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天山雪,人间月

更新时间:2019-07-02 18:23:06

天山雪,人间月 连载中

天山雪,人间月

来源:微小宝 作者:徐颖君 分类:穿越 主角:萧晋大将军 人气:

主角是萧晋大将军的小说《天山雪,人间月》此文是徐颖君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暮色四合,小雪又淅淅沥沥落了下来,到了夜中的时候已是白茫茫一片,再无他色。 萧沉默默的站在雪地上,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凉透了,连带着心,都死了。他在想,明月死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她那一剑割的极深,居然还是用他亲手教给她的那一式“月落雪霰”。她心里,是不是还是恨着他? 萧沉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心,就在这一刻死了。从此后,这世上大抵就再没有那个萧沉了。 就算是身为帝王,这一生,也不过是一个人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桃歌病了几日,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婚宴已经近在眼前了。   这一日,大将军府里热闹非凡。   “姑娘,芙姬送了衣服来,说是要您跳舞的时候穿。”   “知道了。”   坐在铜镜前梳妆的桃歌仔仔细细的描着眉,随意地叫小葵接了送来的衣裳。   “姑娘,这衣服真好看。”小葵依旧是乐呵呵的,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舞衣上的各种吊饰,突然“啊”了一声。   不知怎的,原本好好地舞衣的吊饰被她轻轻一碰就掉了一地,铃铛玉珠掉在地上的声音噼里啪啦,好不热闹。   “你这个人,怎么笨手笨脚的啊!”欣儿见了赶紧跑过来,刚想骂小葵冒失莽撞,看到舞衣的那一刻,也惊讶地叫了起来。   桃歌刚刚放下最后一件化妆用的东西,想要伸手接衣服却扑了个空,看欣儿和小葵两个人遮遮掩掩的,桃歌立刻沉了脸。“出什么事了?”   欣儿不情不愿的把舞衣从盘子里捡出来,摆在桃歌的面前,脸上的笑容有些绷不住的尴尬。   这明明只是一条做了一半的红色破布罢了!   明显芙姬是料到她忙不过来并不会仔细查看,把衣服往这儿一放就好,出了问题有的是人背锅。   “这……姑娘……不如奴婢去厢房里给你取些别的衣服来?”   看桃歌把所谓的舞衣往自己身上胡乱的比划了一下,欣儿皱着眉头小声的发出了建议,这个舞衣哪怕勉强裹身,露的地方也太多了吧……   “如今再换,怕是也会落人把柄。”桃歌把衣服摊到床上,玉指纤纤,这里压压那里点点的,满意的点了点头,“去取针线来。”   萧沉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红色。   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桃歌已经在广陵台上摆好了姿势,屹于高台之上,如夏日桃花般盛放。   原本嬉笑的人群变得鸦雀无声,广陵台下无论男女,眼睛都是直愣愣的,仿佛所有的心魄都被眼前美若天仙的女子勾走了,连呼吸都变得轻微,生怕惊动了她。   桃歌朝着一旁略一颔首,琴音就起了。   琴音欢快激昂,荡气回肠,带着浓厚的鲜胡风格,在将军府内到处冲撞着,无数娇艳的花瓣不知从何处飘扬而至,在桃歌之前带头舞了起来。   花香沁人心脾,飘零的花瓣就是她的乐伶。   躲在花瓣之后的桃歌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随着音乐舞了起来……   身着红衣的桃歌,似从梦境里踏步而来。   “好美的舞姿,好美的女子……”   听到身旁的声声夸赞,萧沉坐于广陵台前的高椅之上,亦有些痴了,仿佛看到回忆里的阮明月,也是在同样的地方翩然起舞,眉目里含着的,都是对自己的不舍与情意。   所有人都看得如痴如醉,唯有芙姬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她明明亲自在舞衣上动了手脚,而桃歌怎能跳得如此妥当!   难道她早就料到这一出,所以准备了一套一模一样的舞衣不成!   可是这舞衣的材料分明是鲜胡独有的五段锦,唯鲜胡贵族得以使用,她根本不可能有的。   芙姬心照不宣的时候,桃歌衣服上的问题便开始渐渐有了苗头,桃歌跳着跳着,身上的衣服“嘶啦”一声,自腰部向下开始撕裂。   桃歌暗道一声不好,时间仓促,她也只是简单地做了缝补,尽管跳舞时她已经尽力收敛动作了,可是这之前补上的地方还是破了,桃歌眼看着自己的大片美腿裸露在外,还是硬着头皮舞动着。   萧沉看着大片肌肤暴露在众人在外的桃歌,深邃的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味道。   不知何时,广陵台围观的人变得出乎意料的多,原本只有些旧友和下人,后来不知怎的,开始有大片的百姓涌入。   