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重生毒妃:王爷娇宠妻

更新时间:2020-02-12 02:14:17

重生毒妃:王爷娇宠妻 连载中

重生毒妃:王爷娇宠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苏月半 分类:穿越 主角:秦怀玉秦红鸢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苏月半的原创小说《重生毒妃:王爷娇宠妻》,主角秦怀玉秦红鸢,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世人只知秦家嫡女嚣张跋扈,脚踩姨娘虐庶妹,敢打皇子骂宫妃。 却不知她前世父亲为国战死,兄被乱箭穿身,而她,更是被挖了七个月大的孩儿,惨死皇宫。 这一切,都只因她引狼入室,识人不清。 上天有眼,让她重活一世。 这一世,她必要将那些狼心狗肺之人都送进地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可是这位淮安王,不是说好咱们只是交易的么?你求这一道赐婚圣旨是几个意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怀玉再醒来的时候,正跟顾明渊四目相对。   男人放大的脸近在眼前,而他的手……   正放在她的唇上!   “砰——”   下一刻,顾明渊便捂着口鼻往后抬了抬,秦怀玉眉眼冷厉,正准备发作,喉咙却不由自主的往下一滚。   带着苦涩的药丸瞬间咽下,她目光所及之处,就见顾明渊的手上还拿着一个药瓶。   “别怕,我不是恶人。本王……本王只是给你喂药。”   似是在证明自己的话,顾明渊说这话的时候,还举了举那个小瓷瓶。   先前的事情瞬间清晰,秦怀玉也彻底的清醒了过来,想起先前他的帮助,有些不自在道:“抱歉,我……我并非故意。你没事儿吧?”   她的唇因着缺水有些干裂,声音也带着几分沙哑,顾明渊留心观察,一面给她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一面道:“无妨。”   秦怀玉接水道谢,却骤然顿住了手。   眼前之人眉眼舒朗,剑眉星目,翩翩公子如玉,周身皓月之光。   “多谢淮安王。”   这话一出,顾明渊微微愣神,诧异的问道:“你知道本王是谁?”   却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秦怀玉手指微蜷,心里已然带起了惊涛骇浪。   她果然没有认错。   眼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世被她算计至贫瘠之地,一生都未得回京的淮安王——顾明渊。   顾明渊何许人也?当今圣上第四子,出生便被封为淮安王,赐封地。当年端敬皇后为生他难产而死,当今圣上悲痛万分,自端敬皇后死之后,任由中宫空置数十年,言明这个位置除了端敬皇后,谁都配不上。是以这么多年以来,顾明渊都是皇帝唯一的嫡子。   若非端敬皇后死之前曾让皇帝立誓不让儿子为太子,怕是这东宫之位谁都夺不走。   圣上对顾明渊的偏爱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前世里,顾明珏与她设下计谋,栽赃给了顾明渊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可即便如此,皇帝都未曾动过顾明渊一根手指头,只是将他发配到了贫瘠之地,着他此生再不准回京。   往事纷纭,秦怀玉一时有些心神不宁。   顾明渊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来,从她的面上掠过,最终停留在了她的额间。   “还是不舒服?”   听得这话,秦怀玉心中一跳,下意识往后一躲,错开了他的目光,道:“方才多有得罪,还望王爷见谅。”   见状,顾明渊也不再追问,点头问道:“无妨,你可觉得好些了?”   秦怀玉的嘴里还弥漫着苦涩的药味儿,头脑却是清醒了不少,她复又道谢:“好多了,多谢王爷赠药。”   这里到底是男人的住所,纵然是在寺院里,却也不宜久留的。   秦怀玉起身道了谢,便要告辞,却被顾明渊拦住,递给她一套衣物。   “将衣服换了吧。”   秦怀玉接过,才发现这衣服竟跟自己身上那一套一模一样。   身上那套沾染了灰尘鲜血,又被雪濡湿,贴在身上十分不适。这模样若是被人看见,那跳进黄河也说不清的。   见秦怀玉不做声,顾明渊便又加了一句:“这是下人才去买的,未曾有人穿过。”   闻言,秦怀玉心中一时有异样感觉划过,她低声道谢,便见顾明渊点了头走了出去。   待得她换好衣服要走时,就见顾明渊在院内站着。   他的背影带着几分寂寥,让秦怀玉心中越发起了几分莫名的情绪。   