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孤臣

更新时间:2019-01-03 18:16:04

孤臣 连载中

孤臣

来源:微小宝 作者:翩然一鹤 分类:穿越 主角:灵须弥山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翩然一鹤的原创小说《孤臣》,主角灵须弥山,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孤臣,并不是孤单的臣子,也不一定是大臣。而是特指历史上那些大忠、大智、大勇、大义等具有特立独行人格的人。如大略姜子牙、大智诸葛亮、大勇岳武穆、大义文天祥、大谋刘伯温、大逸唐伯虎、大忠袁崇焕、大毅顺治等等。 本文假托一位佛教人物灵珠子为修成佛果,历劫转世,多生多世做了上述“孤臣”,终成正果。文章意在弘扬正气,传播正能量。以时代顺序,将忠臣、烈女、良相、风流才子等人的风采演绎出来,展现他们的风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禹等人除掉了巨凶“大风”,异常欣慰。 随即组织人们继续施工。这片沼泽地,泥土虽软,但是含水很多,人们时常滑倒,叫苦连天。 由于水土湿润,虫子也多,有些虫子还有毒,被它咬一口就肿起一大块。 大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召集众人商议。 玄冥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里地处沼泽带,土里含水本来就多,再挖深河,水自然往河道中渗透。” 应龙说:“若是大河小河积水,倒是好办,我几口就能吸干它!只是这河道挖得很深,渗透进去的水又极浅,我无从下口!” 大家听了沉默不语。 大禹问乌龟精:“玄甲,你自幼生活在水中,你有什么办法?” 玄甲踌躇道:“若是地方不大,我可以变出原形,让人们站在我的背上施工。只是这条河要一直挖到洞庭湖,这么多人一起开挖,我却顾不过来。” 大家听了一片沉默。 小羿忍不住说:“大王,我倒有个法子!不知行不行?” 大禹喜道:“有什么主意快说!” 小羿道:“我以前去打猎,经常在野外露宿。地上潮湿,确实睡得不舒服。我经常用枯树枝和野草生起篝火,把地面烘干;然后待火熄灭后,再把灰烬铺在地上,上面再垫上一层枯叶。这样睡得很舒服,就是到了冬天也不怕!我看大家挖河道,脚泡在泥水里,非常难受。不如多烧些树枝柴草,人们可以烘干潮衣服、湿鞋子。然后把烧出来的灰烬洒到新挖的河道里,这些灰可以吸水,除湿,灰的烟味又可以熏走一些虫子。” 大禹听了大喜,传令就按小羿的主意办! 大家继续挖河,大禹来到施工现场一看,处处燃起了篝火。人们一边施工,一边烤火,鞋子湿了干脆就光脚干活,把鞋子放在火堆边上烤。 由于生起了火,虫子也吓跑了许多,人们靠着火堆干活,身上也暖和了,干劲十足! 大禹看到挖河的进度快了起来,心里很高兴,也脱掉鞋子,下到河道里去挖河。 挖了一会,族人来报,云梦泽附近的人民,听说大禹带人挖河工造福他们,纷纷带了食物来慰问大家。 大禹连忙洗干净脚,穿好鞋子,整顿衣冠,去见当地居民。 