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庶女本色

更新时间:2019-08-01 22:44:36

庶女本色 连载中

庶女本色

来源:微小宝 作者:九幽白白 分类:穿越 主角:萧瑾萧瑾瑜 人气:

主角叫萧瑾萧瑾瑜的小说是《庶女本色》,它的作者是九幽白白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付错情,嫁错人,最后落得个幼子惨死,挖心而亡的下场。 弃情绝爱,她换回一次重生的机会,只为毁去昔日所有践踏过她的人。 她是恨海归来的一缕孤魂, 他是威震诸国的一代战王。 再活一世,她心黑手狠,只为一人在坠情劫,   游戏人间,他风流不羁,征战天下只为护卿。 一度临朝,她定江山,主沉浮,挥手间掀起阵阵血雨腥风。   二度回朝,她护仁主,斗权臣,大权独揽无人能出左右。   尘埃落定,他立于皇城之上,霸气轻柔的问:“萱儿,可愿陪朕共绘一幅乾坤盛世。”  一身凤袍,她笑望山河,温婉淡然的说:“君之所愿,我为汝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宛香阁多年无人居住,而今日却楼门大开,还被从新彻底打扫了一遍。      因为这间在萧府位处角落的阁楼,迎来了它的新主人,才搬回来的萧瑾萱。      站在阁楼内,萧瑾萱举目四望,心里感慨万千。      前生她一回来便被安排进一间下人房里,宁氏只说腾不出房间,让她将就几日,这一将就,她就在没换过住处。      可如今呢,再次回到萧府,不但一应的东西都事先备齐,还有独楼可住,虽然位处偏僻,到也幽静,她还是很满意的。      买完药一回府后,竹子就忙前忙后的整理着东西,看着她那满头大汗的样子,萧瑾萱笑着说道:“过来歇歇吧,我带来的东西不多,整理起来很快的,不用这么着急。”      正捧着首饰盒不知放哪的竹子,却摇头说道:“小姐今晚就要住的,这么乱怎么行。”      就在这时,从外又走进一个丫鬟,一身天水蓝色的裙子,瓜子脸,模样十分清秀,她抱着几件衣服进来,喘着粗气说道:“小姐,竹子说的对,您不用管,这里我们收拾就行。”      这人叫兰芷,是回到府内后,邓九给萧瑾萱调来的丫环,嘴甜,手脚利索,在下人里算是拔尖的。      萧瑾萱喝了口茶,笑了笑,到没在继续劝下去。      因为她如今很清楚一个道理,过分的迁就,不会换来感激,反倒容易变成,主不像主,仆不像仆的处境。恩威并施,才是御下之道。      可惜她前生明白的太晚,竟把婢女当成姐妹般相待,结果一个个最后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她最信任的一个丫环,还爬了季凌枫的床,成了妾侍天天恶心着她。      竹子和兰芷整理的还是很快的,掌灯时分,基本就全弄好了。      而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打开门后,一个四十左右岁,身穿绢底袄卦的婆子,笑着走了进来。      就见她先福了个礼,然后说道:“四小姐,老爷传话说,今个晚膳在后堂用,请您收拾好,就移步过去吧。”      这婆子姓李,是负责后宅的管事婆子,为人很是八面玲珑,在萧府多年,很受看重。      萧瑾萱也不起身,只点了下头说道:“我知道了,有劳李妈妈亲自过来告知,我整理一下,这就过去。”      半盏茶的功夫后,萧瑾萱身穿一件浅紫色的螺纹海棠裙,步履轻盈的来到后堂,就见除了萧恒外,其她人都是到了的。      浅笑着,在萧文遥期盼的目光中,萧瑾萱挨着他落了坐,然后低声问道:“姨娘呢,怎么没过来,难道是头还在疼。”      因为回到了府里,按照规矩,她是不能再叫杨氏为娘的,只能称呼为姨娘。      萧文遥小脸皱到一起,也小声的说道:“头到是好多了,可姨娘说她要诵经礼佛,只吃素斋,所以就不来了。”      叹口气,萧瑾萱知道,这是杨氏故意避不见人,不愿搅进纷争,更不想见到萧恒。诵经礼佛,还真是个好借口。      两姐弟这亲近的模样,显然落入别人眼里,就比较刺眼了。      尤其是宁氏,千防万防,没想到萧文遥这个庶出子,还是回来了,而她的儿子还远在军营之中,这叫她如何安心。      冷冷的将茶杯撂在桌上,宁氏语气不善的说道:“交头接耳,竟学那些小家子气的行径,你们如今已经回府,就要有少爷小姐的样子。”      看着明显找茬宁氏,萧瑾萱笑着抬起头说道:“母亲说的是,只是遥弟年幼,难免口无遮拦,我是怕他说错话,所以才只低声和他交谈的。”      宁氏巴不得萧文遥言行有失呢,这样她才能抓住把柄,于是笑着说道:“我是你们的嫡母,瑾萱你不用这么紧张,说错几句话不打紧,我不会怪你们的。”      是啊,我不会怪你们,只是会在你们父亲面前吹吹枕边风,让你们这些个庶出,都别想压过我的子女,宁氏阴毒的想着。      萧瑾萱露出感激的神情,好像被宁氏的大度慈爱打动了似的。      然后就见她说道:“早知母亲如此大度,我就不担心了,刚刚遥弟问我二姐为何没来,是不是因为她帮五妹说谎,所以父亲不许她出来吃饭。”      望着宁氏僵在嘴角的笑,萧瑾萱心中暗笑,嘴里却继续说道:“我自然告诉遥弟,不是这样的,可他不信,还一直问我,为什么姨娘告诫他不许说谎,而身为嫡出的二姐却谎话连篇,难道是母亲从来没教过二姐,不能说谎吗?”      