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锦绣人间

更新时间:2019-01-03 18:16:16

锦绣人间 连载中

锦绣人间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十七纬 分类:穿越 主角:裴谢堂朱信 人气:

完结小说《锦绣人间》是十七纬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裴谢堂朱信,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风光无限的泰安郡主,被她不顾颜面巴巴倒贴了六年的淮安王朱信之一杯鹤顶红送上了黄泉路,死得不甘心又憋屈,老天看不过去,让她借尸还魂在头七那天重回了这锦绣人间。从此以后,裴谢堂只干两件事: 第一:让朱信之痛不欲生; 第二:送朱信之下地狱。 踩着累累尸骨,摔开废物王冠,她一个地狱恶鬼什么也不怕,一代煞星就此临世! 嫡姐嫡母抢她婚姻,当她是死人? 妯娌谋她遗产,她看起来傻? 宗族看中她祖传的武学秘籍,她那么好骗? 裴谢堂怒了,都什么玩意,给你们脸了?这一套,都是她玩剩下的! 唯一悲剧的是,未婚夫休了她,风生水起时陛下还赐婚了,赐婚的对象,是帝都里她恨毒了的那个人。 “不要气,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孩子正面向着她的方向,听见她这一声轻唤,大眼睛立即转了过来,定定的看了一小会儿,嘴角一扁,反而收了哭声,委屈至极的向她伸出手来,糯声糯气的抽搭着含糊不清的唤她:“呜呜……吉吉,抱!”   裴衣巷才一岁五个月,话还说得不是很分明,这一声却将裴谢堂的心都喊酥了!   他还认得自己!   明明换了一张皮,可弟弟却还能一眼认出自己!   裴谢堂眼中红润,一把擦干涌出来的眼泪,忙竖起手指在唇上比了比,示意裴衣巷不要出声。从前带兵在外,不得已需要将裴衣巷带在身边的时候,她便常常同裴衣巷玩这个游戏的,但凡是她比划这个动作,裴衣巷便静悄悄的呆着。   果然,裴衣巷憋着嘴.巴委委屈屈的收了声,抽抽搭搭的仍旧伸手想让她抱。裴谢堂藏在树后,生怕被内监看到了自己,心中越发急切起来。裴衣巷始终年纪太小,若是求不到拥抱,有时候也会无理取闹的哭闹不止……   好在那内监打了人,被打的女人又一声不吭,他不免觉得无趣,又哼了几声,便悻悻的走了。   裴谢堂见他走了,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对抱着裴衣巷的女人倒高看了一眼。   温柔、秀气,看起来弱不禁风,她怎么也想不到,这般护着自己弟弟的人竟然是这样一个弱女子。这幽庭司中的女人、孩子都是犯了事的官员女眷,她在脑中搜刮了一遍,并不认得这个女人,想来并不是她们王府里的旧人。   裴谢堂心中敬佩,忙从树后出来,向裴衣巷伸出手:“衣巷,来。”   裴衣巷立即扑了过来,将裴谢堂抱了个满怀。   那女人先前一惊,待伸手阻拦时,裴衣巷已经抓着裴谢堂的衣襟笑了起来,她愕然缩手:“姑娘认识这孩子?”   裴谢堂比她还吃惊:“你不认得这个孩子?”   既不认得裴衣巷,便能这般拼死相护,这个女人的品性委实值得人钦佩!   那女人摇摇头:“并不认得。”   事实上,这幽庭司里没有一个人认得这个孩子,孩子被丢到幽庭司时是一个人,身边也没有一个女眷,问个话,他也说不清自己的来历身份,只惶恐不安的哭喊着“吉吉”,谁也不知道他是谁,又是怎样的身份。她刚没了自己的孩子,便见不得别的孩子哭喊,当即就上前哄着。一开始孩子还怕她,后来在她的抚慰下才慢慢对自己有了依赖。   她也尝试着问过,但始终得不到准确的信息,转念一想,在这幽庭司里的人都没有出路,知道来历与否并无关系,只想着能照顾一二,让他活下来就知足了!   裴谢堂沉默片刻,忽然一撩裙摆,对着女人跪了下去:“多谢夫人救助这个孩子,我王府一门感激不尽!”   “王府?”那女人一愣,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他……他是泰安王爷的遗腹子?”   东陆帝国仅有的几个王爷都活得好好的,唯一一个不好的,大概只有泰安王府了。听说泰安郡主犯了十恶不赦之罪,她还有一个幼弟,被投入到幽庭司也在情理之中。   裴谢堂点点头,将裴衣巷抱得更紧了些,失而复得,她再不能失去弟弟了!   女人难掩惊愕,愣愣地盯着裴衣巷,这些天相处,她始终觉得这个孩子十分天真,真不敢相信竟是泰安郡主的弟弟。听说泰安郡主不是一个好人,可这孩子虽然很小,但已十分懂得体谅和疼惜大人,想来泰安郡主教育幼弟很是用心。   她心情复杂,泰安郡主到底有几面?   裴谢堂郑重地谢了她,又磕了个头:“夫人救助泰安王爷的遗腹子,于泰安王府的故人而言,便是无以为报的救命之恩。敢问夫人贵姓?”   “贱姓纪,夫家乃是前太常王俊懿。”女人提起自己的出处,眼中漫出水汽,面露几分伤心,忙将裴谢堂扶了起来:“姑娘不用谢我,左右也是落难之人,虽说郡主十恶不赦,但孩子无辜,我能帮一把是一把。”   