到了大禹居住的帐篷一看,有十来个人,为首的一位老者白发苍苍,大家都带来许多蔬菜、瓜果。 大禹非常高兴,连忙请乡亲们坐下,让人上茶。 老者说:“感谢大王为民谋利!小老儿世代住在这云梦泽边,吃尽了苦头!” 大禹问:“哦?老伯受洪水之苦吗?” 老者说:“不光是洪水啊!这云梦泽里地广人稀,怪兽甚多!危害最大的,就是被大王除去的‘大风’。这‘大风’怪倒不是专门吃人,但是它觅食的时候,每次都是扇动翅膀,刮起大风。在大风中,各种猎物均都漂浮在空中。大风大嘴一吸,无数的猎物被吞入肚内。它每次觅食,村里的人类和家畜大多被吞噬,危害极大。我们的房屋、庄稼经常被它破坏得一塌糊涂,惨不忍睹!这‘大风’怪食量还大,经常出来觅食,我们受够了罪,几乎没有一家房屋是完整的,没有一家没受过‘大风’的危害!” 大禹说:“既然这里有‘大风’怪,你们何不搬家,住得离它远点?” 老者说:“大风体型庞大,速度奇快,转瞬之间便在百里之外,近乎方圆万里的范围内都是其狩猎区。范围如此之大,就算我们逃亡,又能逃到哪里去呢?周围的人们也受够了它的毒害,几次商量想除去它!可是它行动如风,来无影去无踪,我们却到哪里去找它?这片沼泽地是它的地盘,我们不敢贸然进来,弄不好,没找到这‘大风’,自己先陷进沼泽,送了性命!这大风不光行动快,身上的羽毛也极其厚密,普通的刀枪弓箭根本伤不了它!这次你们几位英雄能除去它,真是我们的再生父母了!” 说完,老者领着同来的乡亲们,一起跪拜大禹! 大禹连忙一一扶起来,又款留乡亲们吃晚饭。 大禹刚刚陪着乡亲们吃完,吩咐部族侍者给大家重新泡了杯茶,还没喝上几口,有崇氏部落长老崇伯慌慌张张地进来了! 大禹请崇伯坐下,问发生了什么事? 崇伯慌慌张张地说:“大王,不好了!今天收工以后,有不少人,像丢了魂一样,不吃不喝,神情呆滞,犹如行尸走肉!” 大禹听完愣住了,让手下人找来两个患病的部族人过来看看。大家仔细一顿看,也看不出原因。 这时来慰问大禹的当地老者说:“大王,我看看他们的症状,像是遇到‘鬼车’了!” 大禹忙问:“什么是‘鬼车’?” 老者说:“我也没见过,只是听老一辈的人提起过。这‘鬼车’,别名九头鸟,长有九个头!它浑身火红色,身体有些像鸭子。翅膀很大,展开来有一丈多!它白天看不清楚东西,傍晚才出来活动,谁遇上它就是倒霉!这怪鸟专门摄人魂气,人只要看它一眼,魂魄就不全了,轻则茶饭不思,失魂落魄,重则丧命!” 大禹听完大吃一惊,请教老者,可以化解的方法? 老者沉吟了一会,说:“我听老一辈说过,这怪物喜欢火,害怕水!如果能围住它,用水浇它,可能有用!小老儿也只是听说,不知道有没有用,大王不要当真!” 大禹听完,想了想说:“可能是我们最近在河道旁边生火,惊动了这九头怪鸟!它喜欢火,看见火就飞过来看。而人们在地上干活,并不知道头顶上有鸟飞过,无意中就中了这‘鬼车’的毒,失魂落魄!看来别无良药,把这怪鸟除去,人们就恢复正常了!” 应龙听了说:“大王!这怪物九头鸟既然怕水,就由我来对付它吧!” 大禹欣然同意。 话音刚落,玄冥和玄甲站了起来,说:“大王,我们也精通水性,我们也要去斗这九头鸟!” 大禹笑笑:“好,都一起去,我也去!” 大禹领着大家出了帐篷门,却犯嘀咕了,这么大的云梦泽,上哪里去找这“鬼车”呢? 那前来慰问的老者,见大禹有事,领着同来的人出来告辞,说:“大王此去除妖,祝旗开得胜!