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王妃如此多娇

更新时间:2019-07-30 23:23:49

王妃如此多娇 连载中

王妃如此多娇

来源:微小宝 作者:西湖边 分类:穿越 主角:楚辞王妃 人气:

主角叫楚辞王妃的小说是《王妃如此多娇》,它的作者是西湖边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你嫁进门之前,没人教过你么?”“有,不过在我心里,从没把王爷您当成鸡和狗看,王爷您也千万别这样看低自己。”一朝穿越成容王府的下堂弃妃,人生已经很狗血,白莲花还天天找上门来闹事,姐把你当人看,你丫还非要学狗叫,看姐辣手摧花摧死你这朵白莲花。王爷老公时刻来找麻烦?不怕!姐上头有人,虐死渣男不手软。不过,眼前这是什么情况,她让王爷老公娶妾生子齐好家,他却“恩将仇报”只要她?“爱妃说得对,齐家治国平天下,本王先跟你生个娃齐好家,再来治国平天下。”渣男中的轰炸机,姐把你当闺蜜,你竟然想上我!渣男日日索欢喂不饱,如狼似虎把她压。某女炸毛:“渣男,你丫齐家齐够没?!”“还不够,本王打算齐一支蹴鞠队!”蹴鞠?蹴你妹啊!某女抚腰掀桌!王爷如此多娇,引娇妻王妃痛断腰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老奴也不太清楚,只是听那书吏说,王妃派丫鬟来,取了一本《沧源律例》。” 这翌阳公主到底想要做什么? 管家的心里,也想不通。 书房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容聿薄唇轻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最近,那个女人的行为,让他越来越看不懂了。 她到底怀的什么心思,这些做法,难道都是皇帝教她的? 不太可能,汴城本来就守备森严,尤其是容王府,皇帝想要跟楚辞通信说些秘密的事,根本不可能逃过他的耳目。 她……到底要做什么? “容聿,我有事找你!” 就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楚辞的声音,适时地在书房外响起,让书房内候在一旁的管家脸上,都不禁闪过一丝吃惊。 王妃怎么会主动来找王爷了? 听到楚辞的声音,容聿的眉头,习惯性地拧起了一丝不耐烦,目光,朝书房门口投了过去。 “容聿,你出来,我有重要的事找你!” 楚辞的声音,再度从门外传来,那叫嚣的声音,显然没有把“夫为妻纲”这四个字放在心上。 “你先下去。” “是,王爷。” 管家一边说着,一边往门外退去,打开门,便看到楚辞的手里,拿着那本厚厚的《沧源律例》站在门外。 “参见王妃。” 虽然,管家的心里,同容聿一样,对楚辞都带着防备的心理,可毕竟,她是主,他是仆,尽管心里有再多的不屑,他表面上该有的礼数还是有的。 “嗯,容聿在里面吗?” 面对管家,楚辞也并没有什么好脸色,这一对主仆,向来是沆瀣一气,刚才在书房里,肯定狼狈为奸地在密谋着什么事来对付她呢。 “回王妃,王爷在里头。” “嗯,你下去吧,我进去找他。” 也不管容聿有没有允许,楚辞直接绕过管家,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她第一次进容聿的书房,书房侧面的窗户是正朝南的方向,阳光在此时透过窗户投射进来,刚好打在容聿轮廓分明的五官上。 似乎天生就有一种王者光环一般,此时的容聿,就是平静的坐在那里,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依然不容忽视,再加上那俊美绝伦的五官,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 有那么一瞬间,楚辞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看上这渣男了。 哎,真是可惜了这么一张脸,人面兽心这四个字,就是用来形容他的吧。 楚辞的脸上,在不知觉间流露出了一丝厌恶,而恰恰好,这一丝厌恶,完全落入了容聿的眼中。 “找本王做什么?” 对于她此时的表情,他并没有兴趣去了解太多,只是在出声的时候,目光不动声色地投向她手上的那一本《沧源律例》,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色彩。 楚辞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片刻失神,她不禁眉头一拧,嘴里不禁呸呸了两声。 走上前去,将面前的《沧源律例》往容聿面前一放,道:“我要跟你和离。” 和离? 容聿的眼眸,略带着几分讶然地投向她那张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的脸,半晌,出声道:“你说什么?” “我说和离!” 楚辞不耐烦地重复道,似乎跟容聿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有些浪费青春。 这一次,容聿算是真的听清楚了,看着楚辞的脸上,除了那明显的不耐烦之外,丝毫让他看不出半点心思的脸,片刻没有出声。 书房里,有过短暂的沉默。 窗外,温暖的阳光,跟此时容聿那张逐渐冰冷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楚辞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眼前书房里,那异常的寂静,让她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尤其是这样跟容聿单独呆在一个静谧的空间里,一种恐惧感突然间油然而生。 就是容聿那不动声色的脸色,还有那双高深莫测的目光,让她根本无法猜透他在想什么。 “楚辞,你是在跟本王说笑吗?” 终于,他出声了,书房里,那令人压抑的寂静也被瞬间打破了,然而,容聿毫无温度的嗓音,还是让这个充满阳光的书房里,多了几分寒凉。 楚辞正了正色,直起腰板,迎上了容聿寒厉的目光,不屑地扯了扯嘴角,依然不掩眼底那一丝嫌恶,道:“你觉得我喜欢跟你说笑吗?” 她反问,嘴角勾出一丝嘲弄,不等容聿回答,她继续道:“我想了好久了,反正你也看我不顺眼,我也看你不顺眼,勉强在一起,你不开心,我不开心,你小妾更加不开心,干嘛不和离掉算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容聿的脸色,见他平静的脸上,除了淡漠之外,什么都看不出来,她也不知道他是生气还是高兴。 只不过,应该是高兴居多吧,毕竟,这家伙看她不顺眼,离婚了不更好? 见他依然安静地看着她,始终不说话,楚辞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底气,再度开始有些虚了起来。 这家伙到底在干嘛,老是动不动就不出声,看得她心里越来越发毛了。 而此时的容聿,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头却越来越怀疑她的动机。 从皇帝要把她赐婚给他开始,他对他们兄妹的动机就一直心存怀疑。 现在,她突然提出来要跟他和离,他自然对她的动机再度起了疑心,可却想不通她的目的是什么。 楚辞见容聿一直不出声,她实在是待着不自在,干脆,也不等他回应,便从怀中拿出先前写好的一张纸,摊到了他面前。 “看,放妻书我已经给你写好了,你签了就行。” 她指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眼,尚未干透的墨汁,已经有些糊掉了,看上去有些脏乱。 可楚辞并不在意,她着急的是,容聿赶紧在上面签字,她就自由了。 容聿的目光,缓缓移向桌子上摊着的那张纸,眼底,掠过一丝嘲弄。 放妻书都帮他写好了,墨汁都没干透就跑过来,楚辞,看来你很急么? 他拿起那张放妻书,字,写得歪歪扭扭,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丑。 他没看过楚辞的笔迹,只是,一个深宫里培养出来的堂堂公主,字竟然会难看成这样? 容聿用眼角扫了一眼楚辞,心里对她的怀疑,更加深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