的摆设。

小七家的客厅是典型的中式风格,家具清一色紫檀木,连茶几和书架都是紫檀木的。

墙上钉着一些老式照片,我上前去看了看,都是些我不认识的人。有一个小孩拿着兔儿爷,圆圆的小脸,正咧嘴笑,流着大鼻涕。

我仔细一看是小七,原来小七小时候这么可爱。这么可爱的孩子为什么父母不想要呢,想到这心中不免一阵酸楚。

很快一下午就过去了,我无聊的躺在沙发上睡了一觉,睁眼的时候看了一下手机,已经七点多了,天已经黑了。

我抬头看看,雯雯也睡着了,睡在另一个沙发上。而晓敏正站在书架旁,孜孜不倦的看着小七家的藏书。她不会站了一下午吧,估计是走火入魔了吧。

小七推门进来,手里举着一个大托盘,一边是鸡一边是鱼。

把菜放下踢了一下雯雯的脚,猥琐的说:“梦见肌肉美男了,看着哈喇子,都快流到地面了。”

小七又变成了和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猥琐的男孩。

我在一边捂着嘴笑了起来,雯雯也已经醒了只是没起来,躺在沙发上用复杂的表情看着小七。

小七不理会雯雯对我们说:“都去厨房盛米饭,自己盛自己的。”

不得不说,小七做饭真的是不错,我们三个人完全不顾淑女形象甩开腮帮子大吃一通。

吃完饭,我们都仰在沙发上揉着稍微有点被饭菜撑起来的肚皮。

小七已经收拾好了东西。

只见他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服,斜背着一个军绿色的小挎包,上面印着为人民服务的字样。

这种背包非常流行,貌似是因为一个大熊猫的卡通人物吧,带着军绿色的帽子,上面有一个小红星。背着挎包,印有为人民服务的字样。

后面背着七把木剑,他这身混搭亮瞎了我们的眼睛,这二十一世纪的阴阳先生都这打扮,不是应该穿黄色道袍的么,果然电影里都是骗人的。

小七站在镜子面前,对着镜子来了一个职业性的微笑,然后转身对我们说:“走吧,不要误了时辰。”

跟着小七七扭八拐的走过小巷子,终于来到了老马家的门口。

老马家的门口有一个大拇指大小的火头,离地半米多高,忽明忽暗。农村的夜晚没有路灯,没有广告牌,非常黑,在漆黑的夜晚有这么一个火头一闪一闪的,确实有点让人害怕。

雯雯小声对我说:“前面是什么东西?不会是鬼火吧,或者什么野兽。”

我小声说:“别说话,怕啥,小七在这。”

小七突然开口说道:“瞎寻思啥,老头蹲门口抽烟呢。你这想象力怎么不写小说呢。”

我和雯雯顿时一脑门黑线,晓敏在一边偷偷的笑着。

小七对着前面大声吆喝:“叔,凉快呢,我来看看小马哥。”

那边立马传来一个中年大叔的声音,声音中带有一丝喜悦,只听见他说:“小七子来了,快快屋里坐。”

说完又对门里面喊到:“孩他娘,来客人了,快倒茶。”

我们都知道,他不是蹲在门口纳凉,而是蹲在门口等小七。

我们跟着小七走到院子里,老马叔把我们请进屋,吩咐老马婶给我们倒茶。

老马叔刚坐下就对小七说:“七子,叔也没啥能给的,只要你能医好我家小崽子。叔这里有一万块钱,你拿去。”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沓厚厚的钞票摔着桌子上。

小七连忙摆摆手对老马叔说:“叔,七子不图你钱。咱这乡里乡亲的,七子怎么能拿你那么多钱。啥事按爷爷的规矩来,十块钱加二斤白面,多一点不拿。”

中国人免不了一番你来我往,推来推去小七终于坐不住了。

站起来对老马叔说:“叔,啥事按规矩来,把钱收起来,这样我可走了啊。”

老马婶在一边打圆场,对小七说道:“七子不拿就不拿,要紧事是抓紧看看咱儿子。”

小七也说:“对,先办正事。”

老马叔推开卧室的门,把我们请进屋。

只见一个二十四五左右的青年躺在床上应该就是小马了,嘴唇发白,面色蜡黄,看着有一点进气多出气少的意思。

小七把背后七把木剑卸下,放在屋里的凳子上。然后用手握住小马的手,嘴里不知悼念着什么。

小马突然眼睛挣得老大,直直的看着房梁。小七见小马睁眼立马开口说:“你已经不属于这里,何必还要纠缠无辜的人。快些去阴世吧,小辈替你超度。”

小马听到小七的话转头看着小马,一脸愤怒的说:“无辜,他姓马的无辜。当年是谁逼死我的,小子,你爷爷没告诉过你,姓马的不救吗?”

那声音虽出自男人之口却是一个阴阳怪气的女人的声音,听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小七听到以后表情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淡淡的说道:“前辈就是李奶奶吧,小七听爷爷说过。”

现在的小马已经不是小马了,而是被一个姓李的老太太的鬼魂附了体。俗话叫“撞客”,神学上这个叫“夺摄”,通俗易懂的讲这个叫鬼上身。

现在和小七对话的正是姓李的鬼魂,而不是小马。

李奶奶听小七这么一说,立马问道:“这么多年了,昆还记得我,为什么,他有能力找到我,却没有来找我。”

小七在旁边回答:“爷爷时常挂念你,只是他不找你怕的是你要他去报仇吧。爷爷是阴阳先生,怎么能去害人呢。”

李奶奶一听立马就变了表情,一张脸扭曲着,愤怒的对小七说:“不能害人,那我就要白死了吗?当年我和你爷爷情投意合,谁知那姓马的非要娶我。要不是姓马的苦苦相逼,我又怎么会投河自尽。”

小七淡淡的说:“都已经过去了,当年逼死您的人已经死了,李奶奶,冤冤相报何时了,收手吧。爷爷临出门前吩咐过,如果您不放手,就让我……”

说到这里小七突然停住了。

李奶奶突然笑了起来,也就是小马突然笑了起来。一个大男人发出如此凄厉的笑声,虽然知道是因为附身,却也不免让人感到不安。

笑了一会,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阴狠,光凭她的眼神就可以吓死胆小的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