我看大王忧虑,怕是不知道‘鬼车’的住处吧?” 大禹点点头,问:“老丈可知道这‘鬼车’的下落?” 老者摇摇头,说:“这怪物神出鬼没,‘云梦泽’又这么大,谁知道它躲在哪里?不过,这怪物喜火,大王点上几堆火,或许它会出来,也未可知。” 大禹大喜,恭恭敬敬地送走了老者那一帮人,带着应龙、玄冥、玄甲、小羿四个,来到了新挖的河道边。 大禹亲自找来柴草,点上几堆篝火,然后大家围着篝火坐等九头鸟出现。 等了许久,也没有动静! 众人等得不耐烦,忽然小羿指着火堆说:“快看!” 大家一看,火堆上有一条黑色的影子掠过! 抬头一看,原来上空盘旋着一只浑身火红、长着九个头的巨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大禹站起来,仔细看这九头鸟,这么大的身体,飞起来居然无声无息!怪不得挖河道的部落人民没有发现它的踪迹,着了它的道! 再看看它的九个头,非常怪异,几乎所有的头都挤在一起!大禹看了几眼,感到头昏,看来这鸟的眼神有魔力,能够勾魂! 大禹不敢再看,大喝一声,飞身而起,变作一个巨人,手舞铁棍就砸! 谁知道大禹还没飞到九头鸟面前,九头鸟猛然张口,“呼”地一声吐出一道烈火,把大禹的衣服都烧着了! 其他人大惊,连忙飞起抢救! 乌龟精玄甲首先飞起,张口喷出一片水幕,把大禹身上的火浇熄,然后一把抱住已经烧得昏迷的大禹,落下地来。 九头鸟赶过来又要喷火,玄冥飞上来挡住,张口喷出一道水柱冲向九头鸟,九头鸟连忙闪让,看来它怕水!九头鸟扭头就飞,速度极快! 应龙飞过来拦住去路,应龙张口一道霹雳,劈向九头鸟! 九头鸟九个头一起喷火,竟然把应龙的霹雳抵消了! 玄冥也赶过来喷水,这次九头鸟却不再避让,九个头一起喷火,挡住水柱! 应龙飞过来,羽翼连扇,张牙舞爪就来抓九头鸟。九头鸟毫不示弱,九个怪头喷火,烧向应龙! 应龙连忙避让,九头鸟追了过来,玄冥又赶上,手舞分水锤砸向九头鸟。 三个神怪混战成一团,九头鸟动作飞快,以一敌二,一点不落下风。 小羿和玄甲在地上照顾大禹,这时大禹悠悠醒来,表情非常痛苦。 小羿气得站起来,弯弓搭箭,连射九头鸟三箭,都被它的九个头咬住,扔掉! 玄甲见大禹烧伤了,非常心疼,无心恋战,抱起大禹,喊上小羿,回营地去了。 应龙和玄冥一看,也不想打了,连喷几口水,逼退九头鸟,也飞回了宿营地。 玄冥连忙配药治疗大禹,只见大禹面色赤红,汗如雨下,非常痛苦! 小羿知道,这烧伤最难挨,伤口一直地疼,觉都睡不着! 听说大禹受伤,长老崇伯和涂山氏酋长都来看望大禹,大禹刚才还好好的,突然昏迷了过去。 大家吓了一跳,玄冥说:“大王已经服过药了,没有大碍,是疼昏过去的!这九头鸟是上古妖怪,火毒非常厉害!要不是大禹会许多法术,凡人被它一烧,必死无疑!” 大家坐下议事。长老崇伯忧心忡忡地说:“许多人民,被这九头鸟勾了魂,现在禹王又受伤了,这可怎么办?” 应龙说:“这九头鸟确实太厉害!我和玄冥兄联手,不过和它打个平手!它九个头吐火,猛烈异常,我都怕被它烧着。看来这九头鸟不除,治水没法进行,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跳出来作怪!” 玄冥说:“我们这几个当中,其实数禹王法力最高,他学了‘玄女天书’上的法术,‘定海神针’又是一件宝贝!