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一生三梦:倾世庶女要翻身

更新时间:2020-06-26 06:10:15

一生三梦:倾世庶女要翻身 已完结

一生三梦:倾世庶女要翻身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森沐 分类:穿越 主角:杜素兮赫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森沐原创的穿越小说《一生三梦:倾世庶女要翻身》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杜素兮赫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穿越不可怕,穿越成庶女也不可怕,可怕的是穿越成为被饿狼毒蛇环绕的相府庶女。 幸好,杜素兮前世是被称作“美杜莎”的冷血杀手,恶毒主母,狠心长姐,穷追不舍的皇子?挥一挥衣袖,全部OUT!计划叱咤风云,大展拳脚的她却偶中剧毒,但也因此收获真爱。 不周山下,悠然漫步山水间,不负如来不负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杜素兮轻轻打开门。没有看慕容复那探究的神情。反而仰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扭头看着身后各跟着走出的精卫。笑容温和。

“今天的太阳真好。精卫,你太瘦了,也该多晒晒太阳。”

“恩。”精卫那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还是挤出一抹笑来,点头。

慕容复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两人,嘴巴张的大大的,一脸错愕的神情,看看杜素兮,又看看精卫,惊讶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让卫青变化这般大?”

明明他费尽唇舌也只能在救命恩人这个身份上占占便宜,这个女人倒好,也没有多少时候,上下两块嘴皮子动一动,就将这心坚如石的卫青化腐朽为神奇,这般大变化了?

“慕容公子,卫青已经随着卫家死了,我是精卫。”精卫露出一抹甜美的微笑,半点不见初见时的哀莫大于心死的状态。

慕容复眼睛一亮,惊喜的看着精卫。“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恩。”精卫轻轻点头。

杜素兮将目光从那蔚蓝天空之下垂下,心中不由感叹一番,这古代的天空就是好,不像是二十一世纪,处处雾霾,正像是一个“人间仙境”烟雾缭绕,却也谁也看不清谁了。

心中叹了口气,强迫自己接受自己已经穿越而来的现实,她抬起头,看着慕容复。

“慕容公子,我想带着精卫在我那里暂时住下,我会亲自教导她。”

“这个你说了算。其他事情,你想怎么办,跟我说一声便是。”慕容复无奈的耸耸肩。

抬头看了看天色,杜素兮又急忙看了看老宅。处处观来倒是颇为满意,心道这里不但风景秀丽,地段也是旺地,只要配合好好的宣传宣传,怕是客似云来。

将青楼装修整改一股脑都丢给慕容复,杜素兮从怀里掏出了一堆自己制定的各种宣传方案,跟慕容复边讨论边修改,最终也敲定了两套设计,接下来的事情杜素兮便是甩手掌柜,全部丢给慕容复了。

天色渐渐才朗朗白日过渡到暮色沉沉,忙的时候不觉得,杜素兮忙完了,这才发现,自己已是饥肠辘辘了,想也没想的,杜素兮便是准备敲诈慕容复一顿,反正他是个有钱的富二代,不敲诈他敲诈谁?这叫劫富济贫!杜素兮安慰的想着,心中豁然开朗一般,仅存的一点不好意思一下无影无踪。

来到洪福客栈,慕容复开口就要最好的房间,听得杜素兮是暗暗皱眉,却不料店小二惨兮兮的拉着脸,看着慕容复地殷勤的贴着笑脸。

“这位客官,你听我说,今儿个不凑巧,包间全部都坐满了,你看是不是……”

店小二挤眉弄眼的,杜素兮好不容易才明白这店小二的意思,点点头。随便找了一张大桌坐了下来,招呼着黑着一张脸的慕容复道。

“快过来快过来,有个地做就不错了,在哪吃不是吃?我还懒得上楼呢。”

精卫微微一笑,就跟着杜素兮坐了下来,两双眼睛皆是齐齐的看着慕容复。

这女人!真是!慕容复狠瞪了店小二一眼,看着杜素兮那张精致的小脸,心中再是窝着再大的火,也一下子没了。在心底莫叹了一口气,慕容复垂着头悻悻的走过去,脸色如那风雨欲来乌云遮日一般,分外难看。

杜素兮看着慕容复这模样,又是哈哈一乐,扬起脸,看着慕容复建议道。

“你不是挺有钱的吗?不然等咱们什么时候有空?继续开个饭馆?”

慕容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笑的流光潋滟的杜素兮,轻蔑的瘪瘪嘴。

又是一副土财主模样。

“你想开就开吧,起码以后我吃饭不用看人脸色了。”慕容复说罢,又从鼻腔里冷哼出声,看来还真是记恨上了。

这个慕容复,看不出来,还有这样一副孩子心性!杜素兮摇摇头,刚想揶揄几句,目光无意间落在大门处一片玄色衣角,顿时脸上再无半点笑意,恰逢她正好夹起一块红烧肉,她这么一顿,一个不留神注意,红烧肉从筷子下滚落,掉在了桌上。

是他?赫连狂!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杜素兮的瞳孔缩了一缩,情不自禁的目送他走上了二楼。那赫连狂似有所感一般,忽然停下了脚步,朝着她这方向看来……

她急忙垂下了头,这才发觉,慕容复正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怎么了?是我脸上有东西?”她心虚的咽了咽口水,假装若无其事。

慕容复却摇摇头。

“杜公子?方才你一直盯着那一男子看,难道是公子旧友不成?若是,慕容便同杜公子一起去叙叙旧情可好?”

