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傲娇国师独宠妃

更新时间:2020-07-30 23:34:55

傲娇国师独宠妃 已完结

傲娇国师独宠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权术 分类:穿越 主角:邹轻离邹雪柔 人气:

火爆新书《傲娇国师独宠妃》是权术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邹轻离邹雪柔,书中主要讲述了:邹轻离是华夏特种bing,巾帼不让须眉,一朝穿越,她成了将少府的嫡长女,面对后母的苛待,渣妹不断的设计,她泰然处之。 夜卿晟是东行国国师,一身白衣谪仙倾城,鹤发童颜,不落凡尘,却被她偷走了那颗冰封万年的心。 初次见面,她看光了他的身体;再次见面,她远远看着他,倾慕他的容颜,想把这个谪仙国师追到手;第三次见面,她将他扑倒在身下。 天命逆天之女,在各权势中游走,他成为她的后盾,强强联手,将这天下搅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邹……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睁大眼睛,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的神情,差点她就叫出她名字来了。

邹镇也惊讶,神色凝重的看着邹轻离。

“你……”而邹鹏宇更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是他亲手推到邹轻离到水里的,现在怎么会?

邹轻离抬步走到亭子里,淡然的看着邹鹏宇:“怎么,一会不见,鹏宇就认不得大姐了。”

她可没有忘记是谁推原主的。

一众下人见邹轻离出现,也觉得不可思议,但都停止了打捞的活,盯着邹轻离满满的疑问。

无视所有人的眼神,邹轻离动作优雅的走上前,抬首直视邹雪柔的眼睛:“我为什么不能在这,还是二妹觉得我

应该出现在哪里?”

说到二妹时,邹轻离将语气加重了,她在提醒邹雪柔,不要忘了她是姐姐,无论怎样她都是府上的嫡长女。

这可是戳到邹雪柔的硬伤,明明都是嫡女,就是邹轻离是长女,硬是压她一头,气得邹雪柔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而被邹轻离正视着,邹雪柔感觉不习惯,眼神有些躲闪。心里更是不解,邹轻离怎么还活着!还有今天怎么了,邹

轻离居然敢这么对她说话,平日里,邹轻离见到她都是低着头走开,从来不敢这样冲撞她,今天怎么感觉邹轻离像

变了一个人一样。

纵然心里再多的不解,邹雪柔表面还是一副关心的笑容:“姐姐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担心姐姐罢了

,还好姐姐能够平安就好。”

担心?不见得吧。邹轻离可不相信,她没有理会邹雪柔,转头对邹镇道:“爹,今日之事还请您公正的为女儿做主

。”

邹轻离刻意把公正两字咬重,像是在刻意提醒什么一样。

邹镇面色不自然,不悦道:“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何会与宇儿起争执?”

邹轻离心里一阵唏嘘,邹镇没有关心她落水有没有受伤就罢了,一开口就是责问,还正是差别待遇。

“今日一早二妹便叫人请我来这说一起用早膳,我之所以会和鹏宇争执,是因为他出言辱骂嫡母。”邹轻离提高声

音说道。

原主的性格可以说是很怯弱,可是要不是这姐弟二人辱骂原主母亲,原主也不会气急的去和他们争执起来。

嫡母?邹镇疑惑宇儿怎么会骂自己的母亲呢?

看着邹镇的神情,邹轻离便知道,他已经将那可怜的原主亲生母亲忘记了,在府上嫡母可不止那继室。

“爹,娘虽然去世的早,得不到鹏宇的亲近,可是他出言辱骂娘亲,难道就没有过错了吗?鹏宇小小年纪对自己故

去的嫡母尚且如此不尊重,对其他人呢?”邹轻离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她伤心的说道。

邹镇也恍然大悟,这嫡母是说的柳氏,想到那个当初美好的女子,邹镇心里软了一下,看着邹轻离的眼神也平和了

点。

“宇儿,可有此事?”

“爹爹,我……”邹鹏宇慌乱的不知道说什么,他没有想到邹轻离居然会到父亲面前告状。

“爹,宇儿年幼不懂事,还请您不要怪罪。”邹雪柔帮忙道。

“二妹这话就说错了,鹏宇都十三岁了,可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了。”所以不要动不动就说还是小孩子话来忽悠人

邹雪柔被邹轻离说的话梗住了,她眼神越发不善的看着邹轻离,随后语气一软道:“就算宇儿说错了话,可也是亲

弟弟,你也不应该和他吵起来啊!大家都是一家人。”

邹镇也觉得邹雪柔的有理,在府上大吵大闹想什么样子,何况府上还有这么多下人,看见了传出去不是丢将军府的

脸面吗!