只可惜现在禹王不小心被烧伤了,单靠我们这几个,怕是除不掉这九头鸟!” 小羿听了眼睛一亮,说:“如果大王不怕火烧了,大家一起对付这九头鸟,有把握么?” 玄冥说:“当然有把握!共工是上古水神,大王也没输给他!大王这次是吃了没有防备的苦,之前不知道这九头鸟能吐火,而且这么厉害!你这么问,难道有什么主意?” 小羿说:“巧了!我之前打猎的时候,捕捉过一只怪鸟,这鸟名叫‘赤鷩’,它是山鸡的一种,头是绿色的,头上的冠是金色的,胸腹都是红色的,背脊是黄色的。这鸟还有长长的尾巴,也是赤色的,颜色鲜艳!我一开始图省事,射伤它后,把它连毛扔进火里烧,打算烧掉毛再吃;谁知道烧了半天烧不死它,我琢磨了好久,把它身上的毛拔掉再烧,很快就烧熟了!原来这鸟的羽毛,竟然能避火!我打算去找它十几只射下来,把它的毛羽给禹王做件衣服,穿在身上就不怕火了!” 玄冥听完大喜,说:“如此甚好!大王经过我用药调治,过几天就能下地行动了,你赶紧去找来赤鷩的羽毛,做件衣服给大王穿,我们再战九头鸟!” 小羿带着几个族人出发去找赤鷩鸟了,应龙等怕九头鸟“鬼车”乘虚偷袭,到了晚上严令不许生火,早些吃饭,早些睡觉。 过了几日,小羿兴冲冲地回来了,带回来不少赤鷩鸟的羽毛;大禹也调养得差不多好了,能下地走路了。 部落里的能工巧匠,用赤鷩鸟的羽毛赶制了一件斗篷给大禹穿。 次日,大家休息了一下午,又饱餐一顿,趁天要黑的时候,来到了上次大禹遭袭的地方。 大禹悄悄和众人商议,定下了计策! 大禹先不迎战,和小羿在地面上观战,示弱;请应龙和玄冥先飞上天和九头鸟“鬼车”打一场。打到半途,由小羿箭射九头鸟,引它下来,然后大禹出其不意给它一击! 众人都说这个主意好! 玄甲说:“我在一旁保护小羿,防止这九头鸟喷火,烧不到大禹,却把小羿烧伤了!” 大禹心知玄甲和小羿最是投缘,感情最深,欣然同意。 计议已定,天也开始黑了下来,玄甲点起了几堆篝火,大家静待九头鸟“鬼车”的出现! 这次,“鬼车”来得倒是快,火堆生起不久,一条巨大的黑影掠过,“鬼车”来了! 按预定的计策,应龙和玄冥急忙飞起,也不搭话,上去就打! “鬼车”大怒,九只怪头连连喷火,声势骇人! 应龙和玄冥配合行动,前后夹击,不时给“鬼车”一记重击。虽然被它躲过,打不到它,也让“鬼车”手忙脚乱! 斗得正酣,突然,地面上站着的小羿弯弓搭箭,三箭齐发,射向“鬼车”! “鬼车”被这突然一击一吓,连连伸头,把三支箭咬住。玄冥趁它分神,一锤砸在“鬼车”爪子上! “鬼车”勃然大怒,来扑玄冥,又被应龙口吐霹雳拦住。 “鬼车”翱翔了一会,看见地面上站着的小羿又弯弓搭箭,准备射它! “鬼车”怒不可遏,一振翅膀,俯冲下来,扑向小羿。 乌龟精玄甲连忙抢先喷出水柱,挡在小羿前面。 大禹挺身而出,手持“定海神针”变的巨斧,怒目而视“鬼车”。 “鬼车”见手下败将挡在前面,毫不在乎,张口就喷出烈火直冲大禹。 谁知道大禹穿着赤鷩鸟羽做的斗篷,烈火喷到身上毫不在乎!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鬼车”俯冲下来,到了面前,大禹顶着烈火猛然跳起 ,只一斧,把“鬼车”劈为两段!!! 九头鸟“鬼车”分成两截倒在地上,还不甘心,两个半截还在挣扎。 应龙飞落下来,口中吐水,把“鬼车”身上的火焰熄灭;玄冥也赶过来,抡起分水锤狠狠地砸了一通“鬼车”的尸体,九头鸟“鬼车”终于断气了! 