裴谢堂暗暗记住了,眼见时间不早,还需及早带走裴衣巷,便道:“这个孩子我要带走,夫人请多保重。”   “你要带他去哪里?”纪夫人眉目间难掩紧张和关心。   裴谢堂轻轻抚.摸着裴衣巷的头发和后背:“天高水远,总有一个地方容得下这个孩子。夫人放心,泰安王府于我有滔天的恩情,我绝不会让他再飘零无依。有我一天,就有他一天的活路!”   纪夫人的视线紧紧跟着裴衣巷,见他黑黢黢的眼珠子瞧向自己,忙给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眼中却落了泪珠,忍不住上前亲.吻了裴衣巷的脸颊,直起身来时,便道:“快走吧,晚些就会有禁军过来巡查,你们想走也走不成了。”   “少了他,会被发现吗?”裴谢堂低声问。   纪夫人摇摇头:“不会被发现。”   这里的妇人和孩子都太多了,这些禁军哪里会记得过来,只唯一担心的是那些内监罢了。不过左右无人知道裴衣巷的来历,就是丢了,他们也多半不会上心。   裴谢堂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带着裴衣巷沿着来路出宫。裴衣巷见她往外走,一双眼睛已然笑弯了,小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裴谢堂瞧着他瘦弱了不少的手臂,心口暗暗发酸。她被关进天牢时,裴衣巷白白胖胖的,抱久了还会手软,如今这小身板,她觉得就是抱一辈子恐怕都不会觉得很重,幼弟吃了不少苦。   她暗暗发誓,以后,决不能让幼弟再多受一点委屈!   很快,两人便到了宫门附近。裴谢堂的身影刚刚窜出来,禁军就过来了,她一时半会儿走不成,只得抱着裴衣巷爬上了树,缩在树荫里。   怕裴衣巷出声,裴谢堂还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裴衣巷一双眼睛咕噜噜的转着,感受到姐姐的紧张,他的小身躯也跟着绷紧了。只是裴谢堂抱他委实用力,勒得他的身躯一阵阵发疼,忍不住奶声奶气地撒娇:“吉吉,乌子儿疼!”   裴衣巷还未定字,因美姨生他时难产,生下来后算命先生便说要取个不好听的乳名,才能养得活,裴谢堂做主,给裴衣巷取的小名儿就是乌子儿,就是黑黢黢的,好让阎王爷嫌弃,不来收他的小命。   “哪里疼?”裴谢堂小声的在他耳边问。   裴衣巷忙卷起自己的袖子,露出小胳膊和小腿:“这里,还有这里。”   莲藕一般白嫩的手臂和腿脚上,纵横交错着无数青紫的伤痕,隐约还有血迹,看不见的衣服里恐怕还有更多!   裴衣巷到底是遭受了什么?   裴谢堂眼中喷薄而出的怒火几乎压制不住,孩子还这么小,这些人也下得去狠手这般鞭打!若是没纪夫人护着,恐怕裴衣巷这条小命就已经交代在幽庭司了!   砰——   都怪她没有保护好幼弟,才让他沦落到了幽庭司这种人间地狱。裴谢堂内心自责又恼怒,忍不住一拳砸在了身下的树上。   恰在这时,一对禁军正好走到了这附近,听见声音,立即喝道:“什么人在那里,出来!”   裴谢堂连忙屏息,透过树荫看去,禁军正在往这个方向来,几个呼吸间便要到自己跟前。这树是躲不住了,她低头看了一眼裴衣巷,忙拉起裙摆往上一拨,将裴衣巷捆在自己的跟前,几乎是整个人都抱了起来,轻拍幼弟,裴谢堂柔声哄着:“乌子儿乖,在姐姐怀里不要乱动,也不要出声,姐姐带你出去,我们回家!”   “回家!陶伯伯!”裴衣巷乖觉的点头,小脸露出兴奋和期待,当真不说话了,趴成一团缩在她胸.前。   裴谢堂柔和的笑着,心中酸胀,裴衣巷口中的陶伯伯是他们王府的管家陶志勇,在她被抓的那一天就已经被处决,是永生永世都见不到了!   这笔血仇,她也会讨回来!   裴谢堂一抬头,眉目已冷成一团,瞅准了时机从树下溜了过来。   从这里到宫门不过十几步的距离,攻击不备,应该能冲出去的!她深吸一口气,将脸蒙了起来,决定先发制人,快速的闪身出来。   “站住!”   “来人,有人闯宫!”   禁军乍然间见有人从树后冲出,被裴谢堂的假动作蒙蔽,还以为她是要向宫里冲,第一时间就锁住了去往宫里的路。裴谢堂却一个折身往宫外冲去,禁军缓了一缓,等识破她的意图时,她已经到了宫门口,几乎阻拦不住。   “放箭!”   裴谢堂眼见就要冲了出去,身后却传来一声沉稳的军令,裴谢堂身躯一颤,回眸看去,宫门外闻讯而来的禁军中,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冷漠的张弓搭箭,嗖地一声,裴谢堂躲闪不及,只觉得肩膀一疼,一个趔趄几乎栽倒。她年少时在沙场打拼,受过的伤比这个还要重得多,并不能延缓她的脚步,反而加速了她的逃亡。   第二只箭羽追来时,她已快速的闪身进了街道中,禁军追了上来,却已经看不到人了。   “哼,走狗!”裴谢堂躲在暗巷中,瞧着禁军从四面八方跑过去,那年轻将领仍停在原地左右看看,她认得此人,知道是朱信之的心头爱将博森,不免啐了一口。此地不宜久留,禁军搜寻不到人,定会知道她躲了起来,一定会大肆搜捕,她疼的满头是汗,反手折断了箭羽,便奋力的奔逃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