不知何时容越又现了身,冲着萧沉耳语了几句,听得萧沉紧锁眉头,变得比冰霜还要寒冷的眼睛扫了一眼一旁笑吟吟的芙姬。   容越来报,桃歌出了明姝斋后不久,就有人偷偷开了府门。   抚远大将军府外,早就稀稀拉拉的站满了不少百姓,大都是因为过去萧沉保百姓平安,今日萧沉有戏非要来沾沾喜气送个礼的。   但是这些百姓之中,又不乏听信了流言蜚语,觉得将军府里出了个迷人心智的狐狸精,提着家伙想来“保将军平安”的。   这些人的目的,一开始就是桃歌。   广陵台一时变得难以控制,动物的声音,百姓的议论不绝于耳,面对桃歌的窘境,不知谁带头喊了一句,“能不能跳啊,下来吧……”   “对啊,下来吧。”   “还以为多了不起呢,不过就是个狐狸精而已。”   “狐狸精,狐狸精……”   欣儿和小葵担忧的看着桃歌,“姑娘,这……”   “撒花。”桃歌下了命令。   闻言,两人皆是一怔。   “撒花。”桃歌重复了一遍,将早已布满汗水的背脊挺得笔直,不知从哪里刮了阵风,吹得桃歌快要破裂的舞裙四下飞舞,桃歌哪怕静止在那里,随风舞动的碎裙也如一朵火红之花灿烂绽放。   就是现在了。   桃歌一眯眼睛,将广袖上衣朝旁一甩,手腕上的铃铛清脆作响,花瓣迎风而来,桃歌点地而起,在空中甩出一道优美舞姿,蝶舞翩翩,好不惬意!   此时此刻,桃歌的舞里再也没有半点鲜胡舞的意思,此番舞种,只属她桃歌一人!   哪怕她的身上只有腰间与酥胸被红色的舞衣包裹,她却依旧跳得坦坦荡荡,一朵桃花盛开在她的脸上,几乎都要喷薄而出。   她一颔首,一扭腰,勾勒的都是万种风情,一跳跃,一旋转,无声的诱惑着下面所有的人。   那些原本抄着家伙的人也迟疑了,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他们若是大将军,也不用管那什么劳什子的心智了啊。   有如此仙女陪同在册,失了一切又何妨?   台下的所有人,此时此刻都死死盯着肆意舞动的桃歌,那个柳腰细眉,身材火艳的绝色女子,心里眼里脑里,全部都是她低眉浅笑,热情作舞的动作沉戟。   一曲罢了,桃歌已经匆匆离场,台下的众人还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就连一切的始作俑者芙姬都愣在一旁,她故意刁难桃歌跳鲜胡舞,又剪了舞衣让她难堪,再加上命绿珠偷偷开了府门,原本应该是天衣无缝的才对。   可是她依旧处理的那么完美,依旧舞得如此好看,让她一点毛病都指不出来。   只求她鲜胡族的探子没有被她的舞姿所迷惑,如今已经安然混进府里,打量清楚府中结构,为日后打仗做好准备。   正想着,人群里突然又骚动了起来,带头的是一位看上去上了年纪的老者,看模样五十来岁,一身对襟粗布麻衣,衣服上什么文秀也没有,只打了几个补丁,衣服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脸上却慈祥又老实,乍一看过去,根本不像个会闹事的人。   可是老者看着桃歌离去的方向,突然就大吼了起来,冲着她还未完全消失的身影,随手拿了一个鸡蛋就砸了过去。   “老夫打死你这个蛊惑大将军的狐狸精!”   这一声怒吼唤醒了原本情绪激动的百姓,那些原本已经被压下去了的愤怒情绪一下子又被煽动了起来。   是啊,在眼前的不是别人,而是那个祸国殃民的青楼女子啊!   是那个让抚远大将军从英勇神武变得沉迷美色,一掷千金的想要博红颜一笑的桃歌。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变得暴动与愤怒,开始朝着桃歌匆忙离去的方向追过去。   “你们这是做什么!”人群追了两步,突然听到一声沉闷的警告,萧沉碍于新郎官的身份,只能用内力将声音传达至众人。   紧接着,一袭劲装的容越从天而降,落在了为首的一个莽夫面前,手持未出鞘的长剑,却依旧看起来如此神圣不容侵犯。   “各位乡亲父老,桃歌姑娘舞舞得好看,送至这里便也足够了,请回吧。”   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即便是在知道这些人分明就是冲着桃歌去的情况下,容越依旧能够大方得体的试图消解矛盾,“大家对于将军的祝福爷已经收到了,特地托我来带迷路的各位去卓影亭酒席小叙。”   “吃个屁的酒席!”为首的莽夫出言不逊,气的容越握剑的双手又紧了几分,“大将军现在纵情酒色,花大价钱哄的是一个青楼歌姬,如今娶的却是鲜胡战俘,分明是想要转移注意力。他当我们是傻子,我们才不会上当呢!”   “就是!就是!”人群里不时发出两声赞同之声。   容越孤身一人与他们僵持着,内心却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他现在并不喜欢桃歌,可是桃歌姑娘却是被爷自始至终一心一意的喜欢着的,要不是皇上三番五次拿芙姬说事,爷才不会娶她呢!   可是这皇家之事,给他们说他们也听不懂啊。   算了,他在这里估计这群人也不会得寸进尺,等到一会儿肚子饿了,自会乖乖的去卓影亭的。   容越想的轻巧,却没有想到下一秒,空中又飘下来三个蒙面持刀的人来,大吼着“对不起将军,属下来晚了。”不由分说的就向带头百姓发起猛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