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神女飘零

更新时间:2019-01-03 18:16:07

神女飘零 连载中

神女飘零

来源:微小宝 作者:山月半轮秋 分类:穿越 主角:宫殿古剑 人气:

山月半轮秋新书《神女飘零》由山月半轮秋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宫殿古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虐待、欺瞒、疑云重重,何为真相?阴谋、权谋、攻心之计,鹿死谁手?寻亲、觅缘、神秘少年找上门来有何居心?骗局、争夺、异路姐妹,如何收场?执着于前世今生,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当辗转过后的幸福终于来临,惊变又起,这份幸福能否经得起天地的考验?最后,那些爱过的、恨过的人又该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最近有些不开心的事情吗?”品竹的声音打断了花飘零的神游。 花飘零回过头来,品竹倒了一杯茶递给她。花飘零接过茶杯,拿在手心里把玩,那袅袅的茶雾混合着茶香迎面拂来。 而品竹就这么看着花飘零陷在茶雾中的那皎洁的脸庞,一时有些出神。秋水为神玉为骨,诗文中这句话所描绘的大概就是飘零这样的人了吧。即使这脸庞还有些稚嫩,但那双洞彻的眼睛有带给了她别样神秘与清澈感,就像在这破冰之日要即将绽放的花蕾,正孕育着芬芳。 他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即使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很放松,很开心。 手中的茶杯渐渐冷却,花飘零回过神来,察觉身边的人一直没有说话,于是回过头去,正与认真的看着她的品竹的目光相遇。 “呃,这个,飘零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品竹一时间有些尴尬,于是连忙岔开了话题。 “品竹,在你眼里……花府是什么样的地方?”花飘零放下了茶杯,轻声问道。 “花府?嗯,大概……是住的地方吧。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品竹不解的问。 “没有,那如果让你换个地方住,你会不会愿意呢?”花飘零继续问。 “应该不会愿意的,因为我已经在花府住惯了,这儿就是我的家。再说了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呀,地方大,环境也好!怎么,飘零是想离开吗?你不如留下来吧,住久了也会觉得这里不错的。”听出了花飘零的离意,品竹连忙说道。 “是吗?看来你在花府里过得很好。”花飘零抬眼向品竹一笑,“你放心,我现在是不会离开的,现在可走不了。” “是不是主子对你不好,让你受欺负了?要不你就和我说吧,我帮你!”品竹担忧的说,“其实那一次,我都知道了……嬷嬷说,她为你换衣服时,你身上新伤旧伤一片……可是我怕自己提起会伤了你的自尊,所以一直闭口不谈,也不过问你现在到底在哪个院,做什么。但是现在如果你的处境真的这么糟糕的话,你不妨让我不帮你,我是真心的!”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你帮不了我的。”现在她自己都不知道怎样才算是好的,想要找出真相,可是自己一个人毫无头绪。 “怎么会,你只要和我说了,我就跟你一起分担!这府里还没有什么是我办不到的!”品竹拍了拍胸膛说道。 “呵呵。”花飘零轻笑几声,倒了杯茶递给品竹,“算了,你就吹吧!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事,不过是觉得最近比较累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飘零你不知道你刚才那话可是吓了我一跳呢!”品竹故作抱怨的说。 “呵呵,我这不是端茶倒水了吗?你就喝茶压压惊,然后我给你弹一曲怎么样?”花飘零轻笑。 “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儿了,现在我那点琴艺可是比不上你了,你该不会是在娘胎里便会弹琴了吧,太有天赋了!再说有美人端茶倒水,弹曲助兴,人生乐事也!”