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

更新时间:2020-03-23 19:48:15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 连载中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雪子 分类:穿越 主角:关昭容陈嫔 人气:

火爆新书《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是雪子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关昭容陈嫔,书中主要讲述了:意外而死,一睁眼成为了皇上最讨厌的妃子上官昭容。仗着和亲公主的身份和太后的喜爱,她在后宫肆无忌惮。 再睁眼,在后宫默默无名,却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陷害和诽谤。她自己努力解决的时候,不知道那个爱了自己多年的男人,毅然走上了造反的路。 这一切是因为她,也同时为了她放下一切,独自远走高飞。她,一步步,走进了皇上心里,成为大梁唯一的妃,唯一的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臣妾领命。”平白无故得了个差事,也不知是好是坏,要是往日里的上官昭容,倒是不怕,她本就是出身皇家,这些事对她来说应该是得心应手。

也许,她想翻身,还真的得好好学习后宫事宜,毕竟东太后也不能靠一辈子。

这次陈嫔的事,就是个警钟。

后宫事宜学起来纷杂无比,虽然有贤妃从旁教导,上官昭容这些日子以来还是忙的不可开交。

不过也幸好,操办中也未曾出什么无伤大雅的差错。

转眼就到了国宴这日。宴席之上歌舞升平,歌功颂德,一片祥和。

身披薄纱的宫女和锦衣加身的太监如鱼群穿梭着,美人们笑语盈盈,脂粉香气和院中水莲带着水汽的植物芬芳合在一起,从风中隐隐绰绰的传来,撩动着人们心猿意马。

上官昭容先是看了看时辰,唤过月如低声吩咐了两句,转而又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周围宫婢已开始擦抹条台桌椅,铺设奇异华筵。

月如带着一行司膳宫婢持玉碗银著摆放于宴桌陈列,所谓烧尾宴,也不过如此。

整个宫殿中桌椅陈列有序。

上桌为皇上宇文赋与东西太后共享,阶梯之下宴桌位列东西,皇亲国戚文武百官位东,嫔妃女眷位西,中间作为乐师舞女演奏之处,也是准备出来的妃嫔御前表演之地,宴席每桌另外都有婢女掌御屏暖炉。

粗看上去,上官昭容准备的事无巨细。

东太后抬手扶了扶簪子,狭长的凤目一瞥,眼中是对上官昭容的赞赏,嘴角一抹微笑倒有几分亲切。

宴席一开,便是绵延不断的丝竹之声,舞姬之姿更是惑人心弦。

上官昭容看着众大臣以及各国使臣在那里推杯换盏,心下就是一阵感慨。

这次的国宴,往好听了说是贤妃从旁协助,其实也就是在一旁盯着自己。

起初她以为东太后授权贤妃,是为贤妃今后铺路,可转手又将权力交给自己,这倒是让她有点想不通。

难不成……

她看向东西太后,这是想让她效仿东西二宫了?

视线一移,意外撞上宇文赋的目光,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上官昭容默默低下头。

“丽妃娘娘倒是爱的陛下深沉,时时刻刻都看着陛下呢。”

说话的这人是梁美人,最近刚得宠。

宠到什么地步呢?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要跟着的那种。

后宫这地方,可谓是狗仔最猖獗的地方,走到哪都能听见宫人们添油加醋的‘大戏’。

听说这位梁美人,与上官昭容一同进宫,两人结下的梁子还不少,她听了一下午的墙角,整一副宫斗大戏。

宇文赋不屑的看了一眼上官昭容,继续和美人饮酒作乐。

后知后觉的上官昭容才反应过来,被梁美人摆了一道,这是讽刺她缺男人呢!

贤妃看在眼里,悠然一笑,举杯向着上官昭容,“丽妃妹妹。”

上官昭容微笑颔首,伸手握杯,指尖一疼,琉璃杯盏落地粉粹。

“噌”的一声,那是极其细微的金属摩擦声音,一个身影如鸟儿一般在树梢闪过,“砰砰砰”三只长箭破风而来,穿过人群直刺宇文赋面门!

屏风之后一个暗卫闪身上前,一脚踹翻桌子,厚重的木桌挡住长箭,尽管如此箭身已经没入长桌几分,只有箭尾还颤动不已!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所有的一切突然哑然无声,琉璃酒器噼里啪啦碎了一地,静默之后满座哗然,女子尖利的叫喊哭泣,太监们大嚷着救驾,沸反盈天。

舞姬一手扯下轻纱,掏出匕首,像蛇一样灵活的扭动身子,贴近而来,树间落叶纷飞如同下了一场“叶雨”,无数黑影悄然而立,金属的光芒森然闪现。

“保护陛下!”

“陛下,小心。”

“快抓刺客!”

嘈杂的声音一声又一声的盖到上官昭容的耳朵上,使她原本已经开始混沌的脑袋逐渐清明。

刺客!

暗卫像是影子纷纷浮现,将现场控制起来,令所有人安心不少,贤妃更是在花容失色之后强打镇定,手哆嗦着扶正簪花,尽全力摆出一副临危不惧的样子。

上官昭容在心底暗骂了一声,整张脸都开始发白,血色尽褪。

此时大部分的舞女也开始随着第一名刺客的行动而开始了各自的行动。

瞬时之间,整个大殿一片血色。

随着刺客的逼近,越来越多的人被逼退到上官昭容与宇文赋所在的位置。

就听见贤妃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陛下,小心——”

上官昭容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推了一下,扑向的那个位置,正好是宇文赋所在的位置。

眼看那名舞女刺客的刀锋已经逼近了宇文赋,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到接下来的惨状。

然而他们却久久没有听到有什么动静。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那名要刺杀皇上的舞女躺倒在地上,胸口弥漫出大红色的鲜血。

而宇文赋完好的跌坐在地上,怀里还搂着一个华衣女子。

等到看清那个华衣女子的面容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官昭容胸口插进了一只袖珍短剑,穿胸而过。

整个人奄奄一息,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

刺客已灭,大殿中所有的人都聚在一起,静默无言。

“昭容……”宇文赋指尖发颤,捂着不断冒血的伤口,对于这个突然为他挡刀的人,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爱他如此吗?甚者生命……

后宫嫔妃们也顺应,抹下两滴泪,说着让她放心去的话,她们会好好照顾陛下。

东太后满眼不忍,别过头不再说话。

西太后面上还有未消的惊恐,贤妃拥着她,红了眼。

上官昭容疼的脸色发白,张张嘴,细微的声音传出,只是被宴上的哭声掩盖。

宇文赋握紧她的手,贴近她,喉咙发紧,“昭容,你说,你想要的,朕一定会满足你!”

“我……我觉得……我还有救,给我一个御医……御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