听得脚步声响起,顾明渊转过身来,声音如浸了雪水,清冽而干净:“今日下午惠明大师在禅院打坐,若有人问起,你可说去找他参禅了。”   他能这么说,必然是已经打好招呼了。   “王爷为何要这么帮我?”   分明她与顾明渊今生是第一次见面,为何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帮衬自己?   见秦怀玉的眼中带着几分警惕,顾明渊心中喟叹,自己做好人竟也被疑心了。   他唇角微勾,淡淡道:“本王一向乐善好施,秦小姐不必多想。”   许是那神情里的几分戏谑让秦怀玉不安,她只匆匆丢下一句:“多谢王爷恩情,臣女记在心上了,日后必会报答。”便转身离开了。   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这一世她不会再为虎作伥,若顾明渊需要自己相助,她也会还了今日这一份恩情的。   只是,不再会不顾一切。   见她走的仓促,身后的顾明渊闷声笑了一笑。   那从胸腔里发出的笑声,让秦怀玉的手微微蜷了一下。   她仿佛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却想不太清楚。   待得走的远了之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究竟是哪里不对。   是称呼。   从见面开始,他对自己的称呼就是——秦小姐。   秦怀玉可以肯定,今生这个时候,她是从未见过顾明渊的,那么他为何知道自己是谁?!   ……   深冬的天,日头薄而凉,便是照在身上,也带着刺骨的冷。   秦怀玉想不明白的事情,索性不再想,去惠明大师那里求了一个未曾开光的灵符后,径自便回了寺院里给秦家安置的禅房。   秦家人世代从军,故而家中女眷们在寒山寺年年捐的香火钱都是头一份儿的。   而这寒山寺内留给他们的借宿的院落也是位置最好,且地处清幽,不但向来不许外人靠近,且若没有专人带路,根本不会这么容易准确的找到女眷这里。   前世是她究竟有多傻,才会以为那贼人真的是误打误撞进来的?   秦怀玉冷笑一声,将手中有些变形了的灵符荷包抚平,捏着朝着自己的院子行去。   还未到门口,就见浮光先迎了出来,声音里还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心:“大小姐,您去哪里了,可叫奴婢好找呢!”   她一面说,一面过来扶秦怀玉,却被对方躲了过去。   见状,浮光心头一跳,下意识道:“小姐这是怎么了?奴婢下午想着去给您端一些素斋过来,谁知回来的时候您就出门了,您去哪里了,奴婢将寒山寺都快要翻过来都没有找到您,担心死我了!”   浮光的神情中满是试探,秦怀玉却只是睨了她一眼,便抬脚走进了房中。   房内已经被收拾妥当,墙角的香炉里燃了馥郁的芙蓉香,将那血腥味儿熏得一干二净。   待得看到房中坐着的人之后,秦怀玉顿时明白了浮光为何要这么急着迎出来说话,心中越发冷笑不止,果然如此。   毁尸灭迹,再倒打一耙,她这位好二妹跟奸夫,倒是合作的很默契啊。   “孙女儿给祖母请安。”   房中坐着一个妇人,看模样约莫五十出头,容长脸上刻着几分冷意。她手持龙头拐杖,身着绛紫流彩暗花云锦长裙,外罩了八团喜相逢厚锦镶银鼠皮披风,通身首饰不多,却是件件价值连城。   正是秦怀玉的祖母,秦家老夫人。   听得秦怀玉请安,秦老夫人掀了掀眼皮,嗯了一声道:“你还知道回来?”   秦怀玉还未说话,就见秦红鸢先开了口:“祖母,这寒山寺里风景好,大姐姐一时坐不住也是有的,现下她都回来了,您就别怪她了嘛。”   她说到这儿,又看向秦怀玉,轻声蹙眉道:“大姐姐,您也是的,出去怎么也不跟丫鬟说一声呢?咱们今日前来,是给爹爹和兄长祈福的,祖母一下午都在抄写经书,您怎么反倒出去玩了呢?再者咱们到底是女儿家,寺庙之中又未曾清人,万一被男儿撞见,那可怎么得了。”   秦红鸢苦口婆心的说了半日,不等秦怀玉说话,又轻轻地拽了拽她的衣袖,悄然道:“你快跟祖母道个歉,她一向心善,必然是不会怪你的。”   秦怀玉躲开她去抓自己衣襟的手,似笑非笑的睨了一眼秦红鸢,淡淡道:“我为何要出去,二妹难道不清楚么?”   她藏在袖子里的手死死地掐着自己的掌心,靠着那指甲入肉的疼痛,才让她得以保持着面上的平静。   秦!红!鸢!   顾!明!珏!   这一对狗男女,她恨不得生啖其肉,将他们扒皮拆骨,以他们的血去祭奠秦家那些亡魂!   可是她不能。   前世那么多的仇恨,若是直接杀了她,那岂不是太便宜了?   她要让这对狗男女从至高处落入尘埃,所求永不得,日日生不如死,才可解她心中至恨!   那眼神太过阴冷,秦红鸢只觉得自己仿佛被毒蛇盯上一般,后背瞬间起了一层薄汗。   难不成,秦怀玉知道了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