品竹一脸的喜悦。 “得了吧你!还美人、人生呢!你能知道什么叫美,什么叫人生?小大人!”花飘零啐了他一下,不过她的琴艺进步飞速倒是真的,可能是以前在梦里的时候就一直有听娘教过,虽然没有太过注意,但是久而久之还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的,几乎那些技法也都能倒背如流了。 “哎?我怎么就不知道了?飘零你这样的就是美人,有这样的美人陪着就是美好的人生啊!而且我也快到了束发之年了,不小了!倒是飘零你才像真正的小大人呢!”品竹乐呵呵的说道 “尽是些歪理!”花飘零不再理品竹,在石凳上坐好,摆上了琴,缓缓吐气轻拂琴弦。 品竹也不再插话,喝着茶静静的听着琴曲,看着花飘零弹琴的神情,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花飘零微微垂眸,只将自己的心思都收敛起来,暂时忘却烦恼吧。 琴声响起,渐渐忘我。 声声清澈流转,仿佛有花开,有花落,一波起,一波平。心潮跌宕,有忧有喜,忧喜难辨,雾霭重重,误入陌路。 琴声迷离,心绪迷惘……花飘零不觉微微皱着眉,似乎被这心绪打扰。 此时一声箫音传入,丝丝缕缕伴着琴音渗入心田。柔和清丽,婉转动人,仿佛有春风吹过。轻轻吹散了雾霭,吹开了鲜花,吹绿了嫩草…… 花飘零微皱的眉目也舒展开了,琴音不自觉的就跟着箫声,从清清冷冷的迷雾中走入了一片绿水悠悠,鲜花遍地的美景中,声声婉转,渐入缠绵云天中…… 一曲毕,花飘零暗暗舒了一口气,这心中郁结之气得以疏解,心里也舒坦多了。她抬头,往那箫声传来的地方看去。 一个少年正手持一支白玉萧缓缓从一丛花后走过来,他束着发,应该已经是满十五岁了,一身紫色的衣袍,华丽典雅,步履从容。 这绝对是府上的少爷了,而府里这时候到了束发之年的也就只有大少爷花良缘了吧。那这个人……会是她那名义上的哥哥? 花飘零偷偷握紧了拳,想什么呢!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人! 花飘零在心里告诫自己一番,然后淡定从容的从凳子上起身,微微福了一礼,表示谢意。 “大……大少爷!品竹见过大少爷!”品竹有些惊讶的赶忙站起来。 花良缘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愣,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品竹,最后点点头微微一笑说:“品竹?哦,原来是你啊。” “是,大少爷怎么到这儿来了?”品竹问道。 花飘零暗暗看了有些紧张的品竹一眼,这儿是府里的地方,又是和几个院儿连着的,会有人往这儿走也是正常的。倒是这些日子和品竹相见时没有见到任何人往这里来过,有些奇怪。怎么这会儿来了一个人,品竹就这么惊讶? “循音而来。”花良缘温和笑着,慢慢走上亭来。 “哦……”品竹似乎有些不愿,但是还是将石桌收拾了一下,又让了一个石凳让花良缘坐,然后品竹又拉着花飘零也一起坐了。 “琴虽普通,音却不凡。”花良缘看了一眼石桌上的琴,然后微笑着对花飘零说道。 “惭愧,心神不宁让大少爷见笑了。”花飘零垂眸静静的回答。 “哪里,琴最难能可贵的便是表达心绪,姑娘的琴能随心动已是入境了。”花良缘笑着说。 “大少爷的萧才是难能可贵的妙音。”花飘零淡淡回了一句。 “怎么?难道我会吃人不成?还是我面貌可憎,不然姑娘你为何一直低垂着眼眸呢?”花良缘的声音温润响起。 花飘零这才觉得自己的动作实在是做的明显了些,所以微微勾起嘴角,缓缓抬眸直视花良缘说:“不是大少爷面貌可憎,而是大少爷身上贵气逼人不敢直视而已。” 花良缘看着花飘零,有一瞬间的失神和无言。 “那个,飘零!今天这时候不早了,你的事情忙完了吗?”品竹突然插话道。 花飘零转头看了一眼暗暗着急的品竹,便顺着他的话点点头说:“确实还有些事情,允许我先告退了。” 花良缘也只好微微点头,花飘零便起身收拾了琴,转身离去。 走到半途,从转角的树影后微微回头,亭中两个少年似乎起了什么争执。品竹双手环抱,一副不甚满意的模样,而花良缘只是优雅的坐着,端着一杯茶轻轻饮了一口。茶雾缭绕,看不清他的表情。 怎么回事?这品竹……果然有问题么?刚刚那茶叶……茶汤清淡,宛若碧玉,而叶厚毫多、醇香甘润。这应该是高山云雾,她在梦中娘亲教的繁复的礼仪中辨认过的。还好她的记忆力好,几乎是过目不忘的,不然还真记不住这么多的东西。但是如果她没有记错,这种茶叶应该十分名贵的,一直都是贡茶。 而那品竹既然是一个书童的话,不论再怎么受宠也是不可能喝道这种茶叶的,更不要说拿出来招待朋友了。