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腐女王妃,王爷吃不消

更新时间:2020-05-22 01:48:49

腐女王妃,王爷吃不消 连载中

腐女王妃,王爷吃不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暮云筝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青青 人气:

完结小说《腐女王妃,王爷吃不消》是暮云筝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姐青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没心没肺的呆萌穿越女,遇到腹黑闷骚的万年钻石王爷。 一个一心想着自由却步步沦陷,一个原本只有家国天下却次次放飞自我! 当命运的车轮碾压过彼此,他们也在爱与恨之间越走越远。 权力,利用,宫闱倾轧;爱情,恩情,纷繁往复。 最后,穿越千年的邂逅,谱写出一场倾世爱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侧门?皇帝下旨,可是迎娶正妃!敬太妃却让走侧门……

西林狄拿着针包的手,再次停住。

“西林太医,有劳你继续施针!我真是疼得厉害……”

“是!”西林狄目不斜视的凑到太妃近前,修长的手指熟络的解开针包的丝带。

此刻晋王府外,送亲的队伍已经东倒西歪的散坐在地上,喜娘的发簪都歪了,正靠墙扇风,四下看热闹的百姓里三层外三层的越聚越多,京畿大街已经被彻底堵死……

“吱呀!”晋王府的大门终于再次开了,五短身材的丁管家从里面迈步出来,四下望了一眼,周遭瞬间安静下来。

“晋王爷为国尽忠,要事在身,未能及时迎亲,现得敬太妃令,新娘入门!”

“好咧!”香米一激动,撒丫子便朝轿子奔去。

轿夫们重整旗鼓,伴随着鼓乐声,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花轿抬到晋王府大门口。

“等等!”管家伸手挡住花轿,看了一眼愣在那里的众人,“太妃令,新娘经王府侧门入,免得弄坏了新漆的大门……”

“什么?”管家一句话,众人都惊呆在那里。香米吼道,“这!我家小姐是皇上钦定的正妃,怎么能走侧门!?”

管家白了香米一眼,“这是太妃的意思,你们爱走不走,不走,可以回你们苗府去!”

“哈哈哈……”四下百姓一阵哄笑。

“哎!苗家傻子嫁进晋王府,有侧门走就不错了,我看,还是别挑剔了!”

“就是啊!正门,侧门,这傻子小姐,她分得清嘛!”

“哈哈哈……”

听着周围人声鼎沸的嘲笑和议论声,香米终是急了,她含泪跺脚道,“你们,太欺负人了!”

没想到大小姐在家受罪,原以为嫁入晋王府日子能好过,没想到还没过门,就被人这样糟践欺辱。

“太妃她老人家是说,一定要走侧门,还是除了正门不走,其他的门随便我走啊?”

嘲讽嬉笑声,瞬间停止,大家的眼睛都落在一身正红喜服的青离身上。

青离隔着盖头,透过朦胧的红色,望着头顶上五个纯金大字,“敕造晋王府”,玩味着。

“大管家,我家小姐问你话呢!”青离亲自下轿,香米顿时觉得来了劲,她把嗓门提苗了几度。

管家从讶异中回神,答曰,“太妃并未说,只可走侧门!”

“既如此,那本王妃便不走门了!”青离说得如此戏谑,却加重了那个“门”字,一时间众人都不明所以。

“小姐,你……”香米一把握住青离的手,青离轻拍几下她的手背以示安慰,随即后退几步,大义凌然的站在晋王府大门口。

“她这是要做什么?”

“不知道啊!难不成嫁不进晋王府,她要发疯?!”

“我看不是没可能,听说,这苗家大小姐疯了好多年,疯的厉害!哈哈”

迎亲队伍里,都开始有人小声议论。

青离闻言,不屑的笑了笑,抬手去撩盖头,却被香米一把扯住,“大小姐,这盖头必须新郎官揭开,否则不吉利!”

青离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要隔着盖头办事了。

只见她娇小白皙的手,轻而易举的便将身上繁琐的礼服四下里各打了几个结,四肢竟灵巧的解放出来。

青离对着自己的手掌,轻轻吹了口气,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一下子抱住了晋王府门前的望柱……

“快看,苗家姑娘发疯了!”

“呀!是啊是啊!进不了晋王府,变成猴子爬了……”

“哈哈哈……新王妃爬柱子啦……哈哈哈……”

不多时,青离和香米已经被嘲笑声淹没。香米难堪的闭着眼睛,恨不得将头埋进衣领里。

忽然,人群里爆出一片惊呼。

“哇!快看,新娘子爬上去!”

“是啊,太神了!她居然爬上那么苗的望柱!这身手真是太厉害了……”

香米闻言,猛的睁开眼睛,只见青离已经徒手立在晋王府的门头之上。

阳光下,正红色的喜服趁得青离的身段越发婀娜。

飞檐之上,银色妖冶的曼珠沙华靡费盛开在新月型的面具上,冷冽深邃的眸子,始终跟随着青离的身影。

青离立在晋王府的门头,熏风乍起,吹皱华美精致的喜帕。似璧如玉的肌肤,绛红酥媚的樱唇,两颊带笑,妍姿俏丽。

“哇——新王妃好美——!”人群里再次爆发出惊呼声……

“是啊!真美啊!”

“不是说她是个貌若无盐的傻子么?看来传言不可信啊!”

“是啊!没想到长得这么漂亮!难怪皇上会指婚啊!”

听着四下的议论,青离莞尔,唇边一对梨涡,惊艳四下,在众人惊异的目光里,她终身一跃,稳稳的落入王府内院。

面具后,狭长精致的苗眸,依旧睨着晋王府的大门口,身侧,金爵顶着一头狂狷的蓬发,垂首而立。

“爷!她的身份并无不妥,确系苗府嫡女。只不过卑职查到,半月前,她溺水受伤,险些丧命,昏迷数日后醒来,先前痴傻的旧疾已不药而愈。”

面具下的暗眸渐深,风凌澈抬手道,“下去吧!”

“是!”金爵骇首,应声消失在坊间。

摩挲着海东青的背羽,风凌澈神情慵懒邪魅。

“还真是挺有意思的!这么会爬墙!”

言罢,他猿臂一扬,手中的海东青仰天长啸,振翅而去。

没了热闹看,王府大门口的人群逐渐散去,只一黑衣女子,立在巷前,望着数丈之外的晋王府,手中剑鞘寒光闪过。

“苗青离,咱们走着瞧!”言罢,她将黑色的帷帽放下,转身消失在巷子深处。

府外好戏落幕,可晋王府内却炸开了锅。

“什么?你再说一遍?苗家那丫头是怎么过门的?”敬太妃听了丁管家的话,顾不得正扎在脑门上的银针,一下子从榻上坐了起来,

“哎呦!”

“太妃珍重!”西林狄上前,取下敬太妃的针,收入针包。

“新王妃是自己爬墙过了大门的……”丁管家跪在地上,垂着头。

敬太妃杏眼一眯,脸上闪过凌厉的光。

她挥挥手,“丁管家,送院正大人出去!”

“是!”丁管家起身打帘,“西林院正,请!”

西林狄收拾好针包,背上药箱,垂首道,“太妃珍重,卑职告辞!”

太妃微笑颔首,待他出了殿门,敬太妃的脸便冷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