大家欢欣鼓舞,终于除去一个巨害! 过了会,部族人民闻讯赶来,全都拍手称快!失魂落魄的人,也自动好了。大家都不用大禹吩咐,主动继续施工,挖掘河道。 大禹看见众人连日劳累,心中不舍,令小羿带了几个射术好的人,在云梦泽里打来不少飞禽走兽,给大家改善伙食。 这样一直挖了三个月,终于挖成了一条从云梦泽入口旁边直达洞庭湖的深河! 挖通了河道,大禹还请应龙使用法力,把之前的引河堵住,把流进云梦泽的江水,直接连通到新挖的主河道中。江水奔腾着直奔洞庭湖,沿路沼泽里的水汇入主河道,云梦泽终于治理好了! 新挖成的主河道作用非常大,跟预计的一样! 主河道深,水流就急,发到洪水可以快速地把云梦泽里的水排进洞庭湖。平时遇到枯水期,主河道可以向沼泽里补充蓄水,这样起到调节作用。 云梦泽周围的居民都来围观,看着这条人力挖成的河,赞叹不已! 大禹怕大家又挽留,连忙告辞了当地居民,领着治水的人们,又来到了洞庭湖! 洞庭湖汪洋一片,水势浩大,地方极广,是“天下第一大湖”! 大禹四下察看,这洞庭湖外围高、中部低平,呈现水网平原景观。洞庭湖分为西、南、东洞庭湖,湖底地面自西北向东南微倾。湖区还有好几座山脉! 大禹察看一圈,决定因势利导,在湖边修缮堤坝,加固加高湖堤。在洞庭湖东南,利用原有的连通长江的河流,把它们疏浚、扩大,使入江通道畅通无阻,这样利于排洪水。 方略定了,开始实施!说来容易,做起来很难,这洞庭湖实在是太大了,要修理的地方太多了!单单沿河修固湖堤,就修了二年! 这一日,治水的队伍来到洞庭湖下游,岳阳,城陵矶,接近长江的地方。 这里有一条河,一头连着洞庭湖,一头连着长江。 大禹见这条河,年久失修,淤塞严重,不利于洞庭湖水入长江,于是决定挖宽挖深这条河! 大禹领着人民,花了两个月时间,先在洞庭湖的出口、这条河流的入口处,修了一座石质闸门,闸断水流;又请乌龟精玄甲变成一只巨龟,基本堵住了河流出口处的入长江口,止住河两端的流水;再请应龙把这条河里的河水基本吸走,然后让人们下河道去施工。 人们眼看要大功告成,挖宽了这条连接长江的河,洞庭湖就算治理完了,大家格外地卖力! 一部分人在挖宽挖深河道,一部分人在把挖出来的泥往岸上运。 挖了许久,挖到河中间了,忽然人们停了下来,议论纷纷! 大禹也在人群中劳动,见状走过去一看,只见河道中间嵌着个黑色的东西,有点像河泥,又有点像树木,还很长,嵌在河道中一直望不到头! 最奇怪的是,这东西工具挖上去丝毫不动,工具都反弹了回来,感觉这东西挖上去软绵绵的,又不知道是什么。 大禹怕是什么神灵,不敢亵渎,连忙让施工的人群先上岸去吃饭休息,等候命令再作打算。 大禹回到宿营地,召来几个主要人物商量,这究竟是什么? 崇伯说:“可能是沉香木,浸泡在河水里年代久了,浮不起来了。” 大禹摇摇头,说:“哪有这么长的沉香木?一眼望不到头!” 大禹看见玄冥欲言又止,笑问:“玄冥兄,其实你已经知道是什么了吧?快说来我们听听!” 玄冥说:“大王,还记得初到洞庭湖时,你问我这里有没有妖怪?我当时回答你,有两大怪。一个是‘大风’,已经被你除去,还有个就是我们刚才看到的‘修蛇’。” 大禹失声道:“什么?这一眼望不到头的东西,竟然是‘修蛇’?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玄冥道:“刚才人多拥挤,我怕一说,吓坏了众人,四处逃散。