所以不是她的记忆出了问题的话,就是这个品竹有问题。 而在她走后,品竹居然敢对着大少爷花良缘生气,这已经足以说明这个品竹恐怕并不像他告诉她的那样是个书童吧。 花飘零转身挑着偏僻的小路往回走,在小院墙外的树林边上取回了原先放在这儿的帷帽戴上。 可是品竹为什么要骗她呢?她也没有什么值得骗的地方……还要继续去和他见面吗?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吗?就像现在装作平静的等待,接受柳姨和锦儿善意的欺瞒,等着不知何时才到来的报仇的机会? 说道报仇……她现在连具体的仇人是谁都不清楚…… 她感到有些挫败的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在院中的井边坐下。可是刚刚坐下没一会儿,一个声音就打破了院中的寂静。 “哼,死丫头!让你挑水你挑到哪儿去了!都这个时辰了,这三口大缸你居然只挑满了两口大缸!又开始偷懒了是不是!”一个浅粉色衣裳的丫鬟气冲冲的从屋里走出来,对着花飘零就是一顿教训。 花飘零这时才想起来以往都是晚上挑两缸的水的,可是最近心绪不宁,昨晚上只挑了一缸的水,而今天白天又只挑了一缸的水,还有一缸的水给忘记了。 不过即使这样按理说这粉色衣裳的丫鬟也不该这么着急的,平常三缸的水一般也只用两缸,所以第三缸的水并不打紧。而且一般来取水也不是这个时候,多半是早晨来取,怎么到现在又来取?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这水都已经用完了!今儿可是老爷要来,夫人说了多给梅林里那些花擦擦洗洗,不要留灰尘,而且夫人还得沐浴更衣,你动作麻利些,这水过会儿还得抬去烧,要是赶不上夫人的时间,你我都得受皮肉之苦!” 花飘零还站在哪儿的时候,这粉衣丫鬟已经急的团团转了,那丫鬟一把抽过花飘零手里的木匣随手扔到了一边,木匣应声落地,里面的琴摔了出来。 花飘零微微皱眉,粉衣丫鬟却嚷道:“我说你个死丫头跑哪儿去了!原来是跑出去偷东西去了!好哇,我还记得你是不能出这个院子的对吧?你居然敢不听夫人的话私自跑出去?你是故意惹夫人生气,又皮痒了是不是!看我不告诉夫人!” “那你自己打水吧,反正我挨打挨定了,而你完不成任务到时候和我一起挨打,我也不孤单。”花飘零看了一眼琴,知道解释也是没用的,所以冷冷的说。 “你!”那粉衣丫鬟愣住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小女孩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因为以往欺负着小女孩的时候只要说会让夫人生气,那这孩子不管多倔都会一声不吭的忍着的,这回却居然敢把话顶回来,还……正好就抓住了她的要害! “那个,行!你出去而且偷东西的事情我不说,但是你得快点打水,若是误了时间,到时候那可得一起受罪!听说这飞红阁里可是真打死过人的!”粉衣丫鬟不服气的哼了几声,还是退了一步催促花飘零快些打水。 目的达到了,花飘零也不多说什么了,将琴收回房里,便挽起袖子又到院中拎着水桶,在井边打水。 原来是花禀业要来,难怪这么大动静。花飘零边打水边想着,又将一桶水倒入大缸里,她擦了擦额头的汗。 “你倒是快点!”粉衣丫鬟看着天色着急道,“估计一会儿第二拨来取水的人就要来了。这阁里还得再打扫一遍呢!” 花飘零看着另外还空着的两个大缸,暗暗调理了几口气道:“我就一个人,再快能快到哪里去?你若是不想一块受罚,那就过来帮忙,干站在那里等有什么用。” “你!”粉衣丫鬟气极,“好好好!你这死丫头,你若是完成不了连累我受罚,你看我怎么收拾你!”那丫鬟说着气冲冲的挽着袖子找了只木桶也到井边开始打水。花飘零稍稍喘了口气,有个人帮忙果然轻松了许多。 “你这死丫头!”粉衣丫鬟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打水,似乎要发泄自己的不满。 花飘零对那丫鬟的骂语充耳不闻,反正这样的话她也听多了,骂来骂去也就那么几句,没有什么新意。 两个人这样轮番了几回,三缸的水终于满了。 “呼呼……好了没?”粉衣丫鬟已经拎了几趟水了,这时候累的不行,说话也直喘气。 见缸里是真的满了,粉衣丫鬟便对花飘零便说:“行了,你跟我走!快点把水一起抬过去!” “走不动了。”花飘零有些有气无力了。 这时进来了两个绿衣服的丫鬟,粉衣丫鬟正要吩咐那两人取水,可没来得及说话,这两个丫鬟身后大丫鬟红玉扶着六夫人秋艳梅就进来了。