邹轻离很不屑,邹雪柔这时候说一家人,打亲情牌是不是过时了,她冷哼:“二妹还知道是一家人,当鹏宇在羞辱

母亲时,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不懂事,连你也不懂事吗?”

“我……”

这句话堵着邹雪柔哑口无言,邹雪柔惊然的看着她,她……真的是邹轻离吗?

邹轻离很满意她的反应,抚了抚衣袖,淡然道:“还有鹏宇,如果说是一家人,可鹏宇却将我推入河中,害我险些

没命,要不是河里有暗流将我冲到了下游岸边,我今天必定丧生在这河里。”

此话一出,湖边的下人们也纷纷同情邹轻离,大小姐也是个可怜人啊!被三少爷推下河,这可是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一家人啊,可是三少爷这样对大小姐……

“爹,虽然我和鹏宇吵闹是有错,可也是事出有因,可是鹏宇最后将我推入河中,难道不应该受到处罚吗?”

邹镇还没有回答,这时一直被邹雪柔拉着,格外安静的邹鹏宇忍不住了:“我又没有犯错,你凭什么让爹爹处罚我

?”

他向来就不喜欢邹轻离,记忆中他以前没少叫人欺凌原主。

邹轻离眼中闪着凌厉的光芒,逼近几步:“把嫡姐推下水里的行为,你觉得没有错?”

邹鹏宇被她的气势吓到了,身体不觉的害怕的倒退,表情僵住了一下,可又不服气,他又口气极为不屑的说道:“

你才不配当我姐姐!”

话已经说出口,邹雪柔想阻止都来不及,一时间亭子里一片寂静。

听到这样不尊重的话,邹轻离依然很平静,现在就看好戏了。

“宇儿!”邹镇呵斥道。

邹鹏宇第一次见父亲用这样凶的语气的对着他,他委屈,同时也更加不喜欢邹轻离了,碍于父亲的威严,邹鹏宇乖

乖的闭嘴了。

呵斥完邹鹏宇,他脸色平静的说道:“轻离,这次宇儿是做过头了,可是那时他也是急了点,才会推你落水。”

邹镇这偏袒的意思很了然。邹轻离对这父亲彻底寒心了,既然邹镇向着他们,那她也不必把他当亲人了。

邹轻离目光伶俐说道:“急了点鹏宇就可以将人推下水吗?如果我没有记错,鹏宇现在可是十皇子殿下的伴读,很

多时候都要陪伴在殿下左右,那在殿下身边若是急了,那他是不是也对殿下……”

“放肆!”邹镇大怒,手重重地锤在石桌上,一双眼睛怒视着邹轻离。

更安静了,气愤压抑,下人们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管家带他们全部下去。”邹镇吩咐道。

湖边的众人,一个个都下去了,顷刻,这里就只剩下亭子里的几人了。

邹轻离唯恐不乱的又道:“女儿只是实话实说。”

邹镇气的脸都绿了。

邹鹏宇能成为十皇子的伴读,可以说是邹镇最骄傲的事,十皇子的母亲肖妃是礼部尚书之女,在后宫中也是极为得

宠的,十皇子也备受皇上喜爱,而能够和皇族攀上关系大将军府也有地位。

可是如果邹轻离这样说,鹏宇性情不好,这事要是传到肖妃那里,就算是谣传,可为了十皇子的安全,也断断不会

让鹏宇在十皇子身边了。

邹轻离轻笑的看着脸色不好的邹镇,邹镇应该清楚,说道这份上了,想要处理好这件事,唯有就是狠狠地处治邹鹏

宇。

邹镇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悦,被自己的女儿威胁着,他很没面子,看着邹轻离的眼神也像是要凌迟她一样。

邹轻离不在乎,依然分清云淡的神色。

邹镇压着怒气,问道:“宇儿你可知错?”

“我没有错,邹轻离!你怎么不死在河里呢?”邹鹏宇不懂那些权谋道理,现在他一张稚气的脸上浮现着,超出他

年龄的狠毒,眼神狠劲十足的看着邹轻离。

“闭嘴!你还不知错,当着为父的面就如此和你姐姐说话。”邹镇怒发冲冠,大声说道:“来人,将这逆子带回去

,禁足两个月。”

远处的管家立马带了两个嬷嬷来,要将邹鹏宇拉走。

两个月,风头也过去了。

邹轻离蔑笑,这就算处罚了?

“爹,这样处治会不会太轻了?鹏宇可不仅推我入水,他辱骂嫡母,如此不知礼数,若是以后在皇子面前失了礼,

冒犯了殿下就不好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