万一惊动了‘修蛇’,那些人只够它当点心吃!” 大禹恍然大悟,说:“哦,你是故意不说的!难怪这东西工具挖上去软绵绵地,原来竟是蛇身?!对了,‘修蛇’怎么这么温驯,我们挖它,它也不动?” 玄冥说:“不是温顺,现在这个天气,它应该处于‘冬眠期’,但是明天肯定醒来,我们要早作打算!” 大禹问:“为什么明天才醒来?我们要做什么准备?” 玄冥道:“这‘修蛇’本来潜伏在河底冬眠,我们不知道!无意中把他暴露在外面。这几天天气晴朗,明天太阳出来,直接晒在它身上,它肯定会醒来!我曾经讲过,‘修蛇’头是青色,身体是黑色,居住在洞庭湖一带,吞吃过往的动物。据说它曾经生吞了一头大象,过了三年才把骨架吐出来。” 大禹震惊道:“之前我听你讲,还不大相信,能把一头象吞下去,这蛇该有多大?今天看见了它,我信了!那么长的身子,埋在河道里,都望不到头!它的头和尾巴在哪里,根本看不见!单单身子就这么长,这蛇该有多大?看来我们又遇上大麻烦了!” 玄冥默默地说:“说实话,我虽然认识这怪物,一时半会地,也没有对付它的好办法,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大禹转头看看其他人,人们连这名字都没听说过,个个沉默不语。 大禹愁得一夜无眠。 第二天起来,吃过早饭,有人兴冲冲地来请示大禹,几时动工? 大禹连连摇头,传令下去,没有自己亲自到场,谁也不许下河道去挖河。 人们都不理解,议论纷纷。大禹又不敢以实相告,怕吓着大家。 大禹四处散步,思考解决“修蛇”的方法。忽然想到问玄甲,可玄甲在河的出口处堵住长江水不让进河,抽不开身。 大禹正在思索,忽然前面奔跑过来几个族人,老远地就喊:“大王!大王!不好了,出大事了!” 大禹心里一惊,快步迎上去,问:“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那几个族人有的脸色煞白,有的面如土色,有的气喘吁吁,一个个都满头大汗,看来都是急奔过来的。 过了一会,一位族人气息均匀了,说:“大王!死人了!死了好几个兄弟,呜呜呜......” 大禹急道:“你倒是说清楚,哪里死人了?” 另一位族人补充说:“河、河道里死人了!被一个无比长大的怪物,吃掉了好几个兄弟!” 大禹嗔道:“我不是已经下令,没我到场,都不许下河,为什么抗命?” 族人说:“我们不敢抗命,没有下河去挖河道。只是今天有些人,看见河道里水很浅,有些鱼在游来游去,想抓来吃,就下去了几个人逮鱼。谁知道刚下去不久,昨天在河道里看见的那长长的黑东西,忽然拔地而起,竟然是一条巨蟒!这巨蟒一口一个,就把几个下河逮鱼的人吃掉了。我们几个站在岸上的,一看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来找大王报信,我们脚上的鞋都跑丢了!” 大禹看看几个人,果然都光着脚! 大禹心里又气又疼,气的是,族人不听号令,私自下河;疼的是,一下子死了好几个人,都是部族兄弟! 大禹立刻派面前的这几个人去四处传令,大家全都躲进帐篷不许出来,更不许接近那条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