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秋艳梅一脸怒色,“都到这个时辰了,还沐什么浴!你们这些婢子都皮痒了是不是!” “夫人息怒!”那两个绿衣丫鬟连忙跪下,“夫人,我们来取不到水……” “什么!你说,今天不是该你准备我今日的沐浴的吗?”秋艳梅秀眉一皱,对着那粉衣丫鬟喝道。 “夫人!”粉衣丫鬟立刻跪下,说的眼泪汪汪的,“夫人冤枉!奴婢这是来催水都没催到,不得已只好自己也上了阵去取水,你看奴婢这手都被绳子磨破了呀!” “你这些理由能说到老爷哪儿去吗!今儿老爷过来你们就这么做事吗?你这是找打!红玉,把鞭子给我!”秋艳梅看看着脚下跪着的丫鬟,怒意正盛。 “夫人恕罪,夫人恕罪!这可真不怪奴婢啊!”粉衣丫鬟见了鞭子便瑟瑟缩缩的,“这,这都怪那死丫头!” “什么?”秋艳梅住了手,皱着眉盯着还坐在一边没有反应的花飘零。 “对,夫人,就是那死丫头!因为她偷懒,所以这缸里的水才没有挑满,这才误了夫人的事!对了对了!这丫头还偷偷跑出去,还偷东西!”粉衣丫鬟一下就将所有的事情都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遭,还跑进花飘零的屋里将那把琴搜了出来,将所有的罪过都推到花飘零的身上。 “啪!”一鞭子果然毫不留情的打了下来,花飘零被两个丫鬟拉扯着将她推倒在地,秋艳梅的鞭子就一鞭鞭的落下! “你个死丫头!就会坏我的好事!贱骨头,不打就不会听话!……”秋艳梅根本看都没看那琴是不是真的是她的,就让丫鬟把琴摔碎了,接着那辱骂声又响起,花飘零咬着牙,直到咬破了嘴角。 花飘零这个时候只有听着,因为秋艳梅是不会相信她的辩解的,她越是反抗只会更糟,于是她只好握紧了拳,先忍着。 可是……为什么,她在这里忍受这些是为什么?这个女人不是她娘,甚至还有可能和害死娘的事情有关系,她根本没有挨她的打的必要!她不服气!一时间所有的屈辱和最近一直困扰她的烦心事纷纷向她袭来。 “夫人夫人……老爷到了,正往这边来呢!”红玉在一旁提醒秋艳梅。 “什么!那群没用的丫鬟怎么不拖住老爷!这死丫头要害死我了!”秋艳梅拍拍胸口整理气息,“快,把这丫头拖进屋里去,别污了老爷的眼!” 老爷?花禀业?花飘零听着,不禁冷哼一声,这个从没见过的爹来的真是时候! 这时候花飘零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力气,一下子挣脱了拖着她的两个丫鬟,一把推开正要出院门的秋艳梅就冲了出去! 眼前有些模糊,花飘零踉踉跄跄的跑着,直到撞到了一个人才跌坐到地上。 花飘零微微喘了几口气,抬头,夕阳下看到一个男子成熟的轮廓。反正这家眷的后院里成熟男人就是花禀业了吧? 花飘零尽量平息了一口气,拽着身前人的衣服站起来,问道:“为什么?” “将索,怎么了?这女孩儿你认识?”男子身后另一个成年男音传来。 “不认识,老爷。”被花飘零拽着衣服的男子一板一眼的回答。 将索?认错人了?身后的人才是?说来还真是十分好笑,这世上还会把自己的父亲认错的也就她这么一个了吧? 花飘零踉跄的推开身前的人,这才看到身后的那个“老爷”,她站在那儿隔着纱幕死死盯着那个人又问了一遍:“为什么?” “什么?”花禀业似乎皱着眉,表示不解。 “你为什么不保护好娘亲!你为什么要把我丢到这里不闻不问!你为什么让我吃这么多苦头!我做错了什么!”花飘零一下子将心里的话都喊了出来! 花禀业还是只皱着眉看着花飘零,没有说话。 “快!那死丫头疯了!你们把她给我扔到柴房关着去!”秋艳梅和一帮丫鬟已经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老爷,这死丫头不安分还偷东西!” 花飘零此时也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那几个丫鬟扯着她不断后退,花禀业那张冷漠的皱着眉的脸在她本就不甚清晰的视野中越来越远。 “不要弄死了……” 在丫鬟的拉扯和秋艳梅对花禀业的撒娇抱怨声中,花禀业那一句冷淡的话语却异常清晰的传到了花飘零的耳朵里。 呵呵……原来回答只有这一句……不要弄死了……呵呵……这多么像形容一头不听话的牲畜啊,可她这模样只怕比牲畜还不如! 花飘零努力稳住身子,将伸过来拉扯她的手统统打掉,自己一个人摇摇晃晃却异常坚定的往回走去。不管丢掉了什么,都不能丢掉尊严,丢掉骄傲!这可是她现在唯一有的东西了…… 花飘零微微闭了下眼,一滴眼泪居然就那么落了下来……怪不得她刚才看不清楚呢,原来是眼泪在作怪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