杜素兮心底咯噔一跳,随意的夹起一块肉,也不看燕肥红瘦,往口里一扔,故意嚼的没心没肺的,含糊着说道。

“我不认识他。只是觉得眼熟而已,或许是我在哪天买菜的时候见过。”

她哪里敢去赫连狂面前晃悠晃悠?那简直就是找死!

这个心思狡诈的小女子,怎么如今说起谎来连慌都不会说?那明明就是天圣的七皇子赫连狂,怎么会是能够在菜市场能够见到的人物?这女人,胡说!当真是胡说!只是他们一定是认识的就是了,不过看这女人的意思,恐怕与赫连狂还有一番恩怨啊……

慕容复心中思索着,却也不打算揭露杜素兮的谎言,只是笑的眉眼弯弯的,像是一只夹着尾巴对人示好的大尾巴狼。

“既然如此,我倒是想知道,他是什么人呢,为什么他能够上楼,我却不能?”

“许是人家嫌钱多的没地方花,所以包下了吧。”杜素兮眼珠一抬,万万没想道慕容复竟然在这个话题之上这般专注,心中急切,害怕慕容复在这个问题之上纠缠不休,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道。

“怎么白斩鸡还不上来?”

“白斩鸡不是就在你眼前吗?”慕容复努努嘴,似笑非笑的看着杜素兮。

“是,是吗?我还真没有看见。”尴尬的笑了笑,杜素兮刚要夹起一块鸡,就要往嘴里送,在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向自己走过来时,愣住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用一种探究,怀疑,带着些许警惕的目光看着杜素兮。

“我……”杜素兮下意识的一颤,放在桌下的手骤然收紧,不会吧?难道他认出自己来了?不会的,决计不会的吧?

她明明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十足十的男子了。她嫌弃柳眉太柔弱,刻意的画出了几笔,变成那顶天立地大丈夫一般的锋眉,又将整张白皙精致的小脸用碳粉刻意的描了一描,虽在身形上还有些柔弱,但是与她之前那女娇娥的形象,已经错开了不是一星半点的。若是赫连狂还能认出她来,一定是撞鬼了!

正担忧自己是不是应该掉头就跑,还是不动如山来的好,慕容复却已打着哈哈站起身来,看着赫连狂张狂的挑挑眉。

“我怎么来不得了?”

赫连狂的嘴角抽了一抽,余光淡淡扫过四周喧闹,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嘲讽。

“没想到,慕容公子竟然在天圣沦落到跟人挤一桌的地步吗?”

慕容复的脸顿时青了一青,狠瞪了赫连狂一眼,又瞪了杜素兮一眼,不动声色的细细的磨牙,才将自己心中那股愤怒平息些许。

“大概是我喜欢,关你什么事。”

“我只是觉得不合公子身份,没想到公子这般不拘小节,倒是我多事了。”赫连狂清浅一笑,目光掠过杜素兮,顿了一顿,落在卫青的身上,笑道。

“这位姑娘就是慕容公子的新欢?当真是位绝色娇娥,只是这是天圣,慕容公子还是稳妥些行事才好。”

看来赫连狂是没有认出自己来的。杜素兮长长舒了一口气,不知怎么的,竟有种劫后余生之感。带到灵台清明了许多,这才反应过来赫连狂话中之意。

这话中的意思杜素兮听明白了。这是在对着慕容复宣告,这里是天圣,可不是你可以随意胡来的地方。

这赫连狂,当真是有手段,连卑劣话都说的这般的平心静气。

杜素兮暗暗的抬起头,看了赫连狂一眼,恨得牙痒痒的。

她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第一秒,看见的不是蓝天白云,也不是什么床笫佳人。她甚至还没有睁开眼,便咕咚咕咚的喝下许多水,只觉得胃中酸胀难受,想吐却又被灌进许多水。

她拼了命的挣扎,才狼狈的将自己丢在了湖岸上,来不及大吐特吐胃中的湖水,便天旋地转的晕了过去。好在天可怜见,她有一个忠心耿耿的好婢女,清妆求爷爷告奶奶,才拖来府中太医搭救,她才至此算是捡来一条命。

她一个杀手还从未有这般丢脸的时候。

这笔账,无论如何都是要同着赫连狂算清楚的。杜素兮心中暗道。

只是自己现在羽翼未丰,还斗不过这般小小年纪已是老狐狸的赫连狂。只得敛下了眉目,握紧拳头,暗道一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面上恢复一片淡然之色。

慕容复自然也听懂了赫连狂那番话中之意,他将手中的瓷白青瓷握的紧紧,抬起头看着赫连狂,气势半分不输。

“虎落平阳被犬欺,赫连狂,你别太得意。”

“是吗?书上说……”赫连狂将那语句拖得极长,卖了个关子,斜看了一眼慕容复,这才继续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公子又何必这般动怒?”

说完,便是嘴角上扬,勾起一抹讥笑,转身便走。

那模样,那姿态,就如同他来时一般,当真是狂妄之极。

看着那玄衣男子终于消失在楼梯拐角,慕容复还愤愤的模样,眉头一皱,心中暗暗思虑,这慕容复与赫连狂,想必是其中存在着什么恩怨纠葛吧?真不知道是怎样的一段故事,能让两个人这般的剑拔弩张的,见个面都这般失了和气。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彼此还拥有了一位共同的敌人,起码自己不用怕自己报仇的时候,慕容复阻止自己了,看今日这情况,若是慕容复到时不帮着撒把盐,那恐怕就不是慕容复了。

想着这儿,杜素兮忍不住悄悄上扬了嘴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