宁氏,你不是一直觉得嫡出的孩子,才是最高贵的嘛,现在你的女儿,连个庶出都不如,所有庶出的孩子都坐在这,而你的女儿还因为给萧瑾芙作证的事,被关在屋子里反省呢,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哗的一下,宁氏再也坐不住,直接站了起来,往日的从容端庄全部消失,满脸愤怒的指着萧瑾萱,仿佛要吃了她似的。      可是还没待她说话,就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问道:“凤霞,你这是做什么,怎么这样看着瑾萱”忽然萧恒从堂外走进了,当即这一幕就被他撞个正着。      见是萧恒,宁氏立即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马上收回手指,满脸悲愤的道:“老爷,看看你这好女儿,如今竟是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对方刚刚的话,明里是在说萧瑾莲,实则却连她也带了进去,暗指她教女无方,连个姨娘都不如。      萧恒一愣,弄不明白宁氏这话是什么意思,可还是问道:“瑾萱,你如何顶撞你母亲了,还不赶紧认错。”      萧瑾萱满脸惶恐的站起来,有些结巴的说道:“父亲,我如何敢顶撞母亲,是母亲让我说,我才说的。”      萧恒这下更糊涂了,下意识的就问道:“那你到底说了什么。”      嘴角勾起笑,萧瑾萱面上表情更加委屈,急于解释的说道:“我刚刚说……”      “够了!”宁氏在她开口的瞬间,不顾萧恒还在,就怒火交加的打断了。      难道刚刚那番让她颜面尽扫的话,还让对方亲口在说一遍,在狠狠的羞辱她一回,宁氏自然是不肯的,所以当然不许萧瑾萱从说出口。      可萧恒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身为一家之主,在这里问话,宁氏虽是妻子,却也不该先他一步,打断问话,简直是没有半点体统。      于是就见他冷冷说道:“问我也问了,可夫人又不想在提,那便在别说瑾萱忤逆你的话,虽然她是庶女,可你也是她的嫡母,不要厚此薄彼,太过苛刻了。”      宁氏面上的表情更加难看了,这么多年,她一直竭力维持着端庄大度的形象,从未被萧恒如此数落过,偏生她还没法辩解,差点没憋出内伤。      看着萧恒脸上神情的变化,萧瑾萱浅浅一笑,宁氏以前就是在人前装的太完美,所以一直很得萧恒的看重。      如今她就是要让对方吃些苦头,知道她不是好惹的,省的宁氏三天两头找她的麻烦,实在是恼人。      被这么一搅,萧恒的好心情去了大半,不过当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后,面上瞬间又挂上了笑容,然后很欢喜的说道:“今天收到瑜儿来的家书,今年她会回来,同我们一起过年,这个大女儿我可有三年没看到了。”      萧恒的这话一说完,桌旁的众人,瞬间表情都发生了变化。      就见原本一脸怒容的宁氏,这会满脸只剩下紧张和不安,似乎回来的不是萧恒的女儿,而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而沈氏母女的表情就又不一样了,尤其是萧瑾莹,更是满脸的激动和向往,似乎回来的不是她的姐妹,而是她最崇拜的人。      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萧瑾萱姐弟了,萧文遥才回到萧府,只知道有位大姐常年住在,京师祖父的元帅府内,自小是在祖母身边长大的,所以对这位未成谋面的大姐,他自然没什么反应。      而萧瑾萱面上的神情平静无波,可若是有人细瞧她的眼,就会发现在那深入潭水的眸子中,冰冷彻骨的寒意,浓的仿佛已经结成了冰。      而她那双放在膝间上的手,都快将罗裙撕扯烂了。。      萧瑾瑜!      那个毁了她前生一辈子的嫡姐!      没想到这辈子,我们这么快就要在见了。      我这个被你害了一辈子,夫叛子亡的四妹妹,你知道我带着所有的恨,重生回来了吗?      你所负加在我身上的全部痛苦,我如今还记得清清楚楚,我不会,也绝不能放过你,绝对不会!      萧瑾萱觉得自己都快被仇恨彻底吞没了,就在她即将压抑不住愤怒,甚至想上前撕烂萧瑾瑜的那封亲笔书信时。      邓九却从外面进来了,带进堂内的一阵、寒风,吹的萧瑾萱清醒不少,瞬间让她恢复了冷静。      没错,她如今算是什么,一个刚脱离庄子,搬回萧家的可怜虫。      就凭现在的自己,有什么实力,去和父亲眼中的爱女,元帅府第一嫡女,争个高下呢。      所以在羽翼未丰前,她只能忍,哪怕已经恨的撕心裂肺,她也要继续忍下去!      眼中的冰冷敛去,萧瑾萱嘴边的浅笑再次出现,神情平静的对向她见礼的邓九,报以微笑。      邓九给堂内的老爷小姐,一一见过礼后,这才将手中的滚金帖子,递给了宁氏,然后低声说道:“府尹夫人送来请帖,请夫人,二小姐,四小姐,明日去吃茶,说是新得了好茶,邀请大家去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