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弃后绝爱

更新时间:2020-07-29 01:20:39

弃后绝爱 连载中

弃后绝爱

来源:微小宝 作者:笨辰若惜 分类:穿越 主角:景天忆善若 人气:

《弃后绝爱》为笨辰若惜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善若,今日之后你便是我李柔宸的妻” “宸,今日之后你便是我善若唯一的男人” 世事无常,在纲序、礼法、权利面前,一切都僵成为虚无 “李柔宸,我已写好圣旨,今日之后我便不再是你的妻” 碎了、乱了,有些事将无法回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给他青竹衫,给他蓝莲衫。后面两个用米白黄”一进素锦绣忆善若便吧吧的一个人说着,完全没有顾虑到后面的人一脸的错愕 “那小姐要什么颜色的?”素锦绣的老板娘好笑的看着忆善若一行人。 “我啊…嗯?嗯?”似乎这个问题难道了忆善若“先给他们换吧…我嘛,我在想想?”一个走到店内门旁的座椅,手托腮,进入了思考。 “老板娘…” “呵呵,叫我红姨就好”接过伙计手中的衣物“来,到里面去换上”四个人悠悠的进了后方。 原本笑容满面的红姨,换下了那副笑脸,披上了冰冷。看了看思考中的忆善若,又看了看白帘布,不言一语的走到了柜台后,算起了帐。表面的平静内心却是不解。 树景天你到底在干些什么,当年的话你到底还记不记得!!你到底还要执着到什么时候!! “红姨,红姨,红姨!”善若站在柜台后,歪着头双眸充满了疑惑看着一脸冰冷的女人。 “啊?善若啊,怎么啦”红姨又换上了那美丽的笑容。 “我想要淡红色的” “哦,好。红姨去给你拿” 看着红姨的背影,善若很是不明白。红姨的笑容为什么带着丝丝的伤感呢? “呵呵,小姐的眼光真是不错” “红姨,这衣衫为何和其他的不一样”李谨瑜问道 “嗯,感觉比之前的轻,而且很凉爽”李柔宸很是喜欢这衫上的莲花。 “因为素锦绣的衣衫把多余的衣布删减了”一只白纤的小手撩开了白帘布,淡红的,绣着淡淡的纹路,一头的黑发披散在脑后。 看着忆善若步步的走出,都惊讶的看着说不出话。 红姨摇头的看着一脸震惊的四个人“来,红姨给你梳头” “好” 以往的忆善若或许因为天生的病,再加上她的冷淡随意,衣衫的单色,简朴的花色透着一股淡雅,仿佛只要静静现在她的身边便可安心清淡,犹如身在室外桃源的清静。而此时…一身的淡红给淡雅的善若添上了一层红晕,多了的色彩为其平添了活泼。 “红姨的手艺越来越好”善若看着铜镜甜甜的笑了,很是满意自己的发。 “呵呵,小丫头也长大咯~” “哪有”微微的皱了眉“人家今年才六岁诶” “呵呵,怎么想到要换颜色了”今晚可得好好去逗逗那个家伙不可。 “今晚是灯会嘛~配合下咯”善若一直都甜甜的笑着,现在店中的四人…不,是二人愣愣的看着。 好美! 李家二人大爷由衷的感叹。 不是说善若的面貌可比天下第一美女,小小的瓜子脸,一身的淡红,甜而调皮的笑容… 他们终于明白何为‘只因天上有’这五个字的意思了。善若的美就如同故事书中的仙女,她不过是留恋凡间的事物,偷跑下来,有一天她还是要回去,要离开。 离开?! 只是短短的两个字震撼了那二人的心——痛,和一股说不出的怒。 转而一想… 他… 能抓的住她吗? 能吗?? 二人都在心中自问着。 看着两位变脸的男孩。这两个人又在想什么?越过他们看向后面的两位护卫,后者只是想波浪鼓似的摇头,丢了个嫌弃的眼神给了那两个人 “喂,春光炸显啦”果然如预料的一样,两位沉思的大爷同一时间的护住关键地方,李谨瑜更是将扇子撑开“哈哈哈”忆善若趴在桌上大笑着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兄弟就是兄弟,此时又同一刻的黑下了脸。 “咳咳咳…”走到中间拍了拍两个人的手臂“真是什么样的老师教出什么样的学生啊” 依旧现在店中黑沉的两位大爷,在心中甚是不文明的将树景天臭骂了一番。 “哈~唒~哈~唒~”骑在马上的人,连打了两个喷嚏。 该死的,那个王八蛋敢骂老子!妈的,找死啊! “树景天!” “干嘛!”难道是善若骂他?嘿嘿,善若啊,乖哈,我很快就回去哈。 “老大,那马上的男人一个劲的傻笑什么?” “你管他笑什么,记住我们的任务!!” “是是是,老大说的是” 被称做老大的男人哼哼几下“树景天把东西留下放你一条命” “嗯?”不解的看着不过百步的距离的十几号人。 这些人是什么出来的?从那冒出来的?难道…是地下?!他树景天可不记得自己得罪过地下的人! ……啊!对了,刚才有人叫他,叫他干嘛来着… 树景天一脸的疑问却在那些人眼中成了藐视,不屑“树景天,想要活命就把东西留下!”男子火大的吼着。 啊!对,是东西。东西!哼…“命我要,东西我也要”霸气十足的说道。 开玩笑,拿东西要是交出去,他宝贝的善若可怎么办! 很显然,某人这次出来的目的早已忘的一干二净,只记得自己怀中最宝贵的东西。 “树景天,那东西对你来说没什么用,何必为它塔上性命”老大好心的劝到。 没用!“你怎么知道没用”冷冷的看着,冰凉霸气的口吻。 屁话!他当然没用,要用的是善若! “你…” 还未等那个老大说要“有本事就自己来拿” 电光呼闪间,十几把刀在空中碰擦着。没有风的空气,树叶随着打杀的气息摇摆着。红色的细丝为单调的画面染上了色彩,绿茸的叶,也悄然落下。 该死的,在这么下去,又要耽搁了上路的时间,真是的。到时回去看到善若…呃,想到善若那甜意十足却只有他知道那笑容的阴冷,想到这里,树景天不禁的颤抖了一下。 越身上马“不想死的都把路让开”霸气参合怒火。 呜呜~早知道他就走官道了,哎哎,这小路就是麻烦,看吧十几号的人往那一站,就没路了。 “把东西留下” 哼,不自量力,藐视一切的口吻。不过半盏茶的时候,小小的官道上排列着一块黑红交错的披衣。 哒哒哒~扬起了层层的尘土。一人一马向京都的方向奔去。 ======= 天香楼。这个落座在京都华街的一座二合一式的酒楼。所谓的二合一就是吃住为一体的酒楼。一共四层 :一楼为大厅,二楼为包厢,三楼为住房,四楼则是老板的专场。 整个天香楼为圆柱型,由中央的环行楼道将四面全全的连借在一起。在楼道的二三中间有个空中楼台,歌舞曲,在台上一展风采。 二楼靠窗的一字包厢内,五位仁兄细细的品尝着龙井等待着菜肴。 靠窗的位置有一张长型的木桌,摆放着妖艳的红牡丹,装饰的花布随艳却还是抢不过独立的红牡丹。 “客官,这是以字包厢的主子为各位点的” 看着三道以鱼、鸡、豆腐为主的菜肴一一呈现在眼前,再加上银耳甜汤。 “掌柜”站在椅子上低低的在掌柜的耳边说道。可眼睛却从门缝穿过看向对面的以字包厢,嘴角一抹很淡很淡的笑“掌柜的知道怎么做了?” “是是是”掌柜退下。 “吃吧”边说边动起筷子。 鱼骨早已剔除,只是从外观上看去它还是完整的,如同生前一样,什么也没有丢,只是…它的出生就注定了死亡,注定成为桌上的一道菜。 鸡的肚子内包含着米、薏米、莲子、枸杞。肚皮很薄,轻轻的一碰便破开,里面的香气和食材一涌而出。内部以不再是原来的东西,被填补上了不同的东西。 豆腐,不像原来那样软软的,经过油炸,皮硬而酥,口感也不同于以往的淡。经过修饰的它,于前之比多了很多,变了很多。本质早以看不清了。 每道才,善若都莫无声息的品尝着,听不到其他人的交谈声,听不到外界的一切,隔绝了一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喝了几口银耳汤,慢慢的抬起头看向对门的走道。小二拖着两道菜走向以字包厢,厢门不算大开,但善若还是从门缝看到了内部。 小二将两道菜摆上摆上 “打开”男子平淡的说道。 当看到桌上的两道菜肴时,男子惊讶的看向对面,女孩淡淡的笑了笑,男子的怒火更是旺盛。 善若直接的倒在椅子上,一只手放在额头,遮住了那清明的双眸。 “善若,怎么了”李谨瑜问道。 “没事,留着肚子吃糕点”似乎善若的回答蒙混了过去,那也只是表面。 “哇,我最爱吃的鸡翅…嗯嗯,欧阳懂得孝敬叔叔了,好好好”中年男子一手一只鸡翅的啃着。 “阳,你没事吧”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黑沉,做母亲的难受啊。 “红,这大好的天,没病没灾的能有什么事”男人满口的鸡翅回道。 “周舒以,吃你鸡翅”红姨无奈的将整盘的鸡翅端到男人的面前,以示堵住对方的口。 欧阳怎么会对这两到才如此的厌恶,似乎触及他的底线。红姨不明白这两道菜是谁送来的,又和自己的儿子有什么关系。 一盘鸡翅一盘焉萝卜,很是平常的菜,却让欧阳升起了怒火甚至是杀意,若非强忍着,怕早就量成大祸了。 善若啊善若,你真的好狠。满盘的鸡翅却无身,没有了翅的鸟如何能飞!!焉萝卜并非一朝就可焉成,时间、环境在加上它一出生就注定的命!!善若,这就是你选择的路,一条于死亡擦边的路,你太自私了,你可考虑过他人的感受!! “善若,善若,善若” “嗯?”躺着